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官人 > 第一零五六章 汉王的悍

第一零五六章 汉王的悍

  “我们赢定了!”

  顺着莫问所指的方向,唐天德父子极目远眺,便见数里之外,一支数万人的大军如层层叠叠的乌云一般,从北面向着战场飞速的掩杀而来!

  这支突如其来的大军,很快便引起了战场各方的注意,正杀的兴起的汉王,不由自主勒住马缰,眉头拧成川字。

  一旁的韦无缺失声叫道:“这个方向,怎么会有军队!”

  “海路……”汉王喃喃说道:“王贤居然还留了这么一手!他竟然在海上埋有伏兵!”安远侯柳升的军队是不会出现在这个方位,而且柳升也没有这么多兵马,那么答案只有一个——就是本以为不会出现的胶州兵!

  只见那漫山遍野扑过来的大军,打着一面巨大的战旗,旗上写着一个斗大的‘刘’字,数里之外都能看清!

  旗下,阿丑身穿光鲜的衣甲,骑着一匹红色骏马,意气风发的举着马鞭,指着前方的战场,对身边众将道:“孩儿们,咱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跟我杀啊!”而阿丑身后那员满面虬髯的战将,竟然是许怀庆!

  许怀庆也跟着众将哄然应声,率领着四万多将士朝着交战的两军扑了上去!

  。

  战场上,看见强援到来,原本已经濒临崩溃的白莲军将士,登时士气大振!

  “快!吹响号角!”莫问赶忙大声下令。几十抬巨大的号角同时吹响,低沉却催人奋进的号角声响彻战场的每一个角落。

  这是全军进攻的命令!

  听到这号角声,士气大振的白莲教军队再也不管什么阵型,嗷嗷叫着从四面八方,层层叠叠朝汉王和他的骑兵部队扑了上去!

  汉王这边却形势极为不妙,看到突然出现的五万敌兵,早就是强弩之末的汉王骑兵,一下子像被抽光了身上的力气。尤其是那些蒙古骑兵,原本就疲累欲死,只是因为一直在打顺风仗,所以还能勉强支撑。

  此刻看到漫山遍野的敌兵非但杀之不尽,反而还加入了生力军,这些蒙古骑兵的战意登时土崩瓦解,任凭汉王催动,都不肯向前一步了!

  “王爷!快突围吧!”看着层层叠叠乌云一般的白莲军,韦无缺便知道,这仗败局已定了。别看汉王的骑兵还有八九千之数,但大都成了空架子,根本就经受不起苦战了!“晚了就来不及了!”

  “啊!”汉王何尝不知韦无缺所言非虚,如今白莲军已形成绝对优势的夹攻之势,而且士气极盛,一旦陷入鏖战,就是耗也能把自己的兵力耗干!

  可这种赢了一宿,天亮输个精光的感觉,实在是太屈辱、太憋屈了,汉王烦闷的仰天长嚎,狠狠的一枪插透了一名白莲军士兵的胸口,然后将其甩到半空,气急败坏道:“撤!”

  汉王说一声撤,早就战意全无的骑兵将士立即收起兵刃,准备策马跟汉王突围出去。此时,白莲军包围圈尚未闭合,汉王骑兵如果向淄河方向突围,以步兵为主的白莲军,将只能望尘莫及。

  然而,让韦无缺和众将士意想不到的是,汉王竟没有向缺口处突围,反而拨马杀向了博兴城方向!

  他竟要救援朱恒的部队!

  “王爷,万万使不得啊!”韦无缺大惊失色,赶忙赶上汉王,嘶声叫道:“这样咱们都得陷进去!”

  “那是本王的本钱!丢之不得!”汉王只冷冷说一句,便一意孤行而去。他手里统共不到四万兵马,一万骑兵,剩下三万都是步兵,刨掉守乐安州的一万老弱病残,精锐尽在朱恒手中。如果丢掉朱恒不管,汉王称霸山东的野心,也就无从实现了!

  “都这时候了,还做他的白日梦!”韦无缺勒住马,恨恨的看着汉王的背影,重重啐了一口道:“竖子不足与谋!”便带着自己一干手下,趁包围圈还没合拢,向淄河方向逃窜。

  他这一逃不要紧,那四千多蒙古骑兵早就想溜号了,看见韦无缺挑头,哪有不有样学样的道理,一阵叽里呱啦的蒙古话,便齐刷刷跟在韦无缺后头,转眼就脱离了汉王的队伍!

  感到身后的异动,汉王回头一看,只见跟在自己身后的,只剩四千多子弟兵,韦无缺和那些蒙古雇佣兵,已经不见了踪影。

  “狗杂种!”汉王狠狠啐了一口,也顾不上那些逃走的混账,带着自己的四千多子弟兵,朝朱恒的方向救援而去!

