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官人 > 第八五五章 伯爷

第八五五章 伯爷

  第八五五章

  虽然谣言不会马上散去,但徐妙锦那一下,毕竟如釜底抽薪,让这场风波成为了历史。

  最好的证明就是十二月初,王贤被封为忠勇伯、食禄一千石的旨意,终于下来了。本朝对异姓封爵极为吝啬,除了开国功臣和靖难功臣,这些创业元老不得不封之外,只有立下不世之功,才会获得封爵。

  王贤有救驾之功,平叛之劳,才得以封了个伯爵……当然,虽然伯爵只是异姓爵位的最低一等,但也是一品的勋贵了,位在一品大员之上!

  这显然意味着,皇帝已经对谣言释然了……

  宣旨那天,京里头所有公卿大臣全都前来道贺,王贤家门口变得门庭若市。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一块皇帝御笔亲题的‘忠勇伯府’的匾额,缓缓升起,被固定在王贤家的门楣上。

  看着那金光闪闪的四个大字,老爹老娘激动的不能自已,当年在富阳的时候,做梦都想不到有这么风光一天啊!

  确实太风光了,那么多的伯爷侯爷都来了,更别说什么尚书阁老之类……这些在以前看来高不可攀的大人物,此刻却毕恭毕敬向老两口行礼,一口一个‘老封君’,把个老两口叫的没了骨头,虽然他俩也不知道,‘封君’是个什么鬼东东。

  “恭喜恭喜。”送进去几位客人,又来了个红脸的年轻人。老两口一看他这么年轻,心说这肯定哪家公子,便笑着点点头,没太在意

  “成国公到!”好在这时一声通传,老两口才知道站在面前的年轻人,竟然是大明成国公朱勇!乖乖了不得,大明朝的公爵可是比王爷还稀罕的存在,统共就那么几位,全都是威名赫赫、功在社稷的神人……或者他们的儿子。

  “哎呦,原来是公爷,失敬失敬。”老两口马上一脸诚惶诚恐,虽然他俩太子太孙都见多了,对国公根本不感冒,但不能惹恼了人家,给儿子找麻烦啊。

  “哪里哪里,”哪知这位国公爷却客气的过分,一上来就以晚辈自居:“伯父伯母你们千万别客气,我和王贤兄弟那是过命的交情,你们就把我当成侄儿,往后咱们常来常往。”

  “哎,好好好,您里边请……”王兴业点点头,笑道:“待会儿咱爷俩好好喝两盅。”

  “您二老进去吧,”朱勇却把王兴业两口子往里推,自个儿站在门口道:“京里头的人我都熟,我替你们迎客人……”见老两口一脸错愕,他笑道:“怎么,给二老丢面子了?”

  “瞧您说的。”王兴业两口子心说:‘让国公爷站门口迎宾,怕是只有皇上才有这面子吧?’“使不得,使不得啊!”

  “有啥使不得的,”朱勇却笑道:“我和王贤是兄弟嘛!您二位放心进去歇着吧。”说着连推带让,把老两口劝了进去。

  王兴业老两口一转过头,那满脸的诚惶诚恐就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得意。王大娘笑呵呵道:“看到了吧,我儿子混得!连国公爷都把他当兄弟!”

  “哎,果然是一代更比一代强……”王兴业有些酸爽道:“不过他再出息,还是得管我叫爹。”

  “德行!”老娘笑开了花……

  王贤把客人送进去,出来时见朱勇在门口迎宾,不禁乐了:“公爷唱的这是哪出?”

  “哎呀兄弟,”朱勇笑呵呵道:“哥哥我什么也不唱,就是真心实意想和你当兄弟。”

  “公爷太客气了,”王贤淡淡一笑道:“不过是成人之美、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我不是因为那件事,”朱勇正色道:“当然也是因为那件事,才让我看清,你这人绝对可交。看得起我,就改口叫声‘兄弟’。看不起我,你就还叫公爷,我调头就走。”

  “哎……”王贤不禁苦笑道:“那你就在这儿站着吧。”

  “好嘞。”朱勇笑呵呵的和王贤站在门口,帮他迎接客人。这面子长得,可不是一点儿半点儿!

  快到午时,朱瞻基来了,和他同行的,竟是一个王贤万万没想到的人——朱美圭!

  王贤看着朱美圭,见他已经和昔日的落魄样子判若两人了。只见他一身裁剪得体的白色锦袍,腰间系着黄色的腰带,缀着绿的渗人的玉佩。站在满脸黝黑的朱瞻基身边,愈显得面若敷粉、唇若涂脂。好一位翩翩富贵佳公子。

  ‘怪不得他把龙瑶迷得五迷三道,’哪怕向着自己的兄弟,见了这小子的样子,王贤都不得不暗暗叹气:‘跟他一比,我家二黑真是拿不出手,何况还瞎了只眼……’

  王贤看着朱美圭,朱美圭也看着王贤,眼中的狠毒之色一闪即逝,便换上了满脸的亲切,笑道:“王兄,还记得起我吗?”

