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乱清 > 第一零八章 神仙的日子

第一零八章 神仙的日子

  左宗棠进宫陛见,关卓凡以御前大臣的身份,亲自带班。 之所以如此安排,是左宗棠的脾气,大家都是头疼的,生怕他信口开河,两宫皇太后招架不来,须有人在旁边看着,才比较放心。

  还好,没出什么篓子,只是一头一尾,各生了一点小状况。

  左宗棠入宫之前,赏了“朝马”的恩典,即俗称“紫禁城骑马”者。这个恩典,本来只有六十五岁以上才能奉请,左宗棠今年五十四岁,赐“紫禁城骑马”,算“殊恩”,是特别笼络的意思。

  左宗棠入宫,九重巍峨,天威肃穆,饶是他“目高于顶”,也不禁紧张,腿上下意识地就用了力,结果胯下那匹马以为乘者叫它快跑,于是“紫禁城骑马”变成“紫禁城跑马”,很把带路的太监吓出了一身冷汗。

  进养心殿之前,左宗棠还在默念觐见的仪注。进来东暖阁,三步走过,双膝一跪,口称:“臣左宗棠恭请圣安。”然后免冠叩头。站起身来的时候,因为紧张未释,忘记了戴回大帽子。结果,走上前在御前再次跪下来的时候,是光着头的。

  这也罢了,问题是跪安的时候,连关卓凡在内,都没想起这茬,待到退出养心殿,扭头一看,咦,左季高的大脑袋怎么光着啊?

  还好,关卓凡和左宗棠前脚回到军机处,后脚李莲英就派人把左宗棠的大帽子送了过来。

  这就显出李莲英的厚道了。

  如果是安德海,必定是等左宗棠回去了,才把帽子送到贤良寺的。这样。就可以借机和左宗棠的幕僚谈“盘口”。狠狠敲一笔银子。如果左宗棠方面不如安德海所愿。太监们便会把这件事情张扬出去,然后就有御史纠劾左宗棠“失仪”。当然不会有什么处分,但这么一闹,左爵爷不成笑话了吗?

  左宗棠这“起”过后,关卓凡再递牌子,单独请见。

  之前,当值的太监已经腾空了养心殿东暖阁的一个绢缸,然后装进关卓凡“进”的几十个卷轴。硕大一个青花瓷绢缸塞得满满的。

  两宫皇太后大致猜得出这是什么,脸上不由都现出了笑意。慈安含笑问道:“关卓凡,你这都是些什么宝贝啊?”

  关卓凡说道:“回母后皇太后,这是颐和园的细图。”

  果然!慈禧的眼中放出光来。

  所谓细图,是颐和园园内各建筑的图则,一楼一图,一景一图,即后世之“效果图”。每一个卷轴上都有标签,注明此图系何楼何景。

  另有和细图对应的“总图”。这幅“总图”,比关卓凡上次进呈的那幅更加详尽。规划中的颐和园的楼阁景致,无一遗漏。统统细细地标了出来。

  两宫先看万寿山一带。

  “东区”,有仁寿殿、乐寿堂、玉澜堂、宜芸馆、德和园、庆善堂、景福阁、谐趣园、霁清轩,等等。

  “中区”,自“云辉玉宇”始,有云锦殿、玉华殿、清华轩、介寿堂、排云殿、佛香阁、宝云阁、智慧海,等等,迤逦而上,直至后山的“弥须灵境”。

  上述主建筑之外,“中区”还有,对鸥舫、无尽意轩、养云轩、写秋轩、重翠亭、福荫轩,以及好几处颇有意境的景致,“意迟云在”,“千峰彩翠”,等等。

  “西区”,有清晏坊、听鹂馆、画中游、临河殿、丁香院,等等。

  山脚临湖之处,有一条极长的长廊,东起“邀月门”,西止“石丈亭”,两宫粗粗看去,竟有一两里之遥的光景。

  关卓凡在一旁做“讲解员”:“启禀两宫皇太后,这条长廊,长达一里半,当今万国之中,咱们是头一份的。”

