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章 武圣关羽

第二章 武圣关羽

  新人新书,过往看官能否顺手收藏一下否,都尉谢过。

  ——————————

  历史上的颜良,想必就是听了刘备的叮嘱,眼瞧着战场上忽然有这么一个红脸敌将,竟然敢单骑前来,就猜想必定是关羽临阵前来投奔。

  于是好心的颜良就放松戒备,任由关羽纵马近前,正堆起笑脸想打声召呼时,谁想关羽不厚道,本是倒提的刀,突然间就迎面砍来。

  猝不及防的颜良,就这样窝囊的成了关羽威震天下的铺路石。

  本尊的悲剧与愚蠢,颜良岂会再犯。

  当下他握紧了刀柄,厉声喝道:“放箭,给我放箭射死那戴绿帽子的猴屁股脸敌将!”

  马延大惊地:“颜将军,若那人真是关羽来投奔,咱们射死了他,回去怎么向刘使君解释?”

  投奔个屁,他是来要老子的命的。

  颜良没功夫跟他解释,怒道:“本将之命,焉敢疑问,韦令者军法处置。”

  威然一喝,杀气腾腾。

  马延吓得面色刷的一白,再不敢吱声,急忙传令下去。

  将令下,弓箭手们仓促的向着正前方聚集。

  这时颜良才意识到,自己在排兵布阵上犯了一个错误。

  此次攻打白马渡,颜良率领的是一万人左右的步骑混合兵团,其中步兵六千,骑兵四千。

  白马城中尚有两千多曹军驻守,为了防止城中曹军趁机内外夹击,就必须留有足够的兵力继续包围白马。

  再考虑到曹操极有可能使用轻骑突袭,倘若单纯以步兵应敌,很难抵挡住得敌骑的冲击。

  两相权衡之下,颜良便将大部分的步兵留下来包围白马,自己率四千骑兵,以及不到一千的步军应战曹军的突袭。

  一千步军中,弓箭手不过两三百,分布于绵延里许的战场上,仓促之间,能用于对关羽发动打击的,不过三五十人而已。

  伴随着一阵嗡鸣,五十余支箭矢破空而出,在天空中划出道道弧线向着关羽袭去。

  弓箭的精度有限,战场上发挥威力,主要靠大规模的密集齐射,这五十余支箭射出去,半道上就大多偏了准心,能够射向关羽的,不过三五枝而已。

  飞驰中的关羽,青龙刀舞作车轮一般,轻易的将袭来之箭弹开。

  骑兵冲击,弓手临阵不过三发,况且今日面对的是拥有赤兔马的关羽,只一轮箭射方罢,关羽一人一骑,已如闪电一般杀至。

  直至此时,马延才意识到,这个红脸敌将并非来投奔,而是来径直他们主将颜良的首级。

  “快,保护颜将军,拦下这敌将!”

  马延大声吼叫,会同颜良左右的十余骑亲军,一窝蜂的便杀向关羽。

  河北军虽人多势众,但可惜的是,他们面对的却是武圣关羽。

  青龙刀如铁幕般挥展开来,凌烈的刀锋无坚不摧,在阵阵的惨嚎声中,温热的鲜血漫天狂溅,残肢与折断的兵器四面飞落。

  “这就是关羽的实力吗?果然可怕……”

  面对着部下被残杀,颜良心中岂能不震撼,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产生了保命要紧,弃军而逃的念头。

  不过只一瞬间,那就将那愚蠢的念头屏弃。

  两军交战,阵形与士气至关重要,若是身为主将的他一动,全军的斗志顷刻间就会土崩瓦解。

  那时,对面的曹军突骑定然会抓住机会,挥军掩杀,摧枯拉朽般的踏平他这一万河北军。

  而关羽仗着赤兔马快,自己又焉能逃得过他的追杀,最后还不是难免授首一刀。

  再者,就算成功的逃回河北,若是袁绍知道他弃却军队,不战而逃,震怒之下斩了他以正军法也不无可能。

  绝不可退缩!

