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九十三章 若能再活

第九十三章 若能再活

  张平从成为真正的魔王之后,开始第一次感觉到恐惧的滋味。

  他不敢相信,这世上竟然有人能够如此平静的迎接死亡,想要和他一起毁灭。

  他的转生和所有骄傲和信心,全部被玄远所破。

  他不敢再战斗下去。

  他转身就逃。

  他拼命的抽吸着周围的空气,涌入他胸腹的空气声,甚至发出令人心悸的尖鸣声。

  他双膝猛屈,将体内所有的力量,全部送到脚下。

  他的身体骤然消失在空中。

  一个人的速度要是快到彻底超出所有人眼睛和感知的极限,那他就会消失。

  而且当速度达到连其余的力量都无法追及的地步,那他便只需要保持这样的速度,便不可能有任何力量能够打到他的身上。

  ……

  此时的张平,用尽所有的力量,夺路而逃。

  只要逃过这次,他便还有能和林夕战斗的机会。

  “你真的已经不算是个人。”

  林夕转头,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他的愤怒,也已经到达了极点。

  他一直都敢爱敢恨。

  张平不敢愤怒,然而他的愤怒,却可以让他超越本身的极限。

  他伸出了手。

  南宫未央感觉到他的心念,松开了手。

  她手中的剑倏然到了林夕的手中。

  无尽的天地元气涌入了这柄剑里,这柄剑追向了张平。

  此时以林夕的感知,都捕捉不住张平的真正身形,然而他可以感觉到张平带起的风,他可以感知张平周围的天地元气。

  他的剑在一息之间便完成了不知道多少次的穿刺。

  无数的剑光弥漫在空气里。

  张平撞上了这些剑光。

  剑光直接被他撞散,然而他的身影毕竟慢了一些。

  只是慢了一些,他的身影,便清晰的出现在了林夕的感知里。

  林夕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他体内魂力的流淌速度,再次加快。

  他的鲜血都从肌肤中沁出,在他的身外形成了淡淡的血雾。

  然而他却觉得快意。

  他的飞剑,准确的刺向了张平的心脏。

  张平的右手抓住了飞剑。

  他和张平的力量隔空僵持,两人身外的气息都如同一片大海一般,往外席卷而出。

  气息的膨胀,使得两个人的身体仿佛在瞬息间变大了无数倍。

  挟带着林夕无穷怒火的这一剑,似乎依旧不足以刺入张平的身体。

  便在此时,林夕的体内,再度涌出一股力量。

  这股力量来源于他的融魂,无数细微的金黄色闪电,在他的手中凝成了一枝长枪。

  然后他的双脚重重的落在地面,用力投出了这一枝闪电长枪。

  在投掷的一瞬间,又有一股力量在他的体内生成,这股力量,来自于他的“黑”,他魔变的肉身力量。

  汇聚着他这些力量的长枪,没有直接射向张平的身体,而是如同一柄重锤,敲击在了他的飞剑上。

  凝滞于空中的飞剑骤然往前,剑尖刺入张平的身体。

  张平的面容一僵,他的右手五指,就像五根被切断的萝卜一样,倏然而落。

  他的身体不自觉的往后弓起,在这柄飞剑彻底刺碎他的心脏之前,他的左手硬生生的将这柄剑往下拍得斜斜刺入了他的腹中。

  他的身体依旧是这世上最强大的兵器,血肉将这柄剑死死钳住。

  然而右手五指被切断,恐惧和真正的死亡气息将他笼罩时,之前他早已忘却的痛觉,似乎也清晰的恢复到了他的身体里。

  “啊!”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他的口中喷出了一条长达十余米的紫红色火焰。

  林夕抬起了头。

  他放开了刺入张平体内的那一剑。

  天地元气依旧不断涌入他的体内,在他的指尖凝成一道道飞剑,然后被他抛射入无尽的高空,坠向张平的身体。

  ……

  张平已经遭受重创,已经没有一开始身披铠甲冲向林夕时那么强大。

  他身上冒出了紫红色的火焰,但是这火焰在剑光的冲击下,却变得像烛火一样跳跃不定。

  他从自己的体内抽出了林夕的剑。

  他的手背和手臂上,骤然多了许多道血口。

  他将这柄剑朝着林夕投掷而去,还未出手时,他的身上又多了十余道流血的剑痕。

  他投出了飞剑。

  然而因为他的痛楚,他身体的震颤,这柄剑根本没有能够锁定林夕的身体,划破了长空,从林夕的左侧上方飞过,化成一条流火,不知最终落往何处。

  他的额头上,面上也出现了一道道剑伤。

  黑色的鲜血流淌进他的眼睛里,他开始看不清眼前的世界,他也已经无法阻挡林夕的力量继续切割自己的身体。

  所以他就像在经历这些飞剑的凌迟,被千刀万剐。

  ……

  天空变得明亮起来。

  张平的左手五根手指也像嫩笋一样被切断,落下。

