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十三章 棋高一招

第十三章 棋高一招

  (离前一名就差一点,都尉拜求推荐票)

  龚都没有半点犹豫,生怕颜良收回成命,或者把这美差再分给他人分享。

  纵马回到本军,龚都点齐本部四千黄巾军,向着北面的曹军飞奔而去。

  颜良的心中却在冷笑。

  龚都有几斤几两,他的那四千黄巾军战斗力有几分,颜良是再清楚不过。

  即使是颜良所率的精锐河北军,在军士为辎重所诱,乱不成阵的情况下被曹仁挥师冲击,他也对反败为胜没有太多把握,更何况是龚都所率的乌合之众。

  看着前方扬起的尘埃,颜良回看了许攸一眼,此刻,这位满腹韬略的谋士,正以一种惊奇的眼神望着颜良。

  许攸那眼神,分明是在惊诧,颜良竟然如此轻易的领悟了他的一石二鸟之计,而且,还毫不犹豫的就实施下去,没有半点的拖泥带水。

  颜良的机谋与果断,再次给了许攸深深的震撼。

  震惊之余,许攸又因为颜良没给他展示的机会,眼神中有几分失望。

  一骑飞奔而来,正是刘辟

  “将军,龚都所部军纪极差,末将只怕由他独去劫粮,他定会将所获统统纳入己有。”

  刘辟连坐骑都不及勒住,就忧虑的大声向颜良进言。

  颜良却淡淡一笑:“放心吧,此役得胜,那百余车的辎重,绝对会有你一半。”

  颜良的气度淡然自信,那从容的仪态,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刘辟尽管仍怀狐疑,但渐渐却为颜良的那份大将之风所感染,心中不禁对这位来自河北的名将,更生几分祟敬。

  “兵马暂停前进,且看咱们的龚将军如何立功。”

  颜良长刀一横,高声道。

  ##########

  十里之外,曹仁驻马于土坡上,远眺着安城方向。

  “伯宁,白马一役,你可亲眼见那颜良用兵?”曹仁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白马之战时,曹仁当时正负责镇守许都,并未跟随曹操出征。

  至于满宠,当时却身在军中,只是汝南黄巾造反,前任太守被杀之后,他才被调任汝南太守。

  “禀将军,末将当时跟随在丞相左右,并未亲历白马之战,不过末将听文远亲口说颜良如何逼退云长。”

  “以云长的武艺,竟然不能取胜,此人的武艺当真了不起。”

  曹仁素来沉稳冷静,明断是非,他也不怕当着众将的面,亲口称赞敌方将领。

  满宠却道:“白马一战我军失利,依我看并非全是那颜良厉害,这其中的偶然成份也很多。今日将军的妙计,相信定可挫败那颜良的威名,为丞相挽回白马失利的损失。”

  说话之间,但见滚滚的烟尘冲天而起,似有无数的兵马正向着前方的辎重队冲来。

  “将军快看,贼军前来劫粮了,看来这个颜良果然是中了将军之计。”满宠兴奋道。

  曹仁沉静的脸上,露出一丝笑。

  八千曹军精锐步骑偃旗息鼓,避于土坡北侧,隐藏住了兵马所在。

  前方龚都所率的四千黄巾军,如饥饿难耐的野兽一般拥蜂而来,挥舞着各式各样的兵器,冲向了曹军的辎重队。

  护送辎重队的是两千较弱的步军,曹仁事先已向领军小校暗授机宜,只稍作抵抗,两千多人便弃了粮车溃去。

  龚都眼见杀退曹军,百余车的粮草尽在眼前,哪里还想着追击敌人,几千号人马便开始哄抢起了粮草。

  龚都喝斥着士卒,想让让他们把粮草推回安城,送往自家营寨,只是黄巾军们见了粮食,眼睛都已经发绿,只顾着抢夺,根本不听从号令。

  龚都这下有点慌了,挥枪厉声喝骂,试图镇住这些疯狂的部下,却根本无法阻止混乱继续。

  连绵里许的大道上,四千多人拥挤在一起,你争我夺,呼喝喊骂声此起彼伏,甚至他们还为争夺几袋粮草,自己跟自己人打了起来。

  土坡上,曹仁冷冷的俯视着那混乱场面,剑眉如刃,杀机在眼中流转。

  一声锐响,曹仁拔剑在手,沉声喝道:“各军听令,突袭贼军,得颜良首级者重赏,给我杀!”

