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乱清 > 第七十章 纂承洪绪,茂德继期

第七十章 纂承洪绪,茂德继期

  ♂,

  “‘熙乾’,”郭嵩焘说道,“‘康熙’之‘熙’,‘乾隆’之‘乾’。”

  几位大军机相互以目,表情都比较微妙。

  “礼亲王有没有说过,”文祥问道,“‘熙乾’二字,有什么讲究?”

  “说了,”郭嵩焘说道,“这个讲究,就是自‘康熙’和‘乾隆’而来。礼亲王说,本朝以康熙、乾隆两朝光景最盛,圣祖仁皇帝、高宗纯皇帝,又是享国时间最长的,因此,‘康熙’、‘乾隆’各取一字,这个……嗯,‘意头’最好。”

  许庚身笑容中讥讽的意味更重了,曹毓瑛脸上,也露出了类似的淡淡的笑容,文祥为人,最为中正平和,可也忍不住莞尔了。

  “礼亲王还说,”郭嵩焘脸上,也带着笑,“取‘康熙’之尾,‘乾隆’之首,也有一个‘继往开来’的意思在里头。”

  文祥点了点头,“这个嘛……倒还有一点儿道理。”

  既然只有“一点儿道理”,其实就等于“没有道理”了。拿“熙乾”做年号,文、曹、许、郭四位,都大不以为然:哪能自个儿没有自个儿的说法,跑到前朝,去拾人家的牙慧?而且,一“拾”就“拾”两个!说了出去,稍稍有点儿见识的人,都是要笑话的。

  四位大军机,皆以为这是没读过什么书、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年轻人的想法,连“书生之见”,都算不上的。

  四位大军机虽然没有直接否定世铎的献议,不过,各人的神态、表情,以及文祥的那个“一点儿道理”,已经充分表达了意见——“熙乾”是用不得的。

  不过,用还是不用,决定权在轩亲王那儿,四人一起看向关卓凡。

  “礼亲王也是一番好意,”关卓凡倒没有什么讥笑的意思,“不过,咱们目下的局面,我以为,既不比康熙朝,也不比乾隆朝,一定要有所比拟的话——”

  顿了一顿,“我倒觉得,和雍正朝,更像一些——特别是雍正初年。”

  又顿一顿,“都是前人余荫,庇护不了后人了;都是要改弦更张,重新上路了!”

  文、曹、许、郭,都是心头一震,齐齐答了声:“是!”

  “如果……一定要拾前朝的牙慧,”关卓凡笑了一笑,“我倒是更愿意去拾雍正朝的牙慧呢。”

  说罢,在那本夹着旨稿的护书上,轻轻的拂了一拂,“好了,外头的浮议,不必理会了,咱们议咱们自个儿的吧!”

  如此一来,世铎的“熙乾”,便被定性为“浮议”,正式的否定掉了。

  曹毓瑛先开口。

  “今上为文宗显皇帝血嗣,穆宗毅皇帝女兄,”曹毓瑛早已成竹在胸,声音十分清晰有力,“穆宗毅皇帝无嗣,本着‘兄终弟及’之义,今上登基践祚,抚牧万民,统绪的传承,是最清楚不过的!”

  顿了顿,“所以,我以为,新君年号,第一紧要的,是明申统绪之大道。”

  事实上,这个“统绪的传承”,本朝开国迄今,以“今上”最不清楚,但正因为“最不清楚”,才要一口咬定“最清楚不过”,“今上”的年号,才要“明申统绪之大道”。

  文祥、许庚身、郭嵩焘,都缓缓点头。

  “琢如一语中的!”文祥说道,“既如此,我以为,今上的年号,应该有一个‘统’字或者‘绪’字。”

  微微一顿,“不论是‘统’字,还是‘绪’字,都应该是……第二个字,对吧?”

  啊?

  关卓凡心头一跳。

  “不错!”曹毓瑛马上接口,“博公所言极是!”

