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乱清 > 第一二一章 我想娶你

第一二一章 我想娶你

  敦柔格格封公主最早,而且,一封就是最高品级的“固伦公主”。 但敦柔格格封公主是在恭王权势最盛的时候,封爵诏书的重点,完全放在恭王身上,极美恭王对国家的贡献,敦柔格格本人,只是一笔带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敦柔格格是“女以父贵”,封敦柔格格“固伦公主”,主要是为了笼络恭王。

  而敦柔格格改封“和硕公主”,几乎无声无息,因为,这是降级而来。

  大妞封“和硕荣寿公主”,是在关卓凡被黜出弘德殿这个非常尴尬的情形下,拟旨的人固然晓得两者之间的微妙关联,恭王本人更不愿张扬,因此,荣寿公主的封爵诏书,调子很低,泛泛两句就过去了。

  三姐妹比较,荣安公主的封爵诏书,洋洋洒洒,不吝嘉言,而且,重点完全是放在她本人身上,大力表扬她的美好品德,强调她文宗显皇帝亲生的“帝女”身份,这些,有心人看在眼里,自会品评高下,辨别荣枯。

  还有,诏书里的不少用词,如“敬慎居心,教夙禀于在宫;柔嘉维则,誉尤彰于筑馆”,更适合年纪更长、已经或即将“自立门户”的皇女;而年仅十三岁的荣安公主,还和丽贵太妃住在一起,并未别居一宫。诏书里的这些话,无形中进一步增加了她的分量。

  “谦以持盈,益笃兴门之枯;贵而能俭,永垂宜室之声”,更在暗示。荣安公主即将出嫁。

  这些微妙的差异和暗示。慈禧并未察觉。还是那句话:她吃亏在“书读得不多”。

  慈安的书读得更少,更加想不到这一层,这份诏书的“高参”,是由丽贵太妃而辗转来自于宫外的。

  荣安公主晋封的颁赐,除了按照朝廷体例,“公中”例牌的那些之外,母后皇太后个人还有一份非常丰厚的赏赐。赏赐的东西似乎颇有深意:全部是关贝子历次进给母后皇太后的那些新巧的洋玩意,什么香水。香粉,钻石耳钉,墨晶眼镜,水晶石八音盒,珐琅瓷千里镜,镶着蓝宝石的金怀表,等等。

  有意思的是,这些洋玩意,荣安公主原先也有一点,来源呢。也是关贝子——关贝子进给丽太妃,丽太妃转送给女儿。

  关卓凡每次给宫里面送东西。并非只进给两宫皇太后,宫里其他有位份的妃嫔也有一份。一来,这是礼数,二来,也为赚口碑,“刷人品”。

  当然,小皇帝还小,一个老婆也没有的,所谓“有位份的妃嫔”,全部都是文宗所遗。

  这里边,进到了“太妃”级别,和两宫皇太后算是一个层级的,只有一个丽贵太妃,其他的,目前级别最高的,不过“妃”而已。

  文宗的妻妾,除了皇后和懿贵妃,位份最高的是丽妃——“妃”这一级的就她一位,接着就是“嫔”。文宗大行,除了丽妃连升两级,进为“贵太妃”外,其他媵妾,一律加封一级。因此,慈安、慈禧、丽贵太妃之外,后宫位份最高的就是“妃”了。

  丽妃能够“超擢”,最重要的原因,当然是她诞下并抚育成人了除小皇帝之外、文宗唯一的血脉。

  关卓凡每次往宫里送东西,都要按级别一份份分好,这件工作,虽有专人为他打点,但他也得亲自过问。前三位——母后皇太后、圣母皇太后、丽贵太妃的东西,他更要一件件亲自选择、检视。不能不说有点小辛苦,但考虑到文宗选色的眼光,收俺东西的应该都是美女,关贝子也算累并快乐着。

  *

  圣母皇太后终于要临幸毅勇忠诚贝子府了。

  上一次皇太后临幸关府,是在去年的年底,到现在满打满算也没多久,关贝子帘眷之隆,实在是赫赫炎炎。

  只是这一次还是圣母皇太后一个人,这可就有点奇怪了。

  算一算,皇太后前后三次临幸毅勇忠诚贝子府,驾临的都是西圣一人。虽说圣母皇太后的嫡亲妹妹醇王福晋,在关府里面,有两个“妹妹”,明面上,圣母皇太后和关贝子的关系更近,但也不至于三次都是她一个人出面啊?

