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临高启明 > 三百五十八节 退路

三百五十八节 退路

  当天的其他时候,卓一凡就在一群男侠女侠的惊叹声中度过。当初他们在广州为了防止露陷起见,没有入住起威集团属下的客栈,所以第一次享受澳洲式客栈的生活方式,多少有些不适应。

  就说这干净的不敢下脚的浴室,什么全新的,散发着木香的浴桶,在这白的闪闪发亮,有着美丽花纹的大浴缸面前简直不值一提。颤颤巍巍的踩着凳子爬进去和优雅的一抬脚就进去完全是两回事。更别说全新得也就罢了,只要洗过几回,木桶缝隙里就会有老垢,再过些日子,还会发黑发霉,即使晒太阳刷洗也弄不干净。

  青铜的水龙头一扭开就是源源不断的热水。让恒山派位份较低的弟子们都松了口气:要不然光注满浴桶的水,就要抬好多桶水:一拨人烧火,一拨人抬,小心翼翼的踩着板凳爬上去再把热水倒进去。

  稍微高级一些的,无非就是下面有个炉灶,可以“大煮活人”,稍微少一些倒水运水的手续罢了。

  洗澡的时候,自然是长上们先洗,洗过之后再换新水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了。就是不烧水,光用冷水都来不及挑。若是本派中人数较多的,洗澡都是排队来,长辈洗了晚辈洗,位份低的弟子,若不是“红人”,那就只有洗师父、师兄师姐洗下来得水了。最后倒出去的水,足够可以用来浇地当肥料用了。

  现在每个人都可以痛痛快快的洗一个澡,这对在路上奔波了多日,连脸都没有好好洗过几次的众人来说已经是极大的享受了。

  洗完澡回到房间。穿上店家提供的浴袍,清风徐来。为之一爽。原本住店,除了少数几个人之外。大多数人都是好几个人挤一间或者干脆只能睡在臭烘烘的通铺上,现在都住上了双人间,房间舒适没有跳蚤臭虫,被单褥子更是干净得不敢坐上去,自己一路背来得被褥看上去反而显得不怎么干净。又看到《使用说明》上说这里的卧具都是一客一换,饶是江湖儿女见多识广也为之咂舌:别说出门在外,诸多不便,就算在本门本派里待着,水火方便。洗被褥床单之类也只能几个月一次。充其量就是天气好的时候尽量多晾晒晾晒了。

  他们在没来之前已经听说过髡贼的“豪奢”,原以为不过是黄金打痰盂,糖水刷锅之类浪费物力的奢侈,没想到却是对生活质量极大提升的“豪奢”。卓一航等人都是有见识的,深知就拧开龙头就能源源不断的出热水,就远超过了一般意义上的“奢侈”。

  别看各大派名气很大,不少门派还与达官贵人有牵连,并不是乡下的土霸王,但是居在名山大川风景如画中的生活并非全然惬意:所谓“用水基本靠挑。吃菜基本靠种,肉食基本靠猎,烧火基本靠柴”。

  虽说各门各派只要不是穷得连开山契都抵押出去了,一般都蓄养一些奴仆杂役。多少有几家佃户可以使唤,但是大量的繁重的日常劳动还是要分摊到门内弟子们的头上。即使卓一凡这样的掌门爱徒,官宦人家子弟。平日里也要做些抄抄写写的工作。若论生活的舒适程度,除了少数特别有钱的门派。大多数情况下即使贵为掌门,吃穿用度也不过是中上人家的水平。至于弟子们就更差了――有钱人家出身的弟子另说。

  晚间李小六用四轮餐车送来晚饭,车上全是锡制的饭盒,一人两个,分装着饭菜,又有两个大锅,里面装满了汤。“老太太”和“大少爷”各有一桌酒宴,甚是考究。卓一凡自然不敢一个人吃独食,请万里风、沙广天、孟伯飞一起吃喝,席上又谈论了些下一步的计划和初到临高的观感。

  酒是临高本地的产得朗姆酒――万里风有心想要一瓶闻名天下的“国士无双”,却被告知没货,好在朗姆酒也够劲,还有一股颇为奇异的香气,算是开了个洋荤。

  几个人因为有重任在身,并不多喝,浅尝辄止。便悄声谈论起这次的任务来了。

  卓一凡虽然是此次任务的首脑,但是任务的具体内容他却并不知晓。出发前,白石道人只关照他和司马求道联络,具体要在临高做什么,都由司马求道转告。

  不过,虽说不知道具体要做什么,但是卓一凡等人心知肚明:来临高,极有可能是为了暗杀或者绑架真髡的重要头目;若是要窃取髡贼的机密那就只会派遣极少数精通窃盗之术的大盗来,不会煞费苦心的安排他们这么多人来临高。

