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无道天途 > 第三百七十七章 杀不死

第三百七十七章 杀不死

  被斩掉头颅的魔修,没有死,更是拼了命的远遁!在遁远之后,看到陆羽风没有追来,立即换了一个方向,不久之后,便遁入一片群山之中!

  这片群山看上去yīn森森的,是不是还有一丝黑sè的魔气泄露,这就是魔修躲藏了近千年的地方!

  魔修遁入一个山洞之中,近一丈高的身躯,不断蠕动,几息之间,便恢复成普通的样子,让人惊异的是,头上再次长出一个头颅,正是魔修本来的面目!

  “这小子好生厉害!”魔修口中喃喃的说道!说着,一口污血,再次从口中喷出!

  经此一役,魔修不但损失了魔胎,更是元气大伤!和魔胎融为一体的魔修,魔胎受损,魔修也会受伤!

  “桀桀...不过,魔胎那是那么容易就斩杀的话,那岂不是枉费了我千年的苦工!”魔修一脸的狰狞,口中不断的发出桀桀之声!

  突然,魔修的脸sè大变,发现自己的身体之中,出现一股浓烈的杀机,这股杀机不断的摧毁魔修的内附,更重要的是,这股杀机,还在不断的磨灭魔修的修为!

  这就是血剑的特xìng,对于血剑已经有些了解的陆羽风知道,这血剑在破灭敌人的肉身同时,更是会有一股杀机的后招,所以,即使魔修逃跑了,陆羽风也不用太担心,元气大伤的魔修,在面对这股杀机的时候,也不会好过!

  躲在山洞的魔修,脸上越来越狰狞,口中不断的发出惨叫...

  ...

  整个天乙城都被破坏,胜利之后的陆羽风,在骨修的带领之下,赶往天丙城!剑群身上的伤势不轻,需要好好的调养!

  突然,正在空中飞行的陆羽风面sè大变,紧接着就是一口污血吐出来!

  “风道友,你怎么了?”兰家老祖飞在陆羽风后面,见到陆羽风身形一顿,然后就是一口污血吐出,立即上前问道!

  陆羽风眼中一道黑芒闪过,没有理会兰家老祖,立即盘膝坐下,意识沉入身体之中!

  这会的陆羽风,意识沉入血sè丹海之中,立即就是一惊!

  只见在血sè丹海之上,一团黑sè的雾气在四处飘荡,时不时的撞击陆羽风的丹海壁垒!正是这股撞击之力,让陆羽风喷出污血!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陆羽风心中喃喃的说道!

  在血sè丹海之中,再次出现了陆羽风不可预知的东西,让陆羽风很是心惊!并且,这次出现的这团黑雾,时不时的还在破坏着丹海,这更让陆羽风慎重了!

  “管你是什么东西,先灭杀了再说!”陆羽风心中冷冷的说道!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原本星光等人的进入,就让陆羽风有些反感,只不过星光等人没有露出恶意,让陆羽风暂时放下心来,只不过这黑雾,一进来就搞破坏,陆羽风岂能让他得逞!

  血sè丹海掀起巨浪,直接对着黑雾扑去,一个浪cháo,直接就把黑雾打翻在血sè丹海之中!

  吱吱吱...

  黑雾被血sè浪cháo打翻在血海之中后,立即发出一阵阵吱吱之声,之间这团黑雾迅速消散,在黑雾之中,陆羽风这东西的本来面目!

  “是这玩意!”陆羽风心中一惊,随即赶到后辈一凉,这玩意什么时候跑到血sè丹海中来了!

  黑雾消散之后,露出了本来面目的东西,陆羽风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魔胎!

  被陆羽风斩杀了的魔胎,居然出现在了丹海之中!

  更让陆羽风心惊的是,即便是魔气都能腐蚀的血sè丹海,在魔胎周围的黑sè雾气消散之后,居然没有受到丝毫的腐蚀,一丝伤害都没有!这让陆羽风更加慎重了,魔胎整个身体都待在血sè丹海之中游荡,就像,就像是在游泳一样...

