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乱清 > 第九十八章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第九十八章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本章以及下一章的大部分内容,选自路德维希.冯.奥托伯爵的回忆录《黄昏和清晨》中的“一八六八年:新时代”一章,主要涉及一八六八年初腓特烈王储访问中国的内容——是年,尚未继承祖上爵位的奥托,时任腓特烈王储副官,军衔上校,王储伉俪乘“腓特烈大帝号”护卫舰访问中国,未来的奥托伯爵全程随侍。

  凡选自《黄昏和清晨》的内容,皆加双引号注明;非选自《黄昏和清晨》的内容,则不加双引号,不会叫书友弄混的——譬如,彼时中国的辅政轩亲王的某些心理活动。

  好了,言归正传。

  “‘腓特烈大帝号’在香港停泊期间,补充了煤、水和米肉果蔬等物资,不过,我们没有上岸,严格说起来,普鲁士访华代表团留在香港的时间,只不过是一个晚上,还不足十二个小时。”

  “这让代表团中的两位女士——尤其是较年轻的那一位,感到了失望,毕竟,香港是我们经过长途旅行后抵达的第一个中国城市,不能够亲身领略其风情,露易丝公主并不掩饰她的遗憾。”

  “当然,在法律上,香港已经是英国的属土了,不过,在习惯上,我们依旧视它为一座中国的城市。”

  “王储殿下微笑着对小姨子的遗憾表示歉意——没有法子啊,船一进港,我们就收到了两条消息,使我们不得不抓紧时间,继续行程,毕竟,香港不是‘腓特烈大帝号’此行的最终目的地——天津才是。”

  “第一条消息,国王陛下接受了法国人关于利奥波德王子退出西班牙王位竞争的要求,俾斯麦首相、毛奇总参谋长都深感遗憾——我想,罗恩陆军大臣又该忙着在国王陛下和俾斯麦首相之间,做耐心细致的调解的工作了。”

  “这条消息对代表团的影响是,我们的任务,不止于考察中国人结盟的诚意、以及军队的实力了,任务单上,还得加上这么一条——我们必须让中国人相信,国王陛下的退让,只是权宜之计,普鲁士结盟的诚意,并没有发生任何的动摇。”

  “事实上,对这条消息,较俾斯麦首相、毛奇总参谋长更加失望的,应该是卡尔亲王——对于战胜法国人,俾斯麦首相、毛奇总参谋长两位,只能说是‘有把握’;卡尔亲王呢,却是百分百的坚信,他率领的军队,必将在对法战争中大获全胜。”

  “我似乎听见……卡尔亲王骂了句粗口?”

  “当然,卡尔亲王是无论如何不可能对国王叔叔口出任何不敬的言语的——一定是香港的蚊子太多了,惹得亲王殿下心烦意乱,才有所发泄。”

  “第二条消息,中国政府向越南派出了一支海、陆混编的远征军,进驻土伦和顺化,并且,中、法两国的土伦驻军,发生了‘较为激烈’的‘肢体冲突’。”

  “对于普鲁士来说,这当然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可是,另一方面——相形之下,国王陛下对法国人的退让,就愈加显得的……嗯,不合时宜了。”

  “因此,我们不能在香港耽搁下去了。”

  “几天之后,‘腓特烈大帝号’到达上海。”

  “较之这座远东最繁华的城市,香港只能算是一个小渔村,不过,我们在上海停留的时间,较香港更短——江苏和上海的地方官员的礼节性拜访之后,王储殿下接见了驻上海领事,听取了他的工作汇报,然后,便下令开船——加上补充物资,前后拢共亦不超过六个小时。”

  “我们可以想见露易丝公主的失望,不过,这一次,她没有把遗憾形诸于色,她从姐姐那里了解到我们不能浪费时间的苦衷,另外,毕竟,再过几天,‘腓特烈大帝号’就要到达她最终的目的地——天津了。”

  “自香港北上,愈往北,纬度愈高,气温愈低——这很有趣,这个季节,天气明明是逐渐转暖的。”

  “仅此一点,我就对中国的幅员广大,有了直观的、深刻的感受。”

  “天津港在望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小小的插曲——一只奥地利商船,和‘腓特烈大帝号’擦肩而过,彼此的距离,不超过二十五米。”

  “当然,如果发生碰撞,倒霉的是那只奥地利商船,‘腓特烈大帝号’的吨位,比对方大的多,船体也坚固的多,而且,船头还有一只巨大的冲角。”

  “不过,卡尔亲王依旧很恼火,骂奥地利人走路不长眼睛,并且半开玩笑的说,很可惜,现在普鲁士和奥地利不是处在战争状态,不然,‘腓特烈大帝号’该冲了过去,就算不撞沉他,也要将之俘虏,作为战利品,或者在中国就地拍卖,或者带回普鲁士去。”

  “我们都晓得,对于普鲁士‘七周战争’未能进军维也纳、进一步扩大战果,卡尔亲王迄今悻悻,不过,他这个玩笑,其实并不好笑,不晓得他还记不记得,类似的事情,驻华公使李福思就干过一回?而结果,是令人非常尴尬的?”

