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十五章 山阳满宠

第十五章 山阳满宠

  颜良手下留情,没有取满宠首级。

  饶是如此,仅仅只是刀背的一磕,那强劲的力道也足以令满宠喷血。

  栽落马下的他,挣扎着尚欲爬起,周仓见状,暴喝挥刀上前,便欲取其性命。

  血气翻滚的满宠,眩晕的视野中,那凛烈的刀锋呼啸而下。

  一瞬间,满宠头脑里一片空白,万念俱灰,只以为自己命交休矣。

  铛~~

  寒光闪过,那刀锋却在满宠的脑门前咫尺停下。

  惊诧莫名的满宠抬头一看,却惊奇的发现,颜良竟然在最后一刻,出刀挡下了周仓落下的大刀。

  颜良只轻轻一挑,便将周仓的刀拨开。

  周仓诧异道:“将军,为何不让末将取了这狗贼性命?”

  满宠也同样惊异,不知颜良何以不取其性命。

  “败军之将,杀之无益,将他绑了带回安城吧。”颜良淡淡道。

  “可是将军——”

  周仓方欲再言,颜良眼睛蓦的一聚,那刀锋似的目光,迸射着不容置疑的威严,令周仓心中顿时一凛。

  他顿时便不敢再置疑,忙是喝下士卒将满宠绑了。

  一嘴鲜血的满宠,狐疑的盯着颜良,逃得一死的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颜良为何不杀他。

  身为武将,临阵斩敌将乃大功一件,如果满宠有机会,他自会毫不犹豫的斩下颜良人头立功。

  只是他却不知,颜良名义上虽是袁家部将,但心却早已放眼天下。

  颜良不杀满宠,当然不是他仁慈,而是出于爱才之心。

  在演义当中,关羽水淹七军,兵围樊城,几乎把曹氏第一大将曹仁逼得弃城而走,正是满宠的劝说,才促使曹仁坚守樊城,使曹操不致于迁都以避关羽兵锋。

  正史当中,满宠不但军事才能出众,治政安民方面也是一把好手,其中魏国的食邑最终达到九千多户,而曹仁才不过三千余户而已。

  满宠的才华,由此可见。

  颜良正是招揽人才之际,如此极具潜力的文武全才,颜良又怎舍得轻易杀之。

  杀败了曹仁,生擒了满宠,颜良还嫌不够,率着万余步骑,将曹仁败军直追出二十余里。

  黄昏时分,战斗结束。

  安城北面的原野上,遍枕成藉,血流遍野,到处是大片大片腥红的血沼,零零碎碎的断颅残肢散布上面,景像极是惨烈。

  此役颜良虽大败曹军,但清点战场之后发现,本军的折损兵马,竟然比曹军方面还多,达到了三千余众。

  不过幸运的是,损失的这三千兵马,多为龚都及其所部,这些黄巾军和其主龚都一样,多为军纪极坏,难以约束的贼寇,损失了也不足为惜。

  曹军方面的损失,大约在两千人左右,五百余骑兵,一千多步卒。

  颜良最高兴的,自然是获得了五百多匹良马,还有那一百余车的粮草。

  身在汝南敌后,军资本就筹集不易,这些缴获的马匹粮草对颜良来说,自然是一笔极大的财富。

  一战得胜的颜良,并没有再趁势北进,而是带着得胜的斗志,浩浩荡荡的凯旋归城。

  胜利的消息传回安城,一城的军民无不振奋,那些原本还在犹豫不定的汝南世家豪强,眼见颜良得胜,立刻站出来表示支持袁绍,又是送粮又是送布匹的,纷纷前来犒劳凯旋而归的颜良和他的将士。

  颜良在满城士民的敬仰与欢呼声中,昂首挺胸的纵马还城。

  “子义将军,你看这满城的士民,看起来都很拥戴你呀。”跟随在身旁的许攸笑道。

  这一场胜仗之后,许攸对颜良也改称“子义将军”,似乎主动的拉进了关系。

  颜良微笑着向大道旁的士民们挥手致意,嘴上却不屑道:“他们拥戴的不是我,而是我手中的拳头。”

