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临高启明 > 第四百五十四节 尾声

第四百五十四节 尾声

  “有,有,萧子上特意给你们安排了元老特供箱,里面从干净的衣服到食品什么都有。”北炜看这几个人气色还好,就是有点不修边幅的样子,除了门多萨之外一个个胡子拉茬,因为天气炎热,几个人都是破棉布小褂+大裤衩。

  一干人将北炜迎进营地,这里经过几天建设,倒也初具规模,周韦森说就是伙食差点╠╠天天都是草地压缩口粮+海鲜煮的杂烩粥,从西班牙人船上倒是弄到了几桶咸猪肉和腌牛肉,还有些奶酪,就是模样和气味都十分恐怖,还是和长了象鼻虫的饼干一起给西班牙俘虏去享用了。

  因为圣瑞蒙多号的修理还没有完成,所以海天号必须在这里多逗留几天,为了加快修理,从海天号上取来了更多的工具来帮助修理。

  北炜等人趁着这个机会再次到弄潮号失事的地点去查看船体,看有无拯救的可能性╠╠要向执委会做出汇报。

  查看的结果是这跳船破损十分严重,周韦森进行了一次浮潜探摸,发现水下船壳有大的破损,部分船肋已经变形,即使花了大代价将其浮起扶正,也无法拖回临高修理了。

  向临高发出汇报之后,很快就得到了回应:将弄潮就地处分,尽量不留下任何残骸。

  水兵们随即拆卸了一切可以利用的部分:航海仪器和设备、火控设备、船帆、帆缆、一部分可拆卸的船材╠╠包括露出的螺旋桨。至于船上的轻型武器和弹药、随船工具在台风袭来前就已经上岸,无需再捞。至于大炮使用的弹药因为过于沉重就只能放弃了。接着,又用绞盘和滑车从礁盘上捞起了船锚和锚链、一门130mm主炮和2门75mm副炮,其他火炮或者沉得太深,或者不知去向。

  最后,他们从弄潮号上卸下了舵轮和船钟,海兵在残留的船壳上安装了高密度装填的黑火药炸药包。为了慎重起见,专门在船壳上钻孔,向动力舱内投放了炸药包。

  7月29日下午,在全体人员向弄潮号残骸敬礼之后,火药起爆了。弄潮号的残骸被炸得四分五裂,再也没有露出水面的部分了。

  随之,海天号起锚,牵引着圣瑞蒙多号返航。盖伦船宽大的甲板上,海兵队向天空齐射三发后,编队升帆起航。在萨马岛上,只留下了海岸边小丘上二座小小的石碑,一座是“饥饿”胜利纪念碑,另一座纪念在此沉没的弄潮号和阵亡的四名海军士兵。

  距离这二座纪念碑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块横卧在地的墓碑,这里掩埋着圣瑞蒙多号上阵亡的船员。

  在临高。弄潮沉没事件已经在元老中进行了传达了。单良在元老院常委会上提案:要求对整个事件进行详细的调查,并且对执委会进行质询,并且要求追查这次海军行动的具体指挥的程序合法性问题。而杜雯则是在《启明星》杂志上发表了“评机会主义和冒险主义对穿越事业的极大损害”,痛斥这次行动从一开始起就是一批私心膨胀的机会主义分子进行的冒险行动,不符合穿越者应有的有计划有纪律重视大局的行动准则。

  自然还有人就危急时候应该保人还是保船进行了激烈的争论,一时间,元老和901炮舰孰轻孰重,元老和美洲白银哪个重要这样充满了火药味的问题也被提了出来。

  显然,没有人敢说901比元老更重要╠╠这在临高是严重的政治不正确。但是和后面攻击圣瑞蒙多号事件中纠结起来:周韦森和林传清在自身处境不安全的状态冒险攻击敌人。是否有洗脱自己的失误的冒险主义成分在内?

