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十四章 力敌三将

第十四章 力敌三将

  颜良是看穿了曹仁的计策,但他更看清的是曹仁的战斗力。

  历史上江陵之战时,曹仁部将牛金被周瑜数倍兵马所围,曹仁几进几重,竟是生生的把牛金给救了出来。

  曹仁的统帅能力和武力,无疑都是一流的。

  故此颜良推测,就算自己以龚都为饵,成功的发动了突击,以手下兵马的战斗力,未必就能一举摧垮曹军。

  事实正如颜良所料,刘辟的三千黄巾军,根本就无法撼动曹军。

  早有所料的颜良,便临机决断,以刘辟所部作正面突击,自己则率本部轻骑,绕往曹军之后,突出不意的发动奇袭。

  厮杀正酣的曹仁,全然没有意识到,在他们的身后,一双双血腥的眼睛正在死死的盯着他们的人头。

  “全军,进攻!”颜良长刀一指,厉声暴喝。

  两千轻骑轰然而动,从土坡上俯冲而下,直捣曹军的腹背。

  滚滚铁流,卷起漫天的尘埃,骑士们手中的矛锋齐齐的压低,黑压压一片犹如死神的撩牙。

  “嗬!”一声低喝,颜良手中的长刀,如流光一般,向着迎面一名敌骑扫去。

  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飞上半空。

  鲜血飞溅中,颜良纵马突破曹军脆弱的防线,身后一千铁骑如怒涛一般,追随着他破阵而入。

  杀得正兴起的曹仁,这时才觉察到身后的异动,猛然回头间,惊见无数敌人,竟如神兵天降一般赫然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百余步之外,那一面书着“颜”字的大旗,迎风猎猎飞舞。

  “怎么回事?难道这才是真正的颜良?”曹仁心中骇然,那份素来从容的表情,终于被突然现身的颜良所打乱。

  “子孝将军,我们中了颜良的奸计了,速速撤退为妙。”纵马近前的满宠,同样是一脸的惊色。

  如此这敌人戏耍,曹仁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羞辱,恼羞成怒下的他,也不理会满宠的劝说,拔马便向那“颜”字大旗杀去。

  战旗下的颜良,杀得正过瘾,蓦觉战团之中,似有滚滚的杀机袭卷而来。

  斜向一瞥,却见一柄长刀,如流星赶月一般,向着颜良的胸前狠狠的劈斩而至。

  锵!

  火星飞溅中,勒马回身的颜良,大刀反手一横,已然架住了曹仁的长刀。

  手臂上微微一震,这一刀的力道虽逊于关羽,但也颇为强悍。

  一招交手,颜良便知来将武艺不弱。

  “颜某刀下不斩无名之将,来者何人,报上名来!”颜良猿臂一抖,轻松的将敌刀荡开,同时厉声喝问。

  曹仁一听果然是颜良,刀削似的脸上怒气腾腾,暴喝一声“曹仁在此,取尔狗头”,手中长刀再起,化劈为削,挟着猎猎疾风扑向颜良左肩。

  果然是曹仁。

  颜良知是劲敌,抖搂精神,长刀一荡,反守为攻。

  钪!

  空气中又是一声激鸣,曹仁尽全力挥出的这势大力沉的一刀,竟是生生的被颜良挡了回来。

  那巨大的力道灌入全身,曹仁只觉一股大力撞入内腑,直搅得他血气翻滚,握刀的手更是隐隐发麻,虎口几有震裂的迹象。

  曹仁的心神一凛,生平头一次感觉到了丝丝震怖。

  自随曹操起兵以来,东征西讨半生的他,哪怕在最危险的时刻,都不曾有过一丝的畏惧。

  然而,今日跟颜良交手,只区区两招,却令他心中凛然。

  “怪不得关云长也奈何不了此人,原来这颜良的武艺竟如此了得,只怕比当年的吕布差不了多少。”

  心中骇然的曹仁,错马之际匆忙回刀,生怕颜良急攻,急是回身相挡。

  颜良却只横刀驻马,并没有趁势再攻。

  “曹子孝,今日我放你一马,你回去传话给曹公,就说我颜良无心与他为敌,他大可放心的跟袁本初决战。”颜良朗声道。

  颜良并不怕曹操,况且他知道,自己将来若与群雄逐鹿,定然避免不了与曹操交手。

  只是眼下曹操并非大敌,颜良并不想与其结怨太深,把自己有限的兵力,浪费在同曹操的战斗中。

  曹仁的眼中却在喷火,颜良的那一句“我放你一马”,在他看来是对自己公然的羞辱。

  “颜良狗贼,纳命来!”