  颜良虽然兴致高涨,但心里却边跟明镜一般。

  他知道,这是一个祟拜强者的时代,想要得到世人的拥戴,靠的只有是让人生畏的实力。

  许攸的心头又是一震,再看身边这个从容淡定的河北名将时,眼神流露出来的,已不单单是震撼,而是一种发自于内心的敬佩。

  安城这一战,颜良用他手中的刀,还有他的机谋果断,深深的赢得了许攸的敬佩。

  在众人的仰望中,颜良回到了太守府。

  登堂已毕,颜良下令将俘虏满宠带上堂来。

  校刀手林立两侧,大堂中气氛森森。

  全身被缚的满宠被押解上来,面对着满堂的杀气,却无半分惧色,只怒瞪着颜良。

  颜良俯视着他,朗声道:“满伯宁,如今你已为本将所俘,你可愿归顺?”

  满宠冷哼一声,将头往旁一扭,不去正视颜良。

  旁边许攸冷笑道:“看样子他也想做一个忠臣,子义将军,何不就成全了他,顺便借着他的人头震慑曹贼。”

  此时的许攸,还是站在袁绍臣子的角度来考虑事情,对于袁绍来说,那些不肯投降,妄图抗拒他“天威”之徒,自然统统都该杀。

  “满伯宁,子远先生的话你听到了没有,归顺是生,拒降是死,你可要想清楚。”颜良语气中渐起杀意。

  满宠却依旧漠然不语,既不言降,也没有公然拒绝。

  在旁人看来,满宠的不作声,就是在对抗招降,颜良却看出了另外几分门道。

  倘若他真的决心为曹家殉命,一心的求死,大可一番慷慨的拒降,激怒颜良杀他。

  眼下他默不作声,看似还是在顽抗,但实际心里边却在犹豫。

  降臣的声名固然不好听,但人非圣贤,并非人人都能做到宁死不屈。

  颜良看出了满宠的那一丝犹豫,突然之间站了起来,扶着剑大步流星的走下阶去。

  他那杀气腾腾的威势,令在场所有人都为之一凛。

  众人皆以为,满宠的漠视惹恼了颜良,他们的将军是打算亲手斩了这不识抬举的家伙。

  铮~~

  颜良汹汹上前,佩剑顺势出鞘。

  所有人的心都紧绷起来,就连劝杀的许攸也将头偏向一旁,不忍心看这血溅当场的景像。

  满宠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色,他显然以为颜良要动手杀他,事到临头,他只好将眼睛闭起来,硬着头皮继续撑下去,是生是死,听天由命。

  “人言满伯宁乃忠贞之士,果然名不虚传,很好,本将最欣赏的就是你这种忠肝义胆之士。”

  颜良哈哈笑着,手中佩剑刷刷挥过,竟是将满宠身上的绳索斩断。

  在场的众人,顿时就愣了住。

  就连睁开眼来的满宠,同样是满脸惊异,实不明白颜良为何会在最一刻收手,而且态度还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

  “颜将军,曹丞相对满某有知遇之恩,将军想让满某背叛丞相,只怕是……”

  满宠以为颜良想用这种怀柔的手段来降服于他,便委婉的表明了自己的心迹。

  颜良并没打算当场就收降满宠,他可没有幼稚到认为,只要自己王八之气一发,这些历史名人就对自己纳头便拜。

  毕竟他所面对是的活生生的人,而不是游戏里虚拟的人物,况且即使是游戏里的武将,好歹还得关些时日,等着忠诚度下降才能劝降。

  颜良便道:“降与不降,伯宁也不用急着做决定。来呀,把满将军送去休息,好好的款待,不许怠慢。”

  颜良决定把满宠先软禁起来,待到官渡之战曹操一败,满宠失去了效忠的目标,那时他再归降自己,心理上也就好下台阶。

  满宠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只得神色黯淡的走下堂去。

  一边看着颜良表演的许攸,先是费心思逼降周仓,再到今日的劝降满宠,心中的狐疑却越来越重

  “这个颜子义,他的种种举动,越来越不像是袁公手下的一名部将,倒更像是一方求贤若渴的诸候,他到底想干什么?”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