  由于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在钱水廷的提议下,组建了一个弄潮号沉没事件委员会对此进行专项调查。

  调查委员会就这一问题进行了若干次听证会,随后发布了一个报告:

  首先,委员会认为,饥饿行动是合法的╠╠它是按照元老军政提案制度经过提案和投票正式批准的行动。委员会提请元老注意:元老个人有权质疑该行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但是无权否认它的合法性。凡是否认该行动的合法性的言论均被视为对元老院权威的藐视。

  其次,关于林传清弃船上岸确保安全是否属于胆怯行为,委员会认为:尽管按照海军方面的证人提供的证词,在船只遇到台风的时候。一般采取的方法是将船只行驶到开阔海域,这样有较大的几率保住船只,当然,也有一定船毁人亡的概率。

  一艘并无故障,人员装备齐全的舰船,在台风袭来时候在岸边岸边避风是保人不保船的做法,在海军中属于严重违反军纪。但是委员会同时指出,按照元老院的“元老是第一生产力”和“元老的利益高于一切”的指导思想,林传清的弃船行为并非仅仅保证他自身的安全,还有保全周韦森、孙笑和门多萨三位元老人身安全的成分在内,其措施是得当的。

  第三,周韦森和林传清攻击圣瑞蒙多号的行动完全在饥饿行动的框架任务中。饥饿行动给出的任务是:视情况攻击马尼拉盖伦,夺取船只和货物。从这点看,只要任务没有被宣布结束,周韦森和林传清的任何攻击马尼拉盖伦的行为均合理合法。

  第四,关于返航问题上的取舍上是否构成周韦森等人干涉林传清指挥。委员会认为从法理来说编队中的元老均无责任。按照目前元老院制定“元老军政协商体系”,有多名元老在场,意见不能统一的时候,重大抉择必须通过投票来决定。所以这一投票和结果均属合法。不过委员会明确指出,这一体制在实际运用中存在严重的弊端,容易造成外行干扰内行指挥和“人人都有权,人人不负责”的状态。建议元老院就这一问题进行改革,确切到权责一体。

  最后,委员会在结论中指出,一艘战舰的损毁固然是令人心痛的,但是在征服行动中,损失军舰和船只均为不可避免的事情,只要证明指挥人员在具体指挥中没有犯下错误,这类损失不应该追究任何人的责任。

  这一结论在元老院宣读过后,经过投票以三分之二多数通过,对此钱水廷并没有感到惊讶。元老和901孰轻孰重这道高压线是没人敢碰的,因而想借此否定饥饿行动也就很难办到了╠╠更别说此次行动夺取的丰厚战利品了。

  不过这一事件也造成了另外一项影响,那就是通过了由东门吹雨提交的“军事及重大行动指挥法案”,规定任何军事行动和重大行动的指挥必须由元老院和执委会下达目标性要求,然后由总参谋部制定方案,交由指挥员具体执行。

  在执行中,战役战术决心均由指挥员下达,其他元老只能就执行手段提供建议,不能干涉决策。避免了在此类重大行动中大家做决策,大家不承担责任的问题。

  在进行听证调查的同时,企划院对拖到临高的二艘盖伦船进行了全面的清点。原本两船都要在检疫锚地停泊一段时间再进行开舱验货,但是执委会实在等不及了,最终决定立刻进行全船消毒。

  向圣瑞蒙多号的船舱内灌入了海天号运回来的余下的氯气,对船舱内部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毒杀,事实证明氯气十分有效。事后从两船的甲板下的各个舱室内清理出来几百只老鼠和无数昆虫的尸体。

  卫生员们穿着隔离衣在船体内喷洒消毒水,随后,被封存的货物被逐一搬运上来,登记造册之后装上叙车,拉到检疫仓库内逐一开包查点检验。

  检疫仓库区很大╠╠所有的进口货物都要在这里进行隔离检疫,必要的话还要进行消毒处理,实际上,目前临高的海关主要干得就是这件事。

  为马尼拉盖伦准备的仓库是最大的一间,巨大的铁质桁架托起的屋顶下,成包成箱的战利品正通过轨道车被推进这里,一一按照区域排开。

  一百多名归化民工作人员被带了进来,他们来自各个部门:海关、企划院、警察、军队和芳草地的学生。现在他们一色穿着白色的隔离衣:反穿身后系带,全身都无口袋,戴着帽子、防护眼镜和手套。

  “按照五人一组分队,逐个开包点验!”孙笑穿着同样的衣服,拿着扩音器吼叫道,“一切物品都要唱报唱登,发现任何异常情况及时报告!现在开始!”

  企划院最关心的是贵金属╠╠这也是这次行动最主要的目标。因而凡是类似可能装载白银、黄金的加固的铁皮小箱子是优先打开的对象。一个个的箱子被打开,里面的东西被分门别类的摊在专门的盘子里,由专人登记清点。不断取出来得金币、银币、宝石和珍珠,顿时让整个仓库里变得珠光宝气,熠熠生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

  小说网

看过《临高启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