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乱清 > 第三十章 瑰丽之网,死亡之网

第三十章 瑰丽之网,死亡之网

  紧接着,第二颗、第三颗、第四颗……山崩地坼。

  气浪卷起泥土,撒到赵南北的头上、背上,险些将他扑倒在地,他站住了,猫着腰,像一只猫那样,猛的抖了抖身子,低声怒喝:“快!快!”

  几个人俩连滚带爬的向下跑去。

  身后,城头山的山巅,犹如一口烧红的大锅般滚沸起来;又像害疟疾似的,整座山头,都在疯狂的颤抖着。

  不止一个人、不止一次被震倒在地,爬起来,继续撞撞跌跌的往山下跑。

  身后,好像有无数条炽热的长鞭,在拼命的抽打着他们。

  不止一个人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幸好,我现在不在阵地上!

  亦不止一个人生出了这样一种“错觉”:快点儿!快点儿!进入那片浮动的雾气中,就“安全”了!

  赵南北也生出了一种错觉——之前就有过的:好像,法国人要一次过把所有的炮弹都打光似的?

  事实上,这不是错觉,法舰确实接到了命令:将剩下的炮弹统统打出去!

  战后统计,法军的第三轮炮击,我左翼阵地的着弹密度,超过了第二轮炮击——即对中央阵地的炮击。

  赵南北几个终于进入了浓雾之中。

  很奇怪,不晓得是雾气的作用还是其他什么缘故——一进入雾气之中,山巅的炮声、脚下的震动,立即同时减弱了。

  这之后发生的事情——一直到重新钻出浓雾为止,在赵南北一生的记忆中,都是“朦胧”的,由头到尾,都好像笼罩了一层淡淡的雾气,总有些……嗯,不大真实的感觉。

  他的记忆中,更“清晰”、更“真实”的,是他没有亲历的那一部分——

  岩浆般滚沸的阵地上,四分五裂的肢体在半空中飞舞着……

  这些残肢断骸,不是袍泽的,而是法国人的——

  上一次大举进攻左翼阵地时留下来的那些尸体——那些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被自己人的炮火击中,粉身碎骨。

  破碎的血肉、肢体、脏器,雨点般洒落下来,落到石墙后的堑壕里,落到新防线的散兵坑里。

  城头山狙击战的幸存者,对此有许多生动的描述:

  “‘啪’一下,险些把我砸晕过去!我定了定神儿,捡起来一瞧——嘿,一支断手!早就变了色儿了,灰紫灰紫的!可是,那个手指头,还在动!勾着,一曲一伸的!”

  还有——

  “‘啪’一下,我往凉盔上一摸——猜我摸到了什么?嘿,一段肠子!里头的脏玩意儿都挤出来了!而且,都干了!硬了!”

  “‘啪’一下,我差点儿没背过气儿去!——整一条大腿啊!一条大毛腿!”

  诸如此类。

  好吧,说回赵南北真实而“朦胧”的那段经历吧。

  老马安排的赵南北及许福有带队的这两小支“奇兵”,非常有效。

  炮击停止之后,没过多久,密集的枪声就从山巅传了过来——开打了!

  呃——

  好像少了点儿什么?

  对了,这一次,法军在进攻的时候,没有发出“叛吼”。

  浓雾中,西坡山腰的法军,开始行动了。

  赵南北几个,也开始行动了。

  或许是雾太大了,或许是山巅的枪声太密集了,赵南北他们这一边儿,一连三个法军士兵被击中,都没有引起法军指挥官的注意;待到第四个士兵倒下,终于有人觉出不对劲儿了——俺们遇袭了!

  袭击明显不是来自山巅的方向;虽然不算密集,可是,除了山巅,其他的方向,都有子弹飞了过来,甚至,还有从后边儿——山脚的方向飞过来的!

  他娘的,这是怎么回事儿?!

  法军很快便骚动起来了。

  外围的士兵开始向子弹飞来的方向还击。

  这一下,乱上加乱了。

  不是什么人都能分辨的出“斯潘塞”和“夏赛波”的枪声的区别的,在大多数普通士兵的耳中,只是觉得枪声变密了——

  于是,非常符合逻辑的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中国人大举来袭!——俺们中伏了!