  “杀颜良!”

  “杀颜良!”

  雷鸣般的暴吼声,由近向远,如波浪一般扩散开来,须臾间遍传全军。

  八千精锐曹军,齐声怒吼,隆隆的杀声震天动地。

  裨将军李通一马当先冲下山坡,隐藏在坡后的八千曹军轰然现出,纷纷从土坡上冲杀下去。

  两倍曹军突然杀出,那四千正抢得热火潮天的黄巾军,顿时就傻了眼,第一反应就是拔腿而逃。

  为时已晚。

  最先看到曹军的黄巾卒转身就逃,可惜后面的同伴却还在哄抢,前后顿时就撞在了一团,四千多号人,彼此间你挤我掇,互相倾压,非倒没办法逃走,反而越来越混乱拥挤。

  马上的龚都眼见曹军杀出,吓得惊恐不已,急是挥枪下令全军迎战。

  从哄抢到崩败,只片刻间的时间,手下部卒只顾着逃窜,谁还会听他的指挥。

  急红了眼的龚都,这时才意识到自己中了曹军的计策,一时的贪婪,竟是将自己和四千部众带向了死亡的深渊。

  悔之不及。

  当先的千余曹军轻骑呼啸而至,李通纵马舞枪,势不可挡的将黄巾军拦腰撕为两截。

  随后而至的曹军步兵汹汹扑来,手中的刀枪无情的斩向那些惊惶的黄巾军。

  屠杀,就此开始。

  龚都被截在了队伍的前边,眼见势有不利,也顾不得部下,纵马带着几骑向南夺路而逃。

  杀红了眼的李通,瞧见一员贼将落荒而逃,哪里肯放过,飞马纵枪便迎面拦来。

  龚都无可躲闪,只得鼓起勇气,擎枪抵挡。

  但见一道血光溅上半空,两马相错飞过,龚都甚至还来不及看清对方的招式,胸中已被戳穿,闷哼一声翻身落马。

  一招毙敌的李通将龚都的人头割了,拴在马背上,继续肆意屠杀。

  几个来回之后,四千黄巾军已被曹军轻骑冲成数段,分别被随后而来的曹军步卒围杀。

  一身浴血的李通与曹仁会合,扬着手中的枪,兴奋道:“子孝将军,你的计策果然是妙,贼军根本不及防备,被咱们杀得落花流水。”

  此时的曹仁却没李通那么兴奋,他面色沉沉,心中更是涌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视野之中,皆是贼军步卒,全然看不到半个骑兵的影子,而他从郭嘉那里得到的情报,却是颜良乃是率两千骑兵前来汝南。

  即是如此,那两千骑兵又何在?

  狐疑重重之下,曹仁再四下观察,目之所及,都看不到“颜“字的旗号。

  突然间,南方大道上,尘烟再起。

  目之所极,三千头裹黄巾的战斗从狂雾中脱出,呼喊着杀向混乱的战场。

  “这个颜良,果然有些手段……”

  曹仁脸上露出一丝意外,随即却又冷冷一笑。

  “凭这点小小的花招就想取胜,你可小瞧了我曹子孝!”

  鹰目一睁,曹仁跃马横刀,指挥左右千余步骑,绕过混乱的战团,往南迎向那突然杀至的三千黄巾军。

  激战再起。

  刘辟所率的黄巾军虽众,且占了突击的优势,但战斗力的低下却让他丧失了优势。

  迎战的曹军,不愧为精锐的正规军,在曹仁指挥下,虽是仓促应战,兵马又少,竟是丝毫不处下风。

  激斗半晌,曹军越战越勇,刘辟所部渐渐不支,渐露败相。

  当大道上万余号人混战时,一支千人的轻骑,正从北面悄悄的接近。

  穿越那一片树林,颜良拍马拖刀,一跃上了眼前小土坡。

  “曹子孝,让你久等了。”望着坡下混战的血腥场面,颜良嘴角微微上扬。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