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章 那销魂的一刀

第一章 那销魂的一刀

  建安五年,四月。

  白马渡。

  无数的飞鸟从栖的林间惊惶的飞起,杂乱惊鸣穿过西坠斜阳。

  从黄河飞旋而来的狂风,如刀锋般掠过白马城,将城头的滚滚浓烟一丝丝的扯散。

  刀枪林立,军气森林,一万河北军列阵肃立。

  摄人心魄的军威,使那骄横的狂风也不得不敛神静气,在庞大的军阵前嘎然止步,只能屏息轻抚着那一面面战旗。

  黑色的战旗,如滚滚巨浪般卷动,那一面红色的大旗尤为醒目,旗面上绣着一个斗大的“颜”字。

  大旗之下,一名身材魁硕,面色冷峻的青年将军,正在目光沉静的凝视着西面大道。

  他身披着精致的黑色的札甲,手中持一柄浑铁的大刀,半开半合的眼眸中,透射着炯炯的目光。

  他就是河北名将,颜良。

  一骑斥候由西绝尘而来,穿越层层的哨戒,直抵颜良马前。

  “禀将军,上万曹军正向白马急行而来,前锋已至二十里外。”

  听得斥候的情报,颜良微微点头,口中喃喃道:“果然不出我所料……”

  左右的诸将,听到这则情报,无不为之色变。

  不过,他们的脸上却并没有畏惧,而是一种难以置信般的惊叹。

  “曹贼攻打延津果然是声东击西,将军当真是料事如神啊。”

  副将马延忍不住拱手赞叹,其余部将皆齐声附合。

  颜良嘴角只微微一瞥,仿佛对部将们的赞词不屑一顾,只大刀一横,厉声道:“曹军将至,全军准备应战!”

  信旗招动,号令以红色的帅旗为中心,一层层的传递下去。

  须臾间,一万河北将士的神经尽皆绷了起来,纷纷握紧了手中的兵器。

  颜良紧握着手中的刀柄,目光如刃,直视着前方。

  大道的尽头,滚滚的烟尘渐起,众多的战马与人头在气雾中时隐时现,一支急行的军队,如同从地府中脱出的幽灵一般,正狰狞着向着此地扑来。

  关二哥,你终于来了么?

  是年春,四世三公的袁绍,拥冀并幽青四州,南发讨曹檄文,择十万步军,万余铁骑,浩浩荡荡的挥军南下,大军进抵黄河北岸重镇黎阳,兵锋直指许都。

  延津与白马一西一东,乃是黄河南岸的两个重要渡口,袁军若是顺利渡过黄河,就必须夺取其中之一。

  故袁绍在大军抵达黎阳后不久,就派颜良统一万步骑,攻打东面的白马,欲以白马作为大军南下的主要渡口。

  几天前,袁绍忽收到情报,言曹军主力正打算由延津北上,抄袭袁军的兵路,袁绍闻讯后,立刻亲率主力赶往延津。

  熟读三国的颜良却知道,曹操此乃声东击西之计。

  曹操的目的,就是要趁着把袁绍军主力诱往延津时,突然转向,突袭围攻白马的颜良所部。

  其实现在的颜良,肉身虽是颜良,但灵魂却是来自于一千八百年之后的一个现代人。

  曾经的他,只是一个饱受办公室斗争之苦的一名小科员,只因是一次饭局后的醉酒驾车,不小心撞上一辆大卡辆身亡。

  意识消失前的那一刻,他依稀记得自己正在手术台上被急救,却不知为何,一睁开眼,自己的灵魂竟穿越到了颜良的身上。

  那个在袁绍口中那个可与吕布匹敌的猛将,却在官渡之战中,莫名其妙的被关羽一刀斩首悲催名将。

  他成就了关羽的威名,自己却悲催的成了三国第一倒霉鬼。

  在与本尊的意识融和后,颜良迅速的适应了目前的形势,并为自己设计了几条出路。

  最初颜良想凭着本身的历史知识,改变官渡之战的结局,帮袁绍统一天下,但经过深思熟虑之后,颜良却放弃了这个念头。

  袁绍虽拥四州之地,号称天下第一大诸侯,但其人外宽内忌,内部汝颖士人和河北士人争斗不休,表面上看起来强大,但实际上内部却矛盾重重,危机四伏。

  这样一个外强中干的集团,即使颜良利用所知的历史知识,帮助袁家在官渡之战取胜,恐怕最终也难逃覆灭的结局。

  颜良也曾考虑过顺应天时,直接投奔曹操。

  不过他转念又一想,袁绍眼下待自己不薄,若自己就这般无缘无故的背叛袁绍,在这个重信重义的时代,即使如曹操般求贤,表面上对他器重,私底下对他想必也会有所不耻。

  颜良可不想在疑忌的眼光下,苟且度日。

  更何况,自己的前世受够了的看领导脸色的憋屈,难道今生还要继续看人脸色不成?

