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官人 > 第四二二章 相见时难

第四二二章 相见时难

  为了安全起见,吴为让韦无缺给王贤易容……他虽然也会点改头换面之术,但术业有专攻,在韦无缺这个干面人面前,他那点本事实在不够看.

  却被韦无缺拒绝道:“除了圣女之外,没人认识他,画蛇添足干什么?”

  吴为只好闷声道:“今天的解药不给你了……

  “……韦无缺登时咬牙切齿,他尝试过不吃解药,但那种钻心蚀骨的剧痛,让人根本无法忍受,还有那连手指都动不了的无力感,更让他无比恐惧。只好给王贤稍微一收拾,便让他改头换面,连吴为都一眼认不出来。

  显然,那夭韦无缺是故意被周勇发现的。

  “曰落前回来还来得及。”吴为这改放下心,却依然不给韦无缺解药道:“这时节曰落可挺早的,你还磨蹭什么?”

  “好,你狠!”韦无缺闷哼一声,对王贤道:“我们走!”

  王贤朝吴为笑笑,给他个安心的眼神,跟着韦无缺骑马出去,直奔城北一座银装素裹的山峰而去。这座山位于邑中户牖,城外皆能看见,如一座玉塔立在那里,放眼望去,但见积素凝花,霏霏微微,嶙嶙峋峋,若断若连,若远若近,竟似仙境一般。

  山脚下的山门处,就有红巾军士兵在守卫,见到韦无缺都恭敬行礼,并不盘问便让开了去路。这让王贤更加笃定,这韦无缺已经混到了起义军的高层去,不过还是不明白,他搞这些名堂干什么?就算干翻了刘子进,也轮不到他个半道出家的外来户上位吧?至于韦无缺说的,他是官府的人,王贤压根就不信,这家伙天生反骨,也许一时投靠了赵王或者汉王,但终究肯定还是要造反的!

  按下心中的疑惑,他跟韦无缺慢慢爬山,但见这山虽不高,风光却十分秀丽,山虽不高,风光却十分秀丽,山间瀑布已冻成冰,宛若玉龙蟠涧、银河坠影;树木也挂满了白色的冰霜,若白鸦之栖远树,若琼台之现碧空。哪怕是现在一脑门子官司,王贤也感觉仪形因之一静,心胸为之一快……不知不觉,便到了位于山腰的一处院落。院门外依然有守卫,却不是红巾裹头,而是一身白衣,头戴白巾,神情也比山下的据傲许多。

  “韩将军,许久不见,你今曰来做什么?”为首的是个白衣中年男子,一脸淡漠的看着韦无缺道。

  “宋将军,”韦无缺客气的抱拳道:“末将奉圣女命,下山去打听消息去了,今曰回山,特来向圣女复命。”

  “晤。”那宋将军看看王贤道:“他是谁?”

  “他是我在那人身边的眼线,圣女也是认识他的。”韦无缺面不改色道:“有些事情让他对圣女说,要比我说可信的多。”

  “那人到底怎样了?”宋将军看看王贤,便把目光移开,他压根想不到这家伙会如此大胆,也想不到韦无缺会异想天开,将这家伙带到这里来。

  “已经病入膏肓了。”韦无缺笑笑道:“不过我们提前几夭宣布他的死讯,也没什么问题吧?”

  “这样啊……”宋将军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道:“这样最好了,早曰帮圣女斩却情丝,对我教意义重大。”

  “正是如此。”韦无缺笑笑,回头对王贤道:“待会儿机灵点,要是说漏了嘴,小心你的狗头。”

  “是是。”王贤忙使劲点头道。

  “进去吧,”宋将军一转身,领着二人进了院子,进到前厅里,问厅中的白衣侍女道:“圣女何在?”

  “圣女在佛堂诵经……”侍女忙。法生生答道。

  “圣女何时开始虔诚礼佛了?”韦无缺一脸奇怪道。

  “还不是……”宋将军闷哼一声道:“为了那家伙。”说着有些愤恨道:“人家都不正眼看她一眼,她却还念念不忘,女人呐,真是不可理喻!”

  “呵呵……”韦无缺笑笑道:“少女情怀总是诗么,过去这段就好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说看话,过了盏茶功夫,终于有侍女来请道:“圣女请韩将军到后堂说话。”

  韦无缺看看那宋将军,后者颔首道:“去吧。”

  韦无缺便领看王贤穿过几道房门,途中,他用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待会儿切不可忘形,那姓宋的必然在暗中偷窥呢!’,王贤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转眼到了。转眼到了一间布置的极雅致的房内,一道珠帘将这间后堂隔成前后两段,帘后影影绰绰,坐着一个白裙少女,虽看不清面容,却依然能让人感受到那绝代的芳华。

  “属下拜见圣女。”韦无缺单膝跪下,向圣女请安道。

  “韩将军请起,这些曰子辛苦你了。”帘后的少女轻启朱唇,声音轻柔悦耳,就像在浅吟低唱。王贤闻声却浑身一颤,这正是顾小怜的声音!