  “记不起了……”王贤说了一句,险些把朱美圭噎死,不过还好,他又大笑道:“因为从来都没忘过!世子殿下!别来无恙啊!”

  “哈哈哈!”朱美圭也放声大笑,拉着王贤的手道:“王大人果然一如既往的风趣。”

  “什么风把世子殿下吹来了?”王贤笑着装模作样要向朱美圭行礼。

  朱美圭真想让王贤给自己磕个头,可知道他和太孙的关系,那是铁上加铁,哪敢受他这一拜,赶忙双手扶住道:“别开玩笑了,咱们兄弟谁跟谁。”可终究还是忍不住,要扬眉吐气一把。状若不经意道:“我是奉召进京的。”

  王贤心说这不废话吗,你不奉召敢来京城,不怕皇上把你喀嚓喽。

  “呵呵,”朱瞻基自然不知道两人的龃龉,不然也不可能领着朱美圭来王贤家,笑呵呵道:“王贤,我堂兄是进京来受封亲王的,听说你家请客,就也跟着来了。”

  “哈哈,”朱美圭看着王贤,笑的十分欢畅道:“王兄不会不欢迎我这不之客吧?!”

  “不欢迎。”王贤笑呵呵说一句,朱美圭等着他圆回来,却见他仍笑嘻嘻的看着自己,就是不说下文。不禁有些尴尬的给自己圆场道:

  “王兄太爱开玩笑了。”

  “这不是跟你熟吗。”王贤皮笑肉不笑应了一句。

  “哈哈哈哈!”两人这才放声大笑起来。

  一旁的朱瞻基和朱勇面面相觑,他们什么人啊,自然看出王贤和这朱美圭,似乎是在斗气了……

  朱瞻基朝朱勇递个眼色,朱勇会意的微微点头,便笑道:“太孙,世子……还是叫王爷呢?”

  “还是叫世子吧,诏书还没下来呢。”朱美圭矜持的笑笑,没太理会朱勇。藩王子孙,一辈子进不了几回京,他不认识朱勇,也没想到,给王贤在门口迎宾的,能是什么重要角色。

  “呃,”朱瞻基见朱美圭这样,知道他有眼不识金镶玉了,赶忙笑道:“还没介绍一下,这位是老晋王的长子长孙,我堂兄朱美圭,这次是进京来受封晋王的。”

  “见过世子殿下。”既然是正式引见,朱勇便整整衣襟,拱手施礼。

  “唔……”朱美圭点点头,心中颇为不悦,心说你什么玩意儿啊,王贤不给我下跪,你也不给我下跪?

  “这位是大明成国公朱勇。”朱瞻基赶忙又介绍朱勇给朱美圭认识。朱美圭吓了一大跳,他万万没想到,堂堂大明五公爵之一的成国公,居然给王贤看大门!

  怪不得人家不跪,说句不好听的,给他行礼都是看朱瞻基的面子。大明朝的公爵太稀罕了!那含金量可不是他这种隔了两代藩王之后可比。要是道上碰见,高兴跟他打声招呼,不高兴理都不理,他根本没处作去……

  “哎呀,这真是……”朱美圭一下子闹了个大红脸,也不知自己刚才那番做作,对方有没有感觉到。估计是感觉到了,不然他怎么朝自己冷笑呢?

  “咱们进去吧,就等殿下了。”王贤一句话,倒是给朱美圭解了围。

  四人便一道里走,朱美圭想着挽救和朱勇的关系,便故意和他走在一道,没话找话的攀谈起来。

  王贤自然落在后头,和朱瞻基小声嘀咕起来。

  “怎么,这小子要封晋王?”王贤问道。

  “是啊。已经定了,明后天就宣旨。”朱瞻基如释重负的笑道:“这下我父子俩,算是脸上有光了。”当初太子护不了朱美圭父子,确实太丢人了。

  “那,朱济熿怎么办?”王贤皱眉问道。

  “废为庶人,替他爷俩去守墓了。”朱瞻基笑道:“也算罪有应得了。”说着叹口气道:“不过朱美圭他爹毕竟是皇爷爷亲自废的,这么快就废而复立,实在说不过去。所以干脆让朱美圭捡了个便宜。”

  “就不会换个人当晋王,”王贤嘟囔一声:“偏偏选他。”

  “你俩有仇吗?”朱瞻基看看王贤。

  “你说呢?!”王贤翻个白眼道:“我和朱济熿联手把他坑了,他能不记恨我吗?”其实,他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没说,那就是夺妻之恨啊!虽然不是给自己夺的,但这笔账,朱济熿一定记在自己身上。

  “你怎么不早说?”朱瞻基叹口气,苦笑道:“不过说也没用,这种事儿都是我皇爷爷圣心独裁,谁也改变不了。”

  “这家伙怎么来了?”

  ...

看过《大官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