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六章 巧破谗言

第六章 巧破谗言

  颜良立时就感觉到,定然是有人在袁绍面前抵毁自己。

  他扫了一眼袁绍左右,瞥见左首的郭图正捋着两撇胡子,两道眯起的眼缝中闪烁着得不易被人察觉的得意。

  右首处的逢纪,则面色凝重,暗暗的向他打着眼神。

  颜良顿时就明白,这一定是汝颖士人和河北士人间又在明争暗斗,殃及了自己这条“池鱼”。

  当年袁绍从韩馥手中连唬带骗得到冀州,靠的就是以许攸、郭图、辛评为首的汝颖士人的相助。

  不过袁绍得到冀州后,怕汝颖士人一党独大,便启用了审配、逢纪、田丰等大量的河北士人,一方面为了拉拢本地土著,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制衡汝颍士人。

  只可惜袁绍用人手段不及曹操那般严以律法,越是在两派间和稀泥,这两派就斗得越凶。

  本为汝颍士人领袖的荀彧,就是因为看穿了袁绍集团的这个致命缺陷,才毅然的投奔了尚处弱小的曹操。

  颜良乃河北人氏,同时又是掌兵的大将,自然也是汝颍士人打击的重点对像。

  “看郭图那表情,多半是他向袁绍进的谗言了……”

  颜良心中冷笑,顷刻间已有应对之策。

  “启禀主公,末将收到子远先生送来的情报,得知曹贼西向延津,故加紧攻打白马,想为主公分担延津兵势。谁料曹贼竟突然出现在白马,末将仓促之间奋力迎战,幸赖将士们用命,才勉强挫败敌军偷袭。”

  颜良从容辩解时,目光转向了右首的许攸,他这话中显然是指许攸情报不实。

  许攸的表情马就上变得不自在起来,假装不关己事的将头扭向一旁,不敢正视颜良的目光。

  颜良接着又道:“末将虽小胜一场,但曹操主力数倍于末将所部,且与白马城的敌人对末将形成夹击之势。末将只恐独力难支,万一有所差池,会折了我军锐气,有损主公的威势,故才决定稳妥为重,擅作主张退回了黎阳,请主公明察。”

  颜良这番话即委婉的提及自己击败曹军的功绩,又把责任巧妙的推给了许攸,可谓恰到好处。

  原本得意的郭图,脸色顿时流露出惊异与愤恨,他显然有点不太相信,看似粗旷不懂通变的颜良,嘴中三寸之舌竟如此了得。

  对首的逢纪却闪过一丝得意,马上拱手道:“主公,颜将军仓促之下还能击败曹军,扬我军之士气,实在是难得。至于他擅自退兵黎阳,确实也是为了全局着想,功过相抵,纪以为主公大可不再追究。”

  逢纪趁机为同属河北士人的颜良开脱。

  案几之后的袁绍,眼眸转了几转,本是阴冷的表情顷刻露出了笑脸。

  “子义为我军旗开得胜,此乃大功一件,我为什么要责怪他,我要重重的赏他才是。”

  袁绍脸变得倒也真是快,刚才还是副一质问的怒色,转眼间却又要赏赐颜良。

  郭图的脸色又是一变,那副丧气的表情,分明是诬陷落空,有些气急败坏。

  “末将能够小胜敌军,全赖部下将士用命,主公若要赏赐,就请赏赐那些血战的将士吧。”

  颜良把功劳推给了部下,将来自己若要成事,还要依靠麾下这些士卒给自己卖命,颜良为他们请赏,也是在拉拢部将们的人心。

  袁绍这个人出身名门,本身就一身傲气,最忌讳的就是属下在眼自己面前逞强邀功。

  当年鞠义之死,虽跟袁绍的性狭有关,但与其本身的张扬也脱不开干系。

  如今见颜良如贪功,如此的谦逊,袁绍打心眼里高兴,当即应了颜良所请,下令赏赐参加了白马之战的颜良所部。

  “主公,咱们这一次中了曹贼的奸计,情报方面的失误不容小视,这一次幸亏有颜将军,若换成别将领军的话,恐怕白马一役就要大败,介时若首战失利,军心士气岂非大受损伤。”

  事还不算完,郭图主动挑衅,逢纪要反守为攻,矛头直指许攸。

  许攸早年就追随袁绍,在袁军中一直负责情报工作,他手下的情报网络号称遍布大河南北。

  袁绍被逢纪这么一挑动,脸色刷的又拉长下来,转几许攸质问道:“子远,你的细作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么重要的情报都会失误,险些坏了大事。”

