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乱清 > 第二十章 荣安公主的心思

第二十章 荣安公主的心思

  丽贵太妃和荣安公主住东六宫的永和宫。永和宫就在母后皇太后的钟粹宫的斜对面。这是母后皇太后的特别安排,意在住得近一些,照应起她们母女俩比较方便。

  宫里的消息走的最快,隆宗门那边儿的仪典结束了没多久,也就一炷香的光景,关贝勒晋轩郡王的消息,便传到了永和宫。

  这个时候,刚刚开始传午膳。

  丽贵太妃的脸上,放出异样的神彩来。

  荣安公主从侧面看过去,母亲润玉般的面庞,散发着一层淡淡的光辉,从额头到下颌,那根柔和的脸部线条,隐隐约约变成了透明似的。

  她不由看的痴了:额娘生的真正是俊!

  心里冒出一个念头:比长春宫的那一位,生的还俊!

  自从皇阿玛龙驭上宾,一连好几年,额娘的脸上,都看不见这般的神情光彩了。

  丽贵太妃转过头来,脸上笑意盈盈:“你发什么呆呢?”

  “……额娘,你真是好看!”

  丽贵太妃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她仔细端详着女儿:“我的丽妞儿生的才叫好看呢——唉,有的人就是这么好福气!”

  荣安公主的小脸儿,“刷”的一下就红了。她低下头,小口地扒着饭,不吭声了。

  她晓得额娘口中“有的人”指的是谁,也晓得,额娘为什么会如此高兴。

  “有的人”晋了郡王。就该指婚了。大清开国以来,从来没有过一位王爷,二十六岁了。还未娶福晋的。

  她的心儿怦怦地跳了起来。

  几个月前,她就知道,皇额娘——就是母后皇太后——想把自己指给那个叫关卓凡的。皇额娘几次到永和宫来,和额娘两个摒人密谈——连她也得远远儿地避开,商议的,应该就是这件事情。

  自己早早儿地就封了和硕公主,似乎就和这个有关系。

  当然。皇额娘也好,额娘也好。都不会直接跟她说这个事儿。但是,这种事儿,在宫里这种地方,怎么可能真正瞒得住人?别人不说。单她的贴身侍女翠儿,就搬了无数的小道消息来给她听。

  在宫里边儿,关卓凡其人的形象,特别是出于宫女、太监之嘴,简直就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个三头六臂的神仙:打长毛,打捻子,打回子,打西洋人。打东洋人,遍天下打过去,就没有他打不平的地方。似乎。整个大清都是靠了他才打平了的!

  他这么能打仗,是不是那种豹眼环睛、虬髯如戟、一张嘴就震得你耳朵嗡嗡响的形容呢?

  不是。

  宫里边儿,见过关卓凡的人可不算少,大伙儿都说,关贝勒个子高高的,生的很俊。模样斯文得很,说话也特别和气。看上去,就是个翰林相公的模样,不知道的话,可想不到竟是位万马千军、斩头沥血的大将军!

  还有,拿翠儿的话来说:“关贝勒上马管军,下马管民,学问大得很!听说,他的学问,就连倭中堂、文大人他们都是顶佩服的!”

  是啊,学问不大,怎么能做皇帝的师傅?

  “还有,关贝勒会说洋话!那个美利坚的将军,觐见咱们的皇太后,就是关贝勒带的班,做的通译!叽里咕噜的,哎哟,溜极了!”

  翠儿啧啧称赞:“没听说关贝勒进过学啊,他哪儿来的那么大的学问呢?真是天……哎,真正是‘能者无所不能’!”

  荣安公主听的心神荡漾:这,不就是地道的“儒将”吗?

  每一个年轻的女孩子,都会对自己未来的夫婿,有无穷的想象,贵如公主亦不例外。可是,对于公主来说,这个想象空间,其实是非常有限的。

  清朝的额驸,地位高的、本事大的,是很少见的,“尚主”的,大多是中层的宗爵子弟。到了清末,这个层面的旗下子弟,是群什么样的货色,大伙儿都是晓得的:一帮地道的纨绔,走鸡遛狗侃大山,吃喝嫖赌抽大烟,从头到脚,一身恶习,正经本事却丁点儿没有,嫁了过去,能有什么好日子过?

