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官人 > 第一百章 玉麝

第一百章 玉麝

  听说王贤来了,李三才忙出来迎接,又听他说是来收养个女孩儿的,李三才拍着胸脯道:“包在兄弟身上!”便亲自出去给他挑人。

  “他怎么像个老鸨子?”和他起前来,也有领养任务的吴为小声嘀咕道。

  “那是因为你心里不纯洁。”王贤笑道:“像我,就想找个能洗衣、会做饭的,就没你这种感觉。”

  “唉,人还是童男子吧……”立在身后的秦守嘿嘿笑道。

  “咳咳……”王贤尴尬的咳嗽两声,无疑默认了。他必须承认,因为和林姐姐现在还是姐弟关系呢……

  “难怪。”秦守笑道:“不过正好挑只瘦马回去慢慢调教,等过二年人开了荤,也正好可以享用了。”

  “瘦马?”吴为瞪眼道:“我们要领养的是人,不是马。”

  “嘿,令史连瘦马都不知道?”李三才走进来,笑道:“那是扬州那边的说法。在那边,人们会买下穷人家的女孩儿,教她们悦人之技,待长成后或是自用或是出售。因贫女多瘦弱,‘瘦马’之名由此而来。”

  说完他指身后站着的十几个女孩儿道:“眼下局里最好的女孩儿,都在这儿了。”

  “咳咳。”吴为竟红了脸,低声道:“就领养两个,弄这么多干啥?”

  “挑呗。”李三才笑道:“看看喜欢哪个,就算是养闺女,也得挑个意的呀。”

  “都差不多……”吴为小声道。“蓬头垢面、面黄肌瘦的……”

  “要不怎么叫瘦马呢。”李三才笑道:“这就像未琢之玉,到底能不能捡到宝,全看诸位的眼光了。”说着对王贤笑道:“您先请吧?”

  “嗯。”王贤点点头,看了圈不太满意,江南女子瘦瘦小小,就是不如北方女人看着实用。便咳嗽两声道:“你们谁会做饭?”

  女孩子们闻言愣了,她们都以为自己是要当瘦马的,瘦马可不驮东西。

  “其实,我家里缺个洗衣做饭的。”王贤见没人应声,对李三才笑道:“麻烦帮我出去找个粗手脚的……”

  姑娘们都低下头,心里却未免有些瞧不起此人。心说我们能去户人家享福,才不要去这种人家吃苦受累呢……

  “我会做饭……”李三才还没答话,个怯生生的声音响起,王贤看,只见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身破烂衣裙、难掩瘦骨嶙峋,面黄肌瘦的脸上,双眼睛里满是乞求。

  王贤本想说,不行,你太瘦。但在这小女娃可怜兮兮的注视下,他实在不忍心拒绝……

  “茉莉真是福气,”李三才伸出拇指赞道:“竟能去官人家享福!”

  “吓……”众女孩没想到这个少年竟是‘官人’,虽然不知道具体是干啥的,但想必有钱有优势,不然怎么能叫官人?

  “我也会!”

  “我也会做饭!”

  可惜已经晚了,王贤摇摇头,便和那茉莉当场立契,在他家做工五年,包衣食住宿,期满去留自便。

  看着这份用工合同,王贤暗叹好黑好黑,竟然不给工资。不过他在户房见多了黑心合同,还有世代为奴为婢的卖身契呢,这才哪到哪?

  书式两份,王贤在上面签字画押,茉莉则按了手印,从此五年之内,便是他家的丫鬟了。

  将书收入怀,王贤便带着茉莉回了家。

  到家里,林清儿见他领了个小叫花子回来,不解道:“这位是?”

  “这就是我去慈幼局领回来的女孩子。”王贤道。“是瘦了点,但都这样。”

  “挑肥拣瘦是不对的。”林清儿可是当过家的,林家最多时十几个仆人丫鬟,这方面经验能甩他几条街。上上下下端详这小女孩番,她很肯定道:“这女孩很好。”便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茉莉。”小女孩儿怯生生道。

  “茉莉,这名俗气。”林清儿显然比王贤,更习惯上下尊卑,说着对他笑道:“诗人给起个名字呀。”

  “我最头痛这个。”王贤心里嘀咕道,清儿这名字,和茉莉半斤两好吧。

  “那就叫玉麝吧。”林清儿想想道:“这是茉莉的雅称。”

  ‘那不个意思?’王贤又暗暗嘀咕,而且雅不到哪儿去吧?

