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十六章 许攸的羁绊

第十六章 许攸的羁绊

  许攸越想越疑,眼看着堂中众人已散去,他却仍徘徊不去。

  颜良见许攸那副样子,料想这位智谋之士对自己的种种举动已有猜疑,事到如今,也该是向他慢慢摊牌的时候了。

  颜良便问道:“子远先生,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其实也没什么……”许攸干咳了几声,“如今将军既然大胜一场,何不趁胜北进,直逼许都。”

  “此役虽胜,但曹操仍不可轻视,我军将士宝贵,我可不想拿去跟曹操硬碰硬。”颜良淡淡道。

  许攸一听这话,却是脸色一变。

  你颜良是袁绍的部将,你手下的士卒也是袁家的兵,不是你颜良的私兵,你凭什么保存实力,不去为袁家卖命?

  颜良这话,若是当着袁绍的面说出来,那就是“大逆不道”。

  “袁公命将军前来汝南,就是让将军抄袭许都之南,不惜一切代价配合官渡主营之军,将军却因害怕折损士卒而止步不前,这若是传到袁公那里,似乎有些不太妥吧。”

  许攸没敢直接质问颜良,委婉的提醒道。

  “袁公是袁公,我是我,我为什么要为他折损自己的士卒?”颜良冷笑着反问了一句。

  许攸神色立变,眉宇中皆是惊色。

  颜良却对他的惊骇视若无睹,只淡然自若的呷着温酒。

  “子义将军,你莫是想……想……想反袁公不成?”许攸结巴了半晌,方才战战兢兢的从“牙缝”里挤出这一个“反”字。

  颜良的表情变得肃然起来,刀锋似的眼眸中流转着冷绝之意。

  啪!

  颜良将酒杯放在了案上,许攸跟着微微一抖。

  “白马一役,我几乎命丧在关羽刀下,险象环生之下,方才逆转局势,为袁家旗开得胜。结果呢,袁绍却听信郭图的谗言,反要问我之罪,这样一个不辩忠奸的主公,我请问先生一句,他值得我颜良为他继续卖命吗?”

  颜良字字如铁,落地有声,道出了心中的愤慨。

  颜良对袁绍越来越不敬,竟是公然斥责袁绍为“不辩忠奸”,把许攸听得是心惊肉跳。

  惊骇之余,许攸又面露愧色,毕竟身为汝颍士人的他,跟陷害颜良的郭图是一党。

  “白马那一件事,郭公则做得是有一点过份……”

  “我受的怨枉就不说了,先生你追随袁绍多年,可谓是劳苦功高,那袁绍却听信逢纪的挑拨,把中了曹操计谋的责任推在先生你情报失误上,如此做法,难道先生你不感到寒心吗?”

  颜良这是在“挑拨”许攸和袁绍的关系,一副为许攸叫屈的口吻。

  说话之际,他一直留意着许攸的表情,从许攸的震惊的眼神中,他窥出了几分共鸣。

  颜良知道,自己的话戳中了许攸的伤心处。

  许攸的表情黯淡了下来,沉默不语,似乎无法从反驳。

  这十多年来,从诛杀宦官到讨董之战,再到吞并冀州,横扫河北,许攸自问为袁绍东奔西走,功不可没。

  可是这些年来,袁绍的猜忌心越来越重,脾气越来越大,对他的信任也越来越淡。

  种种待遇的变化,直到黎阳大帐的那场“嫁祸”,怎么可能不让许攸感到心寒。

  “袁本初外宽内忌,麾下士人争斗不休,偏他又偏爱幼子,如此这般,早晚内部分裂,以颜某之愚鲁,都不愿做袁家内斗的牺牲品,难道凭子远先生的远见,却甘心为袁家殉葬吗?”

  颜良恭维了许攸一番,借机又把袁家的隐患捅了出来。

  许攸神色刷的一变,如遭一记晴天霹雳,脑海里霎时间空空如也。

  “是啊,袁家隐患重重,就算战胜了曹操,早晚也会陷入内乱,难道我真要为袁家殉葬吗?”

