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无道天途 > 第四百六十八章 锦兰画卷

第四百六十八章 锦兰画卷

  不过,二人雷声大,雨点小的战斗,让别人根本就看不出这二人是在做做样子,而魔无相大大笑,让旁边的人,更是一位魔无相现在战斗到酣畅淋漓之处,发出猖狂的大笑!

  这一点,更是激发了乌木星修士的战斗yù望,同时提升了士气!

  “没见别人魔门少主,面对这样的战斗,依旧开怀大笑么?这就是实力的表现!”

  这就是周围正在战斗的修士心中的想法!

  恐怕,就连魔无相和兰不语都没有料到这一点!两人依旧围绕着陆羽风攀谈起来!这哪里像两个对手,就像是两个多年的朋友!

  魔无相给兰不语讲述了怎么和陆羽风相识,最后相交!而兰不语要是给魔无相讲述了一下陆羽风在深渊之中的事迹,从奴谷的结识,到陆羽风在撞神山上大战残月,逼得残月动用禁忌之力!

  二人的口中,不乏对陆羽风的赞扬和敬佩!

  戚子云不愧是药王谷的另类,不以炼丹为主,一心放在四处为战上!用戚子云自己的话说,男儿生当人杰,用一双铁拳征战天下,才是男儿应该干的事!所以,戚子云在炼丹之上,并没有花费太多的心思!

  不过,戚子云身为药王谷的传人,一身炼丹的本事,绝对属于大师一流!这也可以看出,戚子云在炼丹资质上,绝对属于天才一类!

  药王谷谷主曾经说过,戚子云若是把心思全部用在炼丹之上,将来绝对是炼丹宗师一流!

  “深渊的崽子也不过如此嘛!”戚子云看着渊成,有些sāo包的说道!

  一如既往的sāo包,一如既往的强悍,就是戚子云的作风!

  此刻的戚子云,提着一把凛凛的长枪,大开大合,完全压制渊成打!不是渊成不够强悍,而是他被戚子云抓到了机会,欺身而上,让渊成郁闷不已!

  如果说戚子云提着长枪属于近战一流,那么,渊成的神通,就属于远战一流,在残月即将杀了司空明的时候,渊成一不小心就分了心,被戚子云抓住这个机会,立即欺身而上,让渊成即使有万千神通,也没有机会施展出来!

  “欺人太甚!”渊成一声爆喝,只见渊成手中出现一枚方砚,方砚迎风而长,直接对着戚子云砸去!

  等方砚即将落到戚子云头顶之际,四个闪亮的大字从方砚的下面呈现出来——渊阁渊成!

  这是渊成的提名印,渊阁的修士,原本就属于文修一类,这方印,正是文修的提名印,通过自己淬炼,这提名印会随着修为的提升而变得越来越强!

  渊成的一印,被戚子云快速的闪过,不过,这已经达到了渊成的目的,渊成不过就是想把戚子云逼开而已!

  “chūn秋笔!”

  渊成一声冷喝,只见一只淡金sè的毛笔,出现在渊成手中!这chūn秋笔,有些像兰不语的王者印玺,并不是渊成的法器,而是渊成通过某些手段凝聚出来的法器!其威势,一点也不比兰不语的王者印玺差!

  “笔点江山!”

  渊成一声冷喝,提着chūn秋笔,在空中勾画几笔,一式神通瞬间生成,只见一副锦兰画卷,对着戚子云碾压而去!

  戚子云看着渊成,戏谑的神sè,变得慎重起来!戚子云刚刚如此sāo包,并不是看轻渊成!渊成一开始就和兰不语来找事,显然不是善茬,戚子云岂会小视?只是,刚刚大战一番,戚子云发现,渊成根本就是出工不出力,所以便出言相讥!

  看着碾压而来的锦兰画卷,上面只是了了的几笔,便勾画出了几座连绵的山岳,几座山岳经过chūn秋笔的点化,如同变成了真正的山岳,锦兰画卷上发出一阵隆隆之声,即使戚子云再笨,也知道,这锦兰画卷不简单!

