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七章 抽身之计

第七章 抽身之计

  这周冲一下分类新人榜,新人不容易,每一个收藏和点击,每一张推荐票都是十分重要,都尉谢过。

  ——————————

  中军大帐的这场明争暗斗,让颜良更加深刻的见识了袁绍集团内部的纷争。

  手下群臣在官渡之战这等决定性的战争中,还依然为一己私利斗得你死我误,袁绍的御下手段实在是让颜良鄙视。

  再加上袁绍又宠爱幼子,几个儿子也不相和,如此危机重重的一个集团,将来就算是打败了曹操,必然也必将难逃分崩离析的命运。

  颜良意识到,他必须尽快的脱离袁绍,脱离这个到处是明枪暗箭的漩涡。

  只是眼下时机未到,颜良却还得稍稍隐忍。

  颜良说袁绍的大军是“堂堂正正”之师,虽然有拍马屁的歉疑,不过袁军人数上的优势却是压倒性的。

  曹军尽管精锐,但数量上的绝对劣势,却也使曹操当真有些“蝼蚁撼树”的悲壮。

  十万袁绍军浩浩荡荡南下,曹操不敢与之争锋,主动的放弃了白马,率众南官渡南撤。

  撤退的途中,曹军数度主动出击,想方设法阻止袁军进兵,但实力悬殊太大,最终不得不将数万兵马全部退回官渡主营。

  官渡地处鸿沟上游,濒临汴水。鸿沟运河西边虎牢要隘,东下淮泗,为许都之北屏障。

  欲夺许都,必破官渡。

  曹操显然早就预料到会与袁绍在此决战,故于建安四年时,就在官渡修筑了十分稳固的堡垒和完善的防御工事。

  袁绍为了攻破官渡曹营,用尽了种种办法,先是堆土山,居高临下以弩弓手射曹营,结果被刘晔的霹雳车所破。

  接着袁绍又暗挖地道,想直达曹营腹地,又被曹操在营寨四周掘壕沟所破。

  十万袁军猛攻官渡两月,依旧无法突破曹操官渡主营。

  曹操的防御看似固若金汤,不过颜良却很清楚,曹操最致命的缺陷在于乏粮,只要袁绍一直跟他耗下去,曹操的失败在所难免。

  这日午后,颜良派去暗中监视刘备的眼线带回消息,说是刘备已经向袁绍提出请求,派他率军去汝南,支援起兵造反的黄巾余党刘辟所部,威胁许都之南。

  “刘玄德,你终于坐不住了,我等了你很久了。”

  颜良得知这个消息,马上起身赶往袁绍中军大帐。

  汝南一郡位于许都之南,乃是袁绍的老家,四世三公的袁家,在汝南拥有着绝对的影响力。

  眼下袁绍势大,曹统区不少郡国都背曹投袁,汝南郡作为袁绍的老家,此时发生叛乱也是意料之中。

  颜良记得在《三国演义》中,刘备就是借着去汝南为名,成功的脱离了袁绍的控制。

  熟读三国的颜良,自然早就想到借用刘备这一招,趁机离开袁绍。

  只是袁绍生性好忌,颜良怕他对自己的主动请缨有所怀疑,所以他就一直在等着刘备先出手,然后他才好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中军大帐内,袁绍正在伏案观图,内中只有许攸在旁陪着。

  颜良入帐见礼后,便直接问道:“主公,末将听说刘玄德向请公请缨,由他率兵去汝南统率刘辟诸军,不知可有此事?”

