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临高启明 > 第八十六节 甜港风云--垂死挣扎

第八十六节 甜港风云--垂死挣扎

  第八十六节  甜港风云--垂死挣扎

  “日昌记,七千石。” 冯广丰随后跟进,“银子我随后就交来。”

  有两家同行跟进,原本观望的各家也都先后认了数字,有的三千石,有的五千石,也有一万的,拢共算起来过了十五万石。谌天雄知道,多数人还是留了一手,这些数字不过是投石问路而已。

  不过,如果真得太过踊跃,华南已经收进来的糖就得吐一部分出来配给他们,这未免损失太大,这样也算各得其所,彼此满意。

  “有了这个糖业公会,海义堂怎么办?”有人提出了这个尖锐的问题。如果祝三爷不许他们加入糖业公会,非要维持海义堂,他们又如何与其相处?

  桌子上的代表们不安的移动着身子,窃窃私语起来。

  大家都很清楚,祝三爷绝不会善罢甘休,至少免不了一场恶斗。他有钱,又有指使各种恶势力行动的能力,不可小觑。

  对这个问题常师德回答说:华南会妥善处理好这件事情的,至于具体的交涉事宜,会由华南出面。如果祝三爷要找大家的麻烦,华南一定为众人出头,决不食言。

  “我想大家肯定知道:华南有能力不让自己食言。”

  常师德说得斩钉截铁,与会者虽然多少有些不安,但是也都认可了。

  “会议很成功。”文同对常师德说,“不过,为什么不直接搞股份公司?先来什么代购代销?”

  “让他们先吃点甜头么。”常师德说,“一开始他们还不够相信我们,今年的买卖做成了,让他们看到跟着我们比那劳什子海义堂要更有好处,再和他们谈股份公司的事情就有戏了。”

  “下面的事情,就是巩固战果,特别是要防备祝安的反扑。”谌天雄提醒他们,“祝三爷可还在海安街上。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在蛰伏起来,未必不是在等待出击的时机。得尽快拿出应对方案来。”

  “最好能尽快肃清掉他,否则夜长梦多。”常师德警告他们:雷州糖业公会最终能不能成立,就要看华南有没有能力迅肃清祝三爷的势力。

  “要说我们可以直接喀嚓掉他,但这么做让这些糖商未免有兔死狐悲的感觉。”常师德托着下巴,“投鼠忌器么。”

  “先不管这些,让冯广丰当联系人,告诉他们,三天之内必须缴全所有的款项,否则契约就算作废。”谌天雄说,“这钱也是他们的投名状,免得有人动摇了三心二意。”

  “好,这事我关照廖大兴去办,顺便让廖大化也准备好人和车,准备上海安街上去接银子。”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字,谌天雄在会后计算了一下大吃一惊,这些糖商将交付给他们三十七万五千两银子!合成公制将近十五吨!

  “真不少!”谌天雄愈觉得银行的重要性,不说纸币,这样的大笔款子如果有汇兑业务的话,一张汇票就能解决了。现在这十五吨的银子,光搬运、储存就是件很伤脑筋的事情了。

  华南自从开始收购糖,光为了储存、保管、收银子就消耗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所有运到的银子全部是在广州经过炉房重新冶炼的“官宝”,成色一致,五十两一锭。简化了银子在装箱、运输、计数的过程中的步骤。

  但是到实际运作的时候,事情就变得复杂了。糖款总是有零有整的,总不能都用五十两的元宝去支付,华南不得不请买入了好些银夹剪、银秤来计量。正锭的大银又被夹碎支付出去。过程不但繁琐,而且损耗很大。

  至于各家糖行即将交来的银子,不问可知也是散碎的银子,成色十有八九还不一样。廖大兴已经提醒他们,要尽早寻几个炉房的伙计来看成色的,否则把潮银看成了雪花银,就亏大。

  “执委会已经在广州开设银行了。”文同把最近一期由船送来的内部通报交给大家传阅,“我看,我们也可以要求在本地搞一间银行。”

  “叫华南糖业银行!”常师德忽奇想,“我们马上就能收入近四十万的现金,这不成了一笔准备金了吗?”

