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临高启明 > 第一百四十五节 贺电

第一百四十五节 贺电

  为了放电影,前几周工程部门就在百仞城里的选了块空坡地,沿着坡地开凿出层层台阶,用砖石铺砌,还装设了木制的条椅。大约可以供400人就坐,如果挤一些,坐500人问题也行。银幕是随16厘米放映机配套的,为了便于银幕支收,做了固定式的银幕架。考虑到长期放电影的需求,专门建造了电影放映室拉了电线。音源用的是电影放映机配套的移动式音箱的,安装和收放都很方便。

  梅晚特意在银幕的正对面修了一个贵宾席,上面做了出挑的雨檐。为了让电影院还能有其他用途,银幕架下建造了半圆形的舞台,不放电影的时候也可以用来开会和演出。

  电影开演前两小时,银幕前后都已聚积了无数人头。许多人是抱着饭盒直接从食堂来得。电灯不够亮,临时挂了几盏汽灯,照得一片雪亮。家庭户们一个个成双结对,有孩子的还拖着孩子。食堂在电影院旁摆上了摊子,免费供应果汁和槟榔,此地能够供消遣的食品也就是这个了。一副熙熙攘攘和谐社会的模样。

  这个新造的露天电影院音乐响起时,嘈杂的人声顿时消失,大家都屏声静气地等着。银幕上显现出片名:

  “黑客帝国”。

  众人绝倒,这算是讽刺还是娱乐。不过就算是这样,大家还是看得聚精会神。当基努.里维斯在银幕上耍着cool的时候,许多住在百仞城内的“职工”们也被这里震撼的音效吸引,悄悄得聚拢过来,当他们发现这里正在演出巨幅的“影戏”的时候,没人再愿意把脚挪开了,有人赶紧回去把自己的老婆孩子叫来一起看。

  随着“首长”们在看前所未见的“影戏”的消息传出去,住在百仞公社里的职工和家属都纷纷跑过来。他们不敢走到里面坐在台阶上看,但是电影院是敞开式的,站在外围也能看得很清楚。

  罗铎悄悄得跑到贵宾席上,里面除了萧子山之外,还坐着马千瞩和其他一些执委,文德嗣和另外一些执委则不在场――根据保护政要的一贯做法,是萧子山马千瞩一拨人看前半场,然后才轮到文德嗣等人看后半场。不全体同时在场。

  “马委员,电影院周围来了不少职工和家属,数量相当多,我们要不要多动员一些民兵过来警备?”

  罗铎因为对看电影兴趣不大,就自告奋勇的当了今天的百仞城警卫值星官。

  马千瞩皱了下眉:“不用了吧,他们都是来看电影的,不用那么紧张。”

  “我是怕万一――”

  “没关系,既然是职工,应该都是信得过的人。”

  “那好。”罗铎正在出去,萧子山叫住了他:“动员民兵就不要了,你給执勤的民兵多准备些4号催泪弹。”

  “好,我这就去办。”罗铎用一种领导最喜欢的麻利爽快的语气应着,看到马千瞩没有反对,才走了出去。

  银幕上卡丽.安.摩丝正在空中飞舞,马千瞩说:“你对这些算是自己人的土著还这么戒备,以后本地化进程还怎么搞。”

  “满打满算,为我们效劳最久的人也不过三个月。这里又不象现代社会里那样有很多信息来源可以查他们的底细。不得不防备着点。”

  马千瞩嗤得笑了出来:“你这也算防备,用胡椒催泪弹?惨点。”

  “聊胜于无么。”萧子山嘿嘿的笑了下。

  来看“影戏”的土著人可没想这么多。白布上面出现的会动得真实影像和景色让他们即惊讶又好奇:一身黑长衣的西洋人在空中漂亮的转动身体,许多巨大而古怪的章鱼在空中飞行,高大的房子,密集得就好像山里的树林,还有浑身都冒着蓝色火焰的飞车……所有的东西都是从来没有见过的,但都象真得一样。这一切让马蓬看得如痴如醉。

  接着是恐惧的魔界。巨塔上都是星星点点的红色灯笼,每个灯笼里都有一个淹死的人,魔怪在巨塔间走动,长长的触手在黑色的夜空下挥舞。马蓬吓得浑身发抖,这是修罗地狱吧。

  虽然效果极其震撼,但是古人的理解力并不差,他们知道这只是一种光影的效果,并不是真得。虽然不时有人想绕到银幕后面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班子在演这样逼真的“影戏”,但是没人做出疯狂的举动来。

  “土人看电影好像很起劲么。”邬德因为知道许多公社里的社员都到电影院去蹭电影看了,怕发生什么问题,也赶来巡视,看到他们一个个都张大了嘴巴看得入神的模样,有些惊讶。

  “他们看得明白这放得是什么?”罗铎有点疑惑。

  “别说他们,我都没搞懂黑客帝国。”邬德说,“不过这些土著百姓就是纯粹看热闹而已。”

