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官人 > 第一三七章 保镖

第一三七章 保镖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但最后的结果却偏偏是……锦衣卫杀死了何常。”胡潆好整以暇的看着王贤道:“我这一生,见过太多的云诡波谲,得出一个认知,那就是‘事在人为’。’

  一阵凉风吹过巨石,王贤感觉后背发冷。这是他第一次被人看得透透的,在胡潆面前,自己引以为傲的智慧,简直成了可笑的小聪明。

  但事关生死,王贤是绝对不会承认的,他低头笑笑道:“大人也说了,没有最巧只有更巧,也许是小人命不该绝吧。”

  “哈哈哈……”胡潆放声大笑起来:“你不承认没关系,本官依然会压着朱九。”顿一下,他幸灾乐祸的盯着王贤道:“但锦衣卫不只有个朱九,还有朱大、朱二、朱五、朱六……那可都是些厉害角色,只要知道何常来富阳的目地,就不难猜到真相。就算没有证据,他们也一样可以要你的命!”

  王贤无话可说,自己不过一个小小书吏,在强权面前实在弱小的可怜。哪怕一个锦衣卫小旗,都可以让自己家破人亡,更别说上面人想捏死自己,根本不需要理由了。但他是何等玲珑心窍?知道胡潆这么说,就是耍罩着自己,虽然不知对方的目的如何,但自己别无选择……

  勾搭上钦差的机会可不多,要是不答应,就连钦差一起得罪了,到时候锦衣卫真回过味来,找自己算账,那可就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了……

  想到这,王贤推金山、倒玉柱,拜倒在胡潆面前,巴巴道:“大人救命……”

  “承认了?”胡潆笑眯眯问道。

  “您说承不承认都一样,也就无所谓承不承认。”王贤可怜兮兮道。

  “呵呵……”胡潆无奈的笑笑,滑头到了什么时候也是滑头。他收回目光,望着远处的深林道:“起来吧。我胡潆向来有始有终,既然帮了你,就不会半途而废。”

  王贤赶紧千恩万谢起身,低眉顺目听钦差大人训话。

  “知道为什么要帮你么?”胡潆看看基本被收拾服帖的王典史。

  王贤摇摇头,不知道。

  “自然是有事要你做。”胡潆沉声道。

  “只要小人力所能及……”王贤马上表态道:“什么事?”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胡潆淡淡道:“时机合适时,你自然就知道了

  “那我现在……”王贤问道。

  “该干啥干啥。”胡潆轻声道:“本官明日便离开富阳了,你好自为之就是。”

  “是。”王贤心说最好永远不要再找我。

  “回去吧。”胡潆谈性已尽,飘然转身下了巨石道:“下午去哪?”

  “乾元观。”

  “准备出发吧。’

  从乾元观回到驿馆,天已经擦黑了。

  吃过晚饭,那道装青年便回屋搬运打坐。他从五岁起就坚持早晚打坐,没有一日荒废。

  搬运三十六周天后,青年缓缓收功,睁开双眼,顿觉神清目明,感觉也敏锐了许多……虽然听不到呼吸声,但他就是感觉到,门外立着一人。

  “谁?”青年低喝一声,手摸向身侧的剑柄。

  “我。”门外果然有人。

  听到这一声,青年却放松了警惕,起身开门道:“大人,您来了,”

  “闲云功力愈发精进了,”进来的是胡潆,他穿一身裥衫,显出中年儒士的本相。赞许道:“用不了两年,就能超过本官了。”

  “大人也在精进。”青年的自谦都带着与生俱来的骄傲:“侄儿恐怕做不到。”

  “人过四十,难以寸进。”胡潆摇摇头,在桌边坐下道:“长江后浪推前浪,这是谁也无法抗拒的。”

  “大人……”青年感觉胡潆并不是来闲聊的,而是要说些什么,便沉默等他开口。

  “你到我身边,快一年了吧。”胡潆看看他道。

  “是,还差一个月就一年了。”青年轻声道。

  “你为什么来我这里?”胡潆明知故问道:

  “协助官府寻找太师祖=’

  “呵呵,这只是个幌子,”胡潆不以为意道:“其实包括你祖父,我们都知道,除非那位陆地神仙想见咱们,否则根本是找不到的。”

  “是,小侄知道,”青年低声道:“我们的真实目的,其实是寻找那个人……”

  “嗯。”胡潆颔首道:“除此之外,你祖父还有个目的,就是希望你能经历些世事。很多东西是书本上学不到的,你得从身边的人和事上自行体悟

  ''

  “跟着大人一路走来,小侄受益匪浅。”青年道。

  “你在我身边看不到世情的=”胡潆却摇头道:“我虽然只是个六品官,却顶着钦差的头衔,到哪里人们都是毕恭毕敬,这跟你原先在武当山,有什么区别呢?”