  颜良决心如铁,紧握着手中的刀柄,剑眉下的双眸中,重新聚起沉着的勇气。

  正前方,关羽骑胯着赤兔马,如一道红色的闪电,轻描淡写的撕破了阻拦他前进的河北军,眨眼之间已杀到颜良的麾前。

  丹凤眼陡然暴涨,目光如利刃般刺来。

  颜良蓦觉整个身躯已被一股疯狂流转的杀气所包围,心中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四周的空气在一瞬间被抽干一样,令他几近窒息。

  心神震撼时,关羽手中的青龙刀,已化作一道扇形之面,没有激起丝毫的气流,无声无息的向着颜良的脖颈割来。

  无可避,唯战矣!

  颜良深吸一口气,钢刀擎起,运起全身的气力格挡。

  铛~~

  空气中,一声耳欲聋的激鸣。

  关羽那一刀,看似平平无奇,但却如深海下的暗流一般,蕴藏着无坚不摧的狂力。

  两刀相击,颜良只觉双臂一麻,雷击般的力量从双臂灌入体内,如沾水的鞭子般抽击着他的五脏六腑。

  一瞬间,颜良感到胸腔气窒,几乎喘不过气来。

  “好强的一击,倾尽全力都抵挡得这么吃力,果然不愧是武圣关羽。”

  震撼时,颜良再吸一口气,强行压制住了汹涌的血气,勒马转身,以待应战关羽的回身再击。

  错马而过的关羽,转身之时,那不怒自威的脸上,已掠过几分奇色。

  他似是在震惊于,那个被他视为插标卖首的颜良,竟然能够挡下自己挟着赤兔马冲势的全力一击。

  看到关羽那惊奇的表情,颜良心里有一种虐神的快感,信心陡然间暴涨。

  他勒定战马,嘴角微微上扬,冷笑道为:“传说中的美髯公也不过如此,想一招击杀我颜良,嘿嘿,关羽,你想多了。”

  关羽被激怒了,枣红色的脸庞在隐隐抽动,紧握青龙刀的手掌,关节在咯咯作响。

  陡然间,人影晃动,那巨塔般的身躯和胯下赤兔,已如一道红色的流火,眨眼间扑至身前。

  伴随着一声闷雷般的暴喝,关羽手中的青龙刀,斩破空气的阻隔,挟着狂澜怒涛之力撞向颜良的胸口。

  颜良的那句“你想多了”,显然是激怒了关羽,这力敌千钧的一刀已是不留半分余力。

  接上了方才的一刀,破了“一招被秒”的霉鬼命,颜良信心大增数倍,他知道,关羽亦是血肉之躯,自己的武艺并非不可与他抗衡。

  战意暴涨,颜良钢刀斜向一横,全力再接这一刀。

  又是一声金铁交中文名,隆隆的巨响震得颜良耳膜隐隐刺痛,那刀上传来的巨力更是撞得他刚刚压下的气血,再度激荡翻滚起来。

  这一刀的力道,竟是比方才还强上三分,颜良隐约感觉到,自己的腑脏已是受了轻微的震伤。

  那又怎样,老子还不是接下了!

  提一口气,颜良半屈的双臂奋力一推,生生的将关羽手中青龙刀荡开。

  关羽的脸上涌起万般的惊色,仿佛看到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之事。

  转眼,那惊奇便化为滚滚怒涛,颜良的顽强是对他美髯公实力的一种公然的羞辱,那种羞辱刺伤了关羽的自尊,令他斗睁的双目中,愤慨与决堤之水奔涌而出。

  他一声暴雷般的怒啸,刀锋再出,卷着猎猎的杀气,如泰山压顶一般向着颜良当头劈至。

  颜良眉头一皱,他知道,这才是关羽最强的一击。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