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乱清 > 第五十章 进抵亚特兰大

第五十章 进抵亚特兰大

  查特胡奇河发源于佐治亚州,一路南下,最终流入墨西哥湾,算是佐治亚州和亚拉巴马州的界河。 亚特兰大这一段东北—西南流向,是查特胡奇河的上游。和浑浊的田纳西河不一样,查特胡奇河水质清澈,两岸风光如画,野生动植物蕃育繁盛。

  据说,这里还是全美最好的鲑鱼栖息之地。

  关卓凡感慨,这么一个世外桃源的去处,即将战火烧遍,面目疮痍,而河里的鱼儿也注定会尝到从人类身上流出的血腥味道。

  南军在查特胡奇河以北沿河修筑了许多防御工事,但约翰斯顿根本没打算在此固守,原因很简单,不论能守多久,终究是守不住的。如果被北军粘死了,甚至在此全军崩溃,后面是一条宽阔的大河,大伙儿就只好跳进河里喂鱼,亚特兰大战役就算提前结束了。

  这些防御工事的作用,就是保证主力部队从容撤回查特胡奇河以南,约翰斯顿的计划是,做出全军退入亚特兰大的姿态,待北军渡河后,迅速返回,击敌于半渡。

  这是很厉害的一招,不要说兵马纷乱之中,隔着一条大河,北军很难准确判断南军动向,就算北军知道了南军的这个计划,还是得渡河,而且合适的渡口有限,大部队想躲过南军的眼睛基本不可能。虽然南军真能阻止北军过河的可能性也很小,但北军付出重大伤亡不可避免。

  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正当北军开始渡河,约翰斯顿准备行动的时候。里士满的命令到了。同时到场的。还有新任邦联西部战区总司令兼亚特兰大城防司令。

  约翰斯顿被免职了。

  嘿嘿,关卓凡不用再去动脑筋玩什么反间计了。

  接任约翰斯顿的约翰?贝尔?胡德,年仅三十三岁,以勇悍著名,在参与过的历次战役中都表现得极为英勇。

  他其实是轩军的老熟人,查塔努加战役时,他是朗斯特里特的副手,在那场密林血战中。胡德奋不顾身,丢掉了一条腿,本来军医认为他是活不下来的,把锯下来的半条腿搁在担架上,嘱咐胡德将军不行了的时候一起埋了,也算个全尸。

  没想到胡德的生命力极其顽强,居然活了下来。他很有意思,把自己的断腿埋了,立了一个坟,上书:“这儿只有约翰?贝尔?胡德的一条腿。如果他自己不愿意。谁也别想在坟墓里找到胡德将军。”

  之前葛底斯堡战役中,胡德的左臂负伤。但他吊着胳膊就跟着朗斯特里特到西线来了,结果打完查塔努加战役后,臂、腿双残。

  朗斯特里特对胡德极其欣赏,极力向罗伯特?李和总统戴维斯推荐他这个副手,戴维斯脑子一热,连升胡德数级,超迁至西部战区总司令之位,授上将军衔。不过,军衔这个事还有国会批准的一道程序。没关系,等国会开完了会,胡德也挡住了北军,那个时候正式荣升上将,何等风光 ?

  舆论不都骂约翰斯顿怯懦畏战吗?咱换个勇将,进攻!

  但罗伯特?李对胡德的新任命是不赞成的,他认为,胡德确实是一只狮子,但这个时候,南军更需要一只狐狸。李说:“胡德是一位勇敢的斗士,但他身上是否具备良将所需要的其他的品质,我持保留意见。”

  戴维斯没听李的话,他和李对西线战局的看法不同,再说他也实在找不到什么更好的人选了。

  临阵换将对军队的士气造成了严重的打击,约翰斯顿深受士兵爱戴,而胡德指挥作战,除了让士兵们上去送死之外,就没给人留下什么其他的印象。虽然,他自己也常常跟着一起往前冲。

