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十章 盲目祟拜要不得

第十章 盲目祟拜要不得

  “本将问你,你是不是黄巾军出身?”

  颜良并没有理会许攸,也没有被周仓所激怒,这明知故问的一句话,把在场所有人都听得一愣。

  “老子就是黄巾军怎样。”周仓也愣了一下,粗声粗气道。

  “很好,那本将再问你,你们黄巾军的首领可是叫作张角。”颜良又道。

  左右之人愈加茫然,原本愤怒的周仓,给他这莫名其妙的问话,一时间竟忘了所怒之事。

  “大贤良师之名,岂是你这样的凡夫俗子可直呼。”提及张角,周仓的神情立刻肃然起来。

  颜良点了点头,“很好,你还记得张角就好,本将记得,你们的大贤良师曾经说过,天下的黄巾义士皆为兄弟,你身为黄巾一员,应该不会不记得吧。”

  旁边的许攸听到这里,迷茫的眼神稍有缓和,似乎略猜到了几分。

  周仓却依旧茫然,不耐烦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铺陈已毕,是拿出杀手锏的时候了。

  颜良便朗声道:“本将记得,当年关羽,乃是靠着跟刘备剿灭黄巾军而发迹,以关羽的武艺,死在他刀下的黄巾军何止数百,按你们大贤良死说法,关羽所杀的,可都是你的兄弟,是也不是?“

  周仓的神色一震,试图反辩颜良之词,却发现自己竟无言以辩。

  颜良的话如利刃之般,直接戳中了周仓的软肋。

  “关羽杀你家兄弟的时候,我家袁公却在汝南为母守孝,他老人家跟你们黄巾军可是无冤无仇。现如今,你如此祟拜一个手上沾满你兄弟鲜血的人,甚至为了他跟一个与你无冤无仇的人做对,你到底是愚蠢呢,还是犯贱呢?”

  颜良的嗓门也提高了八度,字字如刀,无情的割向周仓的惶然的心。

  原本愤怒的周仓,那满腔的怒焰,仿佛顷刻间被颜良的话所浇灭,整个人顿时沉默了下来。

  旁边的许攸嘴角掠过一丝赞叹的笑,暗赞颜良的这一番话说得妙。

  周仓虽是粗人,但并非不明事理的蛮夫,经过颜良这番话的洗礼后,他心中对关羽的那份茫目崇拜之意,渐渐的便熄灭下去。

  周仓心理的变化,全都写在了脸上,岂能瞒过颜良的眼睛。

  颜良当下又道:“曹操和关羽一样,都是靠着杀黄巾军起家,我看你良知未灭,如能及时悔改,归顺于我麾下,助袁公攻灭曹贼,也算是你将功赎罪,你可愿归降?”

  周仓依旧低头不语。

  尽管他还在沉默,但颜良看得出来,他的心思已倾向于归降,只是面子上还有些过不去。

  “放开他。”颜良突然下令道。

  左右部将一怔,一时没回过神来。

  “我说放开他!”

  颜良厉声重复了一遍,语气中有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部下们吓了一跳,忙是给周仓解开了绳索。

  解除束缚的周仓从地上站了起来,神色中皆是茫然不解。

  “我看你中了我的计策,心中尚有不服,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能接下我一刀,我便放了你,若是不然,就乖乖的伏地请降,你看怎样?”

  颜良说着,脚尖一挑,将地上的一柄钢刀踢了过去。

  他这是要给周仓一个台阶下,更是要趁机向他显示自己超强的武艺。

  对周仓这种粗暴武夫来说,唯有强悍的实力,才是让他信服的关键武器。

  周仓接过踢来之刀,黑炭般的脸上流露着丝丝惊怒

  一刀败你,何其傲慢的挑衅。

  周仓再次被激怒了。

  大刀一横,周仓厉声喝道:“你休得小瞧人,我周仓就跟你赌上一赌,到时你可别言而无信。“

  “我颜良说话,向来言出必行,你尽管放马过来吧。”

  颜良怀抱着长刀,淡淡的笑着,那副轻松的样子,全然没把周仓放在眼里。

  这般轻视之状,刺激得周仓恼羞成怒,只听得一声暴喝,那铁塔般的身躯纵地而出,手中大刀挟着狂风之力,迎面向着颜良砍来。

  三步——

  两步——

  一步!

