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绝世武神 > 第九十六章 一夜白发

第九十六章 一夜白发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听到晨星的话,林枫的心头更加冰寒。

  以前,晨星乃是云海宗之人,而且颇受宗门重视,宗门待他不薄。

  他贪生怕死,背叛宗门,投靠段天狼也就算了,但晨星,他万万不该,让这些他曾经的同宗弟子,死后还任人随意羞辱。

  晨星此人,与禽兽何异?

  “段天狼,他放心将这云海宗交给你这么一废物看护?”

  深沉的寒冷之音透过青铜面具传递出来,晨星眉头一挑,冰冷的盯着林枫:“你说谁是废物?”

  “晨星,昔日你也是云海宗外门第一人,如今你背叛宗门,让同门弟子的尸体遭到羞辱,你,有什么脸面在这里颐指气使。”

  林枫淡漠说道,让晨星瞳孔一阵收缩,目光紧盯着林枫。

  “你是谁?”

  因为青铜面具的缘故,林枫的声音发生了一些变化,再加上如今的林枫比起当初而言,身上更添了几分沉稳和冷煞之气,以至于晨星无法认出。

  “宗门叛逆,卑鄙无耻之辈,竟还有脸站在宗门中耀武扬威,晨星,你还有一丝的羞耻之心吗。”

  林枫再问一声,脚步一跨,顿时,凛冽的剑气凶猛扑出,一股狂霸的剑势,绽放。

  感受到这股似曾相似的剑势,晨星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瞳孔猛的一阵收缩,呼吸急促无比。

  “林枫,是林枫,他竟然还敢踏入云海宗。”

  晨星心头狂颤,云海宗所有宗门长老,以及宗主南宫凌,拼死一战,将林枫他救离云海宗,晨星做梦都没有想到,林枫,他竟然还敢回来,要知道,如今段天狼的人可在四处寻找林枫,若是找到的话,定然杀无赦。

  但正因为料定林枫不敢回云海宗,因此在云海宗内,段天狼根本没有留下强者,只留下晨星和另外两名灵武境一重境界之人。

  如今,所有强者,全部回到皇城,筹备雪月圣院的建立,段天狼,将之视为头等大事。

  可以说,在如今的云海宗,以林枫的实力,足以横着走。

  一股无比强烈的恐惧之意,在晨星的心头蔓延,他的背上,瞬间被汗水浸透。

  “看来,你想起我是谁了。”

  林枫见到晨星的反应,冷冷一笑,剑势,越来越狂猛,晨星身旁的两人,甚至已经被这股剑势给压垮,连战斗的勇气都没有。

  “放过我,我也是迫不得已。”

  晨星的声音微有些颤抖,他害怕,害怕死亡。

  “迫不得已?就算你背叛宗门是为了保全性命,迫不得已,那么刚才呢?任由宗门弟子死后还受到羞辱,你不死,我林枫怎么对得起那些死去的宗门前辈。”

  林枫一步跨出,强大的剑势在顷刻间倾洒而出,剑光无比耀眼。

  “不要……”

  晨星恐惧的声音在空间飘荡,但剑光已逝,三滴鲜血,在空中飞洒。

  一剑,杀三人。

  在林枫霸道的一剑面前,他们根本没有抵抗之力。

  “呼……”

  看到三人倒下的身体,林枫吐出一口浊气,心情无比压抑。

  如今,那些想要从尸体中偷取宝物的人已经全部离开,偌大的生死台区域,只剩下林枫,以及一片尸体。

  目光环视,林枫看着这些尸体,将这些躺着的身影,烙印在脑海当中,青铜面具之下的眼眸,也变得越加的锋利、坚韧。

  冒着险境,再次来到云海宗,他就是为了看一眼,看一眼这累累尸骨,看一眼这血色残阳。

  他要让自己铭记,这是血的仇恨。

  他要时刻提醒自己,弱者,受人欺凌,被剥夺性命;强者,俯瞰天地,怒则流血千里。

  他林枫,定要成为一方强者,用鲜血,将仇恨染红,他永远忘不了那一双双期待负责的眼神,如今他的身上,承载了太多人的希望,那些人,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他的幸存。

  “轰隆、轰隆隆……”

  这时候,大地突兀的颤动了起来,而且,这股震颤越来越强烈,轰隆隆的巨响声音,也越来越大。

  “赤血铁骑!”

