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千九百三十章 真男人游戏的最大乐趣莫过于互相伤害

第三千九百三十章 真男人游戏的最大乐趣莫过于互相伤害

  ****************************************************************************************

  带着了无生趣的麻木之色下台,原本以为和这帮人是损友,死党,过命的交情,可以托付后背的战友,应该一眼就能看出我身上的梗才对,却未曾想到,他们惦记着的只是我的节操。

  原来,爱真的会消失。

  “咳咳,接下来就轮到我吧,反正我对奖品也不感兴趣,权当烘托一下节目气氛。”

  这时候,便宜不忘占,从宴会开始一直喝到现在的穆拉丁,顶着个红辣椒似的大酒糟鼻,满身酒气,歪歪扭扭的走上台,双手下压,一副德高望重的派势。

  说的话更是给尚未落座的我添了一记穿心剑,怎滴,我刚才的表演,连烘托气氛都没能做到,需要您来补救一番?

  等着吧,等恰西空闲下来,我就把你发配到地狱熔炉去,天天撸铁喝岩浆!

  “除了打铁以外,我也没啥擅长,矮人族的战歌战舞,相信大家也没啥兴趣,毕竟这不是什么正经的节目。”穆老冬瓜在台上继续卖弄,说的竟然格外有道理。

  “那么,我就给大家将个故事,或者说笑话吧,关于我的不孝儿子图拉丁。”

  大家一听,哦嚯,矮人王族的秘闻,这个我喜欢。

  接着又想到,卧槽,差点忘了穆矮冬瓜是【前】矮人王来着,不过矮人王族那奇葩的强行禅位风格,已经逐渐为世人所知,别人是弑父杀兄也要争抢王座,矮人王倒好,千方百计,绞尽脑汁想着该如何将屁股下的烫手山芋扔给下一代,个别手段之恶劣,坑儿之无情,让人瞠目结舌。

  久而久之,矮人王的神秘面纱被揭开,随之披上一层逗比斗篷,在大家眼中,感觉这个王似乎和村长老也没什么区别,甚至还不如,不像精灵族,女王的身份地位,显得越发尊贵,受人敬仰。

  于是穆拉丁这个前矮人王,也就引得大家一阵惊讶唏嘘,然后……没了。

  “说说我这个不孝儿子图拉丁,我不说别的,否则一天一夜也说不完,就说说他的名字,图拉丁,大家知道这个名字在我们古矮人语里是啥意思吗?”

  明显喝高了的穆拉丁,眼神都在发飘,站都站不稳,一通海聊海侃后,神秘兮兮的向我们问道。

  大家齐齐摇头,正经人谁去学古矮人语啊?

  “我给大家一点提示,拉丁这个发音,在古矮人语里,是这个。”他比划了一个男人都懂的手势。

  丁丁历险记哒!

  没等大家反应过来,穆拉丁自个乐不可支的在台上抱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笑的那叫一个比观众还开心。

  事实上,我们也挺乐呵的,这个爆炸新闻,足以掀翻酒吧屋顶,还别说,逗比矮人王族欢乐多,坑儿子的传闻果然并非虚言。

  往嘴巴里猛灌了几口美酒,这为老不尊的矮冬瓜才喘过气来,对着我们扬扬大胡子,眨眨眼。

  “那么现在,大家可以来猜一猜了,图拉丁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呢?”

  结果大家还是说不上来,和我一样,冷场了,穆拉丁见此,叹了一口气,提示到这个份上了竟然还没有反应,高估了这帮蠢货的文学素养啊。

  “简单来说,这个名字包含了一个老父亲对儿子的美好祝福,大致的含义是让那不孝儿子生多点,生快点,生早点,好早早把王位扔给下一代,重获自由。”

  对比矮人王族的德性,大家虎躯一震——这竟然还真是美好的祝福。

  穆矮冬瓜透露出的小故事,小祝福,虽然喜闻乐见,话题十足,但娱乐性不足,介于他是酒后登场,要是精神清醒,还听不到这样的秘密,大家也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但下场依然和我一样,惨遭淘汰。

  正在这时,穆拉丁要结束表演下台的时候,忽然老马冒出一句。

  “老穆啊,那你的名字呢,是什么意思?”

