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章 玄德拍马

第五章 玄德拍马

  眼前所站的这个人,就是历史上的蜀汉先主刘备。

  “刘使君。”颜良拱手见礼,看着刘备,他的心情却很复杂。

  凭心而论,颜良对刘备确实还是有些钦佩的。

  此人以织席贩履之出身,奋斗飘泊半身,屡战屡败,却屡败屡战,最终竟然在这世家称雄的时代,三分天下有其一。

  别的不说,光是这份百折不挠,能屈能伸的精神,就足以令人称奇。

  只是他那临行前的一番嘱托,却险些害得自己丧于关羽刀下,颜良对他这张乌鸦嘴自然深以为忌。

  不过颜良也知道这不能全怪刘备,他也是一片好心而已。

  只是刘备大概没料到,他那义弟为了履行跟曹操定下的土山之约,拼了命的想要立功,不问青红皂白就突下杀手。

  颜良有些疲惫,也不想跟刘备太过废话,便问道:“刘使君来找我,不知所为何事?”

  “是这样的。”刘备干咳了几声,笑容愈发和气,“将军临出征前,备曾嘱托将军打听我那二弟关云长,将军此番白马之行,不知可有云长消息?”

  颜良就知道他是来打听这事的,心说能没有么,我可是差点做了你那好义弟的刀下之鬼的。

  颜良微微一笑,“刘使君不来问我还差点忘了,昨日白马城外,一名面色赤红,头顶绿帽的敌将突然单骑冲阵,二话不说,冲我抡刀就砍,不知此人是不是刘使君的那位义弟。”

  “竟有此事?”刘备显得很吃惊,“就将军描述来看,此人必是云长无疑,可云长他应该知道我在河北军中,却为何还要与将军为敌?”

  刘备说这话是,像是在问颜良,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颜良锐利的目光,无时无刻不观察着刘备,他眼神中那一瞬间的动摇,怎逃得过颜良的眼睛。

  颜良感觉到,此刻的刘备,似乎是对关羽的忠诚产生了怀疑。

  他却深知关羽对刘备忠心不二,与河北军为敌,只是为了用功劳报答曹操的恩遇,才好问心无愧的投归刘备。

  刘备当初把家小都丢给了关羽,一人逃到了河北,当然不知土山之约,更不知关羽的难处,或许便是因此,才会对关羽的忠诚产生怀疑。

  “云长为何会如此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昨日若非我反应及时,恐怕刘使君今日见到的就是我颜良的尸首了。”

  颜良的语气中,有几分冷嘲热讽的味道。

  刘备眸中的狐疑一闪而过,当即正色道:“云长对备忠贞不二,若闻备在袁公麾下,必然不敢与将军作对。我想定是那曹操忌惮于我,闻知我在袁公处,恐我相助袁公,故特使云长与将军对敌,好借袁公之手以杀刘备,望将军明察。”

  刘备说话时,总是洋溢着一股独特的魅力。

  特别是他的那双眼睛,总透露着真诚和热情,无论说什么,都会让旁人感受到,他是在为你着想,绝不是欺骗作伪,仿佛天生就拥有着号召力。

  颜良费了好大劲才从他这番话的感召中抽离,心说刘备这三寸之舌着实了得。

  如此一个人物,留着岂非祸患!

  看着眼前这一代枭雄,颜良猛然间动了几分杀心。

  此人非同一般,既然自己早就知道他的厉害,何不趁机除之,也算替自己先除去一个极强的对手。

  此念一生,颜良便有心将关羽之事透露给袁绍,借袁绍之手除了刘备。

  不过这念头方才产生,就给他当场否定。

  历史上袁绍,在颜良文丑两员爱将都被关羽所杀之后,依然被刘备的言辞感染,不忍心杀之,况且颜良现在还活着,袁绍更不可能因为关羽一事就杀刘备。

  既然杀不了刘备,何不干脆作一个顺水人情,多一个暂时的朋友,总比多一个大厉害的敌人要好。

  想到这里,颜良哈哈一笑,“刘使君说得有理,我还在奇怪云长的举动有些怪异呢,赶情都是中了曹贼的奸计,还是刘使君你最了解曹贼。”