  “谢夫人……”小女孩却乖乖应道。

  句话弄得林清儿满脸通红,小声道:“叫姑娘,不要叫夫人。”顿下又很没必要的解释道:“现在不能叫……”

  “是,姑娘。”小女孩乖乖点头。

  林清儿便带那玉麝去好好洗个澡,又给她梳洗打扮番,让她穿上自己的衣裙出来。

  王贤看,确实顺眼多了,虽然还是面黄肌瘦,但也能瞧出是个美人胚子了。

  不过王贤最关心的仍然是:“你真会做饭?”

  “真会。”玉麝点点头,小声道:“奴婢在家时,已经做了三年饭……”

  “那就别愣着了……”王贤摆摆手,心说果然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不知自己这算不算是用童工。

  玉麝便去厨房阵忙活,不会儿就端上几个菜来,清油小炒南瓜苗、面粉蒸苦菜、蒜蓉拌荠菜……还有盆糙米饭。魏知县要求全县官吏带头度chūn荒,多吃瓜菜少吃粮,作为头号狗腿,王贤自然要身体力行。

  其实,就算魏知县不号召,王贤也会跟寻常百姓吃样的饭,不体会百姓的不易,是做不好赈济的。

  当然,他比百姓要更苦些,因为之前是林姐姐在做饭……

  吃了玉麝做的饭,王贤忍不住热泪盈眶,也说不上多好吃,毕竟食材摆在那里,她也只会做寻常农家饭,王贤却还是有种天亮了的感觉。

  吃过饭,玉麝收拾碗筷,林清儿泡了花茶,刚要说说话,就有人来叫道:“人,四老爷叫您过去。”

  “好。”王贤愧疚的看看林姐姐,握下她的小手,便赶紧去衙门了。

  进典史厅,就见院子里跪满了男女,都被用绳索反缚着双手,王贤不禁惊,赶紧进去见马典史。

  见礼之后,王贤问道:“四老爷,外面跪着的是……”

  “明教徒。”马典史对知县的亲信,还是很客气的:“这帮人趁着灾民心不安,在乡下四处开香堂,明目张胆的拉教徒入教!我和巡检司得了里正的报告,突袭了他们个香堂,把传教的和信教的股脑抓回来了。”

  “四老爷的意思是?”王贤不解道,这跟我个户房司吏有甚关系?

  “问问你这个赈灾总管,这些人该怎么处理。”马典史道:“关在牢里还得干吃牢饭,又不能放了,你说该怎么办?”

  “信教的送去修梯田。”王贤想想道:“至于传教的几个,还是关着吧……”

  “嗯,好意。”马典史从谏如流道:“但抓几个传教的没什么用,得想办法把他们头头抓住才行,不然随时又造出批传教的。”说着叹气道:“这些年打压之下,明教都已经快要绝迹了。但这些邪教的厉害之处,就是‘野火烧不尽,chūn风吹又生’,天灾**都是他们的chūn风,转眼就比原先强好多倍。”

  说完,马典史抱拳道:“仲德,本官知道你能谋善断,请你帮我想个办法,逮住那家伙吧!”

  “呃……”马典史负责全县治安,这是他的分内之事,王贤被魏知县任命为总管,这么说来,自然也推脱不掉……

  邪教这种东西,蔓延起来十分恐怖,如果任其做到定程度,到时候想铲除都不可能。灾之年,官府对邪教都是严防死守,富阳县自然也不例外。可是明教的斗争经验极其丰富,将县城之外的广农村作为活动区域,骨干分子如鱼在海,难以抓捕。这次能抓住几个传教的,已经很是幸运了……

  马典史想要劳永逸,这才把王贤请来,向这位‘智多星’请教。

  人的名、树的影,王贤竟成了众人眼的智多星。

  “富阳这么,想找出那些明教骨干,无异于海捞针。”王贤想想道:“要是能想个办法,让他们动到县城来,就会好很多。”

  “他们可不会听话。”马典史苦笑道。“怎么可能自投罗呢?”

  “有办法,比如县衙宣布,将这次逮捕的教徒统统斩首。”王贤笑道:“杀人的时候,明教人是定要来的,就算不敢劫法场,也要做足姿态,以免信徒寒心。”

  “嗯。”马典史眼前亮道:“好招引蛇出洞。”脸sè却又很快难看起来:“万他们真把法场劫了怎么办?”

  “你以有心算无心,能让人家劫了法场?”王贤无奈道:“除了这个法子,想逮到那帮人,实在是太难了。”

  “我想想,我想想……”马典史痛苦的纠结起来道:“如果有援兵还行……”

  “让老爷写信给臬台衙门,周臬台肯定会力支持的。”王贤沉声道:“到时候再选个有利地形,提前布置好,瓮捉鳖就是了!”

  “好!”马典史这才点头道。

看过《大官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