  穆拉丁醉醺醺的眼神定格在一瞬间,他幽幽的望着老马,望着专注聆听的众人,叹息一声,语气萧条。

  “我出生时,矮人族正经历一次大动荡,我那作古的无良老爹,希望我能把那个位置坐久点,坐稳点,别着急着生,着急着传位,等平息动荡下来再说。”

  说完,他就带着落寞的身影,拎着酒瓶,离开了舞台,留下陷入沉思的我们。

  事后,清醒过来后的穆矮冬瓜坚决否认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宣称只是为了娱乐大家编排的一个笑话,与真实人物场景无关,并扬言称有本事你们去学古矮人语反驳我呀。

  但这并不能阻止矮人王族的又一次丑闻成为酒吧里的热门话题,又有传闻,据说图拉丁在外界的【谣言】压力下,正与十大长老紧急协商,要么准备改名,要么准备传位跑路了。

  这是后话,姑且来看看第三位登台者。

  竟然是西雅图克这厮,果然拿出压场子的奖品,就连猛男二师兄都坐不住了,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不能总是让我们这些作死帝,悲剧帝什么的受苦吧?正经人也该拖下水。

  狰狞的面目和残暴的气息,让二师兄一登场就震住了所有人,心里都在想,这样一个人,到底该表演什么样的节目才能起到节目效果呢?

  只听二师兄瓮声瓮气开口:“本来想表演我们野蛮人传统的战歌或是战舞,刚才老穆说了,效果不佳,还不如不上,我思来想去,总算是想到一个擅长的东西,正好拿来给大家看看。”

  这样说完,二师兄干脆利落,忽然嗖一下不见了,引得大家莫名其妙,这是想干啥,大变活人。

  还是说……换衣服,二师兄想要女装?!!!

  那可太辣眼了,换大师兄来还差不多,呃……呃,也不行,总之娱乐可以,伤害大家的眼睛可不行。

  等了估摸有两三分钟吧,二师兄回来了,手里拎了一只沉沦魔,不是什么头目精英首领,普通级别那种,就像家里随处可见的小蟑螂。

  配合二师兄那张狰狞残暴的大脸,大家又在想,该不会是想表演一些血腥的节目,譬如说这只正在瑟瑟发抖的可怜沉沦魔凌迟处死之类的。

  只听见二师兄念念有词,似乎在嘟嚷着一些“白板吧,会不会太普通,要不还是蓝色好了,没什么太大把握”之类的奇怪话语,接着,他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

  “我西雅图克打打杀杀在行,其他本事稀疏的很,就是运气比较好,今天就给大家表演一个盲猜爆落,大家看到了,这是一个普通沉沦魔,我觉得它能给我爆落一件蓝装。”

  这么说完,也不管大家有没有理解他的意思,直接就将手中小鸡似的沉沦魔一捏,死了。

  然后尸体闪过一道金光。

  大家顿时就不淡定了,你逗我玩?普通沉沦魔爆落金色装备?!

  西雅图克也是挠了挠他的刺青大光头:“哎呀哎呀,竟然猜错了,今天运气不错,这可是一年遇不到一次的好事。”

  这种事你它喵一年还能遇到一次?

  据说,当时场下观众一片腥风血雨,哭爹叫娘,并且露出吃人的目光,集体给了西雅图克零分。

  据说,又据说,有一个德鲁伊,哭着掏出一枚形状古怪的小护身符,狠狠往地上一摔,大叫着“我要你何用”之类的无能狂怒话语。

  下一个上场的人竟然是卡洛斯,这对拍档还连着一起上,刚狂怒完的大伙又陷入了思考。

  老好人正经人大帅哥卡洛斯,能表演出什么让大家会心一笑的节目?

  他的特长不就是帅么?顶着那张让精灵族帅哥也羡慕的脸庞,往台上一站就完事。

  但是,我们不能接受,因为这是真男人的节目,不是弯男人的节目。

  “我和西雅图克打了赌。”卡洛斯不情不愿的苦笑道:“他只要敢上,我就上,我以为西雅图克不会上,毕竟他的性格摆在那。”

  结果呢,不但上了,摆了卡洛斯一道,还顺道踩了大家一脚,好你个丧心病狂的二师兄,以后谁再跟我说野蛮人都是憨厚老实之辈,看我吴非凡不打爆他的狗头!