  刘备暗松了口气,大义凛然的表情,马上又变得温和起来。

  “备当年蛰伏于曹贼手下,为的就是摸清他的底数,说句大话,天下间没有比我更了解此贼的。”刘备口气很大,语气也有点得意。

  不过,那得意只一瞬便收敛。

  他移步凑近颜良,小心翼翼道:“颜将军能识破曹贼的诡计,刘备打心底里佩服,只云长之事,颜将军在袁公面前,不知会……”

  刘备没把话说完,而是眉毛微微挑动,做了个暗示。

  “刘使君放心,这等鸡毛蒜皮的小事,我不会跟袁公说的。”颜良自然领会他的言下之语,顺水推舟卖了刘备一个人情。

  刘备眼中掠过一丝喜色,急忙长身一揖:“颜将军深明大理,备在此谢过。”

  看刘备那样子,这番谢倒是出于真心。

  这也难怪,自刘备投奔袁绍以后,以审配、逢纪为守的河北士人就一直排挤他,而这些人又很得袁绍的信任。

  譬如那审配,方今袁绍南征时,就奉命辅佐其子袁尚留守邺城,由此可见这些人在袁绍眼中的份量。

  如今若是给审配等人找到借口,他们难保不会借机打击刘备,而袁绍这个人又疑心重,最后虽不见得会拿刘备怎样,但给刘备脸色看却是再所难免的。

  颜良顺水人情,免了刘备的一桩难堪,他自然对颜良由衷的感激。

  打发走刘备之后,颜良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一觉。

  昨天跟关羽惊心动魄的一战,消耗了极大的体力,直到现在他已经一天一夜未合眼,精神体力已是相当的疲惫。

  颜良迫切的需要休息,因为他还要养精精蓄锐,准备应付另外一个人物。

  那个人,就是袁绍。

  傍晚时分,被荀攸之计诱往延津的袁绍,终于率领着袁军的主力兵团,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

  吃饱喝足,精神恢复的颜良,便前往中军大帐去见袁绍。

  宽阔的军帐中,左右两边各点着八支巨大的火炬,映得帐中温暖明亮。

  大帐中央的巨大案几上,两翼两支着一根粗如儿臂的烛火,红光闪动下,案后那身着金甲,须发半白的男人,正在聚精会神的盯着平铺在案面上的巨幅地图。

  那是一张堂堂正正的脸,岁月留下的沧桑,难掩那一份依稀可辨的俊朗,那一双深邃的眼睛,流转着一种不凡的光泽。

  那是一种与生俱来,仿佛生来就高人一等的骄傲。

  眼前这个气度不凡的人,正是四世三公出身,拥有四州之地的天下第一大诸侯,袁绍袁本初。

  原先颜良受《三国演义》的影响,印象中的袁绍总是一副纨绔公子哥,绣花枕头的形象,但穿越之后颜良才渐渐认识到,袁绍尽管没有曹操那么厉害,但同样是一个拥有着不凡人格魅力的枭雄。

  若论家世出身,嫡出的袁术要比袁绍强,论军事才能,公孙瓒当年打得胡虏闻风丧胆时,袁绍还在洛阳当他的京城四少。

  但结果却是公孙瓒了,袁术忧愤而死,袁绍却成了天下第一大诸侯。

  抛开成王败寇的观念,客观的看袁绍,颜良深深的感觉到,眼前这袁本初,绝对是一个厉害的人物。

  只可惜,他的对手是曹操,一个更加了不起的枭雄。

  “末将拜见主公。”颜良心怀着谨慎,拱手上前。

  袁绍抬起了头,锐利如隼的目光中,似乎暗藏着些许阴霾。

  “我命你攻打白马,你不得我将令,为何擅自退回黎阳?”袁绍冷冷问道,言辞中分明流转着怒意。

  颜良眉头不禁微微一皱。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