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无道天途 > 第两百三十一章 孤独的人

第两百三十一章 孤独的人

  “陆羽风,你有些过了!”凤易翔两眼之中的yīn阳鱼与八卦不断的转动,淡淡的对着陆羽风说道。//更新最快78xs//

  “怎么?你也要出手?”陆羽风冷冷的看着凤易翔。

  “适可而止!”凤易翔依旧是淡然的说道。

  “我要杀的人,谁也挡不住!”陆羽风一声暴喝,举起血sè长剑,就对着凤易翔冲去。

  看着陆羽风杀过来,凤易翔的眼睛之中,不断的转动,一股股玄妙的气息流露出来,眼看就要和陆羽风对上了。

  “哈哈哈...死吧!”陆羽风一声大喝,然后突然从凤易翔眼前消失,凤易翔知道陆羽风有一种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的神通,令人防不胜防。

  凤易翔四处jǐng惕着,同时双眼之中的yīn阳鱼与八卦,在不停的转动,推衍陆羽风现在的位置。

  “不好!”凤易翔一声大喝,脸上的神情有些凝重,立即在原地消失,对着那个老者冲去。

  “来不及了!”陆羽风从老者的身后出现,然后无穷的威势喷发,一剑劈下,老者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叫出来,就被陆羽风一剑劈成两半。

  看到陆羽风已经杀了老者,凤易翔立即停在原地,冷冷的看着陆羽风。

  “至于吗?”凤易翔淡淡的向陆羽风问道,在语气当中,听到了淡淡的怒气。

  “我说过,我要杀的人,谁也救不了!”陆羽风的脸sè非常冷峻。

  “你...”凤易翔顿时语塞,不过随即脸sè就是一冷:“大家一起出手,先把陆羽风拿下再说!”凤易翔一声暴喝,在陆羽风的周围又出现一些修士,这些修士都是清一sè的法相境修士,这些修士,都是开始在那个大殿中的老一辈强者。凤易翔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把陆羽风擒下来。

  “场面还挺大...不过,想抓我,不是那么容易的!”陆羽风一声冷哼,就在众人面前消失,等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天碑上面,提着天碑,再次一个闪身就消失不见,等陆羽风再次出现以后,已经在了几百里以外,然后又是一个闪身消失不见。

  “凤易翔,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陆羽风走后,在三仙岛外,这句话在不断的回荡。

  “这个疯子,是修炼把脑子修炼坏了吧!”凤易翔看着陆羽风消失,心里悠悠的一叹。

  其实凤易翔根本就没有想过要真的捉拿陆羽风,而是需要在这些修士面前做个场而已。凤易翔知道,陆羽风虽然这些年都是一个人在外面跑,但是陆羽风的家底绝对丰厚,陆羽风杀了人,到时候让陆羽风赔点东西,自己再在其中调解一下,这件事就可以这样解决了,但是他没有想到,陆羽风居然如此的刚强倔强。

  况且,现在乌木星的状况根本就不是太好,巅峰修士不能出手,而这些战力强大的修士,又没有深渊的修士多,现在陆羽风表现的战斗力,可以进一步拉近与深渊修士的距离,只是,没想到最后的结果,变成了这样,陆羽风这一跑,无疑乌木星的年轻一代,又下降了很多的战力。

  “凤前辈,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魔无相飞到凤易翔面前对着凤易翔说道。

  “你说!”凤易翔对着魔无相说道。

  “既然陆羽风已经来了三仙岛,那么,他肯定不是来玩的,而是来帮忙的!没想到最后,居然闹成这样!我只想问凤前辈一句,为了这些个纨绔子弟,你觉得值吗?”魔无相指着一些穿着华贵,一脸倨傲的修士说道。任何地方,都不缺乏这种仗着家族威势,作威作福的人。

