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十一章 黄巾贼将

第十一章 黄巾贼将

  三天后,颜良率领着他的一千轻骑抵达了汝南郡治所安城。

  汝南一郡位于豫州最南端,向西穿越群山可抵荆州,沿其境内的颍水顺势南下,则可通达淮南重镇寿春,逆汝水而上,数日间可深入颍川郡,兵锋直指许都。

  因是汝南一带多山,当年曹操破汝南黄巾后,不少黄巾余党就逃进了山中落草为寇。

  袁绍发兵南下,中原震动,这些黄巾余众们趁着曹操无暇南顾时,趁势从群山中杀出,打着响应袁绍的旗号,四处攻掠。

  汝南又是袁氏老家,当地不少豪强都心向袁绍,纷纷暗中联合黄巾军。

  如此内外夹击下,汝南的郡兵自难以抵挡,郡南部的几个县纷纷开城投降,郡守被杀,治所安城也落入了黄巾军手中。

  颜良抵达安城时,这座治所内外已聚集近数万多黄巾军,汝南黄巾的首领龚都和刘辟也在其中。

  令颜良感到意外的是,这伙黄巾军号称数万,声势浩大,但实际上能战者却不过六七千人而已,所谓的数万之众,其实还包括了老幼等不能上阵的家眷。

  而且那六七千青壮战力,皆也素质参差不齐,大部分人别说是甲胄,手中甚至连件像样的兵器都没有,所用的武器不过是削尖的木棒而已。

  “就凭这样一群草寇,想要威胁许都,我看难啊……”

  骑马徐徐步向安城东门,一路上,看着大道旁凌乱的黄巾营寨,许攸不断的摇头说着风凉话。

  颜良心中暗笑。

  汝南对他来说只是一个过客,他压根就没打算去跟曹操拼命。

  眼下这帮黄巾军虽然是乌合之众,但若能择其精壮加以训练,颜良相信,以自己的统兵能力,绝对能训练出一支精锐之师。

  步入城大门时,颜良所见是一片凋零。

  大街上除了黄巾军之外,看不到半个平民的影子,城中到处是破落之相,俨然被洗劫一空似的。

  “汝南乃富庶之地,堂堂治所安城,怎会如此破落?”

  颜良心中狐疑,但当他看到几名拎着鸡鸭,从民房中出来的黄巾军时,他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很显然,整个安城,已经被这班黄巾军洗劫了一遍。

  听着民房中传出的哭声,颜良心中有些泛酸。

  自从来到这个时代,颜良一直盘算着称霸称雄,逐鹿天下,把当初在办公室受的委屈,狠狠的发泄出来。

  看到眼前景象,颜良意识到,群雄争霸,最受苦难的,却都是那些最下层的百姓。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颜良有感而发,喃喃念叨了出了这一句后世名句。

  隔着一个马头的许攸,听到了颜良的自语,心中不禁吃了一惊。

  天下的诸侯武将不计其数,大多数人只是为了一己的私念在打打杀杀,能够真真想到百姓者寥寥无几。

  此言若是出自于袁绍、曹操,又或者刘备口中,许攸一点都不会奇怪。

  但出自于颜良之口,却给了许攸深深的震撼。

  “他一名武将,却能有如此感悟,实在是了不起,颜子义啊,你还能给我带来多少意外呢……”

  沉浸在思考中的颜良,并没有觉察到许攸的眼神变化,原本只想争霸的他,心里忽然又产生了另一个信念:

  我要亲手平定这乱世,以仁义对待天下的百姓,让他们能够过上温饱的日子!

