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四章 威名大震

第四章 威名大震

  新人不易,请诸位看官多多收藏,都尉谢过

  ————

  张辽,追随吕布多年的并州虎将。

  关羽,万人敌的盖世猛将。

  此二人联手,率领着曹家刚刚建立不久的精锐虎豹骑,还有荀攸妙计的协助,这等优势之下,竟然为颜良所败!

  听到这个震惊消息的一瞬间,即使是枭雄曹操的脸上,也掠过一丝茫然与惊悚。

  旁边的荀攸同样惊异不已,追问道:“你说敌军早有防备,这怎么可能。”

  “确实如此,张关二位将军率骑兵赶到白马时,颜良军正列阵已待,军容整肃,确实是早有准备的样子。”

  斥候的话如铁锤一般,在荀攸的心头重重一击。

  精于战术的他,自投奔曹操麾下以来,征张绣、战吕布诸战中连献妙计,可谓算无遗策,谁想在今日最重要的一场战争中,首战就被敌人识破了计策。

  荀攸感到无比的耻辱,充满了愧疚,不敢正视曹操。

  曹操却并没有责怪荀攸,只是狐疑道:“奉孝的细作送回的情报中明明讲袁绍已率主力西向延津,说明袁绍本人并不知中计,可是白马敌军却早有准备,莫非竟是这颜良独自识破了公达你的计策不成?”

  “若果真如此,这颜良就是一员文武双全的智将,叔父对他的评价只怕就有失偏……”提及他的叔父荀彧,荀攸不好再说下去。

  袁曹决战开始前,曹营中弥漫着恐袁的气氛。

  大儒孔融评价河北颜良文丑二将,乃当世猛将,不可与敌,尚书令荀彧却称此二将为“匹夫之勇”,一战可擒。

  曹操心中凛然,口中喃喃道:“文若看人一向很准,难道这一次他竟看走眼了不成?”

  前锋战败的消息很快传开,曹军上下军心无不震动。

  曹操唯恐颜良军趁势杀来,不敢再急行赶路,而是令两万步军就地扎营,安设鹿角,防止颜良军骑兵的冲击。

  安营后不久,溃败的轻骑陆续逃归,此一战折损骑兵约有千余。

  曹军乏马,能够用于作战的机动骑兵不过三千余众,这一战就折损了千余,着实令曹操肉痛。

  所幸的是,关羽和张辽二人均毫发无损。

  入夜,中军大帐。

  “末将作战不利,请丞相责罚。”

  二将单膝伏地,张辽黯然请罪,关羽却脸色铁青,沉默不语。

  “胜负乃兵家常事,此役失利非你二人之罪,起来吧。”曹操泰然自若,一派平静。

  那二人站了起来,垂首而立,脸上的愧然之色仍挥之不去。

  曹操向他们询问失利的经过,张辽便将敌人如何早有准备,关羽如何单骑斩将失利的过程如实道来。

  曹操的鹰目中闪过一丝奇色:“想不到这颜良武艺如此了得,竟然能够与云长斗过十几招。”

  关羽的自尊心被刺痛,当即拱手道:“丞相,那颜良只是侥幸逃得一死,请丞相再拨我数千兵马,这一次末将一定提了那厮的首级向丞相复命。”

  关羽恨极之下,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云长莫要冲动,我看这颜良非是寻常之般,他今日一胜,士气正盛,咱们不可轻易撞其锋芒。”

  曹操谨慎了许多,毕竟他手中可用的兵力不过数万,却要面对袁绍十余万大军,任何类似于今日一战的兵力损失,都是他承受不起的。

  “颜良今日得胜,必定轻视我军,攸以为,不妨派人潜入白马城,约同于禁将军,今夜举火为号,两面夜劫敌营,必可出奇制胜。”

  荀攸又出一计,他要用这一计来洗雪前耻。

  曹操微微点头,嘴角露出一抹诡笑,“公达此计甚妙,就依你之计而行。”