  颜良已经受够了,他绝不想再给别人打工。

  “我继承了颜良超群的武艺,又有名将的声望,还有超越千年的历史知识,为何不能在这群雄逐鹿的风云时代,打拼出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

  风打在手中的刀柄上,发出沙沙的脆响,颜良从神思中回来。

  天边的那条漆黑的线条变得更加粗重,悠远绵长的号角从天际传来,空洞的仿佛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

  河北军的步兵阵中,士兵们紧握着兵器,瞪大眼睛,心怀忐忑的张望着即将杀至的敌人。

  争霸天下为时尚早,现在迫切要面对的是,如何躲过关二哥那销魂的一刀。

  颜良的剑眉凝成一线,再一次束紧护身的札甲,手背上的条条青筋如树藤般突起,一柄钢刀握得更紧了些。

  大地在震动,耳膜在隆隆作响,黄天反衬着枯野,耳边烈风啸啸,刮面如刀。

  颜良感觉血脉在渐渐沸腾,胸中涌动着一股莫名的激动。

  不知为何,他非但没有一丝惧意,反而迫切的想要会一会那宿命中的克星。

  武圣关羽,放马来吧,让我颜良好好会一会你。

  大道的尽头,黑线愈加粗重,南移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在隐隐雷声和大地颤抖的衬托下,敌人影像终于闯入了眼帘。

  那不是一支普通的曹军,而是一支骑兵,曹操最精锐的虎豹骑。

  颜良的嘴角扬起一抹冷笑,眼见所见,跟他预料的一模一样。

  曹操以主力佯攻延津,却利用为数不多的骑兵突袭白马,意图利用骑兵的速度优势,打他一个措手不及,这等对骑兵的运用手法何等高明。

  反观袁绍,空有几倍于曹操的骑兵,且甲具精良,放着机动性不用,却用来做攻打白马这样的围城战。

  用兵之能,高下立判。

  “曹操你的确是厉害啊,只可惜你千算万算,万万也算不到我颜良会是最大的变数吧。”

  颜良长刀一横,军旗摇动,战鼓隆隆而起,一万河北军战意陡增,全神贯注准备大杀一声。

  十余里外。

  狂奔的曹军减弱了冲势,数千轻骑结成军阵,与河北军相隔一里形成了对峙。

  那一面书着“张”字的大旗之下,张辽勒马驻立,凝视着前方河北军的军阵,目光中渐渐掠过几分沉重。

  急促的马蹄声响起,一骑从后军飞奔而来。

  那人身高九尺,体型伟岸如山,赤红的面色,如同一团燃烧的烈火。

  他那漆黑的长髯过腹,丹凤眼半开半阖,不怒自威,那威势令左右的曹军将士无不垂首不敢仰视。

  “文远,为何不按丞相之令发动突击?”

  那人直奔阵前,声音如哄钟一般,震得人耳膜微微作响。

  张辽遥指河北军:“云长你看,敌军阵势严谨,旗号整肃,看起来早有准备的样子,依我之见,还是待丞相的步军到了再做打算。”

  关羽昂首斜视敌阵,目光中透射着不屑,嘴角微微而动:“丞相料事如神,袁军焉能有所防备,我看眼前袁军,不过是土鸡瓦狗,虚张声势而已。”

  言语之中,一派睥睨天下的孤傲气度。

  “话虽如此,不过那颜良乃河北骁将,还是不可轻视为好。”和关羽相比,张辽就要谨慎许多。

  关羽冷哼一声,目光穿越旷野,定格在了那红色大旗下的那员敌将。

  关羽知道,那就是传说中的河北上将颜良。

  “什么河北骁将,在我眼中,不过是插标卖首之徒而已,且看我取他首级前来。”

  话音未落,关羽一夹马腹,胯下赤兔马便如红色的闪电一般纵出。

  “云长——”

  张辽大惊,欲待劝阻时,关羽已在十余步外。

  那一人一骑,在两军将军众目睽睽之下,穿越空旷的原野,向着颜良所在飞驰而来。

  赤兔马飞奔如风,转眼距河北军阵只有两百余步。

  河北军这边很快就产生了小小的骚动,副将马延指着前方道:“颜将军快看,曹军阵中有一单骑正向咱们这边奔来。”

  不用他提醒,一直于高度警觉的颜良,早就已经注意到。

  视野之中,那雄健的身躯正在渐渐逼近,在那人的下半身,似有一团炫丽如火的巨蛇在流转,如梦如幻。

  渐渐近时才看清,那燃烧的烈火,竟是一匹巨大的赤色战马。

  战马那修长沙而劲健的四肢,附于其间的条状肌肉,仿佛钢筋铸成一般,光洁的皮肤明亮如炽烈的火焰,萧萧狂风中,随风舞动的赤色鬃毛仿佛千道火蛇在窜动。

  美髯公,赤兔马!

  关羽,你终于还是来了。

  颜良的心顿时紧绷起来,尽管他继承了本尊的一身武艺,但自穿越以来还从未与人交手,并不知自己的真实能力。

  在这种情况下,颜良断不会蠢到去独挡关羽那一刀。

  正当颜良准备下令,乱箭射死奔来的关羽时,马延却又道:“颜将军,末将记得那刘使君临行前曾跟将军说过,说他有一叫作关羽的义弟,面如重枣,长髯过腹,最喜戴一顶绿帽子,可能就在曹军之中,若他来投奔,叫咱们好好照顾一下。末将看这单骑来将打扮,看起来很像刘使君所说的关羽啊。”

  颜良的心头陡然一震,困扰于心中许久的疑问,一瞬间迎刃而解。

  怪不得被袁绍称为可与吕布匹敌的颜良,竟然会被关羽一刀就给秒了,原来都是被刘备这一番临行嘱托给害死的!

  颜良恍然大悟之时,关羽已冲至百余步之内,倒提的那一柄青龙刀,反射着凛烈的寒气。

  虽距百步,颜良却已仿佛感受到了关羽那强烈至极的杀气。

  生死,就在此时。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