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官人 > 第一零一六章 决心

第一零一六章 决心

  三更天,乌云渐浓,星月惨淡。

  青州城中却灯火通明,进入全城戒严状态。接到出动命令的军队,全副武装在街上巡逻,任何没有法王旨意擅自上街者,一律格杀勿论!

  没有接到命令的军队,则不许踏出营房一步,否则格杀勿论!

  青州军百夫长以上各路头领,全都被集中到法王府前院的大坪上。大坪四周,是数百名手持火把,腰挎长刀的彪悍军士,杀气腾腾警戒大坪内外!

  所有人都大气不敢喘,他们已经发现董彦皋、白拜儿三个不在场,而且前来和谈的朱瞻坦还在府中,唐天德却大搞全城戒严,显然是要鱼死网破啊!

  众人静静等待法王的到来,一直等到东方微白,才听到一阵橐橐的脚步声。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唐天德一身戎装,腰挎金刀,满脸肃杀的出现在大坪前的高台上,他的身后,站着唐封、王贤、刘信、丁谷刚,也是一个个甲胄在身,刀枪在手!

  没有人敢说话,都畏惧的看着唐天德。唐天德冰冷的目光扫过众人,借着微明的天光,清晰的看到了他们脸上的畏惧,他这才沉声开口道:“昨天夜里,董彦皋、郝允中、白拜儿三个逆贼,居然串通朱瞻坦那厮,妄图行刺本王,颠覆我大宋政权!”

  ‘哗……’唐天德此话一出,众人再也忍不住,情不自禁的爆发出一阵惊叫声。

  “肃静!”丁谷刚暴喝一声,虽然之前他听到这个消息时,反应也是如此,但不妨碍他此刻呵斥众人,在唐天德面前抓紧表现,以弥补昨夜缺席的缺憾。

  众人这才安静下来,唐天德便接着沉声道:“幸而有黑丞相料事如神,预先洞悉贼人的阴谋,又有刘将军忠心护主,才挫败了贼人的阴谋,将他们斩杀于老夫阶下!”

  话音未落,唐封便将血淋淋的四颗人头扔到众人面前,怪声道:“他们的尸首已经喂狗了!这就是贼人的下场!”

  ‘哗……’这下喧哗声更大了,所有人都无法保持镇定,那董彦皋三人的旧部,全都面露惊恐之色,担心自己会遭到牵连。就算是忠于唐天德的人,也无法保持镇定,因为这很可能是青州内乱,和汉王全面开战的开端啊!

  “肃静肃静!”丁谷刚高声吆喝道:“谁再喧哗,拖出去……杖责四十!”

  众人这才勉强重新安静下来,或是畏惧,或是愤恨,或是担忧的看着唐长老。

  唐天德从怀中拿出那封信,缓缓道:“本王知道,有些人有疑虑,不知本王是捏造事实,还是确有此事。这是从朱瞻坦身上搜出来的信,冯栓儿,你给大伙念念!”

  冯栓儿正是董彦皋的副将,闻言硬着头皮上前,接过信来展开一看,脸色便变了,好一会儿才颤声念给众人听!

  众将领听了,不少人登时义愤填膺,振臂高呼道:“誓杀汉王!保卫法王!”高呼声越来越大,那些董彦皋三人的部将,也不得不跟着一起呼喊起来……

  “老夫知道,在场诸位,有不少跟他们三个关系不浅,所以难免有顾虑,会不会受到牵连。”唐长老抬抬手,示意众人安静,然后推心置腹道:“但老夫告诉你们,我和他们三个是几十年的交情,论关系比你们都深,要是追究的话,老夫是头一个!”

  “呵呵……”人群发出一阵轻笑,不少人紧绷的心弦松弛了一些。

  “而且,咱们大宋军已经完成整编,再没有谁的私军,全都是大宋的军队!”唐长老高声说道:“所以本王可以对天发誓,绝对没有官兵会因为过去的关系被追究,只要忠勇杀敌,本王一视同仁,绝对不会区别对待!否则让老夫魂飞魄散,永不入轮回!”唐长老倒是学得快,一会儿工夫连发两誓。

  “谢法王宽宏大量,我等誓死效忠法王!”那些董彦皋等人的旧部,此时不表忠心更待何时?!

  “去吧!”唐长老满意的点点头,一挥手道:“安抚住手下将士,万不可生出事端!”

  “遵命凨”众将哄然应声,行礼后鱼贯退下。

  看着众将远去的背影,唐长老却仍然神情紧绷,他这种老江湖自然很清楚,嘴炮打得再响亮也没用,关键得看他们怎么做!

