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世神座 > 935.
  万分感谢清茵同学,花田鬼影同学,vita_同学的月票!

  *

  心之所念身之所至。

  楚戈的身形悠然出现在他的后方,一直拳头闪烁着金属的光芒,星辰之力在经脉中疯狂地运转,海潮般的声音清晰可闻。

  金属手,星辰之力,星爆,闪通背。四项绝技在这一瞬间爆发了出来,空中传来了一阵打爆空气的声音,如同一颗颗炮弹在轰鸣。

  季空身形半转,一个肘锤向着楚戈的拳头撞击了过来。楚戈的拳头和季空的胳膊肘相撞的瞬间,发出山崩一般的轰鸣,

  “轰……”

  楚戈的身形在空中倒飞了出去,半空中喷出一口鲜血。周围的观众清晰地看到楚戈的右手臂已经非正常地弯曲,被季空一个手锤击断了手臂。

  “败了!”

  周围的武者心中都升起了一声叹息。只是一招正式的交手楚戈就被打断了胳膊,接下来就是楚戈被虐的时间了!

  钩阳的脸上现出了笑容,得意地向着葛峰望去。葛峰只是微微摇了摇头,这个结果没有出他的意外,所以他也没有什么遗憾的。

  人群中的罗志远眼中露出淡淡地失望,心中浮现出一个念头:

  “太弱了!”

  “砰!”

  楚戈的身形落在了地上,身形向后踉跄了两步,脸上一阵苍白。对面的季空眼中闪过不屑。大脚在地上一跺,向着楚戈冲了过来。

  楚戈微蹲,双膝微弯,做出了一个冲击的姿势,体内的星辰之力又海潮一般响起,星爆的力量在左拳凝聚,金属的光芒从左拳散发出来。

  “他这是要干什么?难道他还不屈服?”

  周围的武者愣愣地望着楚戈,不过他们的心中对楚戈也生出了一种敬佩。

  武者不就是需要这种永不屈服之心吗?

  张之桥满脸的苦涩。心中浮现出一个念头:“如果当初我也这样……”

  季空距离楚戈的距离迅速地拉进,那扑面而来的威能令人之心,仿佛带着一片天地压迫而来。

  楚戈的脊背挺直,随之是微弯的双膝一蹬,身形向着迎面而来的季空冲了出去,左肩向着后面拉起,大筋在胳膊上隆起游动,如同一条游龙。苍白的面容瞬间血色,厚重的意境从体内散发了出来。

  “砰砰砰……”

  空中突然响起了轰鸣之声,伴随着这轰鸣之声。冲在半空中的季空的身形猛然一顿,迅猛前冲的身形从空中掉落下来。

  一连九响,一响比一响响亮,暗劲一道比一道强劲。

  “噗……”

  季空喷出了一口鲜血,最后一响的轰鸣让他收了内伤,体内的元力一片紊乱,而就在这个时候,楚戈的身形已经冲到了他的跟前,只要给季空两息的时间。他就能够平息体内元力的紊乱。

  但是……

  他没有了那个机会!

  在他的视野中,感觉到一颗星辰向着他坠落,那洪洪大势让他连躲避都不可能,似乎只有硬撼才是唯一出路。仿佛只要躲避就会粉身碎骨。

  季空勉力挥起了右拳,向着楚戈的拳头迎击了过去。心中满是悲凉,他的心中比谁都清楚,只要双方的拳头碰撞到一起。就是自己失败之时。

  “季空的气势怎么如此弱?”周围的武者都震惊地望着季空。

  “他刚才吐血了,他怎么受的伤?”

  “难道是楚戈和季空的第一次交手将暗劲送进了季空的体内?”

  “轰……”

  空气被极限压迫爆发出闷雷一般的轰鸣,以两个人为中心仿佛突然生出了一道飓风。大地为之震动,两个人脚下坚硬的地面四处龟裂,沟壑纵横。

  “噗……”

  季空再次喷出了一口鲜血,身形踉跄地向后倒退,整个右臂如同面条一般地垂在体侧,不规律地摆动着。

  楚戈踏前一步,身形翻转,右腿便如同一把大刀一般地划过空间,向着季空的前胸劈了下去。穿在鞋子里面的一只脚已经释放出金属的光芒,雷霆刀第七招的刀意以腿击出。

  “轰……”

  寂灭雷音随着这一式轰鸣空间,如同雷霆大帝君临人间,毁灭的气息在空间蔓延,虽然这不是雷霆刀的第八式,也不是星辰刀。但是这一腿却将雷霆刀的意境展现得淋漓尽致。

  季空的身形这次倒飞了出去,半空中就连续的喷血,所有的武者都看到了他的胸骨已经凹陷了下去,这种重伤就算是武者,就算是星盟的医疗水准,也要在病床上至少躺四个月。

  静!

  寂静!

  绝对的寂静!

