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临高启明 > 第九十二节

第九十二节

  朱四忽然明白了米龙韬的意思:他要追击土匪,来个一网打尽。

  不过在徐岗集结的兵力可实在有些少,不但兵力上无优势,在武器上也没优势。

  他的脸色有些白了,结结巴巴道:“这个,是不是请郁南县方面也出动部队配合我们……”

  “我已经派人去送信了,不过这一来一回的,他们赶到的时候也只能做些收尾工作了――不过也好,”米龙韬说,“这次敌人集中大股出现,正好进行一次会剿。”他用一只手在地图上指点着,“敌人虽然逃走,实则这一带他们能走的道路并不多,进入徐岗前我已经派出侦缉队和侦察兵去搜索他们的行踪了……”

  他正说着话,忽然一个传令兵急匆匆的过来,在他耳畔说了几句话。米龙韬精神一振,问道:“人在哪里?”

  “在申明亭,据说是跑出来的,有伤!”

  “好,立刻过去看看。”米龙韬起身对他们说,“刚才有村民跑来报告,说有大股的土匪到了他们村里,正在休整。我们一起去看看情况。”

  “是!”

  米龙韬因为一条胳膊受伤,指起地图来有些不便,朱四赶紧帮他把地图收起来。

  一行人来到申明亭的时候,外面已经聚集了一大帮的村民,都探着头踮起脚尖往里面看,村里的团勇在外围拦阻群众,见他们几个过来,赶紧清开一条道路。

  申明亭里,几个士兵和看守着个黑瘦男子,这男子瘫在一张长凳上,卫生兵正在旁边忙着包扎,几个本村的耆老在院子里张望。

  “就是这个人,刚刚一路奔到这里,没进门就晕倒了,是团勇抬进来的。”在场的军士报告说,“他身上中了一箭,卫生兵在给他包扎处理。”

  “人清醒吗?”

  “清醒。”军士说,“我们搜过他的身子,没有武器。”

  米龙韬点点头:“把他带来,我有话问他。”

  简单的讯问下来,得知该男子来自一个叫做“荔圩”的小村落,大约半小时前(两顿饭功夫),有一股土匪冲入他们村子,将村内百姓尽数扣留,又强迫村妇造饭,休整队伍。

  “……村内百姓尽数被押在祠堂内。我逃走的时候被射了一箭昏死过去,土匪以为死了才脱身的……”

  米龙韬没有说话,低声和旁边的封开县侦缉队队长说了几句话,又问道:“土匪有多少人?”

  “跑得急,没看清。大约二百人。”

  米龙韬示意把人搀扶出去。又叫来本地村民问话,又打开地图指点比划了一阵。朱四和李冬都不敢上前插话。

  “你们来看,”米龙韬一招呼,他们赶紧围了过去。

  “这个村子我刚才问过本地人,荔圩是个小村落,距离这里大约2.5公里。村里不过二十多户人家。几天前里面的居民就分散逃亡到周边有团练寨墙的大村去了,村里只留有一些不愿或者无法离开的老弱病残。”

  “报信的人可靠吗?”朱四问道。

  “你问得好。”米龙韬赞许的点点头,“荔圩避难的人,在徐岗也有些。此人确实是荔圩本地人,平时也是个普通村民,并非奸猾之徒。”

  “这么说消息是真得。”

  “是的,这股敌人应该就是围攻徐岗,趁机打我们埋伏的土匪中的一部分。”米龙韬说,“我决定吃掉他们!你们怎么看?”

  米龙韬既然这么说了,朱四和李冬自然只有表示服从了。

  “你们立刻派几个人,去荔圩附近展开侦察!”米龙韬下达着命令,“再找几个荔圩的百姓问话,了解下当地的具体情况!”

  很快,就从荔圩当地百姓那里得到了很多情报,问话的见习准尉还绘制了一张草图。

  从地图上看,荔圩是丘陵间的一个小盆地,四面低矮的丘陵环抱,只有北面有一个较低的缺口。然而这地图实在简陋了,没有等高线之类的标记,只能算是一个大概的示意图。

  “据当地人说:丘陵不高,大多不超过十米,且坡度缓,算不上太大的地理障碍。丘陵上种植的都是果树,少量有其他乔木,四周的地形与之类似:大片的平原上散布着大小丘陵。丘陵间的空地上多是水田和塘渠河道,单就地形看,村落的隐蔽性非常好,这也是部分村民不愿意离开避难的原因。”

  “实话说要是敌人决意要固守的话,我们要攻也是有些吃力的。”李冬说道。

  虽然村落本身无险可守,但是周围的水田湿地环境其实是有利于防守的,进攻部队只能从唯一的一条入村道路和几条田埂上发起进攻,再多的兵力也难以展开。而且伏波军的火力优势也很难展开。

  “你说的没错。”米龙韬同意他的判断,“不过我们虽然进攻不容易,敌人要跑也很难。”

  在这种地形上,守军要跑路,能走的路线也只有一条。

  “我们只要把敌人从村子里逼出来,就容易打了。”米龙韬看了看天色,问道,“郁南县的队伍来了吗?”