  “法王放心,”王贤轻声安慰道:“学生可立军令状,必不会出什么乱子。”

  “那我就放心了。”再次得到王贤的保证,唐长老才略略把心放回肚子里……

  事实证明,王贤没有说大话。第二天,应该算是最危险的一天,如果有人心怀不忿,想要作乱,基本都会在这一天爆发出来。但这一日从早到晚,青州城都静悄悄的,并未出什么乱子……

  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王贤最近一段时间,一直推行的军改。简而言之,他将原先以乡里堂口划分的军队打散重编,以严厉的军法约束之,以丰厚的重赏收拢之!这套法子王贤在刘俊那里实验过,可谓立竿见影,现在总结了当初的经验教训,效果自然更加出众。

  当然,原先的痼疾也依然没有解决——那就是这法子简直是在烧钱!王贤用来消弭严刑峻法产生的副作用的法子,就是用重赏厚赐,堵住所有人的嘴!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王贤如此大把的撒银子,别人当然愿意跟他混!

  可短短一个月时间,他已经烧出去一百多万两银子,占青州军存银的七成!

  这才是王贤必须要干掉宾鸿的原因,要是宾鸿仍在,仍然管着军需,绝对不可能任由王贤如此挥霍。现在宾鸿死了,军需钱粮也是王贤一个人说了算,他想怎么折腾都没人管!尽管再折腾下去,不出一个月,白莲教的那点儿积蓄,就要彻底败光,但王贤根本不在乎!

  他要的不是天长地久,要的只是接下来一个月,这支军队能完全听从自己,就够了……

  又过了一天,青州城依然平安无事,唐长老彻底放心了。见自己一直以为无解的难题,在王贤这里根本不算问题,唐长老对王贤愈加佩服的五体投地!殊不知这家伙只是崽卖爷田不心疼,用青州军的未来赌今天而已!。

  见军队已经尽在掌握,唐长老召集一众高级将领,商讨与汉王决战事宜!

  虽然都知道己方杀了朱瞻坦,和汉王只能不死不休,但一帮将领提起朱高煦,还是畏之如虎,纷纷主张收缩防线,固守城池,以防汉王报复!

  唐长老其实心里也这么想,却见王贤在一旁无声冷笑,唐长老忙问道:“军师有不同看法?”

  “法王,诸位将军的建议,学生不敢苟同。”王贤淡淡道:“既然明知道汉王一个月内不得出兵,我等正当抓住时机,全力进攻,争取最大的主动!岂能畏敌怯战,缩在龟壳里等人来打呢?这不正中了汉王的下怀!”

  “话是这个道理,”丁谷刚苦着脸道:“可汉王军太厉害了,咱们打不过啊!”

  “是啊丞相,就拿上次说吧,咱们都知道汉王会来进攻,一万多人马在临淄城严防死守,可结果怎样?还不是让人家一夜之间就破城而入,杀了个落花流水吗?”又一名将领宋火儿满脸畏惧道:“汉王麾下,都是虎狼之师,咱们凭着城墙守一守也就罢了,想要去攻打他们,怕是以卵击石啊!”

  “他奶奶的!”刘信不爱听了,跳脚骂道:“宋火儿你这个怂货!还没打就被人吓成鼻涕!再敢说一句泄气的话,老子宰了你!”

  “老刘,这一仗可不是闹着玩的!”宋火儿苦着脸道:“要是输了,咱们这些人可没有葬身之地。”

  “你还敢说!”刘信拔拳要揍宋火儿,被王贤一把拦住,刘信这才愤愤退下。

  “宋兄弟有句话算是说对了,这仗要是输了,咱们这些人可没有葬身之地了!”王贤看看众人,语重心长道:“诸位,眼下咱们山东是个三足鼎立的局面,咱们大宋是一足,汉王是一足,还有济南府的柳升,是另一足。正因为这三足相互牵制,山东才会出现暂时的相安无事。”

  “那日你们也听过汉王的信了,信上说一个月后,他将成为剿匪山东总督王,也就是说,安远侯柳升的军队也要归他了,汉王军和官军即将合二为一!诸位说说,你们是愿意现在去打一个束手束脚的汉王,还是想过一个月,去和实力倍增、大权独揽的汉王作战?”

  “这……”众将闻言,心说也是,不禁面生犹豫之色。

  “更何况,汉王不足为惧,此战我方必胜!”王贤竖起一个巴掌道:“因为此战,汉王有五必败,我方有五必胜!”

  “丞相此话怎讲?”唐长老赶忙问道。

  “汉王暴虐残酷,境内百姓怨声载道,人人恨不得食其肉、啖其骨,此为人心尽失,一必败!乐安州不过弹丸之地,且地势平坦,一旦大军杀到,根本无险可守,唯有野战一途,此为地利全无,二必败!”王贤轻摇羽扇,侃侃而谈道:“汉王号称雄兵十万,实际不满五万,且多以老弱病残充数,此为人寡式微,三必败!汉王乃谋反未遂被贬,见疑于朝廷,见弃于百官,更是野心勃勃,企图吞并安远侯兵马,一旦开战,安远侯必不会救援,此为失道寡助,四必败!汉王未得朝廷令旨,擅自出战定会惹来朝野非议,必定束手束脚、进退失据,五必败!”手机用户请访问m.

看过《大官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