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乱清 > 第九十章 人生从此大不同

第九十章 人生从此大不同

  第二天早上九点正,孟菲斯军团出现在宾夕法尼亚大街上。 

  华盛顿人给了这支部队和波托马克军团同样响亮的欢呼声,但心里多少有点失望:这些士兵晒得黢黑,毛发蓬乱,大多数人穿着敞口的衬衣,戴着软帽,而不是穿着整齐的军装、圆顶的军帽,一个个吊儿郎当,行进的步态比起他们东线的友军,更松散、更随意。

  打头的那位算是代表。威廉.谢尔曼骑在马上,手持一顶破旧、松垮的软帽,得意洋洋地挥舞着。有人看见,谢尔曼将军领口的扣子都没有扣上。

  最后出场的是松江军团。

  三万五千人清一色的蓝军装,没有一点其他的花样,犹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每一个士兵都昂首挺胸,精神奕奕。

  步伐齐整,枪刺如林。

  学生、市民们沸腾了,华盛顿还从来没听过这般响亮的欢呼声。

  松江军团经过检阅台的时候,所有士兵的目光聚集到一个人身上,潮水般的“乌拉”声喊了出来。长长的队伍无始无终,激昂的口号也就无始无终。

  这不是事前安排好的程序,台上的领导们早已站得浑身酸痛,闻声不由精神大震,挥手频率愈快,笑容愈加灿烂。

  只有关卓凡知道,这些欢呼声,是给他一个人的。

  阅兵之后,关卓凡和华盛顿诸公一一告别,启程美国的最后一站:纽约。

  这里面大多数的人,比如副总统汉尼巴尔.哈姆林、国务卿威廉.西沃德、战争部长埃德温.斯坦顿、副总统候选人安德鲁.约翰逊。以及格兰特、谢尔曼、卡梅隆等。轩军回国的时候。都会去纽约送船,但和亚伯拉罕.林肯,确实是真正的告别。再次见面,应该是林肯卸任总统之后的事情了。

  林肯对关卓凡说,卸任之后,他和玛丽会带上孩子周游世界;关卓凡说,如果能够在中国接待总统先生一家,将是他莫大的荣幸。

  临别之际。两人都有依依怅然之感。

  关卓凡想,算是英雄相惜吧。

  火车上,婉儿悄悄问关卓凡:我要不要去拜见两位姐姐啊?

  关卓凡有点尴尬,沉吟了一下,说:以后还有的是机会,这一次就算了吧。

  当处在婉儿视线之外的时候,他的脸色暗淡下来。

  以后?

  一直到现在,他都还没有想好今后如何安置雅克琳和米娅。

  关卓凡和雅、米两人还从来没有谈论过这个话题。带她们回国是最顺理成章的,但她们毕竟是美国人,愿意从此长别故土吗?

  如果不愿意。只能就此放开手,让她们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当然。房子、后半生的生活费用,他会安排好。

  人生确实是有生离死别这回事的。

  轩军一部没有参加华盛顿阅兵,早早地到了纽约,这部分部队在纽约的主要任务是负责回国前的各项准备工作。关卓凡到达纽约的时候,庞大的工作量已经有条不紊地完成了一大半了。

  关卓凡没有住酒店,轩军再一次征用了上次驻扎的那间学校,关卓凡还是住在校长的办公楼里。

  校长很高兴,除了认为这是一种荣幸、可以为校史增添光彩的一笔之外,关卓凡还以松江军团的名义给学校捐了一笔款子。

  关卓凡对轩军各部各项工作进行了一次细致的检查,结果很满意。

  完成检查工作的第二天,关卓凡在山度士的陪同下,来到了纽约州西端的长岛。

  长岛是一个风光如画的去处,但其实应该算是一个半岛,退潮的时候,三面环海;涨潮的时候,就变成一个岛。

  路上,关卓凡发现山度士的脸上隐约浮现着一种奇怪的笑容,他从来没见过山度士这种表情,不由好奇,问道:“山迪,你瞎乐什么呀?”

  山度士摇了摇头,微笑不答。

  应该不是为了“战利品变现”计划中已经到帐的那些资金吧。

  花旗洋行为此专门开设的户头上已经有上千万美金了。这仅仅是一个开始,随着运送到欧洲的货物开始回款,国内国外叠加,资金流入的速度,会愈来愈快。

  这些钱,关卓凡决定,暂时先放在美国。

  好吧,不说就不说,看你能卖什么关子。

  他们在一所宅子前停了下来。

  这所宅子虽然比威利.希尔大宅小了一点,但造型雅致,环境清幽。宅子面朝大海,周围绿荫繁茂,鲜花盛开。关卓凡一看就喜欢上了。

  雅克琳和米娅已经在阶下等着了,笑靥如花。

  关卓凡想,哪里不对劲呢?呃,是我看花了眼了吧?