  清朝公主的婚姻生活,大多不如意。这一方面,是因为严格的、不近人情的皇家规范的约束;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们的夫婿,实在少有争气者。

  清朝的公主、格格,大多寿促,这和她们不幸福的婚姻,有很大的关系。

  像关卓凡这样子的夫婿,稀罕的程度,已经不能叫“万里挑一”,也不能叫“打着灯笼找不到”,根本就是全天下独一份!自己若嫁了过去,何止是“终身有靠”?真正是这一辈子每天早上都会笑着醒过来!

  小姑娘的心儿,从这个消息出来的第一天起,就高高地提了起来。

  这个关卓凡唯一的毛病,就是姨太太多了一点儿。

  不过,拿丽贵太妃的话来说:“他一个年青精壮的男人,又立了那么大的功劳,收几个女人,放在房里,还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这个话,不是直接对着女儿说的,却是当着女儿的面说的,荣安公主晓得:额娘这话,其实就是说给她听的。

  听到“年青精壮”四个字,小姑娘的脸儿,当时就莫名地红了。不过,她听得出额娘这话的重点:你不要嫉妒。

  丽贵太妃其实是多虑了。这种事情上面,女儿其实随她,年纪虽小,但心里边放的下,眼睛里看的开,是那种典型的“不嫉妒”的类型。

  “他”奉圣母皇太后从天津回銮北京后,指婚这个事儿,两宫皇太后议计过了一轮,就算定了下来。

  丽贵太妃的容颜,就是从那时候起,重新变得光彩照人。

  但是,荣安公主刚刚放下的心儿,却又提了起来:怎么,一同嫁过去的,还有六叔家的敦妞儿?

  她倒不是嫉妒,也理解这是不得已求其次的一个安排:“西边的”想把敦妞儿嫁给关卓凡,“东边的”想把丽妞儿嫁给关卓凡,这个事儿,两位皇额娘如果不能相互妥协,可就“一拍两散”了。

  说的难听一点——这是翠儿的话——叫做:“打翻狗食盆,大家吃不得。”

  她是担心,两位正福晋,朝抬头,晚见面,这个关系,可怎么处?

  不过,这个担心,很快便打消了。

  额娘说,你皇额娘说了,成亲之后,分府别居,就是说,你和敦妞儿,一人一座公主府。他自个儿,自然还有他自个儿的郡王府。还有,他上边儿没有老人,你们两个媳妇,不需要奉养公婆,不是逢年过节的大日子,彼此见面的机会是有限的。

  男子娶两位正妻,也不是多稀罕的事情,“尚主”的情形固然特殊,但礼部自会拟出相应的仪制规例,不需要你们太操心。

  虽然,公主和额驸不住在一起,但荣安公主和丽贵太妃彼此默喻:内务府绝不敢拿那些奇奇怪怪的规矩来约束关卓凡,嫁给他,过的一定是正常人家的夫妻生活。

  这,是嫁给他的最具吸引力的地方之一。

  似乎不能有比这个更好的安排了。

  “不能有”?

  千想不着,万料不到,就是有!

  母后皇太后对丽贵太妃说,丽妞儿出了阁,虽然我不舍得你走,可是——你就跟了丽妞儿去吧,不用再在宫里边儿守空房子了!

  额娘的眼泪立时就流了下来,当即跪倒,一边儿哭,一边儿给皇额娘谢恩,惹得皇额娘也陪着她一起哭。

  荣安公主一天比一天盼着自己出阁的日子。

  可是,这个日子是没准的,连母后皇太后也说不好,说是得看“他”的意思——“他”讲究西学,以为女子圆房,不能过于年幼,不然不利生产。

  什么“圆房”、“生产”,听得荣安公主面红耳赤。可是,小姑娘心里边儿大不服气:我都十四岁了,怎么还能叫“年幼”?

  这么等下去,等到什么年纪,才算“不年幼”?

  如此患得患失,终于等来了“他”封王的消息。

  这下子好了,封了王,再没有不娶福晋的道理了!

  *未完待续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乱清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看过《乱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