  “是啊,他们连普通话都听不懂吧,好歹这还是李亚鹏的国语配音。”

  罗铎无意的一句话,倒引起了邬德的想法,看这样子,电影对当地人是极有吸引力的。如果用电影作为教授普通话的媒介,岂不是一举两得?眼下公社里由张兴教牵头,每天晚上开夜校,讲授普通话,但是收效不大,多数当地劳工意识到要在“首长”这里混好,就得学会“首长”的语言,但是明代的临高话、福建话和广东话与21世纪的普通话毕竟差别太大,词语短句还行,想要无障碍的交流就很难了。

  这个主意不错,邬德思量着,该給他们看些什么片子比较好?

  正想着,电影上的尼奥在说着他的经典台词:

  ……我能感觉的出。我知道你们害怕,你们害怕我们;你们害怕改变我不知道未来。

  我打电话不是想告诉你们完事儿了。

  而是告诉你们才刚刚开始。

  ……台词说完,电影也放完了,因为知道下面还有,多数人伸着懒腰,等待着下一部片子。正在这时,只见丁丁快步登上了银幕下的主席台,一身西装革履,油头粉面,满面春风的模样,好像准备去参加谁的婚礼一样。

  “在这欢乐的除夕,执委会宣传组、临高时报全体工作人员祝您阖家幸福,万事如意,春节愉快。”他拿着话筒,大声说道:

  “现在我们念几封贺电、贺信――”

  “百图村村委会及援建单位发来贺信:百图村民自强不息,决心用我们的双手重建家园,我们过的很好,有鱼有米饭,亲人穿越军还为我们建起了新房。”

  听到丁丁声情并茂地朗读出来的贺电,萧子山哑然失笑:这个时空也够神奇的。

  “守卫博铺的海军博铺海兵连的官兵――请祖国人民放心,我们将以百倍警惕注视着海疆,时刻保卫穿越政权。”

  “我驻外派遣站发来贺电――祝全体穿越众节日快乐。”接着银幕上出现了四个面孔上被打了码的男人,一起拉着一条横幅,上面用毛笔歪七扭八的写着几个大字“春节好”。

  “海军丰城轮执勤哨的战士通过电话向全体穿越众拜年了,祝大家节日快乐万事如意!”

  “盐场村村委会发来贺信――在新的一年里,祝愿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盐场村村民饮水不忘掘井人,坚定不移的跟随穿越总路线,从胜利走向胜利!”

  每念一条,穿越众们就会热烈鼓掌、跺脚和吼叫。让四周围观的土著群众大惑不解,不知道台上那男人念叨的东西到底是啥,能让首长们都象发癫一样。

  最后的贺信是由海南妇女合作社发来得,除了祝大家节日快乐之外,还有新到大批槟榔可供选购的消息――这是李梅开始尝试独立寻找货源的一次尝试。

  马千瞩感叹道:“说真得,还有点滥竽充数的味道。”

  “嗯?”萧子山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我期望的是某一年的除夕,听到的是真正的越洋贺电,从美洲,从马六甲,从非洲,从日本……从我们的殖民地、海外基地、贸易站和舰队上发来。”马千瞩说得忽然动了情,居然有些哽咽起来。

  “会有那一天的!”萧子山被他的雄心壮志感染,信心十足的说。

  正说着,外面忽然响起来奇怪的“嘶嘶”声,抬头望去,只见一道绿色的火焰正直窜入夜空,接着又是一支红色的,刹时间,星光灿烂的夜幕,划过一道道火箭的轨迹,电影院内外的人群,被这意外的节目所吸引,纷纷发出“啊,啊”的赞叹声。

  火箭越飞越高,瞬间在夜色中的爆炸。

  宛如巨雷振荡天空,鲜红的、雪亮的火焰四射迸散,交相辉映,这是这个时空的人们从未见过的穿越者的的烟火盛典。地面上的人们情不自禁的发出欢呼和掌声。

  不仅是整个百仞城,县城和博铺的居民也都看到了这临高地面上前所未有的壮观一幕。许多已经睡下的居民纷纷从屋子里跑出来看这难得的西洋镜。

  林深河和他身后的炮兵小组的同事们没有欢呼也没有鼓掌,但是他们同样兴奋。火箭终于被证明是可以使用得。

  “有效射高多少?”林深河问“最高的有550米。”

  “能实用么?”

  “可以,不过按说明书射高2500米才对。”

  绚烂的烟火表演的真实目的是对炮兵小组刚刚试制出来的火箭进行的一次测试。当然为了配合除夕的气氛,在弹头里加了些掺有金属粉的燃烧药。

  (未完待续)

看过《临高启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