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官人 > 第六八零章 劫持

第六八零章 劫持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真人这么早就出来了?”王贤低下头,轻声问道。接触的次数越多,他就越无法抵御徐妙锦的魅力,尽管人家根本没朝他放电……

  “哎,人家请五福妇人上前,给你家狗蛋洗三,我这种无福之人,在那里杵着也无趣,还不如先回去呢。”徐妙锦先是有些伤感,旋即莞尔,掩口笑道:“狗蛋,这小名谁给起的?”

  “我娘。”王贤有些尴尬道:“说是名字贱了好养活,让我们全家十岁之前不许叫他大名……”说着自嘲的笑笑道:“不过也无所谓了,我们本来就是草根出身,叫狗蛋也好,可以提醒自己不忘本。”

  “呵呵,好一个不忘本,”徐妙锦妙目一横,看一眼身后的郑绣儿,笑道:“那这个可人儿,你准备什么时候领回去?”

  “呃。”王贤于咳两声道:“不如真人就把绣儿给我留下吧。”

  “呵呵…”徐妙锦拿出那份刁钻劲儿来,笑道:“我话已经说了,你什么时候敢去天香庵,我就什么时候让你把她领走,你想这么就把她留下,没门。”

  “去天香庵……”王贤苦笑道:“我得请张娘娘领着,不然可没那个胆。”

  “呵呵……”徐妙锦美人薄嗔,眼里却流露出藏不住的凄凉:“我就想看看,这世上有没有敢进去我那老虎窝的男人,想不到连胆大包天的王镇抚,也一样没胆。”

  “我……”那一刻,王贤真有股冲动,大声说一句,有何不敢但他终究不是昔日那个冲动的少年,他现在有家有口有儿有女,还有那么一大帮亲信属下,这让他根本没有资格冲动……豪言壮语最后憋成一句:“我送真人……”

  徐妙锦幽幽看他一眼,也不知是自作多情还是怎么,王贤总觉着那目光里的失望和失落,根本藏也藏不住……

  两人不再言语,徐妙锦走在前头,王贤缀在后头,和跟在徐妙锦身后郑绣儿并肩走在一起。见王贤这样,郑绣儿有些慌,但更多的是欢喜,她稍稍放慢脚步,想让自己落后王贤半个身位,哪知道王贤也跟着慢下来,郑绣儿再慢点,王贤也跟着再慢点。

  郑绣儿小声道:“人都看着呢……”

  “看去吧,谁不知道你是我的女人。”王贤没羞没臊道:“绣儿,你也给我生个宝宝吧……”

  郑绣儿登时臊得满脸通红,赶忙快步把王贤甩在后头,走到门口时才回过头来,小声道:“人家还是出家人呢…

  “哈哈哈,很快就不是了。”心情受挫时调戏一下小白菜,向来是王贤恢复状态的不二法宝。

  果然,郑绣儿再次受不了他的没羞没臊,逃也似的跟着徐妙锦走了。

  王贤立在大门口,微笑看着郑绣儿上了徐妙锦的马车,渐渐远去,突然他脸上的笑容化成惊骇——因为他看到停在道边的数辆马车突然启动转眼就将徐妙锦的马车团团围住动作之快之准,必然是经历过无数次演练的结果

  “保护真人”王贤大吼一声,训练有素的卫士们也立即反应过来,马上从四面八方狂奔过去

  那些马车朝向徐妙锦车驾的挡板轰然倒下,无数身手敏捷的黑衣人蜂拥而出

  徐妙锦的护卫都是大内侍卫,面对敌袭临危不乱,已经抽出兵刃,背对着马车,团团拱卫这位国色天香的美女他们知道,王贤的人就在眼前,只要争取一点时间,就会获救

  然而敌人蓄谋已久,自然早将他们算计在内,只见那些黑衣人纷纷扬手,一支支黑色的弩箭飞射而出双方相距不过七尺,这么短的距离,轻功再高也躲不过去

  大内侍卫们纷纷箭,那黑色的箭头上还涂抹了见血封喉的毒药,箭者无不立即倒毙。转眼间,十几名护卫就只剩三个还立着,绝望的挥舞着兵刃,下一刻,便被蜂拥而上的敌人吞噬践踏……

  那厢间,王贤手下的护卫,一时间却攻不破敌人的防线。那些马车朝向外侧的车壁,竟然是坚固的铁板,杀手们躲在铁板后面、居高临下,哪怕护卫不乏武林高手,在其拼死抵挡之下,也无法一下就突破进去。

  这一切说时迟、那时快,不过是十几息之间发生的事情,下一刻,战斗便戛然而止——因为众人看到徐妙锦的马车已经被攻破,几个黑衣人将徐妙锦和郑绣儿拉下车来,冰冷的长刀,架在了二女脖上……

