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乱清 > 第十五章 天下神器

第十五章 天下神器

  庭田嗣子带着关卓凡,在“离宫”之内,前后左右细细地转了一回,连和樱天皇的卧室、“御上场”——更衣室、“御汤殿”——浴室,都转到了。小说。com

  这些地方,按理都是“外臣”绝对禁足的地方,如果主人是中国人,关卓凡当然不好进入,但日本人既没有那么多的禁忌,关卓凡也确实有亲自“考察”的必要。

  站在“御汤殿”内,水汽未散,余香幽幽,关贝勒难免就想的多了一些,口中变得有点干燥,心跳得也快了一点,恍惚中有了读大学时误闯女生宿舍浴室的感觉。

  呃,这就是一个比喻,关贝勒念书的时候,是木有进过女生宿舍浴室的。

  在右前方带路的庭田嗣子,笑道:“这儿重门叠户、柳暗花明的,我也还不是很熟悉,可不要给贝勒爷带迷路了。”

  关卓凡一笑,心想:迷路了又如何?

  这个时候,刚好上一座小石桥,庭田嗣子顾着扭头和关卓凡说话,脚下微微一个趔趄,关卓凡眼疾手快,上前一步,伸手在庭田嗣子腰侧一带,将她扶稳了。

  虽然隔着重重和服,还是能够感觉到腰肢柔软,关卓凡不由心中一荡。

  庭田嗣子回首嫣然一笑,眉眼之中,全是妩媚。

  关卓凡心里边大大一跳,暗中大呼:不对,不对,我应该没有这么重的口味啊!

  最后连侍女们的住处也看了。这倒不是关卓凡要满足自己偷窥女生宿舍的**,而是在日本,这些女侍。一向对主人有相当的影响力。如果她们过得不好。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到主人的态度看法。

  “考察”的结果是满意的。

  这座王府,除了加建了洗浴的设施外,其他完全如旧。生活起居,由“和式”而“中式”,一步迈过,中间几乎没有过渡,关卓凡还曾经担心日本的女人们至少会过得“不惯”。但和樱天皇一班人,从上到下都意示满意。也没有任何“不惯”的表现。

  略略一深想,关卓凡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就好像一个人,日常生活在普通的住宅小区中,出去旅游的时候,因缘际会,住进了五星级酒店的行政套房,生活方式固然完全改变,但她会说“不舒服”、“不习惯”吗?

  以物质条件而论,京都的“御所”,比之北京的理亲王府。大致就是普通住宅小区比之五星级酒店的行政套房了。江户的“大奥”,比京都的“御所”。当然要好不少,但究其竟,也只有量的区别,没有质的区别。

  转了一圈,该看的看了,“果然还缺什么,请庭田典侍直接给我府上送信儿”这种话也说了,关卓凡正想告辞,庭田嗣子说道:“还要再耽搁贝勒爷一阵子。陛下有一件小小礼物,托我转交贝勒爷,就请贝勒爷移步我的房内。”

  日本妹妹要送我礼物?

  进了庭田嗣子的卧室,绮罗软红,幽香入鼻,关卓凡心有所动,连忙眼观鼻、鼻观心,摆出一副平静泰然的样子。

  庭田嗣子请关卓凡在紫檀圆桌旁的杌子上坐了,自己搬过一个细长的黑漆莳绘嵌螺钿攒盒,关卓凡赶忙站起接应,庭田嗣子一笑,说道:“多谢贝勒爷。”然后将漆盒小心地放到了圆桌上面。

  这个漆盒,金丝银箔和螺钿错杂镶嵌,疏密浓淡,描画出花鸟山水,栩栩如生,溢彩流金。单是盒子,便已价值不菲,不晓得里面装的又是什么宝贝?

  关卓凡想,日本的漆器,确实有独到之处,怪不得大浦庆对世称“轮岛涂”的轮岛漆器心心念念。两相比较,中国的漆器工艺实在是已经落后了。

  庭田嗣子打开漆盒,里面却是一把带鞘的太刀。

  这把太刀,刀鞘漆黑,通体没有任何装饰,刀柄上面的缠丝已经有相当的磨损,看得出来是有些年头的了。

  关卓凡微觉诧异,这把刀,比起装它的漆盒,未免朴素得过分了。

  庭田嗣子小心翼翼地取出太刀,左手握鞘,右手握柄,轻轻地拔出了一段刀身。

  顿时,清光流动,满室生寒。

  关卓凡凛然:这是一柄切金断玉的利刃!

