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世神座 > 第六十五章 昏迷

第六十五章 昏迷

  连长直接被楚戈给说乐了,心道今天这是怎么了?邀请王大可一起训练楚戈,王大可不同意,自己亲自来提出单独训练楚戈,这要是放在别人的身上恐怕早已经惊喜地跳起来,而这个楚戈却是和自己提出了条件,难道今天是自己的yin霾ri吗?

  但是楚戈提出的理由倒是也恰当,一个武者不能够专门修炼武技,自然是要以修炼为主。特别是楚戈这种修为低下……嗯?赵益民突然想起了楚戈的修为,便凝声问道:

  “楚戈,你真的是炼肉第一层?”

  楚戈急忙摇头,见到楚戈摇头,赵益民眼睛一亮,我说嘛,像他那种力量不可能是炼肉第一层,最起码也应该是炼肉第八层才对。

  “我刚刚突破了,如今是炼肉第二层。”楚戈弱弱地说道。

  “什么?”赵益民的脸上呆了一下:“你真的只有炼肉第二层?”

  “嗯!”楚戈认真地点头。

  “那……你可是有着什么天赋?比如天生神力?”

  “没有!”楚戈的脑袋摇得如同一个拨浪鼓。

  赵益民微微皱起了眉头,不解地问道:“那你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力量?”

  楚戈的神态很坦然,因为他已经把灵龟八式上交给神龙世界了,这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连长,我曾经把灵龟八式给改良了……”

  “什么?”赵益民吃惊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像是看一个怪物似地等着楚戈。半响才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重新坐在了椅子上,一副眉开眼笑的模样。

  这次可捡到宝了!

  这个楚戈既然能够改良灵龟八式,那么他的悟xing就绝对不会低,反而应该很高。这就对是一个好苗子啊!

  “你就是那个发明在药液中修炼,又把灵龟八式给改良的那个楚戈?”赵益民认真地问道,眼中还带着丝丝敬佩。

  “嗯!”楚戈点了点头。

  “太好了!”赵益民一拍大腿站了起来道:“明天下午三点钟我来特训你!”

  话落,便背着手严肃地走了。等到走出了大门,一张脸立刻无声地笑得如同一朵菊花。

  送走了连长,将院门插上,摇了摇脑袋感觉自己好像还在做梦一般。又略微休息了一会儿,楚戈便又开始了在药液中修炼暴熊八式。此时他已经突破到了炼肉第二层,可以修炼至暴熊八式第三式。

  而且他如今修炼的速度因为一天修炼三次,又能够在修炼中领悟暴熊八式的真谛,已经提升到原来的三倍,痛苦的过程换来喜悦的结果,这让楚戈更加地努力起来。

  一个小时候,楚戈从池子里疲惫地爬了出来,体力已经达到了极限。每天三次将自己的体力拉到了极限,虽然这样让楚戈的潜能挖掘得更加地快速和彻底,但是却也让楚戈疲劳到了极点。

  几乎是爬着爬到了床上就进入到了酣睡之中。今天楚戈睡得有些早,因为知道不用再把钢板池子收起来,所以他也没有收拾就进入梦乡,长久以来养成的睡眠时间让他在不到四点钟就醒了过来。

  看了看身旁的闹钟,又闭上了眼睛。但是却睡不着,便从床上爬了起来,坐在床上寻思着。脑海中不知不觉地浮现出月亮门世界中的那个最大的石碑,心念一动,便进入到了月亮门世界。

  站在河的对岸向着对面望去,看到了那个最高的石碑。楚戈一直非常地奇怪,为什么其它的石碑上都有药方,唯有这个石碑上只有“医冢”这么两个字?