  “主公,这个……”许攸表情有点委屈,似乎有难言之饮。

  颜良却知道许攸有点冤,这一次的白马之险,其实跟他真没多大关系。

  曹操当时的确率主力虚攻延津渡,许攸安插在南岸的细作,只是如实的将曹军动向上报而已。

  至于后来曹军突然转向,却因延津与白马相及太近,细作们还来不及把新的情报送往北岸时,曹军就已经杀到了白马。

  归根结底,还不是因为袁绍误判了曹操的用意,自己中了人家的计,做了错误的布署,面子上过不去,便趁机把责任推给许攸。

  “这个逢纪,对袁绍的心思拿捏的要真准,手下人都把心思用在了对付政敌身上,袁绍不败才怪了呢……”

  颜良不动声色的权衡着利弊,眼见许攸那副尴尬样,忽然间产生了一个念头。

  “主公,末将以为,我军中计这件事,倒与子远先生并无关系。”

  此言一出,不光是逢纪,就连郭图和许攸本人都是一惊。

  逢纪那边连连皱眉,许攸则是面露奇色,他们自然不解颜良为何要为许攸开脱。

  颜良却有自己的算计。

  许攸此人号称“满腹经纶”,官渡之战,一条火烧乌巢的妙计,轻轻松松就摧毁了袁家王朝。

  这样一个足智多谋之士,自然是河北士人的眼中钉,此刻留守后方的审配等人,估计正在琢磨着拿许攸家人贪财之事来打击他。

  这也就是说,许攸早晚要背叛袁绍,那他与自己就可以算得上是“志同道合”之士。

  既是这样,他便有将许攸收为己用的机会,颜良若要自立为雄,最需要的就是人才,若能将许攸这样的大才收入麾下,足抵十万雄兵。

  所以他要帮许攸说话,借此赢得许攸的好感。

  “子义,你这话什么意思?”袁绍的语气中有些不悦。

  “延津与白马相距较近,许先生的细作根本来不及把新的情报及时送抵主公手上,白马之事,末将以为怪只怪曹贼太过奸滑。”

  颜良以一个政敌的身份,公正的说出了许攸的心声,许攸的脸上不禁掠过几分感激。

  袁绍的表情却越来越阴沉,显然颜良的解释在他看来,与其是说曹操奸滑,倒不如是在称赞对方的智谋多端。

  这让袁绍听着很刺耳。

  颜良早就算定了袁绍心思,马上又冷笑道:“只可惜曹贼的奸滑,在主公面前也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主公四海归心,挟大义的旗号,十万雄兵挥师南下,即使昨天的白马之役,曹操以奸计占了点小便宜,但最终也是蚍蜉撼树,难敌主公堂堂正正之师。”

  袁绍这下听着就舒服了,一句“跳梁小丑”,把袁绍听得是心花怒放,一脸的阴沉跟着就散了。

  如日中天的袁绍眼中,天下诸侯皆如蝼蚁一般,在他眼中,曹操可不就是跳梁小丑嘛。

  颜良的话,正是点中了袁绍的基点。

  “哈哈——”袁绍捋须大笑,“子义言之有理,我十万大军辗压南下,任曹贼使阴谋诡计,焉能抵我天威。”

  袁绍被马屁拍得爽到,把对许攸的责怪也抛之了脑后,当即下令全军渡河,再攻白马。

  军议结束,暗自庆幸的许攸和一脸恼火的郭图一同归帐。

  “子远,你说那颜良何时变得如此通达诡辩,明明是咱们设计他,最后却反被他哄得主公如此高兴。”郭图一脸的狐疑。

  许攸也奇道:“是啊,我也觉得不可思议,颜良素来有勇无谋,今日在主公面前的表现,实在是令我大感意外。而且,还有一点我搞不明白,他为何要主动为我辩护?”

  郭图摇了摇头,二人相视茫然。

  沉默半晌,郭图恨恨道:“颜良今日害咱们汝颍士人在主公面前失了面子,这笔帐一定得找回,我绝不会善罢甘休。”

  “我看你还是暂时压压火气吧,毕竟眼下大战在即,颜良乃可用骁将,报复之事将来也不晚,切不可因此坏了袁公的大事。”

  许攸因是方才颜良为他辩护,心存有些许感激,便不想再针对颜良。

  郭图冷哼了一声,眉宇间的那份阴怨之色,却依然有增无减。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