  。

  朱恒也确实到了必须救援的地步。冷兵器时代的战场厮杀,说穿了靠的就是士兵的血勇之气,一旦士气低落,再高的武艺,再好的训练全都是白费。

  当白莲教的援军出现,王贤马上让人一齐高喊:

  “汉王逃走了!汉王逃走了!汉王逃走了!”

  引得朱恒的部下纷纷四下张望,果然看到铺天盖地的胶州军杀到,登时一下就泄了气,再没有和敌人拼命的气势。原本对白莲军形成的分割之势,居然转眼就成了被白莲军分割包围!

  王贤哪里会放过这好容易等来的胜机,不顾伤痛未愈,和佛母冲到最前线,身先士卒对朱恒的部队展开围歼!

  朱恒眼看着兵败如山倒,就要下令部下分头突围,自个儿则抽出宝剑,横在颈间,要一死以谢汉王!

  身旁的亲兵赶忙拉住他,朱恒却哭喊着:“放开我,让我死了算逑!我把汉王的本钱都打丢了,还有什么脸面再见汉王!”

  正在拉扯间,突然听身旁人一声欢呼,“汉王来救我们了!”

  朱恒震惊的停下动作,伸长了脖子望去,果然看到浑身浴血的汉王殿下,率领数千骑兵如天神下凡一般朝自己这边劈波斩浪而来!

  沿途的白莲军想要阻拦,哪能挡得住汉王横扫千军的神威,转眼之间,就被汉王殿下杀出一条血路!

  “王爷来救我们了!”这下轮到朱恒的部下们欢呼起来。

  霎时间,双方的士气再次此消彼长,汉王军的战斗力又重新强大起来,杀的白莲军屁滚尿流!

  “这是什么情况?!”看着杀神般冲过来的朱高煦,王贤一阵阵头大。本以为汉王会被刘俊和莫问包围合击,至不济也会将其逼出战场。谁曾想朱高煦竟如此彪悍,冒着几乎肯定会身陷重围的危险,也要过来救援自己的步兵。

  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把白莲教的土鸡瓦狗放在眼里?!

  “先生,快撤吧!”闲云扯一把王贤,把他拉到自己身边,指着朱高煦道:“汉王朝你过来了!”

  “我的天呐……”王贤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才发现,朱高煦已经冲到自己百步之外,已经能清楚的看见汉王殿下满脸的杀意了。这时候,说什么都是虚的,赶紧逃命要紧!

  王贤赶忙在闲云和心严的掩护下转身就跑。而这时,汉王已经策马冲到距离他三十步的位置!

  “往人堆里钻!”此刻战场上到处都是人,王贤也不骑马,撒开两条腿,哪里人多往哪里逃。

  别说,这法子还真灵,汉王也没想到他能有这手,王贤往人堆里一钻,他就得找半天,刚刚扑过去,王贤又不见了人影,气的汉王哇哇大叫:“王贤!你是属耗子的吗!”

  “他怎么知道,我属鼠。”王贤听的分明,对身旁的闲云二人撇撇嘴。

  闲云和心严一面帮王贤抵挡住汉王军的刀剑,一面暗暗汗颜。如有可能,他们绝不会这样不体面的东躲西藏,可之前那次惨败的伏击,让他们很清楚,在汉王这个天下第一高手面前,要命就不能要脸,要脸就不能要命……

  所以还有什么好说的,老鼠就老鼠,耗子就耗子吧……

  。

  幸而,莫问的战场指挥水平是超一流的,发现汉王没有选择突围,而是前去救援朱恒部。莫问马上当机立断,让人拔起唐天德的帅旗,朝着临淄城下全速进发。

  这是下达总攻命令之后,唯一能改变部队前进方向的法子了。果然,看到帅旗向临淄城方向移动,本来各部队正犹豫不决,是要去追汉王还是追逃走的蒙古骑兵,这下全都跟着帅旗的方向移动起来!

  第一时间,莫问便改变了行军布阵,当王贤被汉王追得到处乱窜时,他的包围圈已经合拢了!

  论起逃跑的本事,王贤自认天下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他可是从九龙口、大戈壁、葫芦口、断崖山一路安然无恙逃过来的!狼狈逃窜的同时,他还不忘时刻观察战场的变化,看到白莲军已经完成合围,他当机立断,马上在闲云二人的掩护下逃离了战场,朝白莲军的阵前跑去。

  王贤一脱离人群,汉王便发现了他,想也不想,马上策马而出,朝王贤紧追而去!无论如何,他都要手刃此獠,才能一泄心头之恨!

  心严和闲云见状,站住了脚步,反身朝汉王迎了上去!

  “手下败将,安敢螳臂当车!”看到两人,汉王冷笑一声,铁枪一甩,划一道寒光,直取心严的面门,心严无奈,只好一个懒驴打滚躲了过去。

  待汉王的霸王铁枪划到弧顶处,正好磕在闲云的长剑上,闲云一下就虎口迸裂,长剑脱手而出。

  汉王轻蔑的冷笑一声,策马紧追王贤而去。

看过《大官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