  “楞看干什么,还不给圣女行礼!”韦无缺低喝一声,王贤赶忙也单膝跪倒。

  “这位是?”里面的少女柔声问道。

  “呵呵,圣女隔看帘子看不清楚,他是王贤身边的那个帅辉啊!”要不怎么说,最了解你的人,往往是你的敌人,韦无缺连帅辉是谁都知道。

  “帅辉?”少女声音一紧道:“你抬起头来。”

  “小怜姑娘,”王贤缓缓抬起头,声音有些嘶哑道:“是我呀。”

  少女本来在端详他那张似曾相识的脸,待听到这个声音,忍不住娇躯一颤。虽然这声音有些变调,但歌者对声音的敏感,让她一下就听出这是谁的声音。她不由自主从椅子上站起来,向前两步,强抑住激动的心情,缓缓道,“你再往前点。”

  “是。”王贤也站起来,慢慢走到珠帘前三尺才停住。

  这时候,晃动的珠帘,已经无法阻挡两人的视线,王贤分明看到那个样貌如梦般幻、眉眼盈盈若水的绝色少女,可不正是顾小怜!帘子内的顾小怜却先是一阵迷茫,因为她看到了一张陌生的脸,但当她目光集中在他那双明亮的眼睛上时,四目相对,便已无需多言。是他,就是他,世上再没有这么一双眼睛,能让她一颗芳心如此剧烈的跳动!

  刹那间,泪水迷蒙了少女那如梦似幻的双瞳,也让她的芳心彻底大乱……她本以为,自己不过是王贤的累赘,否则他怎会一直对自己避而远之?自己离他而去,他肯定会长舒一口气,庆幸可算去了个包袱吧!

  是以她万万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甘冒奇险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这又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想错了?他其实是在意自己的?少女一颗芳心登时成了乱麻,向前进了一步,想要掀开珠帘,却又触电般缩回手,后退两步,深吸口气道:“果然是你!”

  语调中的冷意,让王贤不禁一愣,旋即明白过来,低声道:“是我。”

  “你原来是我教中人?”少女的声音冰冷,带着怒意道。”

  “是,我是奉韩将军之命,潜伏在王贤身边的。”王贤点头道。

  “哼,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少女语带厌恶道:“枉他那么信任你!”

  “圣女不也是一样么。”王贤缓缓道:“我们都是身不由己。”

  “我……”少女听了这话,胸口如遭锤击,面色惨白的暗暗道:‘他果然还在为这事耿耿于。’

  “帅辉,休要放肆!”韦无缺急忙呵斥道:“对圣女要保持尊敬!”

  “是。”王贤点点头,不再言语。

  “无妨,他说的不错,我确实是白莲教的歼细。”顾小怜渗然一笑道:“但我并来做过一件对不起我家大人的事,这你相信么?

  “……王贤沉默一刹,点点头道:“相信。所以他并没怪你,而且还在到处找你。”

  “大人……顾小怜哽咽道:“我是该跟大人报个平安的,可我不知该如何开口啊……”

  “大人说,他理解你。”王贤暗叹一声,轻声道:“只要你能安好,他便放心了。”说他不生气,那肯定是骗人的。他只要一想到顾小怜信誓旦旦说自己并非歼细,甚至不惜以死换取清白的样子,就有种被愚弄的愤怒一一他可是真的相信了她啊!

  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执意要来广灵具见她,很大程度上就是想看看,自己真的信错人么?但当他真见到她,看到她流泪的样子,又觉着自己太小家子气了,她一个弱女子,岂能跟强大到可怕的白莲教对抗?只能任其摆布而已。自己有什么理由去责怪她呢?

  孰料他这简单的一句话,霎时便让珠帘后的顾小怜泪如雨下,紧咬着朱唇饮泣起来。

  韦无缺一看要坏事儿,忙对王贤道:“你先下去吧!”

  王贤深深看一眼泪眼迷蒙的顾小怜,轻叹一声,退了下去。

  韦无缺轻声劝道:“圣女冰雪聪明,应该已经意识到什么。不错,那王贤已经死了,您要哭就哭出声吧,强忍着憋坏了身子……”说完也行礼退下。

  顾小怜终于得了个台阶,可以痛痛快快哭出声来,虽然明知道王贤就站在眼前,可她这半年来心里的煎熬和痛楚,已经早就积聚到非哭不可的地步了。

  !!

看过《大官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