  ########

  夜已深,黄河渡头。

  河北军将士默默无声的登上渡船,一艘艘的满载的渡船,借着皎洁的月色,徐徐的向着斜对岸的黎阳驶去。

  颜良站在栈桥上,驻马远望着白马城方向,如刃的目光中闪烁着几分诡笑。

  熊熊的火光冲天而起,染红了半边的夜空,隐隐约约还能听到隆隆的喊杀声传来。

  马蹄声响起,夜色中,马延率领着一小队骑兵匆匆而来。

  “颜将军,曹军果然两面夹击,夜袭我营,将军你当真是料事如神啊。”

  滚鞍下马的马延,兴冲冲的拱手报告,言语中充满了敬佩之意。

  颜良早就知道,白马城方向的大火,定是曹军在劫营放火,只可惜他在夜幕降临之后,就率领着得胜之军,悄无声息的北撤到至了渡头。

  曹军所劫的,不过一是座空寨而已。

  颜良淡淡而笑,摆手道:“人已到齐,上船吧,温酒一杯,好好欣赏曹贼给咱们放烟火。”

  众将士哈哈大笑,带着看热闹的轻松心情,最后一批兵马上船。

  颜良站在船尾,手拿着一杯烈酒,欣赏着天际那灿烂的通红。

  此刻,他的脑海里甚至已在想象着曹操扑了个空后,那种懊恼的表情。

  ########

  天光放晓时,曹操步入了那座烧成废墟的残营中。

  残留的浓烟依旧在弥漫,呛人的焦炭味充斥在空气中,到处都是残亘断壁,却不见一具尸体。

  烧了一夜,原来只是烧了一座空营。

  曹操捂了鼻子,默默的走在遍地的灰烬上,鹰目中闪烁着愠怒之色。

  他有一种被人耍了的感觉

  “丞相,斥候回报,颜良所部昨晚已北渡黄河,撤回了黎阳大营。”扶剑而至的张辽,神色有些郁闷。

  曹操的浓眉紧锁,恼怒之余,更多了几分惊奇。

  “连这一条计策都能识破,颜良,颜良,你当真有三头六臂不成……”

  听着曹操的喃喃称奇,旁边跟随的荀攸脸色却更加难看。

  曹操站在废墟堆上,远眺着黄河北岸,沉吟不语,似乎在权衡着什么。

  半晌后,曹操沉叹一声,默默道:“传令全军,撤兵回官渡吧。”

  ########

  黄河北岸,黎阳。

  当曹操正为空忙乎一场而郁闷时,颜良却正骑着他的黑色良驹,以胜利者的姿态,行进在去往袁军大营的大道上。

  杀败曹军的突袭,从关羽的刀下保住性命,全身退回北岸,这些足以令颜良轻松一阵子。

  不过,仅仅只是保住性命,却并非颜良最终的目标。

  身处在这样一个风云际会的年代,任何一个热血男儿都会有成就一番霸业的理想,颜良亦不例外。

  前世的他,自认身负才华,却因得不到好的机会,只能窝在办公间里受领导的气。

  如今转身重生,让自己有机会一展身手,大干一场,颜良焉能放弃这天赐良机。

  盘算之际,前方已遥见大营旗帜。

  不多时,颜良昂首阔步,率领着他的得胜之师步入大营。

  营中袁军将士,早就听说了颜良在白马挫败曹军奇袭的消息,无不为之振奋。

  众人听闻颜良归来,纷纷出帐前来观看,颜良所过,河北将士无不投以敬佩的目光。

  颜良在众人仰慕之下入营,因是袁绍尚在延津未归,颜良交割过兵马,与几位相熟之人打了招呼后,便回往自己大帐休息。

  他前脚刚进帐,便听身后脚步声传来。

  “恭喜颜将军挫败曹军诡计。”

  颜良回过身来,一名中年男子已走了进来,拱手见礼,一脸亲切的微笑。

  那人身长七尺,皮肤甚白,一对修长的手臂特别显眼。

  只扫量了一眼,颜良的脑海里本能的就蹦出了三个字:刘玄德。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