  许庚身、郭嵩焘都点头称是:

  “不错!”

  “嗯,不错!”

  “年号不同庙号、谥号,”许庚身说道,“不可晦涩难懂——一个大字不识的老农,也要力求朗朗上口,统绪、统绪……”

  沉吟片刻,“宣明统绪——‘宣统’如何?”

  啊?!

  关卓凡微微张开了嘴巴。

  不过,没有人留意到轩亲王惊愕的神情。

  “极好!”曹毓瑛欣然说道,“‘宣统’、‘宣统’……念起来,响亮的很,大气的很!”

  许庚身心中得意,说道:“或者‘光绪’——‘光绍统绪’,如何?

  啊?!

  轩亲王的嘴巴,张的更大了。

  要不要这么巧啊?

  “光绪,光绍统绪……”曹毓瑛连连点头,“也极好!也极好!”

  郭嵩焘捻着胡子,点头说道:“宣统、光绪——宣明统绪、光绍统绪,确实都好!星叔,你真正是才思泉涌啊!”

  “宣统、光绪,我也觉得好,王爷,你看——”

  说话的是文祥,他一边说,一边转向关卓凡——咦,王爷的样子有点儿古怪……为什么要张大着嘴巴呢?

  关卓凡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赶紧轻轻咳嗽两声,笑容重新回到了脸上,说道:“琢如的‘明申统绪之大道’,我是赞成的;博川以为,年号的第二字,应为‘统’、‘绪’二字之一,我也是赞成的……”

  顿了一顿,“星叔拟的‘宣统’、‘光绪’,也确实是好……”

  几位大军机心道,听您这口气,接下来,大约就要说“不过”了。

  “不过……”

  嘿,果然。

  关卓凡微微踌躇了一下,说道:“‘宣统’、‘光绪’,不是不好,是……太好了!我是说,太响亮、太有力量了!这个,呃,似乎,稍稍显得……张扬了一点儿?这个‘宣’字、‘光’字,能不能……呃,换一个……稍稍低调点儿的字眼儿呢?”

  张扬?

  几位大军机都微微愕然。

  仔细想一想,轩亲王说的,似乎也有点儿道理,那好吧,咱们就想个“低调点儿的字眼儿”吧。

  轩亲王心里头的真实想法,自然是没有人知道的——

  宣统?光绪?

  哎哟,我的尴尬癌都犯了!

  平心而论,就字面意思,“宣统”也好,“光绪”也罢,都是挺好的年号,可是,都不能用。

  “宣统”自然是不能用的——原时空,那是末世,“意头”不好!

  “光绪”呢?

  真用了,我非神经错乱不可!现在是1877年,真用“光绪”做年号的话,“光绪元年”就是1878年,靠,这个跟原时空的“光绪元年”,可对不上号啊!如是,今后我这一辈子,一说“光绪某年”,我都得先“换算”一遍,看看自己是否时空错乱了?——嗐,我干嘛要这么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呢?

  所以,拜托你们,换一个,换一个。

  许庚身的“宣统”、“光绪”,虽然被“婉拒”了,但他还是非常积极,想了一想,说道:“若‘宣’、‘光’一类字眼儿不合适,改成‘正’、‘大’、‘洪’、‘皇’如何?——既明申今上统绪承继之正大光明,听起来,‘力量’上头,也稍稍的……呃,弱一点。”

  弱一点,即轩亲王要求的“低调一点”。

  “宣”、“光”改成“正”、“大”、“洪”、“皇”,即动词改成形容词,“力量”确实弱了一点儿,不过,汉语的形容词,常常可以做动词使用,所谓“使动”,“明申统绪”的意味,并不会减少多少。

  “好,好!”

