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临高启明 > 第四十节 人事

第四十节 人事

  “都安排下了,放在7号楼的106了。”萧子山拿文件夹,装模作样的看了下,其实他不看都记得,这样只不过是因为常年当小白领开会留存下来的毛病。

  “孟贤,二十五岁,出过国,擅长英语,学的是金融和会计。

  “潘锋,二十八岁,无业。自称当过快速消费品行业代表。单身。

  “查梧础,二十四岁,制药厂技术员。单身。

  “田九九,二十七,*省*市水利设计院,技术员,给排水专业。单身。”

  “好啊,除了一个废物之外,都是有用的专业人才。”魏爱文高兴的一拍桌子,故意扫了萧子山一眼。

  萧子山当然知道他什么意思。从心里,他很鄙视这个咋咋呼呼的家伙。但是他从不把鄙视流露在脸上,也不和他当面争执什么。他很清楚,即使是打牌他也不属于这个屋子。

  其他几个人只是默默的点了下头,萧子山继续他的汇报:

  “和他们都随便聊了一下,大家对穿越都很热情,态度也比较坚决。”

  所谓聊天,是执委会对新加入者的第一次审查,通过表达欢迎的聊天谈话形式,大致摸清来人的基本底细和性格。看其是否有足够的团队合作精神和良好的情商,适合加入到这次史无前例的大冒险中。

  “孟贤,极度喜爱轻兵器,在体校练过几年移动靶,言谈中对玩枪很有兴趣。

  “潘锋,在整个过程中很少说话,性格比较内敛。爱好是园艺和文史,对快速消费品销业很了解。有会计上岗证。

  “田九九,……”

  简单介绍完了他对这些新人的印象和看法,萧子山还同时向执委会提供了一张这些人登记的随身物品的清单。

  “我已经写一个基本的介绍,晚上和登记表一起交给内务组。由该组来进行下一步的评估和审查。已经安排一个人去和他们一起住。”

  “安排谁去?”文德嗣发问。

  “这个我不清楚了,以后的事情就归内务组管了。”萧子山摊开手,“一会我问下?”

  “不用了。”文德嗣、马千瞩、萧子山的目光交集了一下。

  “这样的话,到目前为止,有效报到476个。”

  从半年前开始人员集中,差不多每周都有人来到这里。他们都经历了孟贤他们同样的流程。

  当初在帖子里热烈讨论回贴准备穿越虫洞的2106人中,有不到800人参加了随后的skype聊天群。真正来这里,并且留下的,不到500人。

  “走得人多吗?”

  “前后大概有50来个吧。这476个是目前决心参加的穿越的。”萧子山看了下名单,“未来二周应该还会有50人左右。这些人应该都会来。”

  “千贵会变成五百人院了,”魏爱文感慨起来。“人太少了,说的时候都是气冲斗牛,要真干了全tmd成了胆小鬼!”

  其他几个人都不作声。人多好还是人少好,这是个悖论。对于这几位占据着执行委员会职务的人来说,人少似乎更有利一些。人多了,心也就多了。说到底,虽然这一切筹备计划都是执委会在负责,但是毕竟没经过群众的意见。群众此时都服从执委会的安排,只不过是因为初到一个陌生地方之后的盲从而已。等这群人都混熟了,保不定要出什么妖蛾子。

  “队伍精干些好。”马千瞩打着哈哈。

  “说起来我们倒是各方面人才都有,什么都不缺。”萧子山比较满意的说,“就是女生少一些。多半都是陪丈夫或者男友一起穿的,单身的不多。”

  “这个自然了,来得基本都是光棍。”文德嗣仰起了下脖子,“有家有口的谁还跑来干这个……”

  魏爱文说:“女人就是个麻烦,一天到晚哼哼唧唧的。”

  “那你以后可别向组织要老婆。咱们不管这事。”

  “老子才不稀罕,古代的小罗莉,老子要多少有多少,一个给老子捶背,一个给老子捏腰,还有一个……”

  席亚洲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老子的老子的,你一个p孩,张口闭口老子,就这德性什么女人也看不上你!”

  “没关系,小魏,大明的背背山很发达的,而且都是高素质人才才玩……”

  “扯淡,你才背背山呢,你们全家都背背山!”小伙子发火了,这里调侃他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了。

  “对了,我有个问题想请示下执委会,”萧子山说,“关于外国人的。”

  “外国人?不要!以后麻烦的很!”

  “我也反对外国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这个比较特殊。”萧子山继续说。

  “你别说是个参加过伊拉克战争的军医。要是的话可以考虑考虑。”

  “不是……是某位报名者的女朋友。”萧子山从文件夹里抽出一张纸,念了起来,“丁丁,男,32岁,汉族,某大型传媒集团记者。这个洋妞叫潘潘?好像是美国人。”

  “靠,大洋马啊。”魏爱文的脑袋凑了上来,“有照片没有,有照片没有?”

  “人的女朋友,你起什么劲。一边呆着。”

  “要审查!说不定是美国特务。”魏爱文手舞足蹈,“肯定受fbi指示打入我们内部的,免得我们改写历史!”