  “还没有!”

  “动作太慢了。”他的脸上露出了不满意的表情,对着朱四说,“你们船上的山地榴我要借用下。”

  “没问题。炮和弹药都很妥当,随时可以使用。”朱四连连点头,他大概知道米龙韬的意图了:多半是准备把所有的船载的火炮集中起来猛轰荔圩,然后用一次冲锋把敌人从村里逼迫出来。在半道上截击。

  到了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到荔圩去的侦察兵回来了。

  “……村子里有大约两百多溃兵防守。重点设防在在村子入口处,周围的丘陵上他们布置了火器,有木头炮和各种火器。戒备很严,我们无法抵近侦察,”侦察兵在做满了标记的地图上指点着,“不过敌人没有修工事,看样子是准备随时逃跑的。”

  “你们也都听到了,敌情并不复杂。”米龙韬说,“我估计敌人是在当地躲避,准备天黑之后再潜逃。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

  给梧州集成中队的任务是从正面攻打荔圩,而米龙韬的队伍则埋伏在敌人逃跑的路线上拦截溃军。

  “这么样,没问题吧?”这个计划是充分考虑了各个部队的装备战斗力水平和敌情的。敌人缺少斗志,国民军又有火炮的支援,进攻不会遇到太大的阻力;相比之下,从村里溃逃的敌人是要做“困兽之斗”的,就由伏波军和山地战中队这样比较精锐的队伍来拦截。

  然而对朱四来说,不论是要强攻村落还是在半道上截击,都不是个好差事。集成中队不但装备差,训练也不行。打起来十有八九是一场苦战。但是他一点也不敢表露出自己的怯意来,反而表示“坚决完成一切任务”。

  “我让徐岗的团丁也派些人配合你们行动,”米龙韬说,“声势尽量闹大一些。”

  “从这里到村口,少说也有一里地啊。”朱四站在一座小山丘上,用望远镜看着。

  整个梧州集成中队,外加三门山地榴弹炮和大约一百名徐岗的丁壮,此刻就集中在这座小丘陵上的树林中。

  李冬没吭声,从望远镜里看过去,村口除了有胡乱堆叠起来的家具杂物做得壁垒之外,就没什么像样的防御工事,只能看到几个衣冠不整的土匪在壁垒后面转悠。

  但是村口两侧的丘陵上,树林中却能隐隐约约的看到有敌人在活动,甚至能看到他们架设在草丛里的木头大炮和火铳。

  “……两边丘陵上有敌人埋伏。”他提醒朱四。

  “我看得见。”朱四没有好气的说道,“有小炮,有火铳,东西还真是齐全,咱们这点人马真要排着队上去,这一排打下去起码得死伤一半!”

  李冬心里有点打鼓,他理解朱四的想法。让集成中队干这种进攻任务真的没底。过去他在伏波军里不过是个士兵,有命令执行就是了,没有商量的余地。而现在他是一名国民军军官,尽管地位上差些,但背后也是一百多条兄弟的性命,一仗打下去死尸遍地,上级不追究他自己这道坎也过不去。

  应该怎么打呢?他暗暗琢磨着,继续用望远镜观察,发现丘陵上的敌人火力主要是靠近村口的地方,其他地方没有火器布置。

  “上尉,我们的人战力不行,正面进攻恐怕顶不住一轮炮。看我不如分路进攻,一路正面攻打,引开敌人的注意力,我带一路从迂回到侧翼摸上去……”

  “你说什么昏话!”朱四骂道,“迂回!这边都是插脚进去拔不出来的水田,要么就是沟渠,还没等你带着人从泥巴里爬出来,村里就没几个土匪了!”

  “让士兵们光脚就是了,中队里本地的战士很多,许多都是种水田出身的,他们能应付。”李冬说,“我可以带队先悄悄摸过去,等米中尉那边的信号火箭一发射,我们这里两路同时发动……”

看过《临高启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