  “刘辟诸军虽众,可惜无人统领,既然玄德主动请缨,我岂有不允。”袁绍淡淡道。

  颜良眉头一皱,沉声道:“主公,末将以为,刘玄德此举可疑,主公万不可应允。”

  袁绍一怔,脸上露出狐疑。

  旁边的许攸,神色也是微微一变。

  “刘玄德先后依附过公孙瓒、吕布、曹操,却屡次背弃,可见此人断无忠心可言,末将以为,他此番主动请战,必是想借机背离主公。”

  颜良“损”了刘备一番,不过他所说的这些话,却也不是故意的中伤刘备,而是不争的事实。

  袁绍本是平静的表情,很快阴了下来,低头若有所思。

  颜良趁势又道:“实不瞒主公,前番白马之役时,末将曾与刘备的义弟关羽交手,当时刘备听闻关羽为曹贼效力,害怕主公听闻会追究他,便再三恳求末将不要报知主公。”

  “竟有此事?”袁绍吃惊道。

  颜良先前虽然答应过刘备,不跟袁绍说关羽的事,但到这个时候,他也只能出卖刘备。

  信义这玩意儿,也得看什么时机,在这个尔虞我诈的风云时代,盲目的信义只会让自己死无葬生之地。

  当年白门楼之时,刘备曾答应吕布向曹操求情,可转过头时,却劝曹操杀吕布以除后患。

  可见刘备也不是什么视信义如山的人,颜良跟他也没必要讲究什么。

  “末将当时想大战在即,内部的团结最重要,所以才没将此事禀于主公,以免刘玄德心生不安。眼下末将听闻玄德欲往汝南,这分明是害怕末将把此事暗禀主公,怕主公责怪于他,所以才急着想要逃离,主公若然应允,正中了玄德之计矣。”

  袁绍恍然大悟,猛一拍案,“我待玄德不薄,没想到他竟心生叛意,实在是可恶。”

  被颜良说动的袁绍,恼火之下,当即下令收回成命,不准刘备带兵去汝南。

  垂首而立的颜良,心中在暗笑,盘算着如何让自己取代刘备去汝南。

  正这时,旁边的许攸道:“玄德的用心虽然可疑,不过汝南的诸军不可忽视,攸以为主公还是得派一员得力的将领,前往汝南统领众军。”

  好你个许攸,我正愁着没人替我铺路呢,你这口开得及时啊。

  “子远先生言之有理,主公,末将愿率轻骑数千前往汝南,统领刘辟诸军,与主公南北夹击,共破许都。”

  许攸话一出口,颜良便慷然请战。

  颜良的请战,令袁绍精神为之一振,便转向许攸:“子义想请战前往汝南,子远以为如何?”

  “颜将军乃大将之才,由他前往汝南最合适不过,攸以为可行。”

  许攸回答的极是痛快,身为汝颍士人一员的他,当然巴不得颜良能把颜良从袁绍身边赶走,如今颜良主动请缨,自然是正中他下怀。

  “嗯,既是如此,那我就拨你轻骑三千,令你速去汝南统领刘辟诸军,子远,你可千万别令我失望。”

  许攸乃袁绍元老谋士,他都说行,袁绍当即欣然答应。

  颜良马上表了一番决心,声称必不辜负袁绍的重托。

  袁绍正要改发将令,颜良却忽然又道:“启禀主公,末将对汝南毕竟不太熟悉,所以此番前往汝南,希望能以子远先生随行。”

  许攸闻言变色,他原想把颜良趁机支走,却怎料到颜良还要把他顺便带走。

  颜良却有自己的如意盘算。

  官渡一战的胜负关键,就在于许攸的背叛。

  如果没有许攸的背叛,曹操就不可能知道乌巢的虚实,也就无法取得火烧乌巢的奇功。

  而没有火烧乌巢,也就没有张郃的临阵投敌,更不会有袁军的全线溃败。

  到那时,即使有荀彧和郭嘉所谓的“十胜十败”说,即使袁绍有着种种缺陷,粮尽的曹操,也只有失败一途。

  官渡之战,若是内部团结的曹操胜了,那统一北方后的曹操便将更加强大不可撼动。

  倘若是内部纷争不断的袁绍胜了,虽然会盛极一时,但只要袁绍一死,整个北方又会大乱,介时颜良才有“浑水摸鱼”的机会。

  《三国演义》中的袁绍就是在官渡之战败后不久病死,虽然说是忧郁而死,但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年势已高。

  所以袁绍就算官渡胜了,也活不过几年,到时候袁家的分裂必是再所难免。

  便是因此,颜良才决定把许攸这个胜负的关键带走,顺便也为自己收入一位满腹韬略的天才谋士。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