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乱清 > 第四十三章 宫之焚

第四十三章 宫之焚

  大久保利通怒道:“桂小五郎剑术精绝,天下人谁不知晓?但我和小松大人岂是贪生怕死之辈?只是请问桂君,若不改弦更张,除了叫萨摩一千五百壮士和心怀大义的公卿一齐化为齑粉,并累及天皇陛下,于回天大业,到底有何好处?萨摩藩若重蹈长州藩之覆辙,请问还有谁来‘倒幕’,谁来‘尊王’?桂君一时快心,却陷皇统于万劫不复之境地,到底是贤是愚?是忠是奸?”

  经过激烈的争吵,最后,双方达成了新的妥协。

  说好:萨摩藩继续向朝廷“请辞”,朝廷则一再予以“慰留”——这些其实都是障眼法,关键是要利用你来我往的这几天宝贵的时间,完成重大行动的准备工作。

  萨摩藩最终同意新的“妥协”方案,并不是大久保利通和小松带刀两个,真的被桂小五郎的暗杀恐嚇吓住了。这个时代,到处呐喊、奔走的日本武士,大多数确有随时被人乱刀砍死或者切腹自尽的自觉,“贪生怕死”的,还真不大好意思出来混。

  大久保利通考虑的是,如果任由朝廷里的倒幕派全军覆灭——幕府接下来甚至还有另立新帝的可能,那样,日本境内,再无可以制约幕府势力的力量,萨摩藩就算暂时能够置身事外,时间稍长,幕府的注意力必转向萨摩,萨摩孤军应对,祸福难料。

  次日,萨摩藩再次上书,请辞乾门守卫之职;朝廷再次温言慰留,“所请应无庸议”。暗地里。各方相关准备工作都在密锣紧鼓地进行着。

  幕府那边。虽然并不确定萨摩藩的“请辞”。是否出于真心实意,但几个主事的都认为对手“阵脚已乱”。松平容保更是兴奋,磨拳搽掌,准备“收复失地”。

  萨摩藩向松平容保暗示,如果第三次请辞还不获准,就自行撤离乾门。松平容保大喜,在紫云山金戒光明寺里,遥望皇宫。盼着萨摩藩赶快第三次上书。

  萨摩藩果真第三次上书,朝廷也意料中地第三次予以慰留。

  萨摩藩派人给松平容保送来口信,第二天交接乾门防务。

  在这儿补充两句。日本的皇宫,狭义上的叫做“御所”——天皇居住的地方;广义上的则叫“御苑”。“御苑”的范围比“御所”要大得多,除了天皇居住的“御所”外,还包括公卿们的府邸和朝廷的办公机构。“御所”和“御苑”的关系,大致相当于中国的紫禁城和皇城。

  “乾门”并不是“御所”的大门,而是和“禁门之变”中的“蛤御门”一样,是“御苑”的入口之一。

  松平容保高兴得觉都睡不好了。

  他确实没办法睡好觉了——当天夜里,“御所”燃起大火。

  火头是从“御车寄”烧起来的。所谓“御车寄”。就是天皇出门时的停车坪,只是这个停车坪不是完全露天的。而是有一个用桧树皮铺成的屋顶。据说,“御车寄”屋顶选用的桧树皮,都有七十年以上的树龄。但不管这些树皮芳龄几何,都算是最好的燃料,于是火头一起,便一发不可收拾。

  “御车寄”距会津藩守卫的蛤御门很近,守蛤御门的会津藩兵动作倒是不慢,赶忙冲过来灭火。但“御车寄”的火头还没有控制住,第二个火头又烧起来了。

  这次是在离“御车寄”不远的“诸大夫间”。

  “御车寄”其实是一个大门,除了天皇出门的时候用,朝臣们入宫的时候也用。过了“御车寄”,就是“诸大夫间”——这是朝臣们上朝前等待休憩之所。

  “诸大夫间”用隔扇分隔成三个房间——“虎间”、“鹤间”、“樱间”,每个房间的隔扇上,都有以房间名字为主题的绘画,皆为江户狩野派画师的作品。比如“虎间”,画的就是各种姿态的老虎。

  现在,这些精美的绘画和整个“诸大夫间”一起卷入熊熊烈火。

  会津藩兵往来奔跑,大呼小叫,手忙脚乱。

  这只是一个开始。

  “御车寄”算是“御所”的西门之一,由西而东,“诸大夫间”之后,月华门、清凉殿、承明门,火头一个接着一个烧了起来,终于,轮到了居“御所”之中的紫宸殿。

  紫宸殿是正殿,相当于紫禁城的太和殿。

  京都“御所”的建筑,用料以木为主,其木料占总建筑材料的比例,比中国的宫廷更高,连紫宸殿前的台阶,都是木头做的。一旦火起,就是放到二十一世纪,也不是轻易可以扑灭。十九世纪中叶可怜的消防能力,对这种连续的、诡异的、大面积的火势,更加无能为力。

  火势由紫宸殿继续向东,将春兴殿卷入烈焰后,掉头向北。小御所、御学问所起火后,常御殿也烧了起来。

  常御殿是天皇平日起居之地。“御所”之外,刚刚赶到的松平容保披头散发,看着无边无际的冲天烈焰,魂飞魄散:不晓得天皇陛下的玉体可有恙否?

  常御殿之后,火势继续北向,“御所”北端的皇后常御殿——皇后平日起居之所,若宫御殿——皇子起居之所,姬宫御殿——皇女起居之所,纷纷燃起大火。

  至此,整个“御所”,变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火盆,烈焰烛天,照彻了整个京都的夜空,甚至在大阪都能看得见。

  萨摩藩兵也加入了救火的行列,但火势蔓延开来之后,萨摩藩兵也好,会津藩兵也好,都只能够眼睁睁看着,基本上什么也做不了。

  几千名士兵焦头烂额地忙乱了许久,还没有接应到任何一个宫内的重要人物,包括天皇陛下。逃出来的,都是普通的宫女杂役。抓住他们讯问宫内情形、天皇安危,一概懵懂。松平容保下令,宫内逃出来的,全部扣押起来,一个不能放走。

  站在松平容保身边的德川庆喜,火光映照之下,脸色阴沉得好像马上就要下暴雨了——咳咳,果真能下一场暴雨,浇熄这场大火就好了。

  在历史上,京都“御所”先后被焚七次,现在的这个正在熊熊燃烧的“御所”,主体建筑其实是刚刚挂掉的孝明天皇建造的——这才多久啊,就第八次了!

  而且,没有哪一次火灾,火势如此迅速、如此猛烈、如此诡异。

  *(未完待续。。)

看过《乱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