  怒发冲冠的曹仁一声暴喝,纵马舞刀再攻而上。

  曹仁的不识好歹也激怒了颜良,刀锋般的眼眸中杀气迸射,双腿一夹马腹,手中长刀掀起狂澜般的劲道,扇扫而出。

  锵!锵!锵!

  电光火石般的三招,瞬间走过。

  颜良的每一刀都势大力沉,勉强应下三刀的曹仁,只觉内腑翻江倒海,斜瞥时,握刀的手撑处鲜血淋漓,虎口竟然已是震裂。

  数招交手,曹仁已完全处于下风。

  “子孝将军,我来助你!”高喝声中,又一将从战团中杀来,来者正是满宠。

  曹仁见援手到来,抖擞精神再战,两人一前一后夹攻颜良。

  自打白马一役跟武圣关羽过招后,颜良对自身的武艺已有相当的自信,此时一以敌二,他却无半点畏色,手中长刀舞出层层铁幕,从容的逼退二将倾尽全力的攻击。

  “伯宁武艺虽不如我,但也颇有些能耐,我二人合力竟战不下此人,这颜良的武艺竟已强悍如斯……”

  曹仁心中越发的震撼,颜良的刀锋却愈加凌烈,怒涛般的数刀劈至,直震得他气血翻滚,手中长刀几乎拿捏不住。

  十步之外,正自镇压兵士溃败的李通,在混乱中瞥见了那三骑的交锋。

  当他看到曹仁与满宠合力,竟杀不了那一员敌将时,心中亦是撼然无比。

  李通旋即意识到,那武艺超凡的敌将,必定便是颜良无疑。

  他急是勒马挥枪,杀将过去,口中喝道:“子孝将军,伯宁,李通来助你们二人一臂之力。”

  瞬息间,人马已至,那一枪金枪如流光一般刺向颜良的背心。

  颜良猛觉背后有破空之声,知是又有高手杀至,他也不回头,倾起全身之力,长刀如车轮般四下一荡。

  吭!吭!吭!

  三声激鸣,李通连同其余二人的兵器,皆被颜良这狂风般的一扫荡开。

  那三人方被逼退,互使了个眼神,齐声大喝着又围杀上来。

  战至这时,颜良首度感受到了些许压力。

  若是单打独斗,这三人自然无一是颜良的对手,但此刻他们合力围攻,颜良便渐有些吃不消的迹象。

  “想靠人多取胜,没那么容易!”

  颜良被对手的围逼激怒,伴随着一声雷鸣般的暴喝,倾起全身之力,手中大刀如狂风暴雨般反攻而出。

  一时间,那三人被逼得只有招架之力,竟似落了下风。

  曹仁等大为震怖,原想合三人之力击杀颜良,却不料颜良武艺强悍到这般地步,他们非但攻之不下,反而被颜良上了上风。

  那狂澜般的刀锋,似乎有无穷无尽的力道,绵绵不断的攻向他们。

  曹仁心中惧意大生,他的怒火与斗志已被颜良一刀刀的击碎,渐已蒙生退意。

  “颜将军,周仓来助你。”

  乱军中,周仓瞧见颜良被众人围攻,急是舞刀杀来助战。

  率黄巾军冲破曹军阵形的刘辟,亦拍马赶来相助颜良。

  眼见援手到来,曹仁心知再战必败,猛攻几刀,拨马跳出战团。

  “颜良,今日之耻曹仁记下,他日必当取你狗头。”曹仁留下一句狠话,拨马望北撤去。

  曹仁一撤,尚在顽抗的曹军立时土崩瓦解,混乱的步骑仓皇而退。

  那李通反应极快,紧随着曹仁而去。

  颜良的初衷只是踏着曹仁扬名,为自己去荆州搏一份吓唬刘表的资本,并不想真的跟曹仁杀个你死我活。

  但曹仁那败退前的恶言,却激怒了颜良。

  怒目陡睁,他拨马便欲追击曹仁。

  迟走一步的满宠,生恐曹仁被追住,竟是顾不得自己败逃,勇敢的横刀拦截。

  颜良刀如狂风,挟着一股股巨力扫向阻拦他的敌人。

  满宠武艺较曹仁尚有不如,先前三人围攻颜良都处下风,更何况眼下单打独斗。

  斗不数合,满宠刀法已见凌乱,破绽频出。

  颜良瞅得一个空隙,虚攻一刀,满宠刀锋斩空,身子向前倾去。

  就在这一瞬间,颜良猿臂一转,刀背重重磕在了满宠的背上。

  满宠闷哼一声,身子晃了一晃便栽落马下。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