  “还真以为我杀不了你?”陆羽风看着魔胎惬意的样子,冷厉的说道!

  一把血sè巨剑出现在陆羽风手中,直接对着魔胎一剑斩去!

  哧...

  血sè巨剑直接透过魔胎的身躯,劈入血sè丹海之中,只见魔胎的身躯直接被一分为二!

  在把魔胎分尸之后的陆羽风,脸sè这才好转起来,要是这魔胎和星光等人一样,让陆羽风感觉到无可奈何的话,陆羽风真不知道该怎么灭杀这魔胎了!

  吱吱吱..

  正当陆羽风意识即将退出血sè丹海之际,突然听到一阵阵吱吱声,陆羽风立即脸sè大变!

  只见已经被一分为二的魔胎,在陆羽风惊异的眼神之中,慢慢的合二为一,随即再次在血sè丹海之中游荡起来!时不时的撞击丹海壁障,没撞击一次,陆羽风的脸sè就苍白几分,这让待在外面看着陆羽风的几人感觉到慎重,不知道陆羽风的体内究竟发生了什么,居然出现这样的情况!

  “我就不信今天还杀不了你了!”陆羽风再次提着血剑扑上去,又是一剑劈出!凛冽的刀芒,再次没有意外的劈在魔胎之上!

  哧...

  魔胎的身躯,再次被陆羽风一剑一分为二,只不过,陆羽风的脸sè却没有好转,因为魔胎以比刚才更加快的速度,再次合二为一!

  陆羽风还偏偏就不信这个邪了,血剑不断挥出,就不信这魔胎这样一次次的愈合,就不消耗什么!

  只是,让陆羽风震惊的是,魔胎不断一次次毫无意外的愈合,并且,身上的煞气越来越中,气息也月来也厚重!

  这魔胎,居然在不断的愈合当中,实力还在稳步增加!

  “难道真是杀不死的?!”陆羽风心中满是诧异,这还是陆羽风第一次遇见这种杀不死的情况!

  不杀吧,留在丹海之中,迟早出事,杀吧,杀不死,还让魔胎的实力逐渐增长!

  “怎么回事?”

  陆羽风突然发现,自己的血sè丹海,刚刚出现了一丝晃动,然后就有一丝血sè真元流失,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丝,但是也被陆羽风发现!随即,更让陆羽风心惊的事情发生了,在魔胎身上,陆羽风发现了一丝血sè丹海的气息!

  “难道这魔胎在吸收丹海?”陆羽风的脸sè越来越慎重了!

  陆羽风的丹海虽然是血sè,但是也是真元,这魔胎,极有可能在吸收丹海中的真元,不然,这魔胎身上出现血sè丹海的气息,根本就没法解释!

  陆羽风看了看手上的血sè巨剑,心生疑惑起来!

  这把血sè巨剑,是陆羽风从云阳宗藏宝阁得来,不知道这把小剑是什么来历,当初只是发现这把小剑是一把大杀器,没想到自从陆羽风炼化这把血剑之后,就成了陆羽风手上无往而不利的利器!至少,陆羽风现在还没有遇上比这血sè巨剑更加强大的武器!

  没想到,无往而不利的血剑,这次在面对魔胎的时候,居然没有丝毫作用!

  现在陆羽风面对魔胎是杀也杀不死,想要把魔胎驱逐出丹海,更是没有办法!

  “既然如此,暂且就把你镇压在这丹海之中!”陆羽风冷厉的说道!

  魔胎的实力不强,只是天生的xìng质让陆羽风有些棘手而已!所以,陆羽风虽然杀不死魔胎,但是想要镇压魔胎,那还是轻而易举的!

  陆羽风站在血海之上,右手一招,这个血海都发出一阵轰鸣之声!

  只见在丹海的一个角落,飞出一块石碑,迎风而长,上面刻着一个大大的“天”字!

  这正是陆羽风的天碑,这天碑在陆羽风的手中,就连法相境强者的天地法相都能镇压,陆羽风不相信,还奈何不了一个离尘境的魔胎!

看过《无道天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