  颜良同样知道,没有实力,妄谈仁义,那是在自取灭亡。

  刘表、孔融、刘璋……这些人看起来够仁义吧,他们的仁义却招至外敌入侵,使辖下子民陷于水深火热。

  欲行仁义,必须先行暴力。

  舞干戚以济世,这才是真正的仁义之君。

  悟明了这个道理,颜良将手中的钢刀,握得更紧。

  马蹄声响起,数骑迎面而来。

  “不知颜将军到,刘辟未及远迎,还请将军恕罪。”当先那头裹黄巾的武将拱手见礼,旁边另一将则自称龚都。

  颜良看那刘辟,虽一身黄巾贼的装束,但眉宇间却也有几分堂堂正正之色。

  《三国演义》中,刘备在汝南被曹操所败,无路可逃之下几乎自刎,生死关头,刘辟一句“容某死战,夺路救君”劝住刘备,结果却被高览所杀。

  正是刘辟的拼死一战,才为刘备争取到时间,等到了赵云的援兵,救了刘备一命。

  由此可见,刘辟虽然出身不好,却也心怀肝胆忠义。

  “刘将军哪里话,都是自家人,客气什么。”颜良拱手还礼,比较客气。

  刘、龚二人遂陪同颜良进入太守府。

  入得议事大堂,颜良假意要入客座,刘、龚二人再三坚辞,硬把颜良请入主座。

  颜良也就不推辞,大大方方的跪坐下来,周仓侍立在一侧,许攸则陪坐于旁。

  颜良借着袁绍之名对他二人加以抚慰,那二将则表示对袁绍的忠心,坚决听从颜良的调遣。

  “两位将军既然愿奉我号令,颜某也就不客气了。”几番寒暄过后,颜良转入了正题,“我料想用不了几天,曹操就会派兵南下,以我们现有的实力,想要抵挡曹军的进攻,两位就必须要遵从我两件事。”

  刘辟忙道:“请将军尽管下令。”

  颜良点了点头,缓缓道:“这头一件事,请两位下令所部立刻停止扰民,不可再妄动百姓一针一线。”

  大敌当前,若惹得民怨沸腾,内部生乱,又如何能全力抗拒外敌。

  颜良这话方一开口,旁边的许攸就微微点头,暗赞他举措可取。

  不料那龚都一听,却不高兴道:“破城掠取所需,这是咱黄巾军向来的规矩,颜将军你不让兄弟拿百姓东西,兄弟哪有热情为将军卖命。”

  颜良剑眉暗凝,眼中立时闪过一丝杀机。

  龚都刚才还口口声声唯他之命是从,而今却公然当着众人的面顶撞于他,这让颜良很是不爽。

  只是眼下用人之际,颜良初到汝南,立足未稳,不便妄动这班地头蛇,遂将杀机暂时隐忍。

  他笑了一笑,淡淡道:“汝南乃富庶之地,军需所用,自可依法向百姓征取,又何必竭泽而渔。”

  “颜将军说得是,咱们若是把百姓的粮食抢空了,他们定会逃亡别处去寻活路,到时候满城皆空,谁来养活咱们。”

  刘辟从旁附合道。

  “这个刘辟倒是有些见识,算是个人才,可以为我所用。”

  颜良心中暗赞,刀锋似的目光转向龚都。

  龚都被他盯得不自在,犹豫了一会,只好喃喃抱怨的答应。

  颜良接着又道:“这第二件事,就是你二人所部兵马重新整编,统一听从本将调遣。”

  他这是要收兵权。

  刘辟迟疑了一下,依旧听令。

  那龚都却腾的跳了起来,大叫道:“这怎么行,我那几千号弟兄,是我一手拉出来的,凭什么让给别人指挥?”

  “怎么,难道龚将军你不想听本将调遣不成?”颜良语气冷肃,手已悄然按住了剑柄。

  “那当然不是,颜将军有令,我自会带着手下弟兄上阵,可要我把兵马交给别人却不行。”龚都态度也很坚决,偏不肯交出兵权。

  刘辟只得从旁又劝,但劝了半天,那龚都就是不从,且还叫嚷着,若是颜良坚持如此,他就带着他的兵马拍屁股走人。

  看着眼前这个咋咋呼呼,不听号令的黄巾贼将,颜良怒从心起,眼中杀机陡生。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