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九章 他是你二大爷吗

第九章 他是你二大爷吗

  (继续求票,求收藏,求包养,颜良需要你们的支持)

  夜如泼墨。

  营寨外的林子中,三千多人猫着身子,匍匐在草丛之中。

  面如黑炭的周仓,手持大刀,冷冷注视着林外灯火通明的营寨。

  “老周,你说这班河北军是不是发现了咱们的埋伏?”旁边的裴元绍一脸狐疑。

  周仓哼了一声,“咱们在这条道上伏击过多少官军,何曾被识破过,我就不信河北军初来乍到就能破了咱们的计策。”

  说话间,周仓紧握钢刀的手背青筋突起,丝丝杀气在他狰狞的脸上涌动。

  “话是这么说,不过我听说河北军领军的是骁将颜良,此人武艺超群,白马一役,连关云长将军都败在他手下,你我又岂是敌手,我看这一票咱们就算了吧。”

  官渡之战意义非凡,即使归周仓这等啸聚山林的草寇,也时时刻刻关心着战争的进程。

  那些由北而来的路人商贩,不断的将官渡的战事传遍大江南北。

  其实颜良跟关羽也只是打了个平手而已,但被人传来传去,不知多少张嘴的加工之后,一场平手之战,便传成了颜良大败关羽。

  周仓素来把关羽当作是他的偶像,听闻关羽败于颜良之手,自然对颜良深为恨之。

  而这也正是他一介草寇,竟然敢下山来劫一队全副武装的正规骑兵的原因。

  周仓要为他的偶像关羽血耻。

  “关将军乃天生神将,岂是颜良可敌,我们所听到的,定然是谣传,今夜我就要结果了这个颜良,亲手打破了这谣传!”

  周仓圆目斗睁,周身杀气腾腾而起。

  在他看来来,自己比关羽差之千里,如果连他都能击败颜良,关羽又焉能败于颜良之手,所谓的谣传,自然也就不攻自破。

  裴元绍欲待再言,周仓却长刀一横,厉声喝道:“弟兄们,随我杀进营去,杀光敌人,夺了他们的马匹钱粮!”

  话音方落,周仓一夹马腹,冲出了林子。

  身后数千黄巾贼轰然而动,这群衣裳不整的草寇,持着各式各样的兵器,气势腾腾的冲杀向了颜良营寨。

  裴元绍无奈,只好也纵马而出,追随而上。

  三千黄巾军势如破竹,不费吹灰之力就冲破了营寨,周仓更是一马当先,纵马挥刀直冲向中军大帐。

  只是令周仓感到奇怪的是,一路所过全都是空空荡荡的营帐,不见半个敌人影子,俨然如同一座空营。

  周仓心中渐渐涌上丝丝不祥的预感,他意识到自己很有可能中计。

  正当这时,灯火通红的中军大帐出现在眼前,他甚至能够看到烛火之下,一名武将正秉烛夜读。

  “这厮定是颜良了,管他中不中埋伏,我先一刀砍死他再说。”

  周仓眼眸充血,热血上涌,拍马舞刀,大叫着就冲向帐中。

  大帐之内,颜良缓缓的将竹简放下,斜眼注视着冲杀而至的那黑脸贼将,嘴角却浮现一丝冷笑。

  敌将突袭而至,他却巍然不动,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狗贼,纳命啊——”