  “……”青年不得不承认,胡潆说得很有道理,在武当山时,他身为掌教真人之孙,享受门徒、信众的顶礼膜拜。下了山,跟着钦差大人,见到的人还是卑躬屈膝。让他眼里的众生,一直如蝼蚁一般,心境上自然难以突破

  “大人可是要赶我离开?”青年虽然单纯,却一点不傻,转眼就明白了胡潆的言外之意。

  “什么话。如今正是用人之际,我岂会放过你这个大高手?”胡潆正色道:“我是要给你个更重要的任务,你也能更好的体会世情,”

  听胡潆这么一说,青年未免有些激动道:“真的?什么任务?!”

  “我想请你给个人当保镖。”胡潆微笑道。

  “谁?”

  “王贤。”

  “……”青年眉头紧锁,半晌方闷声道:“大人莫要戏耍小侄。”他心底涌起大大的不悦。他虽不才,也是张三丰的嫡系传人,贵为武当山掌教虚玄子孙碧云之孙,怎能给一个小吏当保镖。

  “你先听我说,”胡潆早就知道这小子会不爽,不慌不忙的劝说道:“我仔细考虑过,为何五年来徒劳无功,皆因为太过招摇所致。每到一地之前,官府必然兴师动众,那人得到消息,可提前或走或藏,我们根本找不到。

  “嗯。”青年点点头,确实是这个理:

  “所以这次我改变策略了,要来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胡潆沉声道:“我这边,依1日大张旗鼓的寻找,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我将住浙西,然后去江西,让他们以为我将一路南下,这样才会放松警惕。与此同时,我会设法让王贤去浙南当官,他是浙省的人,跟朝廷没有丝毫瓜葛,又在这次救灾中立下大功,由吏升官理所应当,他去浦江当官,合情合理,不会引起任何人怀疑。”

  “哦……”听了胡钦差的巧妙计划,青年果然不那么抵触了。

  “到时候,他只耍不做得太出格,就不会引起那些人的恐慌,可为我从容查访。”胡潆沉声道:“一旦确定那人的藏身之处,我会立即返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一举擒下!”

  “大人的计划可谓巧妙。”青年赞一声,只是尤不理解道:“那小子到底何德何能,竞得大人如此看重?”

  “我用他有三个原因,”为了让青年日后能配合,胡钦差耐心十足道:“第一,别人都不合适:第二,他合适:第三,这小子是郑和郑公公推荐给我的……”

  “郑公公?”青年闻言色变道:“郑公公怎么会认识他?”

  “呵呵,”胡潆有心给王贤增加点神秘感,淡淡道:“这我就不得而知了,但郑公公对那小子很是称赞,我自然要来看看。”说着赞赏道:“我仔细看丁这小子的过住,确实是个智多星,好像这世上没什么能难住他。我很期待他这次,能为我再创造一个奇迹。’

  “……”青年终于无话可说了。

  “但是,这小子有个致命弱点,他不会武功。”胡潆正色道:“浙南现在明教十分猖獗,那人的手下也都是高手,他此行实在凶险,没个可靠的高手贴身保护,可以说一点胜算都没有。”顿一下道:“何况,这小子到现在还懵懵懂懂,不知道自己要去干啥,你得帮我对他耳提面命。”

  “好吧。”胡潆费尽口舌,终于说动青年,愿意接下这个差事。

  “就知道贤侄最识大体。”胡潆大赞道:“若是此次成功,贤侄可谓居功至伟!”

  “岂能跟大人抢攻。”青年终于露出笑容道。

  胡潆心说心思单纯的孩子就是好糊弄,又道:“但为了保密起见,你不能透露自己的身份,对外,你只是一名普通的侍卫。”

  “那小子见过我和大人同桌吃饭了。”青年道。

  “这无所谓,王贤是有分寸的。”胡潆笑道:“明天我将你介绍给他,保准他二话不说。”

  “那就好。”青年说着又有些挠头道:“我妹妹怎么办。”

  “咳咳,送回武当山吧。”提起青年的妹子,胡潆也是一脸苦笑。

  “可我跟她约定的三月之期还早,”青年有些头大道:“要是她一气之下又跑掉了,我没法跟祖父交代。”

  “那就先带在身边吧,估计几个月之内,是不会有情况的。”胡潆道:“反正她的功夫也不比你差,先给你当个助手吧……”

  “也只能如此了。”青年挠头道:(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大官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