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官人 > 第一零五二章 开战

第一零五二章 开战

  得了张栋的禀报,军帐中一片死寂,王贤和莫问皱眉苦思,应对这一突发状况。零点看书

  “先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尽量瞒着了。”沉思良久,莫问抬头看着王贤道。

  “嗯。”王贤无奈的点点头,看向张栋道:“立即调动所有人手,封锁各条道路,三天之内,不能让任何消息传到白莲教的军营!”

  “是。”张栋虽然深感为难,但依然咬牙接下了任务。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呀!”见他仍然站在那里,王贤奇怪的看着张栋。

  “大,大人。还有件事……”张栋压低了声音,满脸的纠结。

  “什么事?”王贤奇怪的看他一眼,见张栋依然支支吾吾,不禁皱眉道:“快说,没时间跟你打哑谜!”

  “是……”张栋这才上前,凑到王贤耳边,低声耳语起来。“大人,前日赵赢带着东厂的番子包围了万竹园,说大人已经附逆,要捉拿夫人和公子……”

  “什么?!”王贤一下子血贯双瞳,一双手紧紧攥着,手背青筋暴起,像要吃人一样。

  “幸而大人早就安排了火枪队在宅中镇守,老太监并没有讨到便宜。”张栋赶忙接着道:“魏大人又及时赶到,才把东厂的人撵走。不过魏大人说,老太监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等他从北京取得驾贴,必会率军队卷土重来!”

  “嗯……”王贤紧握的双拳这才松开,用微不可查的声音对张栋道:“不要再对别人说这件事。”张栋赶忙点了点头,便见王贤做出松弛的表情,对他挥了挥手道:“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大惊小怪!快办正事去吧!”

  张栋愣了一下,才赶紧行礼离去。

  待张栋出去,二黑粗声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王贤笑着摇摇头道:“一点私事而已。你们也抓点儿紧迷瞪一会去吧。”说着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道:“接下来几天恐怕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

  多少年的老兄弟了,二-和莫问都知道王贤没说实话,但见他不说,也只能装糊涂了。两人向王贤行礼,离开了军帐。

  待所有人都离去后,王贤脸上哪里还有半分困意?他背着手在帐中踱来踱去,足足半个时辰,才走到桌边,扶着桌沿坐下,提起笔来写了一封短信,亲自封好后,沉声道:“来人!”

  “先生。”戴华闪身进来,看着王贤。

  王贤将信递给戴华,低声道:“用最快的速度送给太子殿下。”

  “是。”戴华接过信,转身就走。

  “等等。”王贤却又把他叫住,戴华回头一看,见王贤又提起笔来,写了第二封信,封好后同样递给他,沉声道:“这封信给柴车柴大人。”

  “是。”戴华接过信来看着王贤。

  “去吧。”王贤挥了挥手,戴华这才转身出去。

  走到帐外时,戴华分明听到身后传来王贤低沉的叹息声。

  戴华的身子僵了僵,快步离去……

  淄水河畔,汉王几乎是同一时间得知了柳升的动向,气的他七窍生烟,当场就将面前的炭盆踹翻在地。

  “柳升这个匹夫!他是什么意思?!”汉王的咆哮声,在苍茫的夜色中传得老远:“父皇明明让他来增援本王,他竟然去打青州!”

  韦无缺静静坐在一旁,等汉王发作完了,才轻声说道:“他的如意算盘很简单,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而已。”

  “想的美!”汉王恨恨的啐一口道:“待本王吃掉白莲教的军队,下一步就干掉他!”

  “殿下,”韦无缺眉头紧锁,看着朱高煦道:“您还是要和青州军决战?”

  “姓王的都已经摆好筵席了,本王岂有当缩头乌龟的道理?!”汉王冷声说道。

  “可是……”韦无缺迟疑一下,还是轻声说道:“青州军摆明了要和我们决战,王贤已经蓄谋已久,我们不能轻易上套啊!”

  <>“哼!你真被他吓破胆了!”汉王不屑的冷哼一声道:“本王说过,两军对战是要凭真本事的!小聪明耍阴谋没有用的!”说着重重一脚跺在一块通红的木炭上,咬牙切齿道:“姓王的既然敢班门弄斧,本王岂能不成全于他?!”

  “哎……”看到汉王如此做派,韦无缺便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了,便索性闭上嘴……

  翌日五更时分,天仍漆黑一片,白莲教军营中却已经马嘶人叫,一片热火朝天。将士们吃罢早饭,整装待发!