  许攸的脑海中,不断有个声音在质问着他。

  其实以许攸的见识,又焉能看不到颜良所说的这一切,只是他身处这漩涡之中,往往无法客观的看待自身所处的危机。

  不光是许攸,多少袁家集团的文臣武将,又何尝不是。

  袁家的危机,颜良这个局外人却看得清清楚楚,今日他的这一番话,正是要把许攸的给点醒。

  嘴角掠过丝丝诡笑,颜良移座近前,低声道:“子远先生你是聪明人,与其为袁家殉葬,何不随我脱立袁家,你我二人携手,何愁不能在这乱世杀出一番天地。”

  铺垫了这么多话,颜良终于捅破了这层窗户,打开天窗说亮话。

  许攸身子又是一震,尽管他心中已有猜测,但当颜良亲口说出来时,他还是心为震撼。

  他抬起头来,看着颜良那诡笑,隐隐觉着自己是着了颜良的道,稀里糊涂的就上了贼船。

  “子义将军用兵如神,胸有机谋,倘若自立为雄的话,不愁开拓不出一片基业,只是攸尚有家眷在河北,若就这般背叛袁公的话,只怕,咳咳~~”

  许攸苦笑着,脸上露出几分无奈。

  他的回答也在颜良的意料之中。

  就算许攸对袁绍有再多的不满,对袁家的未来怀有忧虑,但他毕竟没有荀彧的那般魄力,舍不得眼前的富贵与地位。

  颜良笑了一笑,淡淡道:“看来先生也是一个顾家的人,不过依颜某之计,先先留在邺城的家人,只怕是祸不远矣。”

  许攸大惊,急道:“将军何出此言?”

  “据我所知,留守邺城的审配,与先生素有私怨,先生如今远在汝南,我料想审配必定会借着先生家人不法为名,陷害打击先生。”

  颜良自信的做了一番猜测,一则向许攸显示自己的远见,二来也欲藉此来使许攸彻底对袁绍寒心。

  演义和正史中,留守邺城的审配这班河北士人,就是以非法敛财为名,把许攸的子侄下狱,逼得许攸盛怒之下,投奔了曹操,献了火烧乌巢之计。

  如今大的历史走向仍未改变,颜良断定他方才所说的事,定然也会照旧发生。

  许攸原本惊诧的表情却回暖许多,捋着胡子笑道:“子义将军你的见识,的确令许某刮目相看,不过你连千里之外邺城中我家眷之事都能猜到,却未免有些太神了吧。”

  就知道你不会相信。

  如果颜良不仗着“先知”的外挂,他自己恐怕也不会刚刚所说的预见。

  当下颜良哈哈一笑,“子远先生既是不信,可敢与颜某赌上一赌吗?”

  “怎么个赌法吗?”许攸目露疑色。

  “就赌我方才的预测,如果我说对了,那先生就得留下来,助我成就一番霸业。”颜良道。

  听到“霸业“二字,许攸精神微微一振。

  顿了一顿,他问道:“那若将军你预测错了又如何?”

  “先生是去是留,悉听尊便。”颜良摆了摆手,回答极是干脆。

  许攸沉默了下来。

  当颜良拉他入伙时,他确实在担心,如果自己不答应,颜良是否会强行扣住他不放,若果真如此,他还真不知该如何脱身。

  眼下颜良设下的这个赌局,却是给了许攸一个机会。

  可是,万一颜良真的说中了呢?

  “怎么,许先生如此犹豫,莫非是不敢打这个赌吗?“颜良怕他不答应,顺势便言语相激。

  许攸的神情立刻变得激动起来,暗忖:这颜子义粗中有细,确实有些谋略,不过他到底是一介武夫,焉能真的料事如神,我就不信他的预见力能比得过我!

  几番思索,许攸傲气劲也起来了,便豪然道:“有什么不敢的,许某就跟将军你打这个赌。”

  颜良欣然道:“许先生果然有胆量,那咱们就击掌盟誓。”

  “盟誓就盟誓。”许攸也不含糊,挥掌而出。

  啪!

  铁掌和白嫩的细掌狠狠一击。

  “许子远,你终于还是逃不出我的‘五指山’……”颜良的嘴角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诡笑。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