  地面上,陷坑陡现。

  长刀挥起,狂扑而至的周仓,突觉身下一空,整个人便连人带马的跌入了陷坑之中。

  就在周仓落坑的同时,营盘四周炮声陡生,伴随着隆隆的马蹄声,无数的铁骑从黑暗中现身,如地府脱出的修罗鬼兵一般,从四面八方冲杀而至。

  扑了个空的数千黄巾兵,原本就惶惶不安的心情,瞬间便被突然杀出的伏兵打入恐惧的深渊。

  这些乌合之众无论战斗力还是素质,都远非颜良手下精锐的骑兵可及,如今又中了伏兵之计,自然是顷刻间就土崩瓦解。

  一千轻骑狂袭而至,如虎入羊群一般,刀锋砍向那溃逃的敌人,马蹄无情的碾过敌人血肉的身躯。

  铁骑所过,血流成河。

  裴元绍见周仓跌落陷坑,惊骇之下刚想上前解救,谁想敌人伏兵四周,转眼就吓得他魂飞破散。

  当此关头,他哪里还顾得上同伴的性命,掉转马头就向营外逃出。

  只是,为时已晚。

  从大帐中走出的颜良,胯骑着黑色战驹,纵马直追而出。

  颜良的胯下战马,乃是产自幽州的良马,又岂是裴元绍那劣势坐骑可比。

  转眼之间,颜良已从后追至,长刀挟着猎猎锐风,化做一道扇形之面直削向裴元绍。

  裴元绍听得刀风袭卷而至,奔逃之中,急是回枪一挡,运起全身的力气,试图挡下颜良这一刀。

  土鸡瓦狗之徒,安可一战!

  “咔嚓”一声断折声响,鲜血飞涌四溅。

  颜良那狂澜般的刀锋,竟是将裴元绍连枪带人,拦腰斩成了两截。

  一刀斩将的颜良,拖着滴血的大刀,威风凛凛的杀入鼠窜的敌群,刀锋所过,一命不留。

  片刻间的功夫,三千多的黄巾贼被杀得血流成河,只有少数腿快的,侥幸的逃回了山林之中。

  杀过瘾的颜良拨马而回时,跌入陷坑中的周仓已被套钩拖出,全身绑了个结结实实。

  颜良也没多看他一眼,径直走向了迎面而来的许攸。

  “子远先生,这场戏可看得过瘾?”颜良一跃下马,笑问道。

  许攸看着遍地的尸地,脸上明显闪烁着几分惊异之色。

  他不是惊于现场的惨烈之状,而是惊奇于颜良这诱敌围杀之计。

  在许攸看来,颜良勇则勇矣,却欠缺谋略。

  他原以为颜良会用直接了挡的手段,用强大的实力摧垮那些黄巾贼,只是没想到,颜良却意外的使出了这几乎兵不血刃的计策。

  上兵伐谋,这才是用兵的最高境界。

  “颜将军的计策很……很不错。”许攸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显得有些勉强,却又不得不承认。

  颜良哈哈一笑,转身喝道:“把那名贼将带过来。”

  几名士卒将全身被绑的周仓拖了过来。

  虽然灰头土脸,被绑得像个粽子一般,但这虎躯之士却一脸愤意,丝毫没有惧色。

  “贼将何人,报上名来。”颜良俯视着他,冷冷道。

  周仓怒瞪着颜良,厉声道:“老子乃卧牛山周仓是也,要杀便杀,老子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果然是周仓,这一身的胆气,真是跟演义中的一样。

  “本将乃袁公帐下大将颜良,奉袁公之命前来统领汝南黄巾诸军,你即身为黄巾军一员,为何却反跟本将做对?”颜良质问道。

  周仓得知眼前这人就是颜良,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愤愤道:“你侮辱了关云长将军,老子当然要为关将军报仇。”

  演义中的周仓,在投奔关羽之前就对关羽十分仰慕,这一点颜良自然是知道的。

  但一想起白马时,关羽不问青红皂白挥刀就砍的所作所为,颜良心里就不爽。

  耳听周仓声称要为关羽报仇,颜良就不悦道:“本将跟关羽的事,你操得哪门子的心,关羽是你二大爷么。”

  “关将军是老子眼中的英雄,老子敬仰他,你得罪关将军,就是得罪老子。”周仓涨红了脸,怒喝道。

  周仓一口一个老子,全然不把颜良放在眼里,左右的河北将士看着都火了,咬牙切齿恨不得将这草寇千刀万剐了给颜良出气。

  旁边的许攸也忍不住道:“一个不识好歹的草寇而已,何必跟他废话,一刀砍了便是。”

  换成别的黄巾贼,敢如此嚣张,颜良早就一刀砍了。

  不过眼前这个却不一样,这可是演义中上了榜的武将之才,在天下大半良才已归其主的时候,哪怕是眼前这么一个二三流的人才,也足以让颜良割舍不得。

  “没想到这个周仓对关羽这么有基情,哼,老子就不信收服不了你……”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