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临高启明 > 第三百三十六节 运用新规则的大会

第三百三十六节 运用新规则的大会

  为了防止有人对某个议案采用胡搅蛮缠的方式进行拖延表决,规则规定对一件议案的发言每人不超过2次。较为激烈复杂的问题,可以临时调整次数。但是最多不超过3次。一但会议对议案做出了决议,本次会议上不许再重复提案,包括性质相同的类似提案。

  穿越集团有五百多号人,较为热点的议题必然会有许多人要求发言,即使限制了发言时间和次数,整个会议也会被拖得很长。为了克服这点,马甲决定暂时采用根据附议人数多少按比例规定发言人数的方式。即根据一个议案进入讨论时的附议人数来决定发言人有多少。附议者愈多,可就这个议案发言的人数也就相应增加,其中正反方各一半。

  发言人在发言时候必须首先表明自己的立场是“赞成”或者“反对”,然后说明理由。不得用含糊的两面派语句或者暗示自己立场的词汇。此类发言一概视为无效并且由会议主持人即刻中止。准备就议案弃权的人不许发言,以免浪费时间。

  发言人在阐述的时候只许对会议主持人说话,持有不同意见者之间避免直接面对面的发言,以避免言语冲突。发言过程中绝对禁止人身攻击――人身攻击者一律逐出会场,也不许在发言中对他人发言中的逻辑漏洞和错误进行针对性攻击,所有的发言必须围绕议案本身进行。这点是马甲特别在会议规章中说明的,确保在任何时候只许就事论事,以避免意气用事。

  在发言人进行发言的时候,在座的人不许在座位上插话,也不许随意打断发言人的发言――防止有人利用言语暴力扰乱会场。对此马甲制订了严厉的会场纪律:随意在座位上插话或者大声评论影响到会议秩序的一次警告;二次逐出场一天,三次累犯取消本次大会的代表资格。

  由于会议主持人有主导会议进程的权力,所以在罗伯特议事规则里的主持人是不发表个人意见的,如果不影响结果,甚至不用参加表决。马甲也一样照办,在规章中明确规定:会议的主持人在主持期间不得发表自己的意见,也不总结别人的发言。只要有可能,会议主持人就不参加动议表决,要参加的,必须最后一个表态。

  至于不做总结发言则是马甲对国人开会习惯的一种校正。但凡国人开会,习惯上领导主持会议,最后要做总结性的发言。这个总结看似是归纳大家的意见,本质上是一种“定性”结论。所以很多会议讨论来讨论去,与会者说得全是模棱两可的话,原因就在于此――无论你说多少,都拗不过最后的定性。

  一旦总结定性,等于是变相指定了与会者的投票,与会者会自觉或者不自觉的按照定性的结果去投票。最后就会形成一边倒“全体通过”的局面。所以马甲的议事规章里特别注明:会议主持人不得进行总结,与会者――无论是谁,也不得进行所谓的“总结”。

  为了充分体现会议主持人的中立性,正反双方的发言人必须尽可能的均衡。因此主持人要尽可能让意见相反的双方轮流得到发言机会,以保持平衡。当然这在具体执行上要有一定的细节支撑。马甲打算采取的办法是开始讨论前由申请发言人先递交纸条,纸条上只写座位号和对动议的态度:赞成或者反对。再根据动议的重要性和会议的时间,安排双方等同人数进行交替发言。

  只有主持人可以提请表决,而表决必须等到发言次数都已用尽或者没有人再想再发言的时候才能提请表决。会议主持人如果有投票权在公开表决中必须是最后一个投票,以免其态度影响其他与会者。无记名投票不受此限制。在公开表决时,由赞成一方先举手,反对的后举手,弃权方无需举手。

  最后,针对整个会议准备期间提案的混乱不规范状况,马甲按照罗伯特议事规则制订了标准化的提案模式。

  在罗伯特议事规则中有“动议”一词,指的是提出的议题要包括时间、地点、人物、方法、效果和资金来源等六要素,而非一个空洞的大话题。

  提案第一要有针对性:比如大家最为关心的女人问题。不能简单的提案说:“群众性生活缺乏,非常的苦闷,士气低落,希望解决。”这样的动议过于空泛,属于只提问不回答。动议要讲明白如何来解决这个问题。马甲认为目前穿越众们还没有认识到这点,提意见、谈看法、说怪话、发牢骚的人多,切实的去想如何解决问题的人少。他希望通过这个提案模式能改变这种状况。