  周仓陡然跃上半空,借着下坠之势,明晃晃的刀锋狂击而下。

  左右部下的心皆一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心说对方都已攻到面前,自家的颜将军怎的还不出手,再不出手就要晚了。

  千钧一发间,但见颜良剑眉一横,巍巍身影如风而动。

  他动作之快,以至于所有人还没看清时,手中的长刀已破风而出。

  锵~~

  一声尖锐的金属交鸣,火星四溅中,一条长刀飞上了半空。

  而周仓那铁塔般的身躯,竟在众目睽睽之下倒飞出丈许之远,重重的跌落在了地上。

  然后,那脱手飞落的钢刀,插在了他身前。

  一招破敌,颜良的傲慢,果然不是口出狂言。

  颜良潇洒的作了一个收势,长刀往地上一插,负手而立,嘴上依旧是一派淡然。

  空气仿佛凝固了一瞬,接着,围观的人群中爆发出雷鸣般的喝彩声,众将士无不为颜良这强悍的一刀而惊叹叫绝。

  此外,每个人的脸上,还闪烁着一种震慑。

  那是对于颜良武力的恐惧。

  倒地的周仓,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嘴角还溢着一丝血迹,显然已是内脏受创。

  他充满血丝的眼眸中,更是涌动着难以置信的眼神,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竟真的连颜良一刀也接不住。

  但他很快就意识到,虽然残酷,但这却是事实。

  而且,颜良那一刀分明还留有余地,如果人家倾尽全力的话,此刻自己怕已没有性命再爬山起来。

  周仓很失落,当他再次正视颜良时,眼神中已没有了愤怒,只剩下对颜良深深的敬畏。

  他是一个祟尚强者的人。

  颜良,正是一个强者。

  “末将周仓拜见将军。”他忽然单膝伏地,拱手一拜。

  这一拜,竟味着他愿赌服输,甘愿归顺于颜良的麾下。

  颜良嘴角掠过一丝得意,却忙俯身将周仓扶住,笑道:“快快起来吧,来人呀,速将周将军扶去治伤。”

  众人还沉浸在方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刀当中,半晌才反应过来。

  几名士卒匆忙上前,将周仓扶走。

  “都围着做什么,还不快收拾残局。”

  颜良一语喝醒众部属,千多号人轰然而散,忙忙碌碌的打扫起战场。

  “颜将军的刀法果然惊人,不愧为我河北上将。”身后的许攸拱手称赞,看他那表情倒也真诚,似乎不是有意的恭维。

  颜良摆了摆手,“有些天未跟人过招,刀法生疏了许多,让子远先生见笑了。”

  “将军谦虚了。”许攸干笑了几声,话锋忽然一转,“攸有件事倒是很奇怪,那周仓不过是个无名小卒而已,颜将军何故要费此周折,偏要收降于他?”

  周仓忠心耿耿,颜良眼下最需要的这就是这等忠诚的心腹,又岂是许攸能看出来的。

  “周仓虽是小角色,却是汝南黄巾众的一员,咱们千里迢迢来此收编他们,自然要向他们展示一下胸襟与气量,否则怎能让这些黄巾军心服。”

  颜良这番话也不是专为应付许攸,这也正是他收服周仓的原因之一。

  他想自立为雄,光凭一千河北兵是不够的,汝南这批黄巾军自然是他扩充兵马的最佳对象。

  只是他眼下前来主持大局,仗着的依然是袁绍的威名,为了在将来脱离袁氏时,使这些将士依然能够效忠于自己,颜良就必须尽快树立自己的个人威望。

  这些私下的心思,此时颜良当然不可能跟许攸实话实说。

  “原来是这样,没想到将军心思如此缜密,这般看来,倒是许某有些短视了。”许攸自嘲道。

  颜良笑而不语,摸着肚子大叫道:“这一通折腾倒把我折腾的肚子饿了,来人啊,还不快把本将那没吃完的半条羊腿拿来……”

  说着颜良便转身大步入帐,一面嘶啃着烤羊腿,一面继续看他那未看完的半部书简。

  帐前士卒们在填陷坑,帐外的部属们则忙着收拾残局,颜良却视若无物。

  看着颜良那闲然豁达的样子,许攸眼眸中的奇色愈发浓重,口中喃喃道:“这个颜子义,行事果决不拖泥带水,但却又暗藏谋略,倒有几分曹孟德的风范,袁公与他相比,只怕也……”

  意识到言有不慎,许攸忙是噤声。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