  “最惨的是。”大师兄难得的露出苦瓜脸:“还得表演我最不擅长的事情。”

  “你当初为什么要和西雅图克老大打这样的赌呢?”有旁人问道。

  “我这不是也很好奇,那样的西雅图克会表演什么。”卡洛斯说了一句让大家感同身受的话,回过头看看那张狰狞光头脸,此时裂开嘴,乐开花,比平时更加恐怖了。

  只能说狗咬狗,一嘴毛,区别是哪里的毛。

  “好了好了,大师兄,愿赌服输,赶紧的开始你的表演吧。”我在台下起哄,这里不能只是我一个人受伤的世界。

  大家也开始闹腾起来,都想看看卡洛斯最不擅长的事情是什么,说来也怪,明明两个人都没有在人前表露过什么才艺,但是二师兄给人的感觉就是除了战斗,似乎啥也不会,而大师兄则是多才多艺,似乎什么都会亿点点。

  在我看来,二师兄至少文化水平很高,只能说形象气质很重要了。

  且看大师兄,他在台上沉吟了一会,接着露出更加无奈的表情,似乎已经决定表演什么,而这股表演让他更加的无奈。

  只见他两手高举,好似托着什么一样,脸上忽然露出笑容,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步调轻快,不断在舞台上转着圈。

  原本笑容还是硬挤出来的,可是逐渐地,好像沉浸到自我虚构的世界当中,变得柔和,慈爱,幸福。

  我第一个最先反应过来,不争气的眼泪唰一下就流出来了,想也不想的给了十分。

  大师兄……他是在……他高举着的双手上面,有着一个不存在的卡洁儿啊!!!

  这何止是不擅长,这简直就跟我的高手气势一样,是不存在的事情,只会让人更加空虚,悲哀。

  大家也纷纷反应过来,流下了难过同情的泪水,虽然不像我这个世界第一女儿控那般感同身受,但也都给出了高分。

  这个世界,果然还是卖惨最赚钱啊。

  接着出场的竟然是老马,这可是种子级选手,他面目凝重,好似在思考着什么,在台上站了足足十秒钟才开口。

  “我一开始已经准备好了节目,不过看了前面的各位老大表演,我决定换一个。”

  “这个节目名叫——直肠子。”

  同样的,也不等大家是否理解接受,他从裤裆里掏出了一瓶绿色液体。

  “相信大家都知道,这是恶臭瓦斯药剂。”

  指着瓶身,他郑重其事的解释道,这还需要特地说明么,身为冒险者谁不知道这玩意,谁没玩过这玩意?不过都是第一第二世界捣腾,到了第三世界效果就不大了。

  “大家看好了,我当年苦练多时的绝技!”见众人露出不以为然之色,老马这次难得没有废话,直接拉开瓶盖,等等,他这不是要扔出去吧?!

  这玩意虽然对在场观众伤害不大,但真的很臭!

  但见老马豪气的下巴一仰,一整瓶恶臭瓦斯药剂,咕噜咕噜咕噜的,就给全部喝了下去,完了还打个饱嗝。

  这……

  原本准备撒腿跑路的众人,此时面面相觑,不知道老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这和直肠子有什么关系?

  等等?!!!

  脑海里刚掠过一丝不堪入目的灵光,太迟了,只见老马屁股一撅,噗的一声长啸,墨绿色的气体直接从他屁股里喷了出来。

  顺便一说,他屁股瞄准的是台下。

  好你个直肠子!好你个老马!

  众人勃然大怒,避让的再怎么及时,也都闻到了一丝味儿,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恶臭瓦斯药剂经过老马肚子走一遭,隐约要比原来臭上那么好几倍。

  至于那些动作慢几分,闻多的,更是跟死了的鱼一样,翻起了白眼。

  舞台四周,各种国骂,各种干呕,洋洋洒洒,络绎不绝,另外一边却是歌舞升平,觥筹交错,可见隔绝两边的冰墙,是多么的先见之明。

  给爷死!

  熊熊怒火让我们等不及臭味消散,就冲上舞台,摁住老马,发现他已经先一步被自己熏晕过去了。

  大家恼怒之余,也不禁生起一丝敬佩,为了恶心大家,他也是够拼命了。

  但是,敬佩归敬佩,和就此饶他一条狗命是两码子事儿。

  “我这有一瓶爆炸药剂。”有人忽然说道,一瓶粪黄色的液体摆在面前,遭到集体围观数秒后,众人露出了蜜汁微笑。

  对呀,怎么能少得了这对新人至宝呢?尝了一样,不尝另外一样,说不过去的。

  这直肠子呀,对身体不好,得治(炸)。

  不过,一切都要等老马醒过来后再说,总之把这厮绑起来。

  。。。

看过《暗黑破坏神之毁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