  “小魏啊,你知道fbi干什么的么?”百事通罗铎来提醒他的技术性错误了。

  “反正就一个美国特务组织,还管保卫总统!”

  “是不是要让你审查一番?”

  “我一定完成组织交给我的任务!”小伙子态度诚恳又坚决的保证着。开他玩笑的种利时看他认真的模样也不好意识继续调侃他了。

  文德嗣点点头:“我个人同意,毕竟是人的家属,想去就带上吧。她就算想去效忠米利坚也没地方去效忠。”

  “好吧。我和他确认一下,说起来我们还没有文宣传媒方面的人,将来是比较有用的人才”

  “我们什么专业的人才都需要,不是人才的普通人也要。”文德嗣强调着,“接待报到的时候千万要注意,不要对有专业的人就热烈一些,没有专业的人就冷淡。这样不好。”

  “这个我明白,要有利于团结。”

  孟贤躺在宿舍的铁架床上,望着搁在上铺的大行李包。外面安静极了,可以清晰的听到楼上某个家伙在看的a片里的声响。

  一路上的满腔热情,一旦安静下来,却为一种无法遣散的惶恐所占据。

  我是怎么了……是发疯了么?好好米国工作不干,跑到这个广东的农村来,我到底想干什么?

  改变命运?再造历史?

  孟贤平时也爱看架空yy小说,也幻想过穿越到另一个时空再造华夏、建功立业外加三妻四妾,但他知道这不过是小说而已。

  一旦穿越了虫洞,他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等于是死了。

  父母、亲戚、朋友,还有将来的老婆……当然,他现在还没有女朋友,更谈不上老婆。但是!如果不来这里,那么一个还不错的老婆是应该是有的……

  想到这一瞬间,孟贤几乎产生了退出的冲动,他猛得坐了起来。看到临床的叶雨茗也在那里发呆。他比他们早住进宿舍。

  “怎么,睡不着啊。”看到他坐了起来,叶雨茗丢了一根烟过来。

  “我不抽烟……”

  “那算了,我也不抽了,怎么,不去上网玩?”

  “提不起精神来。”孟贤叹了口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出发。”这话虽然有点违心,但也不乏真实的想法――真得穿了,反倒也死心了。这样的两难才最难受。

  “你真这么期待d日到来?”

  “你不是?”

  “不好说……觉得不靠谱。”叶雨茗闻了闻香烟,“要不是文总、马公都是我信任的人,加上……”他顿了下,“我还真有点怕是骗局。”

  “应该不会吧。”孟贤的信心有点动摇了。

  “嗯,我想也不会。所以才来了嘛,不过,过去会怎么样,还真难说。”

  “文总不是已经带人过去过了好多次吗?”

  “可毕竟有这么多人,还有东西。万一能量爆炸了怎么办?再或者,穿过去了出了什么事故……”叶雨茗的脸色很凝重,“把小命挂了可没得load。”

  “说不定在本位面又复活了呢。”一直在边上看书的潘锋忽然插了一句。

  “哈哈,真有你的。”叶雨茗和孟贤都笑了起来。

  潘锋丢了下书,爬了起来:“按穿越的一般套路,不都是被雷劈,被车撞,被水淹吗?所以在异时空挂了的话,也应该是在本时空复活吧。”

  “是有时空管理局的话,你挂了以后马上去申请复活。”孟贤笑了一阵,心里稍微松快点,“小潘,你说你是干销售,卖什么的?”

  “我啊,不怕你们笑话,干最长的销售经历是卖卫生巾。”

  宿舍里的几个人都大笑起来。查梧础拍着床沿,笑着说:“你就瞎掰吧,你卖卫生巾?哪个妞来买啊……”

  潘锋拿起孟贤丢一边的烟:“我抽一支不介意吧。”

  “抽吧抽吧。”叶雨茗还给他点上了火,自己也来了一支。

  潘锋吸了一口:“咱做的是渠道销售,直接卖给批发商的。和小妞没关系……这年头快销越来越难,竞争对手越来越多,客户越来越拽,公司要求越来越高,就工资一百年不变……”

  “你觉得这事靠谱不?”叶雨茗追着问。

  潘锋看了一眼他,嘴角露出点笑意来

  “为什么不靠谱?除非文总是得了精神病,不然他搞这些干嘛?骗钱么?那他的这个规模大得要自己倒贴了。”

  “那你真得想穿?”叶雨茗紧接着问了一句。

  “穿,为什么不穿?”潘锋弹了下烟灰,“咱是穷忙族。读过大学,上班也不算不卖力,做了这么多年,辛辛苦苦的干活也就能赚点小钱,还得存点防着生病,结个婚买了房子当房奴――你要抱怨几句吧,还有人为了拿几毛钱要你去游太平洋。”他笑了笑,“兄弟们知道啥叫铤而走险吗?咱胆子小,从小是良民,本时空里不敢干那违法乱纪的事情,可是活得又郁闷,所以就来铤而走险了。”

  宿舍里沉默了,这些话大概打动了每个人心里的某些东西。叶雨茗微微的笑了下,躺下来开始打给内务组的腹稿。

看过《临高启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