  从冰箱内取出了一颗木属xing心脏走到了那座木桥的跟前。那座木桥立刻“吱呀吱呀”地摇晃了起来,在桥面上出现一只大嘴,朝着楚戈一开一合。

  楚戈一扬手将一颗木属xing心脏扔进了那座木桥的嘴里,那座木桥立刻开始咀嚼了起来。而楚戈则是拎着一个装着木属xing心脏的小型冰箱快步跑过了木桥,顺着石碑之间的小路向着那个最大的石碑行去。

  站在最大的那块石碑的跟前,望着上面那“医冢”两个字,脸上的神se变幻不定。最终楚戈的目光落在了石碑之上的那颗珠子之上。

  神se闪现出犹豫,不过渐渐地变得坚定。伸出了一只手向着石碑之上的那个珠子按了下去。

  “嗡~~”

  眼前一暗,待楚戈再次能够看清楚周围的状况时,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和之前进入到其它石碑内一样的空间,只不过这个空间令人感觉更大更开阔一些。

  不对!

  楚戈心中突然一缩,他在这个空间内感觉到了一种不同的能量,这种能量他从来没有见过。

  在那种能量中突然飘浮过来一个拳头大小的珠子,那颗珠子直奔着楚戈的眉心而来。速度极快,楚戈根本就来不及躲闪。那颗珠子一下子就穿进了楚戈的眉心。

  在楚戈的脑海中那颗珠子轰然爆裂,化作一道道能量和讯息涨得楚戈痛到了灵魂。心中有一种迫切想要离开这个空间的渴望。只觉灵魂中一声嗡鸣,楚戈退出了那个空间,急忙松开了按在石碑之上那颗珠子的手,一边忍着剧烈的痛疼,一边向着那座木桥跑去。扔给了那座木桥一颗木属xing心脏,痛得哆嗦着跑过木桥,立刻在心中默念:

  “出去!”

  楚戈回到了床上,两眼一翻便昏迷了过去。

  cao场长,晨练已经开始了。连长的脸yin沉得想要滴出水来一般,因为他在队伍中没有看到楚戈。

  心中暗自骂道:“这个臭小子,昨天晚上还和他说要特训他,今天他就给我缺席晨练!”

  一旁的王大可笑眯眯地更加地令赵益民气愤,心中下定了决心,一会儿一定要好好教训楚戈一顿。

  晨练结束之后,新兵们都去吃早饭。赵益民气哼哼地来到了楚戈的院门前,“砰”地一声将楚戈的院门一脚给踹开,一边向着里面走一边高声喝道:

  “楚戈,你小子给我出来!”

  没有声音,也没有人出来。赵益民寒着一张脸走进了楚戈的卧室,便看到昏迷在床上的楚戈。

  “还在睡觉?给我起来!”

  赵益民脑门上的青筋气得乱蹦,上前一把将楚戈从床上给抓了起来。但是这一上手他就立刻感觉到了不对,楚戈的身体软软的,对于他的动作没有丝毫反应。

  赵益民的神se变得严肃,将楚戈慢慢地放回了床上,轻声地唤道:“楚戈!楚戈!”

  楚戈没有回应,赵益民将手指搭在楚戈的腕脉上,发现楚戈的脉搏没有问题。便坐在那里琢磨着楚戈究竟怎么了?

  “难道他有什么暗疾?”

  伸手又推了楚戈几下,这次楚戈有了一丝反应,他的眼皮动了动。赵益民心中大喜,连忙喊道:

  “楚戈!楚戈!”

  楚戈就感觉自己的眼皮有千斤重,他听到了连长的声音,使出全身力气费力地将眼皮睁开,嘴唇哆哆嗦嗦地终于发出了声音:

  “连长……”

  “楚戈,你怎么了?”

  “我……昨天……修炼……累昏了……”

  赵益民紧张的神se一松,只是累昏了,好好睡上一觉就好,没有出问题就好。看来这个小子还真是用功啊!不过他的神se却十分严肃道:

  “楚戈,修炼要量力而行,你今天就好好休息一天吧。我们的特训从明天开始。”

  楚戈没有言语,只是眼中露出了感激的目光。

  赵益民站起了身形,依旧不放心地问道:“楚戈,你真的没事?”

  “没……事!”楚戈艰难地说道。

  “那好吧!那我走了。”赵益民转身向着外面走去,当走到门口的时候,顿住了脚步道:

  “你的门被我踹坏了,你自己修!”

  话落,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只留下楚戈躺在床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慢慢地楚戈的神se变得严肃,闭上了眼睛,开始整理脑海中的讯息……

  ;

看过《末世神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