  “值与不值我不知道,但是,我想说,也许,这次,是我们有些过了!”凤易翔看了那些现在还有些桀骜的弟子,悠悠一叹的说道。

  “从现在起,在三仙岛敢主动挑事的人,一缕格杀勿论!”凤易翔看了一眼晴月,大声的说道,震得一些修士耳朵一阵嗡鸣。

  “其实,这也不能怪你们!”一个戴着白纱的女子,从三仙岛中飞出,朝着凤易翔飞来,飞到凤易翔身边说道。

  “不知姑娘是?此话怎解?”凤易翔有些疑惑的看着这个女子。

  “她是天水门的弟子,人们称她叫清仙子!”清墨蒙着面,所以魔无相等人都没有认出来,但是清墨是她带回来的,当然知道清墨是谁。

  “因为你们都只知道陆羽风的战力强悍,但是,从来没有谁,去理解过陆羽风的内心!”清墨淡淡的说道。

  “这么说清仙子非常了解疯子?”金羽有些戏谑的对着清墨说道,他们几个原本就是旧识,只是清墨蒙着面的时候,一时之间没注意而已。

  “不算了解,我曾经也试图去了解他的内心,可是我发现,他一直都在层层的伪装自己,当你看到以面是真的时候,他又会有另外一面!”清墨淡淡的说道。

  “那你说说看,你对疯子是怎么看的?”魔无相对着清墨说道。

  “在我眼里,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他,就是——孤独!”清墨说出这两个字之后,就没有再说话,而是看着众人。

  “孤独?”剑无尘有些疑惑的看着清墨:“有我们这么多朋友,他会感到孤独?”

  “也许,你们是他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弟,但是,你们都不能理解他心中的伤悲!”清墨看着众人不解的眼神,继续说道:“陆羽风是从十岁开始修炼,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在摸索,他一直坚持着那个念想,一共用去十年,这十年里,他是孤独的!”

  “他一人独自在妖林修炼,整天面对的是厮杀,没有任何人的陪伴....”

  “他一人独战八方,奔波各地,又有谁出现在他身旁....”

  “当他身受重伤的时候,却没有一个安全的地方让他疗伤,只能找一个无人的角落,抚平自己的创伤...”

  “当魔无相等人逼上云阳宗的时候,没有人站出来,他认为是家的云阳宗,也选择了沉默...”

  “当他面临追杀的时候,都是凭着自己的努力与拼搏换来生命...”

  “当有人威胁到他生命,他想要把这种危险扼杀与萌芽的时候,你们却又站出来...”

  清墨一口气说了一长串关于陆羽风的事,但是她还没有说完。

  “这么多年,其实他现身的时间并不长,每次就像是流星一样,一闪即逝,那么,剩余的时间,他去哪里呢?他在养伤,他的每一次出现都是负伤而归!”清墨的表情也变得有些不太淡然,她原本就没有想过这些,但是这次一次xìng回忆这么多事情,也发觉陆羽风活得确实很累。

  “他活得非常累,但是他也有自己的信念,所以,他一直坚持着...”清墨向着这些,没有发现自己的眼睛已经有些模糊了。

  魔无相等人听到清墨的这番话,也沉默了下来,他们只看到了陆羽风身上的光环,却完全没有注意,这些光环都是陆羽风用自己的命拼出来的。

  “对了,你们发现没有,疯子的手臂,好像长出来了!”魔无相突然想到陆羽风的手臂是完全的,有些吃惊的说道。

  “难道是他得到什么灵药,让自己的手臂长出来的?”金羽有些疑惑的说道。

  “应该不是,你们没有发现吗?陆羽风的长出来的那条手臂,要比另外一条手臂淡一些!”清墨淡淡的说道:“虽然强者的路,都是孤独的,但是,我们可以选择,让他的孤独有朋友的支撑!”清墨淡淡的说完,然后就是转身慢慢的离去。

  “有古怪!”剑无尘见到清墨的离去,有些疑惑的说道。

  “什么古怪?”魔无相立即就对着剑无尘说道。

  “你们谁有清仙子这么了解疯子?”剑无尘的脸sè变得有些戏谑起来。

  “难道...”魔无相等人的脸上,也出现了一抹玩味的神sè。

  ....

看过《无道天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