  卫士们当然知道这两个女人的重要性,不说徐妙锦,就是郑绣儿,那也是主公的女人,登时不敢轻举妄动……

  “敢动她们一根汗毛,你们全家都要陪葬”王贤推开身边的护卫走上前,脸上罩满了寒霜。

  “哈哈哈……”为首的黑衣人黑巾蒙面,声音沙哑低沉,透着杀伐决断的气势:“王大人,大家时间宝贵,没必要说那些没营养的话了吧。”

  “放了她们,”王贤心里长草,人质,被动,是他最不愿面对的局面:“条件随便开”

  “好,这是你说的。”黑衣人首领冷笑道:“我让你自杀,然后就放了她们”

  “那就是没得谈了?”谁也不知道王贤此刻是怎么想的,只见他脸上的焦急担忧一下就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十足的冷酷道:“那你随意了,杀了他们”

  王贤一声令下,早就把听命于他刻在骨里的卫士们,立即重新展开狂攻,那些黑衣人显然没想到,他竟不在意二女的安危,猝不及防间伤亡成片,才匆忙重新抵挡住卫士们的攻击。

  “王贤,你以为我真不敢杀她们么?”那黑衣人首领见王贤根本不鸟自己,怒气勃发道:“我先杀了这个小娘们”他举起刀来,就要朝郑绣儿砍去“冤有头、债有主,是你姘头不肯救你,变成鬼找他报仇”

  “你杀了我吧反正我本来就是死人了……”郑绣儿脸上却没有惊恐,更没有什么怨恨,反而有些解脱的意味道:“正好不用拖累他……”

  黑衣首领说这话时,眼睛却瞄着王贤,见王贤目光满是挣扎……终于在最后一刻叫停道:“住手,不要伤害她,我放你们走”

  黑衣人的刀锋一偏,削下郑绣儿的一缕长发,桀桀笑道:“算你识相”

  “放他们走”王贤当机立断,一挥手,卫士们立即停下攻击,让出一条去路。

  “找辆车过来”双方达成协议,黑衣首领便沉声下令。

  街上全是来参加仪式的车辆,这会儿车夫家丁们全都吓得鸟兽四散,丢下了一地各色的车辆。黑衣人们挑选了一辆看起很宽敞结实的马车,检查一下里面没人,便拉到了黑衣首领身旁。

  黑衣首领挟持二女上车,黑衣人们便护卫着马车缓缓退走。

  王贤自然不会就让他们这么走了,手下牵过马来,他也翻身上马,黑着脸跟在后头。

  这时候,应天府的官差也赶来了……其实他们早就在场,今天王贤家里达官贵人云集,自然是应天府重点看护的对象,只是刚才的厮杀太过激烈,官差们哪敢上前?这会儿见暂时没危险,一名推官才带着几个捕头过来开马后炮。

  “大人,要通知城门司关闭城门么?”那推官问道。

  “不用了。”王贤却面无表情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们去吧。”

  “啊,那可是徐真人啊”推官一阵面色惨白,他实在无法想象,若是徐妙锦有个三长两短,永乐皇帝会愤怒成什么样?恐怕是天一怒、血流漂杵吧……

  “正因为是徐真人,所以要以保护真人的安全为第一要务,”王贤淡淡道:“放心,他们不会伤害真人的。”

  黑衣人簇拥着马车,撤到了秦淮河畔,码头上,有一艘船在接应。

  这时候,徐妙锦被劫持的消息,已经传遍全城,薛居正满头大汗赶来,看着那些黑衣人正挟持着徐妙锦上船,急的扯着王贤的胳膊道:“快想想办法,不能让他们就这么把真人带走”

  “只能先这样了,”王贤摇头道:“不确保真人的安全,我们无法动手。”说着他看看薛居正道:“那些人,你帮我应付。”说完抽出胳膊,跳上北镇抚司准备的快船,继续追出去。

  “你……”薛居正见王贤说走就走,无奈转回头去,只见汉王、纪纲和太,几乎同时到了码头。

  “谁敢动我小姨一根汗毛”朱高煦骑在他的巨马上,一脸杀气腾腾道:“孤杀他全家”

  “薛府尹,”纪纲从马车上下来,阴测测道:“这件事你和姓王的要负全责”

  “那些事情容后再说。”朱高炽擦着汗,下了轿,脸上写满惊慌道:“现在最重要的,是保证小姨的安全,把她救回来。”

  “赶紧命人关闭水门,拦住他们”朱高煦刷得抽出宝剑道:“待俺赶上前去,把他们杀个于于净净”I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大官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