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临高启明 > 第二百四十四节 秋赋 九

第二百四十四节 秋赋 九

  “这会是下午了,请黄二少爷来用晚饭吗?”

  “不,”刘大霖想了想,用晚饭的话议事就要到晚间了。他自认处事光明磊落,夜里谈事未免有行踪诡异之议,“让他明早来。”

  第二天一早,天才亮,黄禀坤就来登门拜访了――这个年轻人早就被要干一番事业的想法冲昏了头脑。

  上一次,俩人没谈出什么具体的内容来,这次刘大霖忽然找他,大约是这“丈田”的狂风也吹到了他的头上。

  要是刘大霖愿意出面写禀贴,事情可就成了一多半了!其实以黄禀坤的见识来说,也知道就算省里派出官军,要赶走澳洲人也不是件容易事,但是他对髡贼的敌视心理让他不愿意正视现实。

  “……我也是束手无策。”刘大霖苦笑道,“我自家的地,就算要我全部起课也认了――反正也没有几亩。可是亲戚朋友寄在名下的,他们即来求我,不能不有个交代。”

  “伯父,这回丈田的事情,据小侄看看是项庄舞剑。清理隐田诡寄是假,对付县里的士绅大户是真。”黄禀坤道。

  刘大霖很是注意的听着,问:“这话我也听家人传进来过。不过清理田亩,原是官府的正办,澳洲人以此为由,又借了县衙的牌子,驳不倒他。世兄有什么法子?”

  “小侄以为,这一切的根子,就在髡贼身上。”黄禀坤低声道,“陈明刚这些跳梁小丑,不过是借此聚敛,但是髡贼的此举却包藏着极大的祸心,再与他们周旋下去,恐怕会先伤及自身。”

  “世兄你的意思是?”刘大霖吃了一惊,他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到底在打什么算盘,看他一副极有决断的面孔,显然是大事。不由得慎重起来。

  “串联全县士绅、粮户和读书人,一起写禀帖,派人送到省城。”黄禀坤道,“此事还要伯父鼎力相助才成。”

  明清官员很重科名和乡谊,但凡地方上的士绅要办事,不管是朝廷还是地方上都得有官员支持才行。而临高自古至今,就出了刘大霖这么一个进士,所以乡谊这块是指望不上了。但是刘大霖中举和登科时候的同年,任官的人不少,算是一条线路。在黄禀坤想来,如果刘大霖肯写几封“八行”,士绅大户们筹上五六千两银子去省城活动活动,事情还是有希望的。

  “写禀贴?”刘大霖听了他的建议,有些出乎意料。他赶紧抬眼看了下门口,承值书房的佣人是他家的家生子,很是可靠。

  “正是,伯父!”黄禀坤道,“士民上书不是小事……”

  刘大霖却不这么认为。要说从大户头上聚敛的话,髡贼纵兵大掠,别说士绅大户,就是平民百姓也连骨头都吞下去了,何必来搞什么丈田。他虽然不喜欢澳洲人,但毕竟是读过许多书,明白道理的人:澳洲人在临高,不但当得起“秋毫无犯”,甚至堪称“仁义之师”,再者这次征粮,大头还是为大明征得么。

  他摇头道:“不是我推脱。临高这里科名不显,不要说朝里,就是本省,也找不出几个临高籍的官员来,有的也不过教谕、训导、最大不过州县官,这禀贴上去有多大用处……”

  “至于我的同年,”刘大霖叹了一声,“登科之后就染疴回乡,并未授过一天的实官,同年之谊也有限的很,唉!”

  “只求伯父多写几封八行,自然派得力人手进省活动,无非多花了几个钱。”

  刘大霖道:“省里接了禀贴如何――派遣官军来进剿?”

  “这个自然,难道就这样任由他们胡作非为?”

  “嗯。”刘大霖不语,他的内心很是矛盾。从感情上来说,他希望临高回到澳洲人到来之前的模样,他可以继续过他平静的书斋生活:每日里读书做诗,训导子弟读书。夏日的时候去城外的田庄避暑,有时兴致起来了,和好友们去县里的名胜游览一番,喝几杯薄酒。若是县里有事,再出来帮忙议议事,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但是这伙澳洲人来了之后,做了许多造福本地的好事。刘大霖世居此地,对临高的变化是是最清楚的:这一年来,不管是县里的士农工商,个个都得了澳洲人的好处,原本死气沉沉,荒僻的南陲小县,倒显得有些兴旺的景象出来。特别是最近他们重修县学,资助茉莉轩书院,还资助本县穷苦的读书人,这一切都是刘大霖过去想做而没做到的事情,这使得他对穿越集团的好感度大为上升。虽然自个是对其敬而远之,但是心里已经把他们的“乱贼”帽子摘掉了。