  林枫瞳孔微微一凝,没有任何的犹豫,身形颤动,直奔峡谷边缘而去。

  “浮光掠影。”

  林枫的身体猛然一纵,拔地而起,在半途之时又一剑斩在石壁之上,顿时余力再生,一口气,直接跃上了峡谷。

  “快走。”

  感受到地面的颤动越来越强烈,林枫心头惊骇,好快,这铁骑的速度,太快了,仿佛几个呼吸间就狂奔几里之地。

  林枫甚至来不及多想,直接拉着梦情的小手狂奔起来。

  梦情感觉到手中传来的触感,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不过感受到林枫的焦急,她也就任由着林枫。

  虽然林枫的反应已经够快了,但在这峡谷的上空,全是平地,根本没有躲闪的地方,只是瞬间,一行铁骑奔来,让林枫的脚步微微一滞,随即停了下来。

  这出现的铁骑,骑士威武不凡,身披铠甲,坐骑则雄壮神骏,正是赤血宝马。

  看到赤血铁骑靠近,林枫双手握紧,手掌将梦情的小手也抓得紧紧的,不过林枫却浑然未觉,没想到赤雪铁骑竟然会突然出现,而且速度如此之迅猛。

  “难道他们知道我在此地?”

  林枫心中暗道一声,随即,他便看到有一批铁骑依旧没有停止,朝着他狂奔而来。

  “好俊的人物。”

  看到铁骑上的骑士,林枫忍不住暗赞一声。

  这是一中年男子,面貌俊朗、剑眉星目,深邃的目光带着一缕忧伤,仿佛有着无尽的心事和伤感。

  男子穿着一身白色的铠甲,显得英武非凡,更引人注目的是,他那一头随风而动的白发,充满了沧桑之感。

  白发中年骑着赤血,瞬间从林枫的身旁呼啸而过,竟看都未看林枫一眼,这不由得让林枫目光一凝,难道是自己弄错了,对方根本不知道他是林枫?

  想到这林枫反而放松了下来,若无其事的转过身,随即他便看到赤血宝马一声嘶鸣,从峡谷的上空飞跃而下,颤动人心。

  “好威风。”

  林枫生出一股神往之意,脚步抬起,返回峡谷方向,来到了峡谷上空的边缘。

  此时,只见白发中间站在那最高的生死台上,仿佛一尊雕塑般,静静的看着满地的尸体。

  微风吹起中年的白发,站在那里的他,给人一种孤独之感,带着忧伤的孤独。

  “噗咚!”

  一声轻响传出,林枫心头一颤,那白发中年,竟直接跪在了生死台上。

  “将军!”

  一道道整齐划一的喊声传出,如一股洪流般,在空间颤响。

  随即,只见那些来到峡谷边缘的骑士,全都翻身下马,单膝跪地,目光中带着真正的哀伤,为他们的将军而伤。

  这极富冲击的一幕震撼着林枫的内心,将军能做到这种地步,夫复何求,这,才是真正的将。

  要怎样的魅力,才能够拥有一支如此拥护他的军队。

  林枫的脑海中突然浮现一个名字,传言中的他,似乎正是如此。

  “神箭、柳沧澜。”

  林枫已经能够确定,此人定然是柳沧澜无疑了,除了他,还有谁会跪云海宗弟子,除了他,还有谁能打造如此军团。

  难怪北老每次提到柳沧澜三个字时都面露骄傲之色,能有如此优秀的弟子,的确值得自豪。

  “这是我的事,你们都起来吧。”

  柳沧澜的声音传出,并没有将领的粗矿,反而很细腻、清晰,虽然声音不大,但每一个人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将军,请保重身体。”

  众军士又是齐声吼道,极为默契,得知云海宗被段天狼率赤血铁骑中的叛逆之辈灭门之后,柳沧澜直接晕死过去,醒来后更是一夜白头,他甚至没有顾及自己的身体,奔波三日三夜,赶到云海宗。

  而他们,都是自愿跟随而来。

  “我命令你们,都起来。”

  柳沧澜声音依旧平静,听到他的话,众军士都无奈,站起身来。

  柳沧澜之令,他们从不违抗。

  “我柳沧澜,七岁进入云海宗,受师尊以及宗门恩惠,有一身成就,但后来却叛逆离开宗门,为雪月效命,至今,已经有二十载,这二十年来,师尊之恩,从不敢忘,宗门之情,铭记于心;但如今,云海宗,却毁于我亲自调教出来的赤血铁骑之手,我柳沧澜,是宗门千古罪人。”

  柳沧澜说完,对着云海宗众人尸身,叩首,脑袋击在生死台上,竟发出一道声响。

  “将军,此乃段天狼蓄谋已久之计,欲陷将军与不义,将军岂能上当。”

  一名军士大声吼道,奈何柳沧澜根本听不进去。

  “我明知段天狼有虎狼之心,却还让菲菲前来宗门要人,希望宗门允许弟子进入雪月圣院,以至于给段天狼借口,我有何脸面推卸责任,我柳沧澜,对宗门,不义。”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绝世武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