  “卓世兄,咱们来临高干什么,不问可知。”万里风吃了一口菜,慢悠悠的道,“总不外乎是杀人防火的买卖。只是我有些担心,一旦动起手来,此地是髡贼的老巢,我们要逃之夭夭怕也不容易。”

  行走江湖,快意恩仇,行侠仗义固然不错,但是退路亦得想好,不然一个风紧就把自己小命搭进去了,死了就是过眼云烟,什么虚名真利也用不上了。

  卓一凡却是胸有成竹:“万伯父放心就是。这次行动,七爷已经为了我们安排好脱身之策。”

  既然已经到了临高,在座的也都是核心人物,有些事情亦可以一谈,否则人心不稳,难免生变。

  一旦他们动手,不论成功与否,髡贼势必全城大索。临高又是髡贼的老巢,髡贼人马众多,不论是逃到海边乘船渡海,还是逃亡临县,都要面临髡贼的重兵围剿和搜捕。

  逃亡海边显然是不可能的,琼州海峡现在是髡贼的内湖,从东门市往博铺的道路更是警备森严,想要突破千军万马的拦截逃到海边夺船而走,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即使能够设法在博铺渡过海去,髡贼在对面的雷州势力也非常的大,说是脱险,不如说自投罗网。

  只有先逃亡临县再设法渡海才有脱身的可能性,虽然髡贼现在占据了整个海南岛,但是出了临高之后,髡贼的存在感有限,荒野之地甚多,脱身的可能性很大。

  问题是,髡贼也想得到这点,到时候必然会在通往临近各县的路口关卡上布置大量人马拦截。

  “……我们的计划就是反其道而行。”卓一凡用筷子蘸着酒在桌子上画着,“不往北,不往东,亦不往西,一路向南!”

  “向南?”沙广天吃了一惊,他熟读过临高的地图,大概知道整个临高的地形,“那是黎人的地盘!”

  海南岛的中心地带一直是黎区,即使对海南岛上的汉人百姓,对黎区也感到神秘莫测,。除了少数商贩和卫所士兵进入过黎区之外,多数人对这块山林密布,充满瘴气的地方都是敬而远之的。

  “正是!”卓一凡点头,“髡贼必会认定我们不会往南走,往南的道路即使有所防备亦不会太强。咱们才有脱身的可能性。”

  “可是咱们对黎区一无所知啊!”孟伯飞插话道,“又没有向导,且不说里面的野人,便是染上了里面的瘴气也活不成啊。”

  “这个,石翁早有安排。”卓一凡按照吩咐,到这个时候可以向他们交个底了,“他已在本地安排下熟悉黎区地形的义士,到时候就由他们负责带路。从黎区到邻县,再渡海回大陆就是。”

  “原来如此!”孟伯飞点头,“这我就放心了。”

  万里风似乎还有些不放心:“卓老弟,这些当地的眼线,靠得住么?咱们打从进临高起就是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了,万一出了一个差池,可就是万劫不复。”

  卓一凡知道万里风是生怕他虚言掩饰,要他明白的交一个底,便道:“到行动之前,给咱们带路的人会先来和我们汇合。”

  “明日髡贼的什么警察要来报户口,要做什么准备么?”万里风又问道,“预备多少人事?”

  “一概不用。”卓一凡道,“七爷说了,髡贼这里都是公事公办,你若是花钱反而不美。总之,她怎么说,你就怎么应,不要顶。那些要用的兵器和器械都要藏好。虽说髡贼不会来搜查,也得防着一脚。”

  “我省得了。”

  “报户口只是第一件事。”卓一凡不厌其烦的嘱咐道,“接下来,咱们还得去看房子――还有德隆汇来得银子,也得去兑成髡贼的宝钞――虽然这些都是无用之为,但若不做,给髡贼瞧见了便会起疑心。万伯父你要当真去做。”

  万里风点头,又笑道:“房子也就罢了,只是这兑换,我还挺心疼这银子的,白花花的几千两银子变成一堆纸片。等咱们回了大明又用不上……”

  卓一凡亦笑道:“可惜什么,这可是笔大买卖。石翁这么多银子都花了,再用上几千两亦不算什么。”

  万里风摇头道:“我真是想不通,石翁到底是何方神圣,费这么大的力气来对付髡贼。这髡贼可是出了名的扎手……”(未完待续。。)

  ...

  ...

看过《临高启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