  于是,就真的乱起来了。

  愈来愈多的士兵加入了还击的行列,可是,许多的射击,都是盲目的——雾太大,到处影影绰绰的,根本看不清敌人在哪儿好嘛!

  终于,不可避免的,法军开始自相残杀了。

  带队的指挥官自个儿也险些被不晓得是敌人还是自己人的子弹击中,在局面变得不可收拾之前,他必须赶紧二择其一——要么不理会来袭的敌人,不顾伤亡,强行冲出浓雾,执行原定计划;要么——撤退。

  来袭的敌军似乎不算多,可是,自己这支兵,经已暴露,偷袭的突然性,已经不存在了;同时,也不可能真的一边儿往上攻,一边儿在后头吊着这样的一条尾巴呀!——如是,这个仗,可咋打啊?

  他咬了咬牙,大吼,“撤退!撤退!”

  赵南北远远的听到了“Le retrait”,他是晓得这个话的意思的,心不由剧烈的跳了起来了——

  法国人真要撤退?

  轩军军制脱胎于美军,而美军以法军为师,美军里头会法语的人很多,连带着轩军里头也有不少人能说些法语的;另外,上战场之前,轩军的士兵,都经过了最基本的法语军事术语的培训。

  是真的!——法国人真的撤退了!

  一个个蓝红交错的身影,没入白雾,终于完全看不见了,赵南北快活的想大吼大叫——我做到了!

  呃……我们做到了!

  一口气泄了下来,山巅传来的声音便变的清晰了——是喊杀声!

  就是说,开始短兵相接了!

  赵南北猛一个激灵:我得赶紧回去啊!

  可是,“小老头”、杨林、高宝福他们几个,咋办呢?

  为迷惑敌人,赵南北、李全、杨林、高宝福四个人,本就彼此拉的很开,基本属于各自为战,加上不断的变换位置,大雾之中,早就走散了。

  赵南北压着嗓子,喊了几声,“小老头!杨林!高宝福!”

  雾气弥漫,没有任何回应。

  赵南北是带队的,本有责任将其余几人都带了回去,可是,目下的情形很明白:短时间之内,不可能将人找齐了;待到把人都找齐了,上边儿的仗,大约也打完了!

  如果阵地失守,就算自己将小老头几个都找齐了,又有什么意义?

  上边儿已经开始短兵相接了!多一个人,多一份气力啊!

  赵南北呼了口气:不管了!

  他掉过头来,向山巅狂奔而去。

  愈接近山巅,枪声和喊杀声就愈激烈,赵南北的心“怦怦”狂跳:老天爷,在我赶到的时候,阵地可千万别已经失守了啊!

  就要到了!

  咦……小悬崖呢?

  小悬崖其实还在,可是,一半已经坍塌掉了——被一颗又一颗炮弹击中,终于支撑不住了。

  不过,对赵南北来说,倒方便了些——他不必绕过小悬崖,直接缘坍塌的那一半爬上去就好了。

  赵南北手脚并用的爬上了小悬崖,一抬头,不由瞪大了眼睛。

  一个广大的修罗场在他面前展现开来,上千名士兵正在场中舍生忘死的对射、拼杀。

  同时,他也看到了一副终生无法忘记的奇景:

  在夕阳的照耀下,硝烟弥漫之中,每一颗子弹划过,都留下了一条清晰的烟迹——每一颗子弹的弹道,都看的清清楚楚。

  无数条烟迹织成了一张纵横交错的死亡的大网,将城头山左翼阵地严严实实的笼罩住了。

  赵南北瞠目结舌。

  哎……夕阳?

  一整天都看不见太阳,到了下山的时候了,它反倒出来了?

  是的,太阳出来了,雾气开始消散,而这个“消散”,是向四面八方扩散,其中一部分雾气,升到了山巅上,同硝烟混在一起,湿度、密度、以及西斜的阳光的散射的角度,都恰恰好,于是,每一颗子弹的轨迹,都被清清楚楚的勾勒了出来。

  赵南北发愣,就是三几秒钟的事情,他定了定神儿,看清楚了战场的局面,心中不由猛地一沉。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乱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