  “这个名字不妥当,”谌天雄说,“金融体制上面要按照执委会的统一安排,不宜自搞一套。再者我们也不是搞金融的,还是让专业的人员来弄比较好。”

  常师德何等人物,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是是,我们还是想执委会个电报,要求他们来设个分行吧。”他补充了一句,“雷州的糖业,其实很需要银行。”

  “是,”文同说,“我们控制了糖业的销售权之后,下一步就是帮助蔗农增产。”

  要增产就要推广新的种植技术,推广糖业组合。要取得蔗农的信任不容易,好在他们已经在这次蔗糖的收购战中取得了良好的声誉打下了基础,有了银行之后,就可以利用金融工具放低息贷款支持蔗农的生产。

  正在商议,周士翟求见。

  “有人企图对华南不利。”他开门见山的说。

  众人对视一眼,该来得果然来了――祝三爷果然是亡我之心不死。现在是狗急跳墙了,难保用处什么卑劣的手段来。

  “什么情况?”

  “廖大化的人打听到一些消息,赵鸡脚的人正在买油和干柴――他们一群烂仔,又不起火做饭。要这些做什么?大概是准备放火。他们最近出手很阔,狂赌滥嫖,明显是收到了极大的好处。”

  周士翟擦了一把汗:“另外,有人在雷州的黑道上散布消息,说华南糖行存银好几十万,但是守备虚弱,只要抓到他们的几个掌柜,就能大大的勒索一笔银子。”

  “蛮毒辣的么,用看不到的银子去诱人给他们卖命。”谌天雄评论道。

  “别说笑了,真给绑了票去就难看了。”文同的脸色很不好看。

  “要是给李丝雅绑去了,你大概是求之不得吧。对了,你还是文总的同宗呢。”

  “别开玩笑了,”文同急了,“什么李丝雅李丝俗的,真给绑票了怎么办?”

  “绑票倒不用太担心,”周士翟说,“零星的匪人干不了什么大事,何况掌柜们有利器在身。最可虑的是强人结伙来打劫,这倒是不可不防。”

  “结伙?”常师德问,“怎么个结伙?”

  周士翟说雷州这里,大股的土匪是没有的,但是多的是零星的匪人,少得四五个人,躲在路边,看到单身旅客经过就出来打劫,多得也不过百十人,找到机会下山打劫蔗农。要到抢劫华南这样的大商行,恐怕不集中个四五百人是不行的。贼人很看重人多势众这点,就算没多少人,也得拉一批农民临时工来支撑场面,恐吓良民。

  “海安街不是比我们更富庶,为什么不去哪里抢劫呢?”文同感到奇怪,论到银子,海安街的糖商显然比他们多得多了。

  “怕死。”周士翟回答的倒是简单。海安街上有好几百乡勇,饷银都是由街上各家铺子公摊-―这样的乡勇只要粮饷充足,打起来战斗力都不错。土匪想啃也得有口好牙才行。

  “华南初到这里,匪伙们还不知道我们的厉害,万一真得给煽动起来了,以为这里能大财就纠集起大股来。所以不可不防。”周士翟此时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穿越集团的一员了。

  “民兵怎么样,能抵挡他们吗?”

  “可以。”周士翟说,“有北同志负责训练,应该支撑一阵。”

  穿越众倒是没他这么有信心,民兵的问题他们心知肚明,工人们一直忙于糖厂的各项工作,连基干民兵队根本没有多少训练可言。北炜接手训练和防务工作之后,情况也只能算是稍好一些而已。

  “不用太担心。这里毕竟是县城门口。强人们不敢待得太久,都是快来快走的。只要不让他们一击得手就可以。”

  “话虽如此,也不可不防。”谌天雄说,“事情没了结之前,我们等闲不出门,门岗要加强,随时待命一些民兵。就是廖大、廖二、文家兄弟这些人出门的时候,也要给他们配上镖师。”

  “也得防备着敌人放火。”常师德补充道,“厂区还不搭紧,基建完成之后纵火很困难了,而且就算点着了也蔓延不开。主要是安置那批失业工人的工人村,都是草木棚子,一点就着,死了人可不得了。”

  “老文,你安排廖大兴他们下去看看吧,给他们提个醒也好!”