  “一八六四年,李福思履新中国,船行至天津港外,发现了三只丹麦商船,彼时,正值第二次石勒苏益格战争期间——卡尔亲王正率领他的第三军,作为德意志联军陆军主力,攻打丹麦的易北河防线——李福思一见三只商船悬挂丹麦国旗,二话不说,立即冲了过去,将三只商船统统捉住了。”

  “丹麦商人诉之于中国政府,彼时的中国首相恭亲王大为恼火,传告李福思,指丹麦商船已入中国内海,非在公海,贵使此举,有违万国公法,‘显夺中国之权’,若不妥善解决,请你打道回府,敝国恕不接待。”

  “李福思自知理亏,不但释放了三只丹麦商船,还主动赔偿了丹麦商人一千五百银元。”

  “如果现在普鲁士和奥地利还处在战争状态,如果卡尔亲王一时头脑发热,捉了奥地利人的船,那么,接下来,面对中国政府‘妥善解决’的要求,他会怎么做呢?他会不会审时度势,像李福思那样,做委曲求全的事情呢?中、普两国的结盟,又会不会受到这个事件的影响呢?”

  “好吧,也许我想的太多了。”

  “‘腓特烈大帝号’终于进港了。”

  “停泊在天津港的军舰——所有国家的军舰,也包括法国人的,都鸣放礼炮,对王储殿下伉俪的到来,表示敬意。”

  “中国政府在大沽口码头,举行盛大了欢迎仪式。”

  “前来迎接‘普鲁士访华代表团’的,辅政王关逸轩之下,有钟郡王爱新觉罗.奕诒、直隶总督曾国藩、军机大臣文祥、外务部尚书钱鼎铭,他们乘坐火车,一天前便自北京到达天津——北京至天津的铁路,是中国的第一条铁路,半年前竣工。”

  在这里纠个错:奥拓伯爵搞错了,京津线可不是俺们的第一条铁路,俺们的第一条铁路,是津唐线——两年前就竣工啦。

  还有,曾国藩也不是自北京过天津的,直隶总督的治所在保定,他是自保定过天津的,同关卓凡他们,走的不是一路。

  好吧,继续《黄昏与清晨》:

  “排名呢,自然是辅政王关逸轩领衔,他的后面,依次为奕诒、曾国藩、文祥、钱鼎铭。”

  “钟郡王算不上政府要员,他的职务是‘散秩大臣’,这似乎是个不负责什么具体事务的职位——至少,我搞不清楚他具体负责什么事务。钟郡王参加迎接‘普鲁士访华代表团’,排名仅次于辅政王,是因为他是皇室的代表——他是皇帝陛下的亲叔叔,在‘在职’的皇室成员中,他的血缘,和皇帝陛下是最接近的。”

  “辅政王自然也是皇室成员,不过,他是皇帝的丈夫,和皇帝并不存在任何意义上的血缘关系。”

  “我对这位年轻的郡王颇感兴趣,他清秀、白皙、温文尔雅,可是,我能够感觉得到,他对自己这份临时的工作,非常紧张,目光闪烁,瑟瑟缩缩——总之,很不自信。”

  “我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如果钟郡王的排名,居于最末,而非仅次于辅政王,并排在功勋卓著的曾侯爵之前,他会自在的多。”

  “考虑到他的三个哥哥——皇帝的三位亲叔叔的遭遇,钟郡王的这个表现,也许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他的五哥,前惇亲王爱新觉罗.奕誴,因事涉谋反以及谋杀另一位亲王,被剥夺爵位,终生圈禁——无期徒刑。”

  “他的六哥,前首相恭亲王爱新觉罗.奕?,在三十三岁的盛年,被迫退休。”

  “他的七哥,前醇郡王爱新觉罗.奕譞,因涉嫌刺杀辅政王,并策划大规模的兵变,被剥夺爵位,软禁起来——不过,无论如何,这位前醇郡王的命运,要比他的五哥好多了。”

  “以上种种,辅政王都在其中扮演了最关键的那个角色。”

  “钟郡王在兄弟之中行八,就是说,醇郡王之后,就是他了。”

  “所以,他不晓得,这突如其来的‘重用’,是祸、是福?”

  “不过,据说,他和辅政王的个人关系,还是比较好的。”

  *

  :。:

看过《乱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