  结果完全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就是联想再丰富的武者也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一个新人,一个没有进入到宇宙级的武者,一个丁级队的垃圾,竟然将一个老武者,而且还是甲级队的副队长打成了重伤。

  “哈!”

  葛峰首先笑了出来,笑声中充满了嘲讽,目光更是讥讽地望向了钩阳。钩阳的脸色铁青,目光从躺在地上的季空身上移开,望向了楚戈。楚戈的脸色有些苍白,感觉到一道冰冷激射而来,转首望去,目光和钩阳的目光在空中相撞,擦出火花。

  钩阳的目光充满了羞怒,楚戈的目光充满了无畏。

  人群中的罗志远眼中现出探究之色,口中低语:“有点儿意思!”

  “钩阳!”葛峰讥讽的声音在寂静中响起:“你不会又准备车轮战了吧?”

  钩阳羞怒的目光渐渐隐去,铁青的脸色恢复了平静。望着楚戈淡淡地说道:

  “楚戈,愿赌服输。第五小队和你的恩怨就此结束。以后第五小队不会再像你索要讥讽。不过……”

  钩阳的眼中突然现出了一丝狡诈,将目光望向了第八小队的队长葛峰,淡淡地说道:

  “葛峰,我倒是想要看看,哪天轮到你们第八小队获得收取积分的全力,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和楚戈索要讥讽?不管怎么说,我们第五小队还敢向楚戈索要讥讽,倒是你们第八小队,是不是连向楚戈挑战的胆量都没有?”

  葛峰和楚戈的目光同时一缩,两个人都意识到了钩阳的用心险恶。如果下个月获得积分资格的是第八小队,那么第八小队会不会向楚戈出手?楚戈会不会乖乖地上交积分?

  楚戈可是放出话了,不管谁要积分,先赢了他。如此楚戈就不可能主动上交积分,哪怕楚戈知道不敌对手。也要撅着骨迎战,否则他便彻底沦落。成为真正的垃圾,而且他一旦不遵守自己的誓言,便会引起整个星盟峡谷区武者的打压,他的日子会比张之桥等人还难熬。

  如此一来,为难的就是葛峰,葛峰必须战,否则脸丢得比钩阳还厉害。他自然不会再派出宇宙一级后期巅峰的武者,他可不想像钩阳那样出人外,当着众人的面,光着腚子推磨,转圈丢人。而比季空实力强的也就只有他这个第八小队的队长葛峰,拥有着宇宙二级初期。

  如果葛峰胜了,那么就会把楚戈打残,这也算是为钩阳报了仇,钩阳会高兴。如果楚戈胜了,那钩阳就不是一个人在丢人,是拉着葛峰一起丢人。而且葛峰丢的人更大,因为他这个第五小队虽然输给了楚戈,但是出战的却不是他这个最强的队长。而第八小队出战的却是最强的队长。所以,无论出现什么结果,他钩阳都是获利者。

  现场一片寂静,所有的目光都望向了葛峰。葛峰的双目渐渐地浮现出一丝怒意。楚戈此时却已经恢复了平静。不管谁敢向自己递爪子,斩断就是了。心中安定,举步向着前方行去。

  他着一动,所有的目光又“唰”的一声汇聚而来。

  “嗖……”

  人群中一条身影飞掠而来,“砰”的一声拦在了楚戈的身前。所有的武者眼睛就是一亮,就是葛峰和钩阳也是如此。

  “罗志远出来了!”

  “是啊,去年的新人王出来了!”

  “他出来也对啊!他是去年的新人王,而楚戈是今年的新人王。按照传统,这两个人也应该交手一次。”

  “只是如今楚戈受伤,这罗志远是不是有些趁人之危啊!”

  周围的武者低声的议论着,这些议论清晰地传进了楚戈的耳中。以他星系九级后期巅峰的精神力,自然会很轻易地听到这些谈论。而罗志远的名字他也不是第一次听到,据说资质仅次于星盟盟主和贪狼星主。是被星盟寄予厚望之人。所以他也好奇地上下打量着对方。

  神色微楞,他没有从罗志远的神上感觉到一丝的敌意,甚至一丝战意都没有。没有敌意也就算了,但是没有战意,你跑出来干什么?

  “知道我是谁了?”罗志远淡淡地说道。

  “嗯!”楚戈点头。

  “知道我为什么出来?”

  “知道!刚才听到他们议论了,你是去年的新人王,而我是今年的新人王。似乎星盟有着一个传统,新旧新人王要对战一次。”

  “不错,是传统,不是规定。如果你不愿意,可以拒绝!”

  “为什么要拒绝?来吧!”

  楚戈倒退了两步,挺直了脊背,身上的气势攀升了起来,目光炯炯地望着罗志远:

  “我也想看看星盟历史上资质第三好的你究竟有多强!”

  *

  *(未完待续。。)

  ...

  ...

看过《末世神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