  他身上的血肉开始消失,露出了骨头。

  然后他的双手手掌都彻底的掉落下来,他的双脚也离开了他的身体。

  这是一副凄惨至极的景象。

  除了飞剑冲击在张平身上的声音之外,整个旷原中不再有任何的声音。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这么多手段,都会被破去!”

  “为什么天都要亡我!”

  “为什么对我如此不公!”

  然而张平的声音却又响了起来。

  在他这样的声音里,他的身体再也无法保持在地面战立。

  他的身体被剑流冲起,倒飞出去。

  风中有无数的飞剑再次落在他的身上,然后他的身体再次重重坠落地面。

  他的身体坠落在泥土之中,周围的空气回复安静,不再有暴怒的天地元气凝成的飞剑,然而他却再也无法站起。

  他感觉到虚弱和无力,甚至有些难以发出声音。

  然后他看到一条人影遮住了他上方的天空。

  他看到了林夕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说了这么多…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林夕看着经脉寸断,身体如残破破布,再也不可能拥有强大力量的张平,他看着他充满怨毒和不甘的双目,轻声说道:“这个世间,永远不会是某一个人的世间,你有你的想法,但别人也有别人的想法,所以一个人如果想用自己的想法来征服和主宰这个世间,自然会遭遇到所有人的反抗。所以如果换了是我像你这么做,我也会败。所以即便是你这次能够战胜我,今后依旧有人会战胜你。”

  张平想要说话,然而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内脏和血肉都从身体里流淌了出来。

  他想到了那张魔王人脸下的洞窟里,被自己咬破流出内脏的黑虫。

  他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一条没有任何力量的黑虫。

  于是他认识到了自己的结局。

  他不自觉的痛哭嚎叫了起来,“林夕,我恨你,你从一开始,就没有将我看成朋友对不对,你一直就是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这样的人对不对!”

  林夕沉默的看着他。

  这一刻他想到了很多的画面,想到了很多已经离开这个世间,再也不可能活过来的同学和云秦军人。

  他没有再回答张平的这个问题,只是静默的转身离开张平的身边。

  张平张了张嘴,然而他却一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他看到有两块金属掉落了下来,掉落在他的头侧。

  那是两块粗陋的金属护臂。

  ……

  张平不再说话。

  他的脑海之中,只是闪过无数的画面。

  他开始纯粹的陷入寂寞和恐惧里。

  突然,他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

  他用力的睁开眼睛。

  他看到了经常会出现在他脑海中的容颜。

  他平时根本不能理解林夕和秦惜月等人的情绪。

  然而此刻,他却突然能够感觉到对方的情绪。

  他知道这是秦惜月因为他的所为,因为他曾经是朋友,最终和他告别。

  “为什么会这样。”

  他依旧不肯认为自己错了,他只是依旧责怪这个世间为什么最终会让他们变到今日这种地步。

  他不想再让别人看到自己卑微无力的样子,他也不想再看到这个世间。

  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他的心脏,自行裂开,枯萎。

  ……

  旷野上陷入了真正的死寂。

  林夕有些木然的站在破碎的草地里,看着死去的张平发呆。

  这个他曾经的同学,他的好友,最终强大到令世间都战栗的真正魔王,就此死去,他却陷入了不真实的感觉里,他甚至觉得这一切都太过突然,有些不太真实。

  在静静的发呆了很久之后,他想到,如果还有再活一次的机会的话,那在这里死去的张平,会不会选择不一样的人生。

  ***

  (当林夕站在旷野上,看着张平的逝去时,我想大家都已经看出这是一个故事的尾声。我很满意自己讲述的这个故事和自己安静的状态,所以当我也站在这里,我便觉得不用再为大结局去纠结。接下来的任何一章,都有可能是大结局,但这个大结局也可能会很长,因为有很多人的故事还需要交待,还有云秦,还有这个可能更美丽的世间)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