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无道天途 > 第八十三章 是非黑白

第八十三章 是非黑白

  “只是几下就杀了吴阳?他是什么修为?”吴明认为,能够几下就杀了吴阳的,至少也是有着腾衍境修为的修士。

  “他是...他是...他是...”这个弟子一阵吞吞吐吐,对于陆羽风的修为,他也有些不信,突然抬头看见吴清的面sè不善,一脸铁青,冷冷的看着自己,知道形势不对,立即说道:“他是化元中期的修为!”

  喊完立即就是感到一阵轻松,陆羽风给他带来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对了,就是打伤剑无尘那三人联手的那个修士,名字叫风癫!”这个弟子看着吴明一脸的不信,立即补充道。

  “什么?”吴清大声的说道,据魔老儿的情况来看,打伤剑无尘那三人的不是那个神魂境的强者吗?

  “是的,他说的是真的!”火狂从五行宗的强者走到这边来,大声的说道,“至少无空他们是这样说的!那个人,差点就斩杀了上三宗的那三人。”

  “那你们为何会和云阳宗的人动手?”吴明冷冷的问着火狂,吴明也不是傻子,当然知道火狂为何会动手,只是不知道吴阳他们为何会参与进去。

  “因为云阳宗的人,抢了我们五行宗在遗迹当中的收获,所以,我们五行宗就和云阳宗的人大战起来,后来遇到炼尸宗的吴阳道友路过,所以吴阳道友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和我们一起对上了云阳宗!只是眼看就要夺回灵药了,突然有一个散修插手,几招就杀了吴阳道友,我们根本就回救不及,对于吴阳道友的遇难,我们五行宗深感歉意!”火狂顶着一头赤红sè的头发,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是啊!是啊!”炼尸宗的弟子也是附和道,要是不这样说,他们就是有罪之人,会受到门派的惩罚的,现在火狂这样说了,自然就要附和火狂的说法,如果真是说的这样,他们不但不是罪人,还是锄强扶弱的侠士。炼尸宗活下来的弟子,都对火狂投去一眼的感激之情。

  “他们胡说!事情根本就不是他们说的那样!”在这些弟子还在附和之际,就是一个响亮的声音传来。

  “你们只是颠倒是非黑白!”说话之人,就是带着众人赶出遗迹的青衫,他很是气愤,没想到刚走出遗迹,就遇到了火狂在这里颠倒是非。

  “云阳宗弟子!”吴明大喝一声,不多说废话,就对着青衫等人一袖挥去,这一袖要是挥实了,云阳宗的弟子,绝对没有一个能活下来,虽然青衫等人,在同辈之中也是佼佼者,但是面对这些老强者,那就是蝼蚁一样的存在!

  “轰!”一声爆响在青衫前方传开来,等众人看清,才发现一个人影挡在了青衫等人的前方,正是开阳宗的那个强者。

  “吴明,你这是何意?为何对我开阳宗弟子动手?对小辈出手,你不知道丢脸吗?”云阳宗的强者大声的说道。

  “哼!”吴明的脸sè一红,随即恢复正常,然后冷声的说道:“你云阳宗弟子,在遗迹之中,杀了我炼尸宗弟子,特别是吴阳!你作何解释?”吴明一脸的怒sè。

  “对!还有,你云阳宗的弟子抢劫我五行宗弟子,此事,又作何解释?”五行宗的强者,也走上来,和吴明站成一排,对着云阳宗的强者说道。

  “你胡说!明明就是你五行宗的弟子,伙同炼尸宗的弟子,对我们云阳宗的弟子进行袭杀!你们不能颠倒是非黑白!”青衫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所以对于这两个门派的威逼,根本就做不出多的解释。

  “我胡说?要是五行宗和炼尸宗的弟子联手,难道还杀不了你们云阳宗的弟子吗?为何最后死的会是炼尸宗的吴阳?”五行宗的强者大声的问道。

  “是因为有一位化元境散修相助,所以我们才能保得xìng命!”青衫直接了当得说道。

  “散修?化元境的散修能在几招之内杀了吴阳?哈哈哈....你们云阳宗想要脱罪,也不必找一个如此荒唐的理由啊!”听起来确实荒唐,要知道散修绝对是最弱的,同境界之下,根本就不是大派修士的对手,更何况还是吴阳这种才俊。