  庭田嗣子缓缓说道:“此刀有个名字,叫做‘名物大般若长光’。”

  “大般若长光”?我靠,这可是在日本历史上排名进了前十的“神器”啊,原时空二十一世纪的时候,早已是下落不明了,没想到在这儿冒了出来!

  庭田嗣子还刀入鞘,微笑说道:“此刀为永禄年间的名刀工长光锻造,第一任主人乃室町幕府将军足利义辉,嗯,大致是前明嘉靖年间时候的事情。此刀面世之时,即价值六百贯,因为大般若经刚好也是六百卷,故名之为‘大般若长光’。”

  “室町幕府覆亡,此刀先后辗转于三好长庆、织田信长之手,最后为家康公所得。长筱合战,奥平信昌死守长筱城,为合战奠定胜局。战后,家康公乃以此刀赐奥平信昌,以彰勋劳。”

  足利义辉、三好长庆、织田信长、德川家康、奥平信昌,都是牛人啊。

  不过,原时空,关于“名物大般若长光”的历史记录,就到此为止了,之后呢?

  庭田嗣子继续说道:“奥平信昌以功封藩美浓国加纳,后勘破世情,退位隐居,去世之前,留下遗言,‘大般若长光’天下神器,非人臣可以承受,不宜传诸子孙。继位的加纳藩藩主遵照信昌公遗命,将此刀献回给了家康公。”

  “陛下下嫁家茂公后,家茂公乃将此刀作为庆生的礼物,送给了陛下。”

  “此次西渡,陛下对我说,她一介女流,此刀长留身边,未免令神器寂寞。贝勒爷天下英雄,宝刀豪杰,正是适得其所。”

  说罢,双手捧起“大般若长光”,递到关卓凡面前。

  “天下神器”,“非人臣可以承受”,呃,似乎有点那啥呀。这个,要,还是不要呢?

  靠,当然要啊,这可是日本一等一的国宝啊,嗯,就当俺的战利品啦。

  关卓凡双手接过,说道:“陛下有赐,卓凡不敢辞。”

  心里转过一个念头:和子这个小寡妇,老公没死多久,就把老公送的生日礼物送给了其他的男人——这个,这个,是什么意思呢?

  咳咳,至少对她的那位亡夫,实在不像有什么深厚的感情的样子啊。

  仔细想一想,其实也不奇怪。

  和樱天皇本来就极不情愿想嫁给德川家茂;嫁过去之后,从头到尾,一直受着婆婆笃姬的气;还有最重要的:德川家茂身体极差,几乎没有人道的能力,花样年华的和樱天皇,等于独守空闺。哼哼,如此这般,哪来真正的夫妻感情?

  庭田嗣子微笑说道:“此刀的铭文,为‘长船’二字,刻在刀笋之上。拆下‘目钉’,卸下刀柄,便可看见。”

  “长船”是个地名,在备前国境内,著名刀工世代辈出,有“长船系”之称。“大般若长光”的锻造者长光,便是其中代表人物。

  “刀笋”,即刀身插入刀柄的部分。“刀笋”上有两个小圆洞,叫做“目钉穴”;刀柄上也有相应的两个小圆洞,和“目钉穴”对上之后,插入“目钉”——金属小圆柱,即可将刀身和刀柄牢牢固定在一起。

  关卓凡说道:“受教了。”

  庭田嗣子含笑说道:“还有,好刀如佳人,最是敏感娇弱,日日都要花功夫服侍的。贝勒爷公务繁忙,今日我就不再屈留大驾了。日后若是方便,请携刀再来,我扫榻置酒,咱们一面赏刀,一面切磋。”

  这个女人,呃,有点意思。

  (小预告:明天两更,中午十二点左右一更,晚上十点钟左右一更)

  *(未完待续。。)

看过《乱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