  关卓凡连连点头。

  “咱们一个个的来吧!”文祥说道,“‘正’、‘大’、‘洪’、‘皇’,都是极好的字眼儿,不过,和‘统’、‘绪’搭在一起,怕是有的前头已有人用过了,咱们这儿,不一定都能派的上用场呢。”

  许庚身取过纸笔,先依次写了“正”、“大”、“洪”、“皇”几个字,然后,在旁边写了“统”、“绪”两个字,“你们说,我来记,看看哪些能用,哪些不能用。”

  “好!”文祥说道,“先说‘统’,‘正统’、‘大统’……呃,都不能用——‘正统’是前明英宗的年号,‘大统’……是北朝西魏文帝的年号。”

  文祥说的“北朝”,是南北朝的北朝。

  北朝原即北魏,北魏一分为二而为东魏、西魏,后东魏亡于北齐,西魏亡于北周。

  “正统”为前明英宗年号,这个,在座之人都是晓得的,可是,西魏文帝的年号为何,就不是谁都能记得住的了。

  对于文祥的博闻强记,其余几人,包括关卓凡在内,都十分佩服。

  “‘洪统’……”文祥继续说道,“这个,倒是没有人拿来做过年号,不过,念起来,似乎……有一点儿拗口。”

  “除了拗口,”曹毓瑛说道,“‘洪统’一般是指世家的世系,以之来况人主的统绪,似乎……分量略嫌不足。”

  这就等于把“洪统”否定掉了。

  “‘皇统’本来极好,”郭嵩焘摇了摇头,“可惜——”

  可惜也有人用过了——金熙宗的年号,就是“皇统”。

  至此,“统”是暂时不能用了,来看看“绪”吧。

  正绪、大绪、洪绪、皇绪……

  文祥在心中默念一遍,脸上露出笑容,说道:“‘绪’好!”

  “果然是好!”郭嵩焘看着许庚身将“正绪”、“大绪”、“洪绪”、“皇绪”一个个写了出来,“至少,前头没有人用过!”

  “‘正统’十分响亮,”曹毓瑛说道,“‘正绪’嘛……就似乎有点儿奇怪了,好像,好像……”

  下面不好措辞,打住了。

  不过,未尽之言,关卓凡等人都听了出来——好像有点儿“此地无银”的感觉嘛。

  呃……确实是的。

  如此一来,“正绪”也被排除了。

  “‘洪’、‘皇’,”文祥说道,“都是‘大’的意思,不过,‘洪绪’、‘皇绪’,自然要比‘大绪’雅驯许多。”

  “嗯,”曹毓瑛说道,“本来,‘皇绪’极好的,‘皇’者,大也,美也,老百姓可以譬解做‘皇家’之‘皇’,读书人可以譬解做‘正大堂皇’之‘皇’,反正,怎么解释,意思都很好。”

  顿了一顿,“只是——”

  又打住了。

  许庚身问道:“只是什么?”

  “只是若以‘皇绪’为年号,”曹毓瑛微微一笑,“民间称呼今上,就是‘皇绪皇帝’了。”

  皇绪皇帝?

  呃……四个字中,就有两个“皇”字,“绪”字又是闭口音,有点儿……怪怪的。

  听起来怪怪的,念起来,也怪怪的,除了有点儿拗口,嘴巴里……好像还含着什么东西似的。

  至此,就剩下“洪绪”了。

  “‘洪绪’亦极好!’”文祥说道,“‘洪绪’的意思,本就是世代相传之大业、帝业,纂承洪绪,茂德继期,用作今上之年号,合适不过!”

  文、曹、许、郭,一齐看向关卓凡。

  洪绪、洪绪、洪绪。

  关卓凡取过许庚身面前的那张纸,看着上面黑大光圆的“洪绪”二字,在心中默默的念了几遍。

  然后,他取过一只剪刀,小心翼翼的将“洪绪”剪了下来,放在桌上,用手指轻轻的按了一按。

  “就‘洪绪’吧。”

  关卓凡的声音,十分平静,文、曹、许、郭四人,心头却都微微一震,齐声答道:“是!”

  洪绪皇帝,中国历史上的第二位女皇帝,就这样诞生了。

  *(未完待续。)

看过《乱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