  “确实是这样!信不信由你!”青衫也找不出理由反驳了,确实陆羽风的情况太超出常理了。

  “那好,你把那个人叫出来我看看,我倒要看看这个人是不是有三头六臂!”五行宗的强者说道,其实他的目的,就是陆羽风。

  “我叫不出来!”青衫冷冷的说道。

  “那你叫我们怎么相信你说的话?”五行宗的强者一脸嘲笑的说道。

  “我想,我可以作证,是有这么回事,吴阳确实是死在一个散修的手里,并且这个散修确实只有化元中期!”慢慢走出遗迹的无空,对着正在辩论的众人说道,“不但我可以作证,我想,他们也能作证!”无空望向一个方向,正是刚走出遗迹,每人都断了一臂的天魔门众人。

  “确实,在遗迹之中,有一个非常厉害的散修,我们天魔门弟子合起来只接了他一招,就成这样了。然后,他断了我们每人一臂!”天魔门的弟子淡淡的说道,此事他们并不怪陆羽风,这就是修魔者处事的原则,自己实力不济,怨不得别人。只是等他们实力足够,绝对会把这个场子找回来。

  “这又能说明什么?你看见是我五行宗去袭杀云阳宗了吗?现在,炼尸宗的吴阳死了,并且与你们云阳宗有关,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五行宗的强者依然狡辩的说道。

  “这我倒是没看见,我到的时候刚好看见吴阳被轰杀,事情的原委,这还得问你们五行宗的弟子与云阳宗的弟子。”无空淡淡的说道,其实这件事这些门派中人已经猜到了大概了,肯定是五行宗的人联合炼尸宗的人,去袭杀云阳宗的人,为的就是这次御剑门的大战,云阳宗抢了五行宗的资源,只是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都没有点明,他们也乐得见到这种大战,等他们消耗多了,在直接把这几个门派提出下九宗,这样,那些门派又可以分得更多的资源。

  “哼!这次你们云阳宗的人不能再狡辩了吧!你们要为我们门派死去的弟子偿命!吴道友,我拖住他,你去把云阳宗的弟子全部杀了!”五行宗的强者对着吴明说道,说着全身的威势就慢慢的透露出来。

  “好!这次,要让云阳宗的弟子来得去不得!”吴明说完也是全身透出威势,两人的威势极其厚重,虽然云阳宗的强者抵挡了一些,但是遗漏出去的威势,还是压得青衫等人喘不过起来,要是青衫等人直接面对这股威势,可能会被直接压死吧。

  “等等!”就在两方人快要动手之时,风尘顶着压力,大声的说道,只是他的声音被这股气势压得犹如细蚊鸣叫,虽然很小,不过还是被在场的人听到了。

  “师叔!我这里有一个玉简,你先看看!”风尘说着,就交给云阳宗强者一个玉简。

  “哈哈哈...风尘,你做得好啊!”这个人看完玉简,大声的笑道,“风尘,有了这个玉简,看他们还能有什么说的!”这个人高兴的说道。

  “吴明,你们要是就此退去,此时就此作罢,要是继续纠缠,那么,我就让大家看看这件事,究竟该作如何处理!”这个人说完,伸手呈现出玉简,然后淡淡的说道:“这个玉简你们可以先看看。”

  吴明和五行宗强者也是不解,都放出意识渗进玉简里面,他们知道这个人绝对不敢在大厅广众之下下yīn手!

  这个玉简就是陆羽风交给风尘的玉简,记录的就是吴阳等人袭杀云阳宗众人的证据,陆羽风赶到的时候,之所以没出手,就是在用玉简记录发生的一切。风尘在路上就已经看过了玉简的内容,知道其中的内容非常重要,这个时候正好派上用场。

看过《无道天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