  第二是提案要有建设性。防止类似的提案反复出现,浪费时间和精力。一个议题表决结束之后,在一段时间内不许重新提案。比如女仆的问题,一旦看守内阁提出的解决方案得到通过,一年之内不再接受类似的提案。

  这套规则经过筹委会内部审议之后又送交过看守内阁审议。内阁成员对此没有异议。只有临时总理萧子山对其中的某些部分提出了疑问:

  “你这些强制性的规定大家会遵守吗?”萧子山想,这套规则得靠什么来执行下去呢?穿越众到了新时空秉承就是全体穿越众一律平等的观念,要强制某些事情一定得有足够的理由和手段。

  “当然要靠大家自己当家作主的意识,”马甲说,“如果群众愿意切实的维护自己的利益,是不会不遵守的,不仅自己会遵守,还会迫使少数企图不遵守的人来遵守。要是有人肆意破坏规则,大家或者怕引火烧身或者碍于面子视而不见的话,那么这个团体也就快完了。”

  “那就需要有一批专门的人员来维护规则。”萧子山想要不让特侦队来执行?说起来特侦队在穿越集团的武装力量序列中有一点“近卫军”的味道。独孤求婚事件中他们的表现也充分说明这是一支可以信赖纪律严明的力量。

  特侦队的人马即可靠,又有威慑力,而且地位比较超然。特侦队编制在陆军,实则一贯是执委会垂直领导,陆军对特侦队没有什么影响力。而且这支队伍是现阶段穿越众比例最高的武装力量。

  马甲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绝对不能让暴力机关插手。”马甲警告道,“此例一开,后患无穷。这件事情就由我们法学俱乐部来负责好了。”马甲当仁不让的主动请缨,“法律就是维护秩序而存在的。为此我们可以牺牲自己的表决权,以充分说明我们的中立性。”

  “这个不合适吧?”萧子山知道这是穿越众最重要的政治权力。

  “没关系,为了建立稳定的秩序体系,这点牺牲是完全值得的。”马甲说得很是崇高,满面的光辉让萧子山肃然起敬。

  马甲提出由参加筹委会工作的法学俱乐部成员中选取四人,再提前从普通穿越众中采用自愿报名,公开表决的方式产生四人。加上他作为会议主持人一共九人担任会议的监委。这九人除了无记名投票之外,在公开表决中不投票。

  监委的任务是在大会进行的同时对会议秩序随时进行监督,纠正任何违反会议规则的行为。任期到会议结束时为止。

  为了让大家充分领会议事规则的精神,萧子山关照周洞天把议事规则印刷500份,做到人手一张。

  《议事规则》还被刊登在《临高时报》上,发布在内部bbs上,甚至张贴到了穿越众们经常出没的地点,包括宿舍和公共娱乐室内。使大家有时间充分的了解这是怎么一回事。在看守内阁的支持下,马甲还专门组织了法学俱乐部的几个人进行宣讲,用模拟会议的方式来进行直观的说明。

  此时进入会场的穿越众们,大多手里都拿着这份新鲜出炉的《议事规则》,不时还引起一阵的讨论。

  看守内阁的成员们,全都不引人注目的落座在分散的座位上,除了萧子山,他作为看守内阁的总理,和筹委会的人坐在一起。他满脸微笑,似乎这是件令人愉快的盛事。马甲作为筹委会的主任,理所当然的当上了会议主持人。为了准备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安熙亲自跑了趟县城,在润世堂配了几服专门润肺清咽的中药亲自熬好了装在保温壶里带到会场来,准备给马甲润喉用。

  大会召开的很顺利。大会的第一个议题是对马甲制订的大会议事规则的确认,提案很容易就通过了,除了有人提出了几个细节上的疑问马甲一一作了详细回答之后就表决通过了。议事规则这种事情,马甲的这个看上去还算合情合理,也容易明白。再说大家也提不出更高明的议事规则了。

  (未完待续)

看过《临高启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