  大小两个美人纵体入怀,关卓凡一左一右揽住她们,泪水从两张美丽的面庞上滑落下来。

  关卓凡搂着温暖柔软的酮体,脑子里嗡嗡地,他终于确定了这么一个事实:

  她们怀孕了,都怀孕了。

  看她们俩的身型,再算一算日子,靠,基本一击即中啊。

  我这么……牛吗?还是白种女人特别好生养?

  出国之前,在北京的时候,每天对着两个嫂子反复挞伐;在上海的时候,和扈晴晴一天可以几度春风,但她们都没有怀上。

  还有,圣母皇太后那里,似乎也没有啥状况啊。

  关卓凡一度认为,自己穿越上身的这个家伙某些方面会不会有点问题。如果是,就太***倒霉了。无数家产,大好河山,没有人继承了!

  事实证明,一场虚惊。

  关卓凡云里雾里,整个人都觉得飘飘的。呜喔,人生从此大不同啊。

  他记得看过一部“群穿”的书。穿越者们的第一波“婴儿潮”,在穿越之后两年多才到来。穿越者中的医学、生物学、物理学专业人士分析之后认为,应该是穿越的时候,磁场环境巨大而急促的变化,暂时压抑或改变了人体的某些功能。待人体完全适应了新的磁场环境,这些功能便慢慢恢复正常。

  就是说,出国之后、亚特兰大战役之前的某个时间点,老子的繁殖功能全面恢复了!

  天上有好多鸟儿在唱歌。

  这样一来,原先发愁的那个问题就完全不是问题了,雅克琳和米娅自然要去中国,只不过不是现在。孕妇不适合长途航海,待生产之后,小孩子长到可以坐海船了,再把母子一起接到中国来。

  除了医生和仆妇,阿伦特夫妇可以很好地照料女儿和雅克琳。

  当然,还有联邦政府和关卓凡个人在美的庞大资源,他可以很放心。

  这所宅子,是和大举购地同时入手的一批房产之一,各方面包括周围环境,都非常适合孕妇静养、活动。

  山度士笑着对关卓凡恭喜,关卓凡哈哈大笑,乐不可支。你小子卖的关子原来在这里啊。

  雅克琳歉然说道:没有第一时间通知他这个好消息,是她和米娅的共同决定,因为怕干扰他“办大事情”。

  关卓凡大笑:“天底下哪有比生儿子更大的事情?”

  说完略觉不妥,笑着补充:“也是有的,就是生女儿。”

  接下来,宅子里一直欢声笑语,关卓凡隐隐然已感觉在享受天伦之乐。

  关卓凡盘桓到很晚才离开,回到纽约市区的寄宿学校的时候,夜已深了。

  婉儿没有睡,还在等他。

  关卓凡有一点抱歉,但巨大的兴奋压倒了一切,看着娇柔婉转的小美女,不由想:这个小人儿什么时候会怀上呢?

  此念一起,不可抑制,草草冲洗了一番,便上床对婉儿求欢。小妇人被他翻来覆去地折腾了好几遍,精疲力竭,云收雨散之后,红晕未散的脸庞上挂着甜甜笑意,很快便沉沉睡去。

  关卓凡却无法入眠。

  脑中精虫既去,便变得无比清醒。他目光炯炯地盯了一会儿天花板,终于起身披衣,坐在桌前,点亮了灯,展开纸笔。

  归国在即,要好好做一番总结,再为未来好好做一番规划。

  轩军已经脱胎换骨,这支部队,以目前的状态和战力,即便面对英法,也不落下风。

  轩军对关卓凡的向心力,已牢不可破。在近现代化的“国家”、“民族”概念成形之前,自己就是这支部队的绝大多数人的最高效忠对象——这一点,已经没有疑义。

  轩军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有完全专属的资源以维持和发展,甚至可以相当程度上不依靠国内的朝廷和体制。

  自己已成为中、美之间最重要的桥梁,于美国而言,自己一定程度上已等同于中国。谋干大事,不论为国为己,美国都会成为最强有力的外援。

  “战利品变现”计划,第二阶段所得比原先想象的要多,以目前的回款速度和现有的款项分配情况来看,最终落入己手的,会超过原先的四千万两白银的估计,大致在五千万两白银上下。这笔资金,对中国即将展开的工业化,是宝贵的原始积累。

  在美国购入的大量土地,对洛克菲勒和摩根的投资,都会持续为中国工业化的原始积累加码。

  “但是”,关卓凡郑重写下这两个字。

  *(未完待续。。)

看过《乱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