  现在黄禀坤要他起头串联写禀贴,刘大霖实在不愿意下这个决心。他并不怕事情败露之后会遭到什么后果。但是省里若是真得是出动官军进剿,这多年不遇,难得的欣欣向荣局面就会立刻化为飞灰。

  刘大霖没有中进士之前曾在大陆上游学过很长时间。当然知道官军是什么货色,且不说他们能不能打败澳洲人,不管胜负如何,临高被其荼毒一番是免不了的事情了。

  “世兄!”刘大霖沉声道,“此事要慎重!你和你父亲在本县剿匪镇黎多年,总知道官军是请神容易送神难。真来了,本县向来公私匮乏,拿什么伺候这班丘八?这几年军伍哗变之事可是屡有所闻啊!”

  黄禀坤哑口无言。刘大霖说得没错。别说是不是靠着一张禀贴就得能请来官军,就算官军真得来了,恐怕髡贼还没被打跑,县里先被这群丘八洗劫一空。当年提南村和马矢黎人暴动的时候,来镇压的官军的胡作非为他爹黄守统可是亲眼看见而且多次和他说起过的。要不是当年黄家寨已经壁垒森严,恐怕也得被抢个精光。为此黄守统多次告诫过自己的几个儿子,和官军一起打仗,要时刻提防官军,不仅要防备他们忽然逃跑,也要防备他们来抢劫友军:从人头、财物到粮食。

  想到这里,他的盼“天兵”的兴头灭了一多半。要是官军真来进剿,别得不说,就是供给支应这块就够大户们肉疼上几年了,到时候多半是要嫌自己多事了。

  黄禀坤顿时泄了气,但是他不甘心这样的失败。又道:“髡贼在临高,现在不过是暂伏爪牙。等他们羽翼丰满了,难说会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到时候我临高可就是沉沦万劫不复之地了!还是早做打算为好。”

  “这个自然要忧到。”刘大霖道,“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澳洲人真要敢做出谋逆的大罪来,本县的士绅读书人都是不能容他的!”

  这话说和没说一样。黄禀坤无语。

  “还是要请人和他们折冲交涉才是。”刘大霖说,“须得找个合适的人来传话,把全县粮户的意思传达到。澳洲人不是蛮横无理之辈……”

  黄禀坤的眼睛一亮:“若是这样,不如串联县里的粮户们一起给髡贼写禀帖如何?”

  “给澳洲人里送禀帖。”刘大霖若有所思。

  “不错,就为今年的征粮之事。”黄禀坤说就请王师爷或者张有福居中接头,双方谈个合适的解决方法――重点是:不要陈明刚插手。

  “这倒是可行,”刘大霖说,“不过此事……”

  他的话没说下去,这事情,自然不能随随便便让个张三李四之类的小人物出马,要让澳洲人重视,出面的人物必须有一定份量。

  本县澳洲人心目中最有份量的人,显然不是吴明晋,而是刘大霖自己。

  刘大霖心里斗争了许久,他是不愿意出头露面去做这种事的,更何况对方又是来路不明的澳洲人。

  最后,他还是点头了:“也好,这事情,还是由我出面比较好。”

  “伯父您的身子――”黄禀坤很诚恳的说,“还是让家父出面。”

  “不可,”刘大霖打定了主意,这件事情自己不出面的话,恐怕临高也没什么人能出面了。看澳洲人,还有一点“向化”的意思,自己晓之以理,说不定还能收到点效果。总算对全县的士绅粮户们也有个交代,免去被陈明刚一伙勒索之苦。

  黄禀坤心中大喜,刘大霖肯出面,原本犹豫摇摆,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粮户们就肯参加这次的请愿了。也能让髡贼们打得是什么算盘,也够他们好好的难受一番了。

  澳洲人会不会让步,黄禀坤并无十分的把握,但是此事能让穿越集团头疼一阵他是肯定的。要是寻常的海盗土匪,自然不吃你刘进士黄进士这一套,但是澳洲人一天到晚要表现自己的“爱民”,绝不会破脸。为了应付刘大霖,大约也不得不做点姿态来。

  “你们不是一天到晚‘保境安民’,这会粮户们都骚动起来,看你们如何的‘安民’!”

  黄禀坤暗暗得意,虽然不能去省城告状,但是借着这次机会把大户们都串联起来也是很大的成就了。

  (未完待续)

看过《临高启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