  两位皇太后笑靥如花。

  再看昆明湖,一条长长的“西堤”及其支堤,将全湖分成三个“小湖”,每一“小湖”中有一小岛,分别以岛上的主建筑命名,叫做“治镜阁”、“藻鉴堂”、“涵虚楼”。

  关卓凡“讲解”:“这三个岛,譬喻海上仙山,‘蓬莱’、‘瀛洲’、‘方丈’。”

  好,好,两宫皇太后连连点头。

  其中,“涵虚楼”岛以一条“十七孔桥”和昆明湖东岸相连,这座桥,玉带飞架,长虹卧水,单从图上看去,便觉得气魄!

  还有,西堤和支堤都是人为断开,断口皆以桥相连,别具匠心。

  关卓凡“随意”选了两幅细图,请两宫皇太后御览。给慈安看的是“佛香堂”,给慈禧看的是“德和园”——“德和园”本身也罢了,但里边那座“大戏台”,想来是很对圣母皇太后的味儿的。

  “佛香阁”的细图,共有两幅,一幅“外景”,一幅“内景”。慈安一看“内景”,不由就“咦”了一声,说道:“这里边这么高的,居然没有一根柱子?”

  关卓凡说道:“是,启禀母后皇太后,这是‘西法’,可以不用柱子,这个‘佛香阁’里边,也会因此更加宽敞些。”

  确实如此,图上的“佛香阁”,穹顶高耸,气魄恢弘,慈安赞叹:“高,实在是高。”

  关卓凡说道:“其实还可以修得更高的,只是佛香阁位处半山,修得太高了,湖光山色之间,未免略觉突兀。”

  至于德和园的大戏台,就更有说道了。

  关卓凡道:“这座大戏台,高达七丈,比紫禁城的畅音阁、热河行宫的清音阁还大。戏台共分三层,各以‘福’、‘禄’、‘寿’名之。戏台的顶板设‘天井’,台底设‘地井’,打开翻板,扮神仙、扮土地的角儿,便可以从天而降,或者由地底钻出来。”

  飞天遁地?慈禧听得心驰神往,手心都发热了。

  关卓凡笑道:“还有一个机关也很有趣,戏台下有水井,如果演‘水漫金山’,是真可以喷出水来的。”

  两宫不由同时发出了轻微的惊叹之声。

  黄幔后,慈禧目光热切,心情复杂。

  这几十幅“细图”,不知道花了面前这个人多少心血思虑?可以想见,即便在安德海进谗、他被黜出弘德殿的时候,这个活计也没有停下来过,不然,是无论如何也赶不出来今天这个局面的。

  吕氏一事上,自己多少是耍了性子、多少是冤枉了他的,但他还是一心一意地为了自己着想,为了自己办差。

  她不能不感动,亦不能不自憾。

  思虑纷繁之中,又禁不住想,如此湖光山色,这般琼楼玉宇,起居呼吸于其间,天天悠游山水,听曲看戏;如果再有一位“意中人”,隔三差五,入园相陪,那么,这不就是神仙的日子了吗?

  脸上发烧,心里滚烫。

  自然而然,一个念头冒了出来:那些叫人头疼的国家大事,都扔给他吧;我,就在园子里享福好了!

  这个念头,只是慈禧现下许多此来彼去的思绪之一,并未在头脑中扎根,但却是她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想法。

  只听关卓凡说道:“颐和园的工程,场地已经勘定了;木料、石料,臣也派人采办了;这些细图,总要请两宫皇太后万几宸函之余,花一点时间,御览一遍,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臣立即更正。一切定案之后,即出‘画样’和‘烫样’,还有‘工程做法’,然后便可正式开工了。”

  “画样”,是指“建筑设计图”;“烫样”,是指“建筑模型”;“工程做法”,是指“工程说明书”。这些中国传统建筑术语,两宫皇太后是听得懂的。

  慈安和慈禧都点头,慈安笑着说道:“我们姐俩回去‘挑灯夜战’,不敢误了你关贝子的大事。”

  *(未完待续。。)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看过《乱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