  “还有――”谌天雄想起了什么,“要电告广州和临高,海面上的局势恐怕未必会就此平静。我们打掉了一个古大春,未必没有王大春、李大春在眼红这块肉。”

  “嗯,而且古家海盗还没有被完全肃清。他们主力覆灭,但是还有银子、还有人,为了报仇随时都有可能卷土重来。”

  临高那边已经将菊花屿海战中抓到的海盗的供词汇总了一份敌情摘要给华南,作为参考。根据供词,古家海盗团伙还有大约二三十人,手里有条单桅船用作联络之用。

  “既然抓到了俘虏,海军为什么不干脆打上门去剿灭了他们?”文同不解。

  “很难。”谌天雄解释,古家海盗巢穴并非想象中岛屿上的一个水寨,他们在岸上就是普通的渔民,住的是普通的渔村,和渔民们混杂在一起。打过去很难分辨。

  “嗯,我看他们是非来不可的。”谌天雄把身子往后一靠,“萧占风说过,祝三爷有个小老婆就是古大春的妹妹。”

  气氛骤然紧张起来,随后的几天里,巡逻的民兵几次扑灭了投放进来的火种,因为各种防火措施到位,纵火除了熏黑了几块墙壁之外没有产生任何破坏效果。根据廖大化打听来得情报,纵火者都是来自赵鸡脚的团伙――这群烂仔本身和华南并无过节,如此频繁的出手显然是受了祝三爷的指使。

  纵火是如此的频繁,以至于几乎每天晚上都有一二次,觉对工厂和商行本身进行纵火无效之后,纵火者的目标开始转为糖寮工人的居住区了。

  最危险的一次是在工人村里的纵火,晚上一间草棚已经点燃了,但是华南厂里的瞭望塔立刻现了火光,值班的消防队马上出去扑救,十分钟内就扑灭了火焰。

  纵火的人被糖业工人们当场抓住,在火光下,很快就有人辨认出来,这是赵鸡脚手下的烂仔。看到跑不掉了,他乘人不备,往石头上猛得一撞,顿时满面鲜血的倒在地上嚎叫起来,原本群情激奋的糖寮工人们都沉默下去了

  “在嚎什么?”常师德问。

  “大意就是华南欺负人,无缘无故的把他打伤了,若不陪他伤病银子,他就死在华南门口。”廖大兴苦笑道,“这群烂仔,天不怕地不怕,惹恼了他们,兴许真得就在你门口上吊,惹一场官司闹得破家的。”

  “哦?”常师德知道这种人是打杀不怕的滚刀肉。送到衙门去多半也是前脚进,后脚就出来。纵然花钱,最多也就打顿板子,枷号几个月,他们根本就不怕这个――烂仔多半和县里的各种“做公的”有勾连。有时候纵然当官的想管,也会被下面的胥吏挟制,往往就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极难惩治。

  正想着怎么办,马三强从人堆里挤了过来,大声问:“东家,这个人烧了我们的房子,把里面的一个孩子也给烧伤了!小的问东家一句话,管不管?!”

  常师德脑子一转完全清楚了形势,一个烂仔的命和一群糖寮工人的心,孰轻孰重是很显然的。

  “当然管!”常师德说的斩钉截铁,一挥手,“好好伺候着这位爷,利落点!”

  北炜带来的几个特战队员早就在队伍里,听到这话立刻过来,一个顺势一脚踩住人,另一个抓起地上的草泥直接往他嘴里一堵,正在大吼大叫烂仔顿时气息一闭,几乎窒息,身子瘫软下来,两名特战队员立刻把人用草席一裹,悄然无声的抬走了。

看过《临高启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