  山姆?瓦金斯在家信中哀叹:“消息传来,就像晴空霹雳,将所有人震得目瞪口呆。从田纳西集团军被打垮、击溃、衣衫褴褛、饥肠辘辘的时候,老将军就一直统领我们,他一天比一天更受部下爱戴。再见了,老伙计!我们这些列兵热爱你,因为你让我们爱自己。”

  胡德新官上任,对前任“击敌于半渡”的计划倒是全盘接受下来,因为这是“进攻”,符合他的胃口。

  但是换将带来的震动和交接所需要的时间使部队短时间内无法行动,等到南军内部折腾完了,北军已经全部渡过了查特胡奇河。

  胡德还是下令,照原计划,进攻。

  虽然北军的大炮还未来得及架设起来,防御工事也只是匆匆构筑的低矮胸墙,但依然不是南军可以突破的。在北军密集火力的打击下,南军重演肯纳索山北军正面进攻之场景,北军阵地前半英里之内,遍布南军的尸体,鲜血顺着地势,从北军脚下慢慢流过,一直流进查特胡奇河,河水变红了。

  到了后来,前线士兵拒绝接受命令,成群结队地往后跑。这种情况下,再不下令撤退,等北军发动反击就晚了,胡德没有法子,只好下令全军退回亚特兰大城内。

  这一战,南军的伤亡,超过了从多尔顿到查特胡奇河北岸一路上伤亡的总和。

  北军终于进抵亚特兰大城下,摆出了围城的态势。

  关卓凡和谢尔曼都很满意胡德这个对手,但亚特兰大本身却是绝对不可轻忽的。

  亚特兰大是邦联腹地第一重镇,地域广大,北军的兵力虽然远远超过南军,但五围十攻,想以十余万的兵马完全“包围”亚特兰大是不可能的,北军的所谓“围城”,主要是要切断亚特兰大的铁路线,断绝亚特兰大和外界的联系。

  但要做到这一点是非常困难的。一来,南军早已在各交通要道布防;二来,亚特兰大的铁路网发达而复杂,密如蛛网,四通八达,不是查塔努加以及一路上的任何地方可比。想切断亚城所有铁路线,关卓凡、谢尔曼都承认: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同时,作为邦联最重要的制造业基地,亚特兰大自身就有相当的支持战争的能力。即便完全切断亚特兰大和联邦其他地区的联系,也不能在短时间内令南军屈服。

  亚特兰大城池坚固,布防严密,更在城外相当距离内便开始层层设防,工事壕沟交错纵横,关卓凡第一次见识到近代化战争的大规模壕沟群,比起来,新希望教堂那点花样,根本不值一提了。

  兵力上,南军虽然被胡德一上任便狠狠挥霍了一把,但对于守一城之地,依然算得充足。

  总之,这绝对不是一根三两口就能啃光的骨头,必须有足够的耐心,做好付出足够代价的准备。

  关卓凡的左路军驻扎在亚特兰大的北方,谢尔曼的右路军驻扎在亚特兰大的西方,成为犄角之势。

  谢尔曼把他的司令部设在一所教堂内。

  这是一个比较奇怪的安排,但更过分的是,谢尔曼把教堂里的神职人员统统赶了出去。

  内战爆发,美国的宗教界屁股决定脑袋,也跟着严重分裂,哪怕是同一个教会,如长老会或浸信会,都分裂成完全对立的南北两块,各自拿着同一本圣经,从中寻找奴隶制罪恶滔天和奴隶制神圣不可侵犯的依据,都宣布对方违反了神的教义。

  谢尔曼拿来做司令部的这个教堂,就是长老会大佬罗伯特?刘易斯?达布尼属下重镇之一,鼓吹独立和奴隶制最起劲的。谢尔曼大喝:上帝的房子只能由上帝的仆人来住,你们这帮异教徒,给我滚出去!

  *(未完待续。。)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看过《乱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