  上一次临幸贝子府,旨意出来的时候,说的是两宫同行,临到起驾的时候,母后皇太后凤体微恙,只好圣母皇太后一人去“走亲戚”了。这一次,未做任何特别说明,还是圣母皇太后一个人,这是咋回事呢?

  要说母后皇太后对关贝子有什么“看法”,人人都晓得的:绝无是理。

  总之,宫里面对皇太后临幸毅勇忠诚贝子府的奇怪安排,朝野上下,没有一个人想的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

  这一次圣驾的关防和扈从,和上一次基本是一样的。

  关防,由御前侍卫和轩军的近卫团共同负责。路上,轩军近卫团“前引”,御前侍卫“随扈”;到了关府,御前侍卫负责“外院”,轩军近卫团负责“内院”。

  扈从大臣两位,一位是关卓凡本人,另一位,是年轻的钟王。

  扈从大臣的工作,不是在太后旁边站站班就行了,而是要从头到尾,调度指挥整支队伍,责任重大。这是钟王第一次办真正的“大差事”,绝非之前传个旨、带个班可比,他兴奋地不得了,接了旨后,第一时间过来向关卓凡请益。

  关卓凡称他“王爷”,他却不肯当,反而一口一个“三哥”,既亲热,又恭敬。

  嗯,小伙子挺懂事的。

  闲话少叙,无关人事,略过不表。

  到了贝子的府,进了贝子的房。

  放下了帘子,掩实了门,慈禧的嗓眼儿发干,心儿剧烈地跳动起来。

  看着含笑向她走过来的关卓凡,她的双脚好像突然踩进了云朵里,身子不由就晃了一晃。

  关卓凡扶住了她——不对,是抱住了她。

  慈禧的手撑在关卓凡的胸前,颤声说道:“你先听我说……”

  关卓凡微笑着摇了摇头,轻轻扳开她的两只手,将她完完全全地揽入怀中,柔声说道:“什么都不用说,我什么都晓得的。”

  再也无可抑制,慈禧的泪水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圣母皇太后坚硬的心防瞬间崩塌了,无数委屈、烦闷、辛苦,和眼泪一起,破堤而出。

  泪水沾湿了关卓凡胸前的衣裳,慈禧强忍着没有放声儿,关卓凡静静地等着,等到她的抽泣声终于慢慢平息下去了,他用手抬起她的下颌,低下头,吻上了她的眼皮。

  慈禧浑身一震,不由自主的战栗起来,如果不是关卓凡紧紧抱着,她一定是站不稳的。

  关卓凡的嘴唇一路向下,捉住了她的嘴唇。

  慈禧的身体迅速变热了,终于,她开始热烈地回吻着关卓凡。

  关卓凡的手插进了慈禧的怀内,慈禧亦破天荒地回报以相同的动作。

  很快,两个人就都不着寸缕了。

  地上,衣衫尽落;床上,云起雨生。

  慈禧觉得,自己被一个又一个浪头向上托举着,失重和超重的感觉轮流捉住了她。

  当然,圣母皇太后还不晓得那叫“失重”、“超重”。

  她必定是喊出了声,因为后来关卓凡捂住了她的嘴。

  ……

  狂风暴雨结束了,海面上缓缓地浪涛涌动。

  慈禧伏在关卓凡的胸前,微微地喘着气。

  慢慢的,她的泪水又渗出了眼眶。

  关卓凡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光滑柔腻的脊背,不说话。

  最终还是慈禧先打破了沉默,声音异常温柔:“有这么一个事,要先听听你的意思。”

  于是说了自己和慈安为他操办的婚事——三位公主,你想娶那一位呀?

  关卓凡长久地沉默着。

  慈禧很有耐心地等着。

  终于,关卓凡长长呼了口气,说道:“都不想。”

  慈禧微微一愣,随即轻声笑道:“三个妞儿可都是公主,模样儿、脾气都好——你都不想?那你想娶谁呀?”

  关卓凡说道:“我想娶你。”

  *(未完待续。。)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看过《乱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