  戚子云全身一震,长枪脱手而出,对着锦兰画卷shè去!既然摸不清画卷的威势,何不让长枪先去试试水?

  长枪经过戚子云的加持,变得更加威势凛凛,直直朝着锦兰画卷shè去!

  轰轰轰...

  长枪瞬间便shè进锦兰画卷之中,与几座连绵的山脉撞击在一起,发出一阵爆响!

  戚子云脸sè变得更加慎重了!

  长枪只是shè在山岳的顶部,长枪shè到的地方,山岳立即化为几道金线,然后便消散,化为一滴滴真元水墨,只是,长枪没有攻击到的地方,依旧是一座座山岳连成的山脉,对着戚子云碾压而来!并且,戚子云的长枪,在刚刚的攻击当中,直接慢慢消散,这才是让戚子云慎重的地方!

  渊成的身形,并没有因为锦兰画卷困扰了戚子云而停下来,提着一只淡淡的金笔,在空中不断的指指点点!

  戚子云感受到锦兰画卷上铺开的威势,并且在渊成现在指指点点的空中,也有一股巨大的威势隐隐而动,立即从眉心之处祭出一只四足鼎,正是戚子云的本名法器,药王鼎!

  这药王鼎不但是戚子云的本名法器,更是药王谷的传承法器!只有修炼药王谷法门的修士才能祭炼,因此,药王谷的大神通者,根本就不怕有人抢夺药王鼎!

  药王鼎一出,戚子云瞬间便感觉压力全消,顶着药王鼎,戏谑的看着渊成!

  “嘿嘿...你不是喜欢画画?那我就把你画的,通通给你炼化!”戚子云看着渊成还在指指点点,戏谑的说道:“顺便,把你也给炼了!”

  戚子云手上的手印不断,只见药王鼎在空中不断的旋转,发出一阵阵嗡鸣之声,药王鼎的身躯,也越变越大,闪着凛凛的威势!

  “开!”

  戚子云一声大喝,只见药王鼎的顶部,立即露出一个巨大的豁口,在锦兰画卷刚刚碾压而来之际,立即被戚子云装进药王鼎之中!戚子云手上的手印陡然一转,药王鼎立即闭上了豁口,一股灼热立即席卷整个高空!

  “戚子云,你脑子又发热了?”魔无相感受到灼热之感,立即就是一声大骂,然后再次和兰不语聊了起来!

  离戚子云近的修士,感受到这股灼人,立即远离戚子云,而戚子云盘膝坐在药王鼎上,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灼热,只是不断的掐着手印,炼化画卷!

  药王鼎里面响起一阵阵轰鸣之声,锦兰画卷也属于渊成的神通一流,戚子云这是炼化渊成的神通,威势当然不小!

  若是药王谷的谷主在这里,看见戚子云这么运用药王鼎,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只是几息之间,药王鼎里面的声音便消失,看来,锦兰画卷,被戚子云给彻底炼化了!

  “画地为牢!”

  渊成根本就没有理会戚子云炼化了锦兰画卷,在戚子云刚刚炼化了锦兰画卷之际,又是一式神通从渊成的手底施展出来!这式神通,与刚刚的笔点江山不同,这式世神通的威势更加磅礴,其中更是蕴含了一股禁锢之力!

  渊成的脸sè煞白,由此可以看出,这式神通,没那么简单!

  画地为牢只是瞬息之间,便降临在戚子云的身前,立即把戚子云笼罩在其中!

  戚子云盘膝坐在药王鼎之上,控制着药王鼎碰撞在画地为牢之上,只是,无论戚子云怎么冲撞,画地为牢就如同一个天地牢笼一般,让戚子云脱困不得!

  戚子云脸上并没有露出慌张之sè,几式手印在戚子云的手上不断的变换,只见药王鼎再次露出一条巨大的豁口,一股灼热泄露出来,慢慢的灼烧着画地为牢!既然冲不出去,那就炼化你,这就是戚子云采取的办法!

  渊成挂着煞白的脸sè看着戚子云,现在戚子云困在神通之中,趁着这个机会,渊成分出一丝心神立即恢复起来!

看过《无道天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