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八章 宏图大计

第八章 宏图大计

  (差几名就可以上分类榜了,跪求推荐票,都尉拜谢)

  许攸却慌了。

  自己跟在袁绍身边,那好歹是近臣,不用吃苦,不用受累,动动嘴皮子就行。

  眼下若是跟了颜良去汝南,冒着深入敌后的风险不说,还得路途颠簸,吃苦受累。

  今非夕比,如今的许攸过惯了奢华闲逸的生活,已经吃不惯那种奔波之苦了。

  “主公,其实……”许攸当场就想推了这差事。

  话未出口,袁绍却摆手道:“子义考虑的很周全,就由子远随同你一起起汝南吧,就这么决定了。”

  袁绍最喜的就是玩平衡,颜良和许攸这对搭裆,一个是河北大将,一个是汝颍士人,彼此制衡才让他放心。

  许攸话到嗓子眼,却只得硬生生的咽了回去,袁绍已做决定,他还能说什么呢。

  许攸的不情愿逃不过颜良的眼睛,他知道此时的许攸,人虽跟自己走了,但心却尚在袁绍这里,若想收服他的话,还得费些功夫。

  “子远先生,此番汝南之行,就要有劳烦先生多多出谋划策了。”颜良向他拱手笑道。

  “好说好说,咱们都是为主公做事,有什么劳烦不劳烦的。”许攸勉强挤出了一丝笑意。

  得到袁绍的将令,颜良生怕节外生枝,当天就选定了一千轻骑南下,带着许悠一同南下。

  颜良原本是向袁绍请求三千轻骑,但袁绍后来舍不得他的宝贵骑兵,只答应给颜良拨一千骑兵。

  颜良便从中挑选了一千精锐骑士,而且这一千人大多都无家眷在河北,这样的话,将来颜良脱离袁绍时,也不怕他们为顾虑家眷而不肯跟从。

  带着这一千轻骑兵,颜良脱离了袁军大营,星夜倍道而行,很快脱离了袁军的控制范围。

  快马疾行,轻快的奔驰在中原广阔的原野上,颜良的心胸一下子也变得无比的开阔。

  手握着一千精锐之士,颜良相信,只要他能顺利的抵达汝南,就能够以此为骨干,纠结起一支数量可观的兵马。

  不过汝南只是颜良自立的开端,颜良最终的目的地则是荆州。

  想在乱世中占有一席之地,当凭兵马是不够的,最重要的就是人才。

  当年的刘备屡屡战败,却依然能够复起,就是因为他有一批忠实的文臣武将,只要这些家底在,他随时都能够重新拉起一支队伍。

  以目前这种天下大势,河南中原一带,似二荀之类的王佐之才已尽归曹操麾下,袁绍手下的文臣武将,就更不可能挖到。

  至于江东孙氏,已历三代,孙家手下的那批人才也不可能轻易招揽。

  放眼天下,唯有荆州尚有许多蜇伏于野的人才尚未心归明主。

  似诸葛孔明、凤雏庞统、马良、蒋琬、黄忠……诸多绝世的人才数不胜数,曾经历史上的刘备,正是靠着这批荆州人才,方才能够成就一番霸业。

  而眼下荆州牧刘表,胸无大志,擅于养士而不擅于用士,包括其心腹蒯越、蔡瑁之类的荆州士人,都只把刘表当作一个临时的统治者,只要碰上合适的强者,这些人随时都可以另拥新主。

  颜良想自己既然是盗了刘备计划,索性就盗得干净一点,荆州这块肥肉与其留着给他们,何不自己收入囊中。

  轻骑疾行,不数日穿越兖州,进入徐州地界。

  曹操虽名义上占据了徐州,但其地位于曹统区的最东方,大多地势力一马平川,难以设关隘。再才徐州新定,经历几番屠杀,当地人烟稀少、民心不服。故此,官渡之战时,徐州是曹操统治力度最薄弱的地方。

  此时曹操的主要兵力都集中在中原与袁绍对峙,徐州地方守备兵力薄弱,颜良仗着骑兵的速度,方能轻易的穿越徐州,进入到豫州所属的汝南郡。

  是日清晨,队伍即将进入一条山谷。

  “颜将军,前方有伏兵,且令兵马暂停前进。”一路不怎么说话的许攸,忽然间开了口。

  颜良极目远望,却见前方大道旁横卧着一山,穿山而过的林道间不见片尘,一眼望去,除了林子上空盘旋的鸟雀之外,不见半个人影旗帜。

  “子远先生,你何以判断前方有伏兵?”颜良狐疑道。

  许攸捋着稀疏的胡子,淡淡道:“你看那山林上空鸟雀们盘旋,久久却不肯落下枝头,除非林中埋有伏兵,否则怎么会吓得这么多鸟儿都不敢落下。”

  许攸嘴角上扬,流露着自信。

  颜良抬头再仔细观察,山林那边的情况,果然如许攸所说那般。

  “好锐利的观察力,这个许攸表面看起来无精打采,心下却如此警觉,看来我把他拐出来是拐对了……”

  颜良心中佩服,暂时却也不表露出来,只令兵马且住,派了一队斥候前去打探。

  不多时,斥候回报,大道两旁的林中,果然埋伏了不少人马,而且那些伏兵多头裹黄巾,看样子像是黄巾余党。

  颜良又叫人寻了当地乡民来,询问这股黄巾军是何来历。

  乡民称前面这山叫卧牛山,几年前被两个叫周仓和裴元绍的黄巾贼给占了,数年时间内聚了几千号黄巾兵马,附近官军无人能敌。

  周仓!

  听到这个名字时,颜良的心头着实一动。

  《三国演义》中说此人是关羽在千里走单骑所收,当初关羽就是要去汝南寻刘备,而今自己走的又是刘备的南下路线,碰上此人也不足为奇。

  这个周仓虽然统兵之能不是很强,但武艺却颇为了得,演义中关羽水淹七军时,就是他生擒了庞德。

  更可贵的是,周仓忠贞不二,关羽兵败被杀后,坚麦城的他宁死不陷,最后竟然自杀。

  颜良便想自己眼下正缺人才,周仓虽算不上什么才,但好在他忠心,武艺又高,若能收得他做自己的亲军护卫,倒也不失为一桩收获。

  念及于此,颜良眼珠子一转,便有了主意。

  “传我将令,全军就地安营扎寨,今晚就在这卧牛山下过夜。”

  原本面露得意的许攸,正捋着胡子,等着颜良向他求教破敌之计,谁想颜良不闻不问,却忽然下令安营。

  许攸就迷茫了,忍不住道:“不过是一班草寇而已,略施小计就可以收拾了,颜将军何至于止步不前。”

  他这话的意思,大概是在暗示颜良向他请教计策,却不知颜良心中另有主意。

  “本将来这里是收编黄巾军,不是来剿灭他们的。子远先生赶了一天路想必也累了,不如就坐下来喝杯小酒,坐看颜某略施手段吧。”

  颜良嘴角微微一笑。

  他是打算收服许攸不错,但在此之前,他必须向许攸展示自己非凡之处,让许攸认识到他是一个可以效命的明主。

  许攸眉宇中闪烁一丝狐疑的奇色,自从白马之一役到如今,原本那个有勇无谋的颜良,越来越让他捉摸不透。

  “这个颜子义,行事沉着冷静,全然不似当初那般急躁,他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呢……”许攸望着颜良的那雄健的背影,一脸的好奇。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