  出发前,王贤再次召集主要将领,对他们面授机宜。目光扫过一个个神情凝重的将领,王贤的声音在晨风中飘出老远:“从走出军营的一刻,诸位要将所有的念头抛到脑后,心里只想着一件事,此战不成功,便成仁。”顿一顿,他语重心长道:“此战对对方来说,也同样生死攸关,是以他们会用尽一切手段,来干扰我们,摧毁我们。他们不只会用刀箭攻击我们的**,还会用流言摧毁我们的意志!”

  众将全都面无表情,纹丝不动站在那里听王贤训话,生死决战前的气氛,已经压得他们喘不过气。

  “他们可能会吆喝我们战败了,我们的老巢被端了,法王和佛母被擒了,本座已经叛变投敌了……”王贤幽幽说道:“但我们什么都不要信,信了就会中计,就会惨遭失败!所以诸位只要谨记各自的任务,严格执行下去,胜利就一定会属于我们!”说到这儿,王贤声调陡然提高五分道:“记住了吗?!”

  “记住了!”众将轰然应声。

  “法王?”王贤看看一旁的唐天德,唐天德点了点头,沉声道:“出发吧!”

  清晨的薄雾中,紧闭数日的白莲教大营营门缓缓打开,全副武装的白莲教军队,浩浩荡荡开出了军营,向着二十里外的博兴城进发。

  白莲教的军队一出动,就被汉王的探马侦知,火速报往淄河河畔。

  彼时汉王正在帐中高卧,侯泰不顾吵醒汉王可能被杀头的危险,冲进了营帐中,对满脸怒气的汉王激动道:“他们终于出来了!”

  汉王果然怒气全消,顾不上穿鞋,就从床上一跃而下,放声大笑道:“让本王等得好苦啊!”

  侯泰赶忙上前,给汉王披盔挂甲,汉王摊开双手立在那里,高声对闻讯赶来的众将道:“速速点齐兵马,随本王去杀个痛快!”

  “是!”众将早就等得不耐烦了,闻命哄然应喏,快步出去点兵,一时间淄河河畔人嘶马鸣,乱成了一锅粥!

  仅仅盏茶功夫,一万铁骑已经披挂整齐,整装待发了!

  汉王殿下身穿金甲,手提铁枪,美中不足的是,胯下巨马前番惨死,如今胯下黄骠马虽亦是神骏,却比不得那巨马威风凛凛,天生异种。

  在众将领的簇拥下,汉王策马穿过成千上万的将士,来到最高处,目光扫过自己的一万铁骑,此刻无论是汉家骑兵还是蒙古铁骑,全都向他投来狂热的目光!这些久经沙场的将士们,最崇拜的就是汉王这种有万夫不当之勇的战神!

  “孩儿们!”满意的看着麾下的骑兵,汉王浑厚的声音,在淄河畔回荡:“苦等数日,我们的猎物终于出动了!”

  众将士闻言,登时气息变粗,双目圆睁,就像一群准备扑向猎物的狮子!

  “跟随本王去收割他们的人头,获取我们的荣耀!”汉王一边咆哮着,一边高高举起手中的霸王铁枪,“此战获胜,山东将归我们所有!敌人的妻儿财物,将归诸位所有!”

  “嗷嗷嗷!”众将士彻底压抑不住,也像汉王一样,高高举起兵器,一片咆哮起来!

  “出发!”汉王将长枪向前一指,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嗷嗷嗷!”一万铁骑嗷嗷叫着紧紧跟随汉王,席卷平岗而去!。

  莫问排出了五座连阵,由王贤率三万大军居中,为前锋主力;刘信率两万大军为左翼,丁谷刚率两万大军为右翼,唐天德率本部主力尾随前锋跟进,丁谷刚则率军断后。五路大军环环相扣,军阵间相距不过一二里,缓慢而稳重的向盘踞在博兴城下的朱恒部压去!

  博兴城下,朱恒神情严肃的看着面前众将,所有人都已经知道,白莲教军队终于向自己开拔了!

  尽管率军包围博兴城时,朱恒就知道自己的任务是吸引白莲教军队前来救援,为汉王殿下的骑兵创造歼敌机会。但当他得知,十万白莲教军队铺天盖地朝自己扑来时,还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主帅尚且如此,更不要说一干部下了,一想到要和铺天盖地的白莲教疯子决一死战,众将就感觉头皮一阵阵发麻。而朱恒还没有告诉他们,柳升的援军不会来了,此战汉王军要以不到三万之数,对决敌军近十万之众!兵力悬殊啊!

  “诸位,我们的任务就是死死缠住敌军。”朱恒吐出一口浊气,排除心中的杂念,对众将沉声说道:“必须要给敌人制造足够的麻烦,让他们脱身不得,这样等王爷的骑兵一到,才能全歼白莲教军队!”

  “是!”众将哄然领命。

看过《大官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