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乱清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大海战之三十六:以小搏大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大海战之三十六:以小搏大

  “射声号”的吨位,四倍于“军刀号”不止,且前者铁壳、铁肋、铁甲,后者木壳、木肋,更未被半片甲胄,以“军刀号”撞击“射声号”,乍闻之下,几同以卵击石,这道命令,确实……不可思议。

  然而,事实上,这是一极具勇气、亦极高明的死中求活之策。

  后甲板中弹、舰艉入水之后,“军刀号”舰长已看的明白:

  “射声号”之吨位、火力皆远胜于“军刀号”,其身覆重甲,更是“军刀号”万万比不了的;另一只刚刚加入战团的敌舰,一时之间,虽还不能分辨其名号——应该是“龙骧号”、“虎贲号”、“豹变号”三者之一——但仅凭目测,亦知其吨位两、三倍于己,强弱、众寡悬殊至此,继续炮战,“军刀号”绝无幸理!

  当然,“军刀号”的身后,还有“查理号”、“云雀号”、“阿黛尔号”,可是,这三只友舰拢在一起,总吨位大约还比不上那只刚刚加入战团就予“军刀号”以重创的敌舰吧!

  何况,敌人还有更多的舰只即将加入战团!

  不用望远镜也能看的清楚:

  又有两只敌舰,自那只不晓得是“龙”、是“虎”、是“豹”的敌舰的左后方赶了上来,据其形状,应该是“策电号”、“驱雷号”、“驭风号”其中的两只,至于吨位——每一只都两倍于“军刀号”不止吧!

  如果拼却一死,能够予敌以重创,倒也罢了,问题是,这怕是办不到的!

  “军刀号”的射击,不论如何准确,也难以给予“射声号”致命的打击——即便击毁了她的舰桥、击毙了她的舰长,又如何?你打不穿她的水线啊!

  局面恶劣至此,不出奇、出险,绝无死中求活、反败为胜的可能!

  “军刀号”舰长一咬牙,终于发出了“左满舵!撞击‘射声号’!”的命令。

  这并不为“同归于尽”,相反,对于“军刀号”来说,此举有三大好处:

  第一,“军刀号”舰艉左侧进水,堵漏困难,舰体已开始向左倾斜;而军舰向左大幅急转的时候,因为离心力的作用,舰体将向右倾斜,如此一来,便可藉转向来休正、恢复舰体的平衡,为堵漏自救争取时间。

  第二,“军刀号”愈接近“射声号”,那只不晓得是“龙”、是“虎”、是“豹”的敌舰对“军刀号”的炮击,误伤“射声号”的概率就愈大;于是,该舰将不得不停止攻击“军刀号”,“二打一”恢复成“一对一”。

  当然,“军刀号”愈接近“射声号”,被“射声号”击中的概率就愈高;不过,反之亦然——“射声号”被“军刀号”击中的概率亦愈高。

  此“敌我共险”也。

  且完成转向之后,“军刀号”就是以舰艏对“射声号”左舷,火力虽然远远不及“射声号”,但胜在被弹面亦远远小于“射声号”;而“军刀”、“射声”二舰距离有限,在“军刀号”撞上“射声号”之前,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以如此之有限之被弹面,你未必就能够将我击沉了!

  第三,虽然“射声号”铁壳、铁肋,“军刀号”木壳、木肋,前者的吨位,更是远在后者之上,但后者撞击前者,并非“以卵击石”。

  “射声号”的舰体,当然较“军刀号”更坚固些,不过,这个差异,并不是质的。

  “射声号”同“冠军号”的舰体,都是铁壳,以铁壳代替木壳,算是这个时代的“高科技”,不过,与许多人想象的不一样,军舰以铁壳替代木壳之初衷,主要并不为增加军舰的防护力,而是较之木材,铁更加坚韧、延展性更好,可以用以制造更大吨位的舰只。

  木壳船的吨位,是有上限的。

  铁壳船的船壳,其实都是很单薄的——包括“射声号”和“冠军号”——要不然,也不必在船壳外被覆一层又一层的装甲了。

  可是,装甲只能挡住炮弹,对于防撞,并没有什么大用处。

  若“军刀号”以舰艏撞击“射声号”舰舯——以己之最强撞击彼之最弱,虽然,二者吨位悬殊,但“军刀号”也必可予“射声号”以重创,就算不能将其撞沉,也必能伤其筋、动其骨,叫其不得不退出战场!

  如是,这场海战——不说苏窦山那边,单说黄龙山这边——中国人失去了吨位最大、火力最强、防护最严的一只军舰,余者之实力,虽依旧较我方为强,但无论如何,原本必败无疑的局面,到底出现了一线转机不是?

  代价当然是有的——“军刀号”的舰艏,必严重受损,可是,就整舰而言,却未必就散架子了。

  退一万步,就算“同归于尽”——

  那也是值得的!

  还有,“射声号”欲避开“军刀号”的撞击,并不容易!

  “射声号”放弃撞击“巴斯瓦尔号”,改为近距离以“小口径火炮”轰击“巴斯瓦尔号”舱面,为此,不能不大幅降速,目下,“射声号”航速极缓,可是,欲避开撞击,就必须将航速提至最高,而提速是需要时间的,目下,“军刀号”的速度高于“射声号”,在“射声号”将速度提至最高之前,“军刀号”应该是可以赶上“射声号”的!

  从路径上看,“军刀号”左转,撞击“射声号”左舷,“射声号”欲避开“军刀号”的撞击,只能开足马力,向前直行,不可能右转。

  一来,熊熊燃烧的“巴斯瓦尔号”就在其右手边;二来,“巴斯瓦尔号”的右手边,就是黄龙山,“射声号”若右转,就算成功绕过了“巴斯瓦尔号”,也极有可能因为太接近黄龙山而触礁!

  因此,“射声号”腾挪辗转的空间是有限的,“军刀号”舰长快速计算了距离、角度、速度、时间之后,得出结论:

  即便“射声号”反应足够的快,“军刀号”也很有可能成功实施撞击——就算不能刚刚好予其拦腰一击,也能够撞上其左舷后侧!

  那里是“射声号”的轮机舱,若撞击足够猛烈的话,可令其发动机当场宕机!

  打算的是极好的。

  那么,这个以小搏大的英